28开什么玩笑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开什么玩笑?!妖族竟然会生灵术?!生灵术是整个修仙界的一类法术,也可以称得上是最厉害的术法之一。这是仙术的,一个妖族的妖女竟然会生灵术,这简直是奇耻大辱。“风灼公子,你确定她就...

开什么玩笑?!

妖族竟然会生灵术?!

生灵术是整个修仙界的一类法术,也可以称得上是最厉害的术法之一。

这是仙术的,一个妖族的妖女竟然会生灵术,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风灼公子,你确定她就是抚图?”

“当然确定!元掌门,你别看她长得年轻,她可心狠手辣了。要小心点!”

抚图听了那个假风灼的回答,顿时皱了眉头。

这个小乌达,竟然这么说她。

“小风风,你这么说也太令人伤心了!我什么时候心狠手辣了?”

她还来帮这人救美女呢!

想到这里,抚图把目光落到了那边正在打斗的艳娆身上。

海面上的雾气,早就在桃山震用出仙术的时候就消散了。

没有了雾气的加持,艳娆的处境很艰难,身上已经负伤了。

衣服也破了好几个口子,看起来是性感又诱惑。

对抚图来说,看好看的男人,不如看好看的女人。这艳娆,无疑就是那种性感又美丽的女人。

她的小风风果然不会骗她,这好看的小姐姐就要落到她的手里了。

真是开心极了。

“喂!那个丑八怪,你欺负漂亮姐姐,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桃山震的仙术在抚图的生灵术压着的之后就慢慢消除了。

他没有听到乌达的话,不知道眼前这个长得俏皮,古灵精怪的小姑娘就是抚图。

也不知道这个抚图是来救艳娆的。

鉴于这小姑娘修炼的是生灵术,并且天赋绝佳。

他也只是猜想这小姑娘是个目中无人的千金大小姐,根本就没有把她往别的方向想。

“小姑娘,尊师是哪位世外高人,看来对你的管教有些疏忽啊。”

这话的意思是在说她没有教养,这一点抚图还是听出来了。因此她就想起了十年前。

从符文之上轻轻一跃而下,手里拿着短刃,挡在了艳娆面前。

抚图看着桃山震。

“说起我的师父,你也认识。”

都挡在了艳娆面前了,饶是桃山震反应再迟钝也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劲。

“十年前,雨蝶村私塾的那个白胡子的就是我师父。”

乌达的眼神也冰冷起来。

桃山震回忆了一下自己是不是认识一个雨蝶村的高人,但愣是想不到自己认识的人中有是来自雨蝶村的。

“老夫不认识,但你既然是高人的弟子,就不该和这个魔女站在一起!”

抚图嗤笑:“你当然那不认识!美名远扬的泰山派怎么会记得自己刀下冤魂的名字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老夫何时乱杀无辜了?”

走向越发不对。他只是要为自己的女儿报仇,这个小姑娘跑出来指控他是杀人凶手?

“我看你是连雨蝶村是哪里都不知道了吧?”

抚图仍然笑眯眯,只不过眼里的凶狠光芒暴露了她。

“十年前,泰山派联合各大门派围剿妖族,在妖族之地山下屠杀的一个村子,就叫雨蝶村。”

乌达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着。

桃山震眸子里闪过惊涛骇浪,但怎么说走过的桥也比抚图吃过的盐多。于是,他非常迅速就想好了应对的法子。

“原来你是妖族!”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成为妖王后她回来了

评分 10
作者:冰梅吖
分类:职场商战
评语:男女主是天生一对,注定纠缠不休
猜你喜欢
第063节急信
7130 人在追
老爷子快马加鞭送过来的信,真的很短。内容就是,因二房的长子顾晴之成亲,让顾延臻和宋氏带着孙儿、孙女北上观礼。这样的书信,出自老爷子之手,叫人起疑。又是快马送来,就更叫顾延臻夫妻摸不着头脑了。当年二房做的那些事,让老爷子痛心疾首,顾氏药铺也是内容就是,因二房的长子顾晴之成亲,让顾延臻和宋氏带着孙儿、孙女北上观礼。。
太阳在明,月亮在暗!
一场车祸,一条人命,一个劫案……实则不相直接关联,却让沈清深陷一场场危机!究竟真相是什么?
宫廷营养师
8660 人在追
前生是精明强干的营养师。现世却成了卑贱的小宫女。老天!干嘛这样玩她!?她才切记一辈子青春都花费在深宫里!好吧,天不救,人自救,她频繁跳槽跳定了!
攻略极品
19210 人在追
新书《男主拿了反派剧本》正投资中期哟,评论交流亲们围观群众、所有收藏!———————— 斗极品? 不! 我们的口号是:走极品的路,让极品无路可走!
王妃套路深又多
7300 人在追
沈落一夕不小心,被最信赖的人给坑死了,再度睁开眼,成了人人避若蛇蝎的祸世妖女。占着这么个名头,竟然也没被一把火活活烧死,是够幸运的人的,沈落心说。夜谨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铁血王爷,高贵的清华,傲视天下天下,视一切如无物。就这么个站在青云之端的人物,却要娶一个被人踩到泥里,且容貌有碍的女人为妻。世人皆言:大婚之日五日,此妖女定是平着进来,平着出。沈落冷冷一笑,心底却暗戳戳的等着对方退婚。却,事实却如此——“王爷,嫔妾如此模样,您可还算不满意。”沈落眼波流转,笑得一脸抚媚,顶着一张残颜辜的对着男人道。夜谨宸指尖划过女子温婉“大小姐,你可不要怪我们心狠,要怪就怪你自己投错了胎,碍了夫人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