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章 仙人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月底神色里的惊诧更重,他们虽真没怎么掩藏,但闻谷主意外发现的也太快了。眼瞅着着闻谷主兴致勃勃准备好深入探究女郎的秘密,他无可奈何道:“……您一会儿看见女郎时,也可以再次询问下。”闻梵音笑容一深:“月底先生貌似口风严谨认真。”月底笑而沉默不语,陪着她坐定葡萄酒品鉴。在新酒喝完后眼看着闻谷主兴致勃勃准备探究女郎的秘密,他无奈道:“……您一会儿见到女郎时,可以询问下。”。...

月初神色里的诧异更重,他们虽真没怎么掩饰,但闻谷主发现的也太快了。

眼看着闻谷主兴致勃勃准备探究女郎的秘密,他无奈道:“……您一会儿见到女郎时,可以询问下。”

闻梵音笑容一深:“月初先生倒是口风严谨。”

月初笑而不语,陪着她坐下品酒。

在新酒喝完后,他们给掌柜留下评价,这才不紧不慢地朝郑明舒等人所在位置而去。

他们走得并不快,但也在短时间内便来到目的地。

还未接近,闻梵音便察觉到四周打斗的痕迹,以及无法忽视的秽物残留。

“明舒,你——”们可还好?

她话还未说完,郑明舒便轻步上前,牵起她的手腕摸了摸道:“这么凉,难怪你脸色不好。”

郑明舒看向丹枫:“丹枫先生,有随身带药吗?”

丹枫神色严肃道:“有带。”

他从怀里掏出白玉瓶倒出一粒药,迎秋眼疾手快的端着一杯温水送来。

眼看丹枫将药即将怼进她嘴里,闻梵音连忙退后两步道:“我可以自己来。迎秋先生,你劳碌半日不必过来,将水杯给丹枫先生后歇着便可。”

迎秋低头看了看腰间,点点在战斗结束后已被她收起,没想到女郎还是嫌弃她。

她无奈将水杯递给丹枫,不放心叮嘱道:“别让女郎呛到。”

闻梵音眸色一深,这话听起来迎秋先生之前好似打算亲手喂她一样。

这场面实在有些糟糕,好似犯罪现场。她一个柔弱的姑娘家被一群不怀好意的人包围起来,摁住吃那不明效果的药。

从她神色中看出一二的郑明舒好笑道:“你若多注意下自己身体,我们也不必整日挂怀。”

郑明舒松了口气,好友还有心思想些乱七八糟的,看来此时身体确实没有大碍。

闻梵音拿过药吃下,顺手接过温水抿了一口后,这才轻咳了几声,说:“我只是有些累了,并非旧疾复发。”

“那便尽快回船上休息。”郑明舒说道。

她们不再逗留朝河边而去,路上的人远远看见她们一行也都避开,这般气度斐然的人物不是他们能冒犯的起的。

好在剩下的路程十分顺利,在天色彻底暗下来前,他们便回到了游船上。

夜色寒凉,迎秋依旧被拒之门外,丹枫抱着一床棉被来铺在床上,守礼的垂下眼眸没有多看:“女郎,夜里凉,我多准备了一床被子,您若是冷便盖上。”

闻梵音坐在桌前翻书,夜明珠的光辉将房间照的十分明亮。

她抬头朝丹枫笑笑说:“多谢先生。纯熙呢?”

丹枫回道:“迎秋已为纯熙姑娘准备好房间,此时正在收拾。您需要请纯熙姑娘来一趟吗?”

闻梵音摇摇头道:“明日再说,你去歇息吧,我并无其他事情了。”

丹枫微微低头,轻步退出房间合上房门。

他离开后,闻梵音合上书,顺手拿布盖上桌边的夜明珠,独留床边和门边位置的夜明珠。

昏暗的桌前,她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如同一抹阴影。没外人在时,她周身的气场几乎是凝滞的。

她喃喃道:“污秽之物一直执着杀我,我倒是想要看看那秽物之主是何方人士。”

她起身走到床边,换上里衣躺在被窝里沉沉睡下。

陇西之地,极南方位,那里属于镇魔塔。

仙门六家的家主以及强者都镇守在此,镇魔塔里面封印着强大的妖魔,从古至今已有数千年。

即便仙门众人再怎么谨慎小心,每隔千年,镇魔塔封印总会松懈,里面的妖魔便会闯出来贻害苍生。

镇魔塔悬浮虚空,它下方便是无底深渊。

因妖魔死去的躯体埋葬在里面,加上镇魔塔里面的怨气也被引渡进深渊里,这里便寸草不生,生灵勿进。

便是镇守镇魔塔的仙门强者也不敢接近,一旦靠近深渊,便会被吸引进去,同化为魔,永不超生。

因而无人知道,深渊下方,暗藏着一股势力。

他们可以掌控里面的负面气息,将怨气、煞气和不甘的怒气凝聚成傀儡,成为外界一直探寻不到根本的污秽之物。

秽物之主乃是一位大妖残魂,她在深渊底下休养生息三千年。

本来两千年前便可出了深渊,报复将她害得如此境地的人族。

可惜有位寻仙真君横空出世,以一己之力将她再次重创。

好在又过千年,她已恢复的差不多了。结果还没出去,宫殿就被一层层给封印起来,让她只能望着深渊外无能狂怒。

今又过千年,封印力量逐渐减弱,她才能让部分力量离开深渊。

“若能抓住那位神医谷谷主便好。”大妖一身妖媚的长裙,一双眼睛下方是红色的痕迹,似是宿醉醒来一般,端得诱人。

“你要治病?”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大妖惊诧不已。

她立刻侧头看去,便见到仙光里走出一位橙色神装的仙人。

大妖神色一紧,立刻伏地叩拜道:“九婴拜见尊上。”

闻梵音垂眸看向恭敬地大妖,环视四周,便见这晦暗阴冷的宫殿里燃烧着幽幽蓝火。可一层层秽物填满整个宫殿,便是蓝色火光也无法照亮寸毫空间。

她心下一沉,果然如此,一切如她所料。

她好奇的问:“你先起来。这里是哪儿?”

九婴站起身后,目光狐疑的看向来人,掩去眼底的狡诈和狠辣,说:“尊上不知?此处乃深渊之下,我同族尸骸都在此处埋葬,也可将此处称之为妖墓。”

闻梵音拧眉,深渊底下竟然还有大妖存在,仙门无人发现吗?

不过重明大先生口中的深渊势力应该与此处这个深渊没有联系,有趣。

她话锋一转,直接询问:“为何唤我尊上?”

她周身的温和无害瞬间消失,变得如同这宫殿一般冰冷沉寂,肃杀中透着漫不经心。明明身形瘦弱,看起来弱不禁风,却自有一股强悍和漠视一切的睥睨之感。

她视线落在九婴身上,让九婴所有小心思消失,不敢有半分懈怠。

“万年前,飞升仙人称尊。”九婴老老实实回道,“您给我的压力如同飞升仙人。”

她曾直面过那人,那种挥手间毁天灭地的感觉让她记忆尤深。

闻梵音心中一悸,飞升这个词竟让她隐隐有些预感,似是消失的记忆被触碰到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春山笑

评分 10
分类:穿越历史
评语:男主真的烦人,蠢得没边了,女主也是太傻了
猜你喜欢
帝本善
27257 人在追
只要你混得好,小弟满地跑。坑蒙拐卖样样通晓的小毛孩,竟摇身一变“姐姐,这个吃的给我好啊?”关玖:“好。”“姐姐,帮我能制造个人身好啊?”关玖:“好。”“姐姐,我娶你好啊?”关玖:?“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关玖:?身体就像扎满了针一般,动弹分毫的小指引发的右臂麻木,令她放弃了挣扎。。
重生夏琉璃
15299 人在追
乖乖牌复活到不良影响少女身上,这个身体的主人究竟惹了多少麻烦?美女你干嘛跟我这坎?——啥?!我和你抢男人?帅哥你干嘛老瞪我?——什么?!我拍过你艳照?——冤啊!这些都也不是我干的!高中,也不是那么纯粹。大学,不像传闻中那么开放的。生活,本想努力做个冷眼旁观者,实际上始终置身于其中。C市的夏天出名的热,天气预报说今天的室外气温达到39°C。人才市场人山人海,估计温度已经突破了40°C大关。。
衣手遮天
13630 人在追
新书《反派整天想和离》已发布最新……谢景衣复活了,她不想给仇人们一个眼神,只很想说:圆润饱满的给我滚开!切记防碍我成了一手遮天的大人物!但是事与愿违,她的失败路上会出现了一个……张口就诛心的绊脚巨石。谢景衣:公子为何求娶我?柴祐琛:东京临安三千女,无人脸皮厚过你。我甚悦之!雪纷攘而落,压弯了红梅,让人看不清前路。空气中弥漫着赤豆、核桃仁、桂圆红枣混合在一起的香甜气,今日是腊八节。。
王妃套路深又多
7300 人在追
沈落一夕不小心,被最信赖的人给坑死了,再度睁开眼,成了人人避若蛇蝎的祸世妖女。占着这么个名头,竟然也没被一把火活活烧死,是够幸运的人的,沈落心说。夜谨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铁血王爷,高贵的清华,傲视天下天下,视一切如无物。就这么个站在青云之端的人物,却要娶一个被人踩到泥里,且容貌有碍的女人为妻。世人皆言:大婚之日五日,此妖女定是平着进来,平着出。沈落冷冷一笑,心底却暗戳戳的等着对方退婚。却,事实却如此——“王爷,嫔妾如此模样,您可还算不满意。”沈落眼波流转,笑得一脸抚媚,顶着一张残颜辜的对着男人道。夜谨宸指尖划过女子温婉“大小姐,你可不要怪我们心狠,要怪就怪你自己投错了胎,碍了夫人的眼。”。
第六十二章顺
6311 人在追
冬天忙忙碌碌,过年前一天,戚家才有空来打理自家的事情,戚家读书人这时候已经放假在家里面,他们除去坐在一处讨论功课外,也会顺带把家里面的事情做一做。大杂院里,已经由他们占领了地盘,都不需要戚家旁的人伸手,戚培基对此持赞同的态度,他笑着和戚维山大杂院里,已经由他们占领了地盘,都不需要戚家旁的人伸手,戚培基对此持赞同的态度,他笑着和戚维山说:“你不是一直担心他们读多书,会把人读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