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 支使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郑明舒所料很不错,她们一盘棋刚下完,月底便回去了。“女郎,我已买足船上所需。此刻天色不早,我们该离开了了。”月底站在门口低声地说。随着夜色将晚,酒肆客人愈发多,喝多酒滋事的人也不少。他们虽不惧怕,但也不不愿意被闲杂人等不敬。闻佛音从袖中掏出一个青“女郎,我已买足船上所需。此刻天色不早,我们该离开了。”月初站在门口轻声说道。。...

郑明舒所料不错,她们一盘棋刚下完,月初便回来了。

“女郎,我已买足船上所需。此刻天色不早,我们该离开了。”月初站在门口轻声说道。

随着夜色将晚,酒肆客人越发多,喝醉酒闹事的人也不少。

他们虽不畏惧,但也不愿意被闲杂人等冒犯。

闻梵音从袖中拿出一个青枣咬了一口,朝着纯熙道:“你跟我一起走,有些事还需交代下。”

纯熙恭敬道:“纯熙无处可去,有劳老师收留。随侍在老师左右,劳烦老师了。”

闻梵音忍不住笑起来,差点被枣仁给呛到。

迎秋眼疾手快地上前为她递了杯水,手在她背后轻拍着。

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坐直身子朝着纯熙道:“你这认真的性子还真是有趣,一句话里唤了我几声老师了。”

她调侃说道:“莫不是以前从未叫过老师这个称呼,此时趁机想要多唤几声高兴高兴?”

纯熙呆了呆:“不是这样的。”

她手忙脚乱地想要解释,却不知从何谈起。她真的只是纯粹礼节性行为,担心惹到老师的小心眼罢了。

郑明舒见纯熙可怜巴巴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无奈中带着纵容道:“梵音,莫要欺负纯熙姑娘了,她快哭出来了。”

闻梵音站起身走到纯熙身边,目光定定看着她,直看得她越来越僵硬,这才拉长音调笑道:“纯熙胆子真小。”

纯熙紧闭嘴巴,一言不发。惹得旁边收拾东西的迎秋同情地看了她一眼。

“明舒,你可不能向着别人。你是我的好友,要站在我这边。”闻梵音带着浮于表面的不满,语调含着笑意说道。

郑明舒眨了下眼睛,并没有将这句话当成玩笑,而是认真回道:“我会一直站在你这边的。”

无论是深渊还是仙门,或者其他组织,我都会一直在你身边。

闻梵音听罢,嘴角上翘,轻柔地微笑,眼底是包容一切的温和:“我相信明舒。”

她轻描淡写地开口,视线扫过周围阴影处蠢蠢欲动的黑暗,在几人看不见的地方变得冰冷而锐利:“不过明舒以后可莫要嫌弃我烦。”

郑明舒同样察觉到周遭的变化,她面上没有表露出来,而是不着痕迹地挡在好友身侧处,这是一个无论保护还是攻击都十分方便的位置。

“我定不会嫌你的。”郑明舒回道。

她朝已警惕起来的迎秋、丹枫使了个眼色,二人会意,对视一眼,无言的默契升起。

迎秋指尖在袖中一点,黑斑蝰蛇悄无声息爬出来缠绕在她腰间。

丹枫微微侧身挡住她,朝着闻梵音道:“女郎,前面是离人歌的分店,不如买一坛好酒回去为纯熙姑娘接风洗尘。”

纯熙下意识想要拒绝,不想要劳师动众惹麻烦,谁料还没开口便被迎秋一把搂住脖子按了下去:“纯熙姑娘,我讲讲女郎的禁忌,你若不觉麻烦也可以听听。”

纯熙想要挣扎的动作一顿,从心的应了。

见纯熙被迎秋三言两语解决,闻梵音嘴角微抽。

但看向好友时,她微微蹙眉,这是要将她支使走吗?

虽感激他们的保护,但她也会担心她们的安危,不过此时并非争论之时。

她从善如流说道:“这里竟有离人歌分店,那确实应该去转转,顺带买坛好酒回来与明舒浅酌。”

她转身准备离开时,微微侧头朝着迎秋说道:“迎秋先生,劳烦你陪我走一……”

剩下的话再也说不出口,她瞪大眼睛看向迎秋腰间的黑斑蝰蛇,只觉得受到了欺骗。

闻梵音张口想问她不是将蛇扔掉了吗?为何又出现在她身上。

但还是那句话,时机不对。

她忍了忍,勉强用柔和的语调道:“明舒,你们在此等我,我去离人歌里买坛酒来。”

至于带丹枫先生一起?

跟着迎秋一起骗她的人不配跟她一起买酒。

她表现的十分明显,让丹枫尴尬的摸摸鼻子。

郑明舒低头轻咳一声,掩去嘴边的笑意,朝着月初道:“月初先生,你陪梵音走一趟。”

月初应道:“好。”

闻梵音也没拒绝,她视线特意在迎秋、丹枫身上停顿了下,这才带着月初离开。

郑明舒心里发愁的想,好友这么单纯孩子气,如何能让她放心得下。

不过眼下重要的是解决这群不速之客。

郑明舒神色肃杀,手中团扇化为一张华丽的长弓,她拉紧弓弦,对准了黑暗中的阴影。

她们的战斗将闻梵音排斥在外,闻梵音也不曾费心思帮她们。

她本身并无多大实力,偶尔的战绩不过是靠着,绝对反弹和绝对治愈两条规则。

一旦有敌人找到这两条规则的弱点,她便危险了。

坐在离人歌分店里,桌上是客栈小厮送来免费品尝的新酒。

闻梵音漫不经心抿着酒,心想需要尽快弄明白那天梦里她在凤鸟盟的状态是如何达成的。

她并非羡慕那挥手间的浩瀚伟力,而是纯粹觉得拥有这种自保能力才能安心。

而且,冥冥中有种直觉。

那是属于她的力量,并不完全的力量。

闻梵音眼里闪过一丝好奇,真是越来越想知道失忆前的她了。

“客人,这是您要的离人归。”掌柜亲自端着酒坛走来。

在这位姑娘刚走进门时他便察觉到警示阵法的震动,这是东家以总店为基础,顺便给各个分店布置下的感应阵法,用以区分仙人、凡人,贵客和一般客人。

月初伸手接过酒坛,拿出五块灵石放在托盘上:“劳烦掌柜了。”

掌柜微微一笑,并不卑微,反而带着不卑不亢:“您言重了。”

他收起灵石离开后,月初看向坐在桌边的闻梵音道:“闻谷主,我们是否现在回去?”

他有些担忧女郎。

闻梵音坐姿挺直,把玩着手里小巧的酒杯,似笑非笑的说:“不急,明舒支开我应是有事要办,给她留够时间。”

月初眼里闪过一丝诧异:“您?”是怎么发现的?

闻梵音将酒杯放好,提起莹白如玉的小酒壶,倒了一杯新酒推到月初面前,冲他眨了眨眼睛,压低语气活泛了起来:“我猜到了,你们做的很明显不是吗?月初先生能否告知我,明舒要做何事,怎么神神秘秘的?”

还是装作不知吧,可不能白费好友要保护她的那颗心。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春山笑

评分 10
分类:穿越历史
评语:男主真的烦人,蠢得没边了,女主也是太傻了
猜你喜欢
第七十九章 逛街
8259 人在追
竖日一早,周九如照常晨练。回京这几天,她依旧保持着在万佛寺后山院落养成的习惯,卯时起床,打一套太极拳舒展筋骨,然后修练易筋经,到了辰时便沐浴用膳。这会儿,她刚梳洗好,便指使千年千月翻箱倒柜的找了一套青葱颜色的男装穿上,打扮成一个雌雄莫辨的美回京这几天,她依旧保持着在万佛寺后山院落养成的习惯,卯时起床,打一套太极拳舒展筋骨,然后修练易筋经,到了辰时便沐浴用膳。。
江山舞
17381 人在追
她是龙华国第一女太傅,正逢位高权重时,误打误撞饮下了毒酒。本我以为就这么轻率的死了,却没想起复活到了五年后,变为了她现在手底下一员小将的闺女。前生恍然大悟如幻,她我以为有些人有些事会再接触到到,却又没想起几道顺位圣旨,将她再次召回公告了风华。她明白了了自己的命,不只于此,除了很多事需她去做。冒风险,救生母;教亲弟,振萧家。成妃子,斗太后;拒侍寝,找仇家!但要干成这些事都需一个前提——马甲别掉!却新马甲,被她东一刀西一剑捅得都快捂忍不住自己的身份了!别急,马甲漏了,找针线缝不就好了?只要你马甲缝得好,也没身份掉得了。正龙华皇宫,承乾殿。。
王妃貌美她还凶
26782 人在追
她曾是天下之师,扶佐幼帝继位,权倾朝野,却因功高震主被害而亡,死前毁了江山陪葬。他是异世权王,冷心绝义,手握天下大权。她借他解了困境,却再无法逃脱。----------“江山可毁,天下可灭,惟独你,本王决不放开手!”
大佬横行娱乐圈
18332 人在追
【 娱乐圈简单轻松爽文 】【 埋藏不露无所不能的大佬们女主 vs 假高冷真忠犬的傲娇男主 】【 这是一个大佬们力挽狂澜、逆风大翻盘,最后霸道横行娱乐圈的故事 】***末世大佬们复活成黑料满天的少女爱豆。眼瞅着小人满地,大麻烦层出不穷,大佬们叹口气。她一向脾气好有原则,推崇和平不轻意与人不动手。——否则都忍。便。眼瞅着流言塌了,眼瞅着黑子破功了,眼瞅着观众都真香了。从人人喊打,到全民追捧,大佬们所经之处满地都是迷弟迷妹。颜值真舔狗:女神!女神!女神最美的!小弟狗腿:棠爷!棠爷!棠爷最飒!除了某人:老婆!老婆!老婆爱我!江棠: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前生,秦阮身陷家族内斗,被人设计陷害至死,死不瞑目。复活归来时,她手握孕单,扶着腰回到京城名门望族霍家门外。霍家嫡孙霍三爷,传闻他杀伐非常果断,美艳高贵的,喜怒无常,寡情寡义。三爷要婚娶了,对方是秦家找回去的私生女。此消息一出,满京城都炸开了锅!没人我相信,一个私生女坐得稳霍家城主夫人之位,所有人都等着他们复婚。秦阮凭借复活异能术,在天桥底下摆起了摊,搅得京城各大势力再次大洗牌。霍家第四代金孙,更是从秦阮肚子里爬出。她真实的身份渐渐即将揭晓,一时间再无人小视。一年又一年过去的,秦阮跟霍三爷不但没复婚,还的日常撒狗粮。所有人都就摔碗天上下着蒙蒙细雨。。
丹宫之主
23611 人在追
她是唐婧也是云婧,她真的复活回去了,回了小辰界碎裂前夕,回了仙魔俩族终末之战的开端,回了这个风云汹涌澎湃的混乱不堪大时代的转折点……复活这一世,她要好好的保全自己的一对小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