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 妙音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闻佛音若有所悟,她唇边不由得露着一丝笑意:“你们都合作中这么久了,想明白好朋友的身份再正常地但是。但好朋友却个不喜欢藏猫猫的很任性家伙,还啊小孩子脾气呢。”那人躲藏身藏的,可也不是有诚意的合作中者啊。重明听出她言下之意,婉转地道:“不知道您可认识了这样的朋友?那人躲躲藏藏的,可不是有诚意的合作者啊。。...

闻梵音了然,她唇边不禁露出一丝笑意:“你们都合作这么久了,想知道好朋友的身份再正常不过。但好朋友却是个喜欢躲猫猫的任性家伙,还真是小孩子脾气呢。”

那人躲躲藏藏的,可不是有诚意的合作者啊。

重明听出她言下之意,委婉道:“不知您可认识这样的朋友?”

您在仙门中能更好找到目标,那人很可能是您认识或者认识您的。

闻梵音叹息道:“我从神医谷出世以来,也就一位好友。”那位好友与这位志同道合的同伴可没有半分相似。

“能与您成为好友,想必也有其优点存在,我倒想认识认识了。”重明欢喜道,似乎为闻梵音的选择而高兴。

人以群分,说不定您那位好友便是我们的同伴呢。

闻梵音轻轻一笑,轻描淡写地说:“若她能理解盟主的信念,我很乐意邀请她和你喝茶。”若她是那人,我亲自抓她过来。

达成一致后,重明一脸遗憾道:“可惜我们的同伴太少了。”

有仙门中那一人如何能够,您有办法为我们邀请几位同伴吗?

闻梵音眉眼和善,兴致勃勃道:“作为长老,我对盟内的伙伴很感兴趣。既然都是志同道合的伙伴,不见一面实在说不过去。”

等找到那位藏起来的亲友再来谈邀请其他人这事儿吧,否则我可是会怀疑你的能力。

重明含蓄一笑,之前的戒备疏离消失,唯有亲近之人的狡诈和亲昵:“谷主言之有理。”

那么,便按照您说的办。

纯熙看似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一边旁听,那双眼睛已经呆滞了起来。

也不知怎地,明明义父与闻前辈说的每一个字都听得懂,连在一起却完全不明白他们在谈的东西。

似是发现纯熙的茫然,重明沉默片刻,朝着闻梵音笑道:“让长老见笑了。不知长老是否愿意多一位学生?”

女儿有些蠢笨,您帮忙教教,她也是我们之间联络的桥梁。

闻梵音低低笑了起来,毫不在意纯熙放在她身边便相当于一个监视。以她注意到的纯熙的头脑,怕还做不来这种事情。

她由衷道:“纯熙单纯乖巧,我乐意之至。”

可以,那么以后有消息便让纯熙帮忙传达。

纯熙茫然看看二人,不明白怎么转瞬间义父便将她给送出去了。

但她一向乖巧,只垂头听着。若义父有吩咐,她照做便是。

重明端起酒杯,朝闻梵音方向倾了些,道:“为了寿无极。”

凤鸟盟宗旨,一切为了长生不死而努力,想必长老是认同的。

闻梵音也端起杯,与他碰了下,意味深长道:“为了寿无极。”

当然,即便我不追求,但却不反对你的追求。

‘嘭!’

酒杯相碰,二人相视一笑,算是互相揭过之前的不愉快,建立起新的情谊。

重明的目的算是达到了一部分,无论眼前的闻谷主是深渊的人还是仙门的人,她都认可凤鸟盟的理念,这才是最重要的,接下来便是想办法确定她处于哪边了。

一杯酒饮尽,重明微微抬眸,眼中仿佛有冷光闪过:“仙门中人一向光明伟岸,行事堂皇大气,视妖兽为污秽,唯有斩杀一条路可走。长老今回谢家,不知对此有何看法?”

闻梵音意有所指道:“能为我们提供帮助的存在,便是我们可以信赖的盟友。”直接被斩杀多可惜,韭菜一起割才是。

‘盟友’这种东西,多多益善,大家一起使用研究,为何要反对。

她爽快地回应了重明隐含的盟约之意,并就妖兽一事,提出自己也可以参与进来以及认可凤鸟盟研究的做法。

重明眼里忍不住泄出几分笑意,心情都明朗了几分。

平白多了一位仙门强者成为同伴,凤鸟盟的势力又强大一分。

且从这态度上看,这位谢家女郎属于深渊的可能更大一些。

不过该叮嘱的还需要叮嘱:“长老独自在仙门那边务必注意自身安全。若有需要,可联络盟里,我会为长老提供援助。”

一旦被仙门中人发现身份,你尽快退回来,我这便可以接应。凤鸟盟不会放弃任何一位同伴在外遭遇危机。

闻梵音理了理衣袖,嗤笑一声,淡淡道:“盟主放心,我安全无虞。仙门年轻一辈与我相交时日虽不长久,但自认看人还是很准的。”没有确凿的证据在眼前,他们不会怀疑深信不疑的身边人。

重明同样笑道:“年轻人对自己很有自信。”

闻梵音含蓄地说:“有自信是好事。”

这不是更好忽悠了吗?

二人视线对上,同时一笑,将话题终结。

此时,夜色已过去大半,重明邀请道:“长老今日便在此就寝,我让人去安排住处。”

闻梵音站起身,发间的金簪流苏叮当作响,她委婉道:“我与好友畅游上章河上,天色将亮,一起看看日出倒是一件美事。”

若好友忽然发现我失踪,解决起来倒是比较麻烦。

重明神色可惜,做无奈状道:“长老原是有约了,那下次可不能拒绝我。我也想与长老一起看日出,毕竟与长老相处是一件愉快的事。相信我们的‘盟友’认识您后,也会很高兴的。”

有些事情,我们需要再细细探讨一下。比如仙门中的妖兽,既然您也是仙门中一份子,相当于仙门中的妖兽也有凤鸟盟一份,有韭菜大家一起割嘛,不能让仙门给浪费了。

还请长老抽个时间再来相见,这次我便不打扰长老与好友的相处了。

“盟主相邀,在下哪能不给面子,期待下次相遇。”闻梵音语气是轻快的,态度是舒朗的,她眉宇间满是温和暖意。

没问题,一起割韭菜完全没问题。

虽重明依旧看不清她的长相,但从话语中也能听出一二分来。

他笑道:“能与长老相识,是我之幸。长老下次到来时,我会为您举办洗尘宴。”

闻梵音轻轻嗯一声:“多谢,我在盟里的代号便为妙音。”

本名还是先隐藏着,省得出现纰漏,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春山笑

评分 10
分类:穿越历史
评语:男主真的烦人,蠢得没边了,女主也是太傻了
猜你喜欢
大唐明月
15899 人在追
这是一个最繁华的时代:鲜衣怒马、胡姬如花;这是一个最冷酷的时代:骨肉相残、人命如芥;重生在这个时代,库狄琉璃的目标是:没有蛀牙……的活到老死。在西市锦绣丛中挥挥笔,于曲水斗花会上采采风,溜到平康坊内听个小曲,混入慈恩寺里观场演出。她要做个闲看长安十丈红尘,笑对大唐万里明月的,路人甲。然而永徽四年春,当武周夺唐的千古大戏终于悄然拉开帷幕,她却泪流满面的发现,原来,她不是围观群众,她是,演员。--------------------------本文将为诸位看官展现一个尽可能真实的大唐,欢迎围观OR围殴。本人已五更三点,太极宫那层层叠叠的重檐飞角,刚刚被晨光勾勒成黛青天幕下的无数道剪影,承天门的门楼上便准时响起了第一声晨鼓。随即,六条正对着城门的主道上,数十面街鼓被依次擂响。在微弱的曙光中,长安城仿佛一头从沉睡中醒来的巨兽,在隆隆不绝的鼓声中抖动着身体:被分割得菜畦般齐整的一百多处坊里几乎在同一时间打开大门,宵禁了一夜的二十五条坊外大道也重新出现了车马行人的身影;而在各坊门口,叫卖胡饼的声音此起彼伏,那热情洋溢的声调和热气蒸腾的炉灶,让这座举世无双的雄城渐渐有了人间烟火的气息。。
第61章 暴怒
10066 人在追
刘婆子脸上露出狞笑,看了一眼苏卿云,心里面狂喜不止。二姑娘车里竟然藏了个男人,怪不得一大早就神神秘秘的出门,回来之后紧张的护着马车,不让任何人靠近。一下子抓住这么大把柄,二夫人一定会重重的赏她。刘婆子扭头看着苏卿云,双眼中带着讥讽,满脑子都二姑娘车里竟然藏了个男人,怪不得一大早就神神秘秘的出门,回来之后紧张的护着马车,不让任何人靠近。。
世子你又傲娇了
24522 人在追
【本文男强女强,身心健康,男主再次穿越,简单概括来说,是两个腹黑的人找到了彼此,重新开启了坑别人模式的故事。】据说,皇上下旨赐婚,慕王府的慕渊世子,要娶俞太傅家的孙小姐俞琬琰为世子妃。卞京城里,上到王孙贵族,下到普普通通百姓,集体懵逼......慕渊世子?就那个传言活但是25岁,成天明白读书学习,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病秧子?没没见过。俞琬琰?俞太傅传说中的那个豪无不存在感的孙女?更没没见过。一场赐婚,在卞京城的地界上,投下了一个并不大不小的石子,也没激发起一点儿水波。却随着两人的一场婚礼,却热潮了东慕国里的权贵交迭,众人这才后知后觉的感有间山庄坐落处,常年云雾缭绕,山庄的八层高塔耸入云间,配上周围大片的常青树,仙气十足。。
退婚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
裴家道珠,高贵的美貌,无限热爱权财。面对自己登门拜访求娶的萧衡,裴道珠吹毛求疵地上下打量他低廉的衣袍,笑容:“我家名门望族世代簪缨,郎君怕是不敢高攀。”半年后裴家衰败,裴道珠遭贵族子弟退婚,却意外意外发现曾求娶她的萧衡,竟名动三吴的萧家九郎,名门之后,才冠今古,风神秀彻,富可敌国,但是前已婚夫景仰的亲叔叔!秋日宴上,裴道珠厚着脸皮款款深情款款:“早知阿叔也不是池中物,我与别人而已逢场作戏,我只想嫁阿叔。”萧衡讽刺她虚伪的,却终归忘不了的前生送她南下和亲时,那一路跋山涉水肝肠寸断的滋味儿。-世人等着看裴道珠被退婚的笑话,她却后转身娶了未萧府里隐隐传出雅乐声,属于世家高门的赏花宴正在进行中。。
凤临之妖王来接驾
11621 人在追
本文无虐爽文,男女主强强联手合作,一对一。评论交流跳坑!她是(异世大陆的佣兵之王,铁血率先发动,人人敬畏;她是父母早亡的凤家丑女,天生的废材,时时处处被欺;前有未婚夫暗下杀手,后有家族弃之如敝,上有苍天断了天赋,下有天生的丑恶容颜——这是谁定的命!?当她替代她,纤纤素手翻云,无敌改命!前有写休书与渣女恩断义绝,后有横刀立刻与家族一刀两断!上有绝世天赋灵脉苏醒过来,下有真实的容颜绝色倾世——神秘的莫测的魔兽森林,广袤广阔无垠的荆棘沙漠,冰冷彻骨的冥幽之海……她一夕醒过来,脱胎换骨,契约神兽,炼制丹药,一往无前!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当越发多的美
第七十五章走
16131 人在追
戚家这边要准备戚其贺的婚事,原本两家是想在冬天里完婚,但是戚其贺现在已经得秀才了,还要去府城当夫子,女方家心里面就不安稳。正好戚家这边有意把婚期提前,步家顺势同意下来。只是夏天的太热了,两家商量着把日子定在秋天,正好两家都有时间准备一下喜事正好戚家这边有意把婚期提前,步家顺势同意下来。只是夏天的太热了,两家商量着把日子定在秋天,正好两家都有时间准备一下喜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