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章 失礼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闻佛音摸着胸口,眼里一片迷惘,在黑夜里难得显露出来出些许很脆弱,但是瞬息间又缓和了一直这样。她不不允许自己失去控制太久。她对这世间太很陌生了,也没陌生的风景,陌生的人,陌生的事……她睁开眼睛眼看见这世间的第一印象就是荒诞。望着周遭突然发生的一切,她难以共情。忽的,几道她不允许自己失控太久。。...

闻梵音摸摸胸口,眼里一片茫然,在黑夜里难得显露出些许脆弱,不过瞬息又收敛了下去。

她不允许自己失控太久。

她对这世间太陌生了,没有熟悉的风景,熟悉的人,熟悉的事……她睁开眼见到这世间的第一印象便是怪诞。

看着周遭发生的一切,她无法共情。

忽地,一道银针刺穿夜明珠的黑布扎在窗边。

夜明珠的清辉透过黑布裂开的缝隙泄出点点,恰好可以让她看到被银针扎在七寸处的漆黑诡异的长蛇在胡乱挣扎。

她缓了缓因秽物形状而发软的双腿,这才站起身来,不紧不慢的走到其他夜明珠旁边掀起黑布,明亮清冷的光辉将房间照亮,

在这光亮下,她看到了桌子底下黑暗粘稠的东西。

“又是你们啊。”她恍然道,“恰是我心情不好时,你们来得巧了。”

她的声音像是清澈的泉水,放轻时像撒娇一样令人心软,而现在这种不带情绪的语调就会缠绕着一股冰冷,锐利冰冷,如刀锋切割时残留的气息,诉说着无法抗拒的危险。

房间像是笼罩了一层结界,声音、气息都无法传递出去。

闻梵音伸出手来,手心的银针若隐若现。

忽地,她又将银针收起,垂眸看向桌下的黑暗,眸光淡淡,神情不喜不悲,恍如仙人临尘:“出来。”

她语气带着不容违抗的命令意味,让桌下的黑影颤动了下。

一道头发丝细的黑影猛地窜出,朝她袭来。

她面不改色,抬起右手,宽大的袖袍在空中划过一道半圆的弧度。

那苍白的指尖与黑影触碰到,绝对反弹被她关闭,绝对治愈也不曾出现。然而那黑影接触到闻梵音指尖时,来不及哀嚎便化为青烟消失。

果然如此!

闻梵音怔怔站在原地,却是在意料之中。

她将指尖抬起置于眼下,手指依旧干净苍白,没有沾染上半点污秽。

可她却感受到了,那一瞬间她的身体拒绝一切秽物靠近——是属于一整个世界的恩赐。

她嘴角缓缓翘起一个弧度,带笑的眼睛明亮温柔,像阳光下平静温暖的海绵,让人见了便忍不住心生亲近。

原来哪怕失去记忆,她也并非一无所有。

她抬手在茶杯上一弹,一滴茶水被这股震动从杯中带出。水珠悬空时,她右手食指接起水珠,朝桌下一弹。夹杂着绝对治愈力量的水珠崩散开,化为星星点点的水渍扑向秽物,凄厉哀嚎声在响起的瞬间便化为青烟被净化干净。

闻梵音准备收回手时,整个人都僵住了,神色缓缓浮现出一丝羞恼。

她本想询问秽物一些事情,谁知心绪波动下却将秽物直接给净化了。

“女郎,您可有事?”门外,听到房内有动静的迎秋久久不见女郎召唤,忍不住敲门询问道。

很快她便听到了女郎的声音:“无事,我不过口渴倒杯水,这便要歇下了。”

不知为何,迎秋总觉得女郎声音有点窘迫懊恼。

她拍拍脸蛋,可能是困糊涂了,听错了。

房间内,见外面无声后,闻梵音松了口气。

明知迎秋看不见房间发生何事,也不知她原本的打算,可她依然觉得窘迫。

好一会儿后,她才缓过情绪,转身回到床上准备躺下,回眸便见到扎在墙上挣扎的漆黑长蛇。

她心里忽地一跳,被那秽物又吓到了。

闻梵音只觉胸口忽然一阵气息翻涌,她微微低头,开始剧烈咳嗽。那咳嗽一声比一声重,还未来得及将窗边秽物净化,便彻底遏制不住。

‘哐当。’房间大门被撞开。

迎秋、丹枫二人神色焦急中透着担忧,丹枫守礼的站在门边垂眸低头,没有朝房间多看一眼。

不过在他刚低下头时,却似是感应到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眼含惊诧,猛地抬起头道:“迎秋,保护女郎,有秽物之气!”

直接走进来的迎秋闻言,身影一闪立刻来到女郎身前护着,神色无比警惕地盯着四周,口中焦急询问道:“女郎,您还撑得住吗?”

刚在外面突然听到女郎急切的咳嗽声,一声比一声仓促,实在让人放心不下。

站在女郎身前,她也察觉到秽物之气所在位置,目光直接朝着那个方向看去,旋即神色一僵。

秽物身上那根针好像有些眼熟。

丹枫也同样瞪大了眼睛,嘴角轻微抽搐了下。

对面房间,郑明舒也飞快走出来了。

这时,闻梵音的咳嗽声停下,她直起身子,广袖上染了些许血色,唇边也留着一点鲜红,让她那张苍白的脸上恢复了些生机。

她抬手,扎在秽物身上的银针迅速返回。还在挣扎的黑影被丹枫眼疾手快的捞在手里。

见危机解除,迎秋转身将闻梵音扶坐在床边,拿起帕子轻柔的替她擦去嘴边的血迹,忧心忡忡道:“女郎,您这是被秽物冲撞了吗?”

丹枫掌心翻转间,一杯凉茶变得温热,他将茶水递给迎秋,目光停在女郎苍白的脸上,神色凝重道:“女郎,您可还好?需要我请大夫吗?”

闻梵音接过迎秋手里的茶杯抿了口,冲淡了嘴里的血腥味,这才摇头拒绝道:“我这是老毛病了,那秽物并未伤到我。且我自身便是大夫,丹枫先生忘记了吗?”

说来不真实,但一切负面状况都是表现在外,哪怕她吐血也无特别感受。

丹枫苦笑一声,半是嘲讽道:“女郎若能少出些差错,我也不必担忧到将您神医谷一脉的身份给忘记了。”

郑明舒见他们安排好好友后,这才出声调侃道:“仔细想来,这已是我生平第二次衣冠不整,且都是因你而为,梵音。”

她徐徐走来,简便的青袍披在身上。发髻散开,乌黑长发垂下,发间没有半点饰品,没有浓妆淡抹的精致脸上给人一种月的清冷温柔。

“你可让我两次失礼于人前。”她举手投足间带着常人难及的矜贵风雅,那并非是奢华精美的饰品衣物支撑,而是来自骨子里的傲然。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春山笑

评分 10
分类:穿越历史
评语:男主真的烦人,蠢得没边了,女主也是太傻了
猜你喜欢
寻尸人
6001 人在追
有许多的人会因为这种或那种的境遇而“生看不见人,死看不见尸”!即便至亲之人难过欲绝,但是大千世界,茫茫人海,又能去哪里寻找呢? 庸碌少年张进宝,他凭借着自身的天赋异禀,帮组了许多客死异乡的人们回故里…… 而张进宝也在后的寻尸之旅中,遇上了神秘的大师黎叔和他的首席大弟子丁一,他们一路上和张进宝并肩而立前进,一起走上了一条惊心动魄的冒险之旅。
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
21986 人在追
星际最火的论坛上有一个大热话题:你身边突然发生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情是什么?春眠:谢邀,人在家中坐,门从天上来。生活就像是一扇紧闭的大门,在再打开之后,你永远是也不明白,你将面对自己的是:一个大活人或者三十米大长刀!(快穿,无CP)星际时代,一扇看得见,摸不着的门,并不算是稀奇事儿。。
女剑仙
25374 人在追
一柄秋水长剑,一袭光明磊落青衫。她是云荒第一位女剑仙。人人皆道她醉心于于剑之极,狂妄到全新挑战不朽不灭的唯一真神。也没人明白了......遇见了他,她就能回去。这是一个偶然再次穿越的姑娘,炼剑修仙,顺便爱上了修仙界第一男神的故事。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回一九八六年,老谢家的女儿谢婉莹说要做医生,很多人笑了。“凤生凤,狗生狗。货车司机的女儿能做医生的话母猪能上树。”“我不只要做医生,还得做女心胸外科医生。”谢婉莹说。这句话更为激发起了医生圈里的千层浪。当医生的亲戚疯狂反讽她:“你明白医学生的录取分数线有多高吗,你能考得上?”“国内真正的主刀医生的女心胸外科医生是零,你我以为你是谁!”一帮人争相围嘲:“恐怕没办法考进三流医学院,在小县城做个卫生员,因为未来能嫁成什么样,可想而知。”中考结束了,谢婉莹以全省理科状元成绩步入全国外科第一班,步入首都圈顶流医院从实习工作生就被外科一九九六年,松圆市闵江区第三人民医院急诊室。漆黑的夜色下一栋破烂的急诊室大楼隐隐若现,门前院子里悬挂的照明灯泡被风吹得摇摇晃晃、七零八落的,与外面马路上花枝招展的霓虹灯形成了鲜明对比。。
全能祖宗重生后飒爆了
【微玄幻 1V1甜宠 双强 神医】飘散近百年的祖宗大佬们变为司家脑子有毛病的正牌千金,从农村回豪门,已婚夫立刻登门退婚,后转身可以选择了她的堂姐。在人人嫌的豪门就连嗣子的堂哥也反讽她:“不好意思,占了你的位置。在司家,没实力就没办法是弃子。”在各家豪门等着看她这个废材千金笑话时,眼利的人意外发现,废材千金她变了!去学习从末尾飙到了第一,嘴巴跟开了光似的说什么都很灵。就连科技大佬们,商界大佬们,顶尖古武强者都成了她的追随者者。各领域大佬们:她要不然废材我就连渣都算不上,你们没见过这样的王者废材?司家怕也不是眼瞎了!某人嘴角噙笑,站在她身边“喵!”。
普普通通大师姐
19012 人在追
林玄真五千年都没结起金丹。她最终决定变化思路,和师弟师妹们一同修练找一找感觉。刚切磋切磋了两招,师弟再次突破了;又比画了两下,师妹大彻大悟了;有人想杀她,原地飞升仙界了;师弟师妹朋友敌人:大师姐果真超强的!林玄真脸上笑嘻嘻,心里哭唧唧,她只想结个丹而已啊!——————一句话简介:大师姐一门心思只想结丹。男主非人族、男主无CP、男主护犊子、男主无人能敌。轻松向,弃文无须专程来及时告知。坑品保障,请安心追更。其上五彩霞光不散,是个福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