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章 霸道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不论是郑明舒,或是王灵均等人,俱都是第一次见识到也可以具现出的能治愈之力。但是他们能分清轻重缓急,明白此时乃关键时时刻刻不能够打搅,一个个按耐住不解,紧紧地盯着闻佛音与杨轻侯。这二人不论哪一位出问题,他们都难以选择接受。力量互相相互交织的时间越长,杨轻侯若有不过他们分得清轻重缓急,知道此时乃关键时刻不能打扰,一个个按捺住疑惑,紧紧盯着闻梵音与杨轻侯。。...

无论是郑明舒,或者王灵均等人,俱都是第一次见识到可以具现出来的治愈之力。

不过他们分得清轻重缓急,知道此时乃关键时刻不能打扰,一个个按捺住疑惑,紧紧盯着闻梵音与杨轻侯。

这二人无论哪一位出问题,他们都无法接受。

力量相互交织的时间越长,杨轻侯若有似无的呼吸平稳下来,变得强健了许多,腹部的大洞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完整,背后的伤痕也迅速结痂脱落。

若非他身上的血迹和破烂的衣服,怕是谁也不曾想到,一盏茶前他深受重创随时会死。而一盏茶后,他浑身上下无一丝伤痕,面色都红润了许多。

站在一旁的李星朝见着这一幕,长袖下紧攥的拳头松开,那尖锐的视线重新柔和了下来,通透,清澈又干净。

当绝对治愈的力量回到体内后,闻梵音收回了手指。

她脸色苍白极了,眉眼间也隐隐带着倦意,唯有那双眼睛一如既往般平和温柔,像是有星子坠落其中。

察觉到几人紧张的情绪,她微微一笑,安抚说道:“杨少君已无碍了。”

李星朝立刻走上前蹲下身,声音颤抖的唤道:“云悦、云悦?”

杨轻侯缓缓睁开眼睛,见着好友惊喜的神色,眼神微暖道:“我没事。吓到你了,无忧。”

李星朝吸吸鼻子,狠狠点头道:“嗯,你真吓到我了。”

王灵均与李玉恒、郑朗月三人忙走上前,他们都见到好友濒死的模样,心里压抑着沉重的阴云。此时见好友完好无损,一股喜悦和庆幸感油然而生。

闻梵音见着他们高兴的模样,眼里带着蒙蒙的柔和。

都是年轻一辈的好孩子,还是不要留下天人永隔的遗憾比较好……

突兀地,她表情一僵,怎么回事,她怎么就突然有种老母亲的心态了。

郑明舒也关切的看着杨轻侯,眼角余光发觉好友神色有些不对,上前一步,看了看下她的脸色,拉住她的手摸了摸,眉头皱地紧紧的:“梵音,你脸色不好,手也很是冰凉,是否哪里不适?”

闻梵音并不觉得哪里不适,但她外在姿态却是面色苍白极了,只一眼看去便好似元气大伤。

她透过郑明舒的眼眸看到了她此时的形象,倒是意外惹人心疼。

她眸光一闪,唇角勾起,精致的脸上带着春风般和煦的微笑,眸光清正平和,仿佛透过林间的一缕柔和月光:“我只是累了些,明舒可否送我去休息?”

人既已救了,便将人情给彻底些,她并不是不求回报的伟光正。

郑朗月见杨轻侯无碍,这才侧头看向闻梵音,听到阿妹与闻梵音的交谈,他负手上前,眼神诚恳道:“多谢闻谷主救命之恩。日后但有吩咐,在下绝不推辞。”

李瞬平捂着胳膊上的伤爽快说道:“我欠谷主不止一个人情了,与子修一样,谷主日后但凡有所差遣,在下定当全力以赴。”

王灵均轻咳了两声,缓解了下胸口的闷疼,笑容温柔多情:“好话都让你们说尽了,倒是说到我心上去了。谷主,在下一样。但有所用,在所不辞。”

李星朝扶着杨轻侯站起身,他此时心情很好,手已控制不住从杨轻侯的袖里乾坤中取出一块芙蓉糕,然后他的手便被杨轻侯按住了。

杨轻侯比他高一些,看过来时微微垂眸,莫名让他有种压力。

李星朝缩了缩脖子,通透如琉璃的眼睛在场中众人身上一转,立刻看向闻梵音道:“云悦误会了,不是我想吃的。我是见谷主为你疗伤后脸色不好,这才想给她一块芙蓉糕填填肚子,不信你问她是不是饿了。”

杨轻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以为我会信你?

“杨少君,若你身体无碍,可否放李少君将我的芙蓉糕拿来?”这时,一道稍显沙哑的声音带着愉悦和惊喜传来。

杨轻侯朝着声音处看去,说话的竟是闻谷主,他按住李少君的手僵住。

他缓过神来,松开李星朝的手,轻笑一声道:“谷主与无忧倒是默契。”

李星朝见他被放过了,脸上的表情明显露出‘逃过一劫’的神色,蹦跳着来到闻梵音身前将芙蓉糕递给她。

闻梵音眼神亮晶晶的,看上去比刚才那焉焉儿的状态好太多了。

她高兴的去接芙蓉糕,咦,没接到?

她顺着糕点的方向上移视线,便见到郑明舒伸手将芙蓉糕给劫去了。

“明舒,那是我的芙蓉糕。”闻梵音声音温如暖玉的强调。

郑明舒唇边微微一动,隐隐似是笑了,仔细一看又似是没笑。

她抬手摸了摸发髻间的新换的木芙蓉,眼底深处藏着戏谑:“可我们是好友不是吗?梵音,我想要这块糕点。”

闻梵音不知不觉间,嘴角的弧度拉平,她纠结地看了眼那块芙蓉糕,神色挣扎极了。

今日她一直在赶路,还没有时间用糕点。丹枫与迎秋二人更是限制了她每日的份额,好不容易能有额外的糕点,可明舒也想要。

她想了想,还是忍痛将糕点让给明舒,扭头看向杨轻侯,神色认真专注,声音更时仿佛被春风的暖意浸润过,处处透着清冽温雅:“杨少君,我救了你。”

杨轻侯理了理有些残破的衣服,坦然的站在原地,嘴角勾起一个趣味的笑来:“谷主救命之恩,在下没齿难忘。若谷主有差遣,在下定当照办。”

闻梵音声音依旧温和清冽,似春酒倾注玉盏:“我指定报酬,要李少君刚才拿的芙蓉糕。”

顿了顿,她补充了一句:“你身上全部的芙蓉糕。”

李星朝一呆,恼羞成怒的看向闻梵音:“那是我的,你怎么可以抢我吃食?”

她笑了笑,干净的声音带着春日的暖意,却又有冬日严寒的肃然,分毫不退道:“我救治杨少君后,那便是我的吃食了。”

“云悦身上的吃食都是给我准备的。你若想要,等回到集市上我给你买。”李星朝张牙舞爪道,头上一缕短发都翘了起来。

闻梵音毫无霁色,唇边溢出几分柔和的笑意,语气却霸道极了:“那等回到集市,李少君可以给自己买。这份救命之恩我要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春山笑

评分 10
分类:穿越历史
评语:男主真的烦人,蠢得没边了,女主也是太傻了
猜你喜欢
第一章种田流走起!
14196 人在追
(2020/4/13修文)幽暗的迷雾飘飘盈盈,游荡在这个阴森世界的每个角落,恍若一缕缕轻纱,隔开不远处的鬼哭魂泣,让每个路上的行者满怀恐惧与凄楚——恐惧来自不可名的前方,凄楚来自被抛弃的来路。浑浊的河水中,永不停止的哀嚎此起彼伏,混杂成一曲浑浊的河水中,永不停止的哀嚎此起彼伏,混杂成一曲冷酷的乐声,激荡起层层浪花,朝不远处弯曲小径上的行者扑去,仿佛要将之拖入黄泉之中,永不超生。。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为了承继父亲的军功,就了其悲催的生长史。快活很容易熬到成年,也可以自由可以选择因为未来嫁出去的她又被死而重生的老爸丢进了联邦第一男子军校。阴差阳错,凌蘭就这样朝着冷酷无情狂霸跩的不归路上渐行渐远……建了几个群,蘭少VIP群:392111243(只收正版订阅读者),蘭少3群(新开): 542465674。
恶毒女配改拿甜文剧本
意外复活,徐晚晚意外发现原来是自己活在一本小说里面,是个时时刻刻走走背运的炮灰女配。那个抢去她一切的假千金,才是龙气加身的原文女主!身世被抢,她不希罕;父母被抢,她切记了;龙气被抢,这个最简单的,找全文的龙气之子蹭回去不就行了?——李景然,龙气之子,越逼近越幸运的人。这样的外挂,她必定不能够放过我。蹭着蹭着,高考成绩回去了,美貌回去了,地位回去了,连渣父母也后悔莫及,想想挽回。李景然蛮横将人圈在怀里:哪里来的垃圾,离我的宝贝远一点儿!徐晚晚:说好的狠毒女配呢?怎么成了撒狗粮专业户?她重生了。。
贝姐有毒
10750 人在追
本文:前校园后都市,双强,甜宠,马甲,商战,微异能。 男女主为了找寻各自遗失的的另一半代码,从互不干涉对眼到相知相爱相知,相辅相成,巧妙地地与黑色组织巧妙周旋,并最后将两段残缺代码不合并修复好,收获多了自己的爱情此外也成就非凡了一段商业传奇。 此外也演绎出了一场相同社会地位的各种人物相同生活态度的百味人生。带着新鲜劲的北风土匪似的从身上刮过去,扫得人脸上脆生生的疼。。
嫡长女她又骄又飒
20960 人在追
崔衡玥被罚再次穿越到一个小疯子身上,师父美其名日:历劫! 所有人都提出质疑她:你究竟会会做人做事? 崔衡玥:做人做事?毕竟会了,我从来没有做过。 某位在暗地里运筹帷幄的大佬:那就给我来教教你怎么做人做事。 崔衡玥不想学做人做事,她只想回师父身边。 再后来,崔衡玥做了一段时间的人,意外发现做人做事挺有意思的,所以......“有人跳崖了。”。
我在年代文里躺赢
9359 人在追
沈初念薅了一把有顏有钱的人还有病的最重要的男配成了人生赢家,人间典藏的美食是她的,富可敌国的财富是她的,不近女色的男配是她的!她睁开眼睛看到对面墙上一只红色喜蛛沿着房梁爬进了墙洞,洞口一缕灰尘在空气中飘荡目光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