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章 推衍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夜幕降临时,湖上渐渐地宁静了下去。就是有人彻夜不眠不眠,也以法阵阻隔声音,会吵到他人。郑明舒躺在船舱厢房,眼眸阖上,仔细去思考着昨日突然发生的一切,和好友提及的那以及控制人的术法。仙门中实有几人有这能耐,但她不确认此事是否可以是他们中的某人干涉。就她所知,若啊郑明舒躺在船舱厢房,眼眸阖上,仔细思考着今日发生的一切,以及好友提到的那控制人的术法。。...

夜晚,湖上渐渐安静了下来。便是有人彻夜不眠,也以法阵隔绝声音,不会吵到他人。

郑明舒躺在船舱厢房,眼眸阖上,仔细思考着今日发生的一切,以及好友提到的那控制人的术法。

仙门中确有几人有这能耐,但她不确定此事是否是他们中的某人插手。

就她所知,若真是他们其中某位插手,怕她也无法干涉,那几人的能耐她一向敬而远之。

隔壁厢房里,闻梵音此时并未休息,而是盘膝坐在床上,气息肃然到极点。

她伸出手来,掌心里绝对治愈和绝对反弹的力量融合一体盘旋不散。她手握起,力量消失不见。

这两股力量的出现无法追踪,究竟是她本身的力量,还是外在交换……

不,是她本身的力量。

闻梵音很肯定,这两股力量她十分熟悉,使用起来如臂使指,毫无生涩。再加上刚苏醒时意识里出现的那个称呼她为‘尊上’的存在。

尊上这个称呼在此世间从未听过,不知是没有还是她孤陋寡闻,但这个称呼所代表的内涵在她这里的理解便是——强者。

她虽无记忆,但见着云霄真君时,哪怕真君修为是世间巅峰,她却有其并非不可战胜的念头。

将所有线索串联起来,闻梵音轻而易举得出一个结论——她很强,或者说曾经很强。

既然如此,便试试看能做到哪一步吧。

她闭上眼睛,全力寻找星轨之力,试图推演背后之人。

这星轨力量是卢少君用来推演天机的力量,上次为卢少君看诊时,他不小心没有控制好让星轨之力冲撞到了她,这股力量便有一部分被她的力量截留了下来。

如今,这力量正好可以用到。

在她全神贯注寻找星轨之力时,一股晦涩难明的强大力量笼罩在她周身,这力量凝结成实质,甚至遮挡住了一部分夜明珠的清辉,让她的身影在这光芒下半明半昧。

让人诧异却又理所应当的是捕捉星轨之力很是轻松,类比下大概便是她为别人看诊,用银针随意挑个无伤大雅的穴道扎一下,绝对治愈力量启动将人瞬息治好。

就是这么简单。

闻梵音并未睁开眼睛,她收敛心神,控制着星轨之力由着冥冥中的感应推演心中疑问。

针对他的究竟是谁?

更甚者,是何人让她于此世间当此时机苏醒?

星轨之力很快便给出了回应,背后之人确实是仙门众人,而她大脑一片空白的苏醒也是有人主导,目的是——

她猛地睁开眼睛,明净剔透的眸子映照着夜明珠淡淡的光芒,神秘莫测。

突兀地,她体内星轨之力一震齐齐消散。

她垂下眼眸看去,便见桌前茶杯里的水凭空散出,消散的星轨之力控制茶水凝成匕首,在桌上刻下四个字:向死而生。

闻梵音眼里闪过一丝厌恶和不喜,一旦涉及这种死而复生、向死而生类的事件,她便难以自控,仿佛自身权柄受到挑衅。

可仔细想想,又跟她没关系。

至于背后之人的身份,既然刚才没有一鼓作气探究到,便没有继续推演下去的必要了。

推演天机这事比较玄乎,若本该推演的东西在未知的打断下没有结论,那便默认时机未到。

闻梵音对背后之人并不关心,她今日已得知足够多的信息。

她揉了揉眉心站起身来,走到桌前提起茶壶想倒一杯茶来,却不妨腿一软磕在木桌上。

好在最后关头绝对反弹开启,让她免于受伤,但茶壶却摔在木板上。

她喉咙一痒,大声咳嗽了起来,越咳脸色越苍白。她眉头紧紧皱起,好似忍受巨大的痛楚,但她并未察觉到身体哪里不适。

也就是说,刚才是病弱负面力量被迫开启了吗?

闻梵音神色有些复杂,病弱状态乃是原神医谷那位丧命的姑娘友好赠送她的,其效果大概是某些时候让她表现的更加……弱不禁风?

除此之外,咳嗽这么久喉咙都不会痛一下,既然全然无法影响到她,小姑娘送的这礼物便好生留着吧。

“女郎,我可否进来?”门外,迎秋焦急的声音传来。

她本在外面守护,听到女郎下床的声音并未在意,谁知转瞬间便听到茶壶砸地、女郎大咳的声音。

回想起女郎病弱的身体,她不禁担心起来,唯恐女郎病发。

毕竟白日刚受到惊吓,虽说女郎当时并未有异常,但她也无法确定女郎是故作无事还是真的无事。

而此时,隔壁郑明舒听到动静也走了出来。

闻梵音捡起地上的茶壶,直起身放在桌上,这才开口道:“迎秋先生,请进。”

迎秋立刻推门进来,郑明舒紧随其后,一向注重礼仪的她此时发丝凌乱,头上更无饰品,可见是匆忙间直接走出来的。

闻梵音见着二人焦急担忧的神色,笑着迎了上去,一袭蓝色绣金线的外袍随湖上夜风轻轻鼓荡,整个人自清冷如月的清辉中走出,恍如神人临尘。她面色虽显苍白,却更衬得那双仿有星子的眼眸中有湛湛神光。

看到二位来客,她揉了揉眉心,歉疚道:“迎秋先生,明舒,我不小心打翻了茶壶,惊扰到你们了。”

郑明舒转身关上房门,将冷风关在外面,见她袖袍平顺垂下,这才上前摸了摸她的手,有些气恼道:“你又不是不知自己身体,怎能如此不爱惜。你刚才在做何事,手竟这般冰凉?”

好友并未修炼,不像她已不畏寒暑。秋季夜晚寒凉,晨起更是霜寒,以好友这副身体,若不好好养护怕这么一冻便要病上一场。

“我闭上眼便想起今日妖兽袭击之事,这让我无法入眠,便在床边坐会儿。”闻梵音语气里一如既往带着微微的笑意,仿佛自己说话没有用春秋笔法删去所有重点又无声无息引人误导一样。

郑明舒神色一滞,懊恼道:“是我思虑不周。你不曾见过妖兽,很容易惊着。而你身体虚弱,被妖气冲撞后便有可能生病。”

她轻轻用力,将闻梵音推到床上让她躺下,神色认真道:“梵音莫怕,那妖兽已被铲除。今日我与迎秋先生守着你,睡吧。”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春山笑

评分 10
分类:穿越历史
评语:男主真的烦人,蠢得没边了,女主也是太傻了
猜你喜欢
第四章身份设定团建
10299 人在追
男生先帮女生把行李箱提上了二楼才下去自己分房间。慕秋是先等着舒苒和关妤选好了才占的最后一个房间,在走廊最里面。舒苒客套了两句就自己进了房间,反倒是那个关妤打开房间门把行李箱往房间里一放,然后大大方方朝着慕秋伸手。“再来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关舒苒客套了两句就自己进了房间,反倒是那个关妤打开房间门把行李箱往房间里一放,然后大大方方朝着慕秋伸手。。
第二十六章江上云公子
勇虎卫是裴将军生前建立的军队,为墨国立下不朽军功。裴晏如眉眼微垂,可惜在一年前那一场战役后,爹爹和娘亲双双离世,勇虎卫也随之被打散。若想将军府不倒,那勇虎卫的存在就是必要的。裴晏如细细思量过了。有能力者她不介意给予重任,或者说,没有重任留不裴晏如眉眼微垂,可惜在一年前那一场战役后,爹爹和娘亲双双离世,勇虎卫也随之被打散。。
姜六娘发家日常
17463 人在追
别人再次穿越,也不是叱咤风云是傲视人生,又来了她姜留儿却变为了渡劫。衰落的家族,不着调的爹,书呆子小姐姐除了不明白打哪蹦出的腹黑小哥哥……个个都是她的劫。姜留不憷,用小胖手将劫拧成发迹绳,两块过上大条的幸福和快乐日子。信心大涨的刘留为这款软件申请专利后,以专利和获奖证书申请学校的创业基金,九月返校后招商试运行软件成功,赚了点小钱钱。。
安缘
28015 人在追
季宁静在季家生活……十多年,看热闹了十多年。在适婚的年纪,一样要登台演唱演人生大戏。她想媒妁之言天成的良缘,而家里适龄女子,一个个指出良缘需筹谋抢走。抢与不抢?谋或不谋?书友群号: 264374838,评论交流书友们入群。更加奇怪的是,亭子里的人可以互相相望,而且也没有明。
快穿之我家宿主是爸爸
【无cp】每一世都严禁好死的楚蕴终于等到厌烦了这样无无休止的轮回。最终决定和那只蠢萌辣眼睛的鸭子一同完全征服星辰大海。“楚蕴楚蕴,女主又嘤嘤嘤了。”“哦,绿茶呀,灭了吧。”“楚蕴楚蕴,女主又要天凉王破了。”“哦,天不亮就给他宣布破产吧。”“楚蕴楚蕴,皇帝让你今天晚上侍寝。”“嗯?直接剁了吧。”“楚蕴楚蕴……”楚蕴淡淡一笑:“垃圾,就该清除了。”鸭子……一脸祟拜。我家宿主是爸爸!
第四十五章商量
29665 人在追
戚善总算从包围中走了出来,她和村子里同年纪的小姑娘们,平时很少打交道,这一会她们一个个表现出是她亲闺蜜的样子,一时之间,她有些接受无能。戚荧也给人包围着,她最初是红着脸听夸赞话,后来是享受的听夸赞话,她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她是如此这般美好的一戚荧也给人包围着,她最初是红着脸听夸赞话,后来是享受的听夸赞话,她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她是如此这般美好的一个人,小姑娘们都想和她亲近,只是一直寻不到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