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归否?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她神色一肃,眨了下眼睛,那琉璃球内沉闷熊熊燃烧了一簇火苗,她能感应到与那魂灯有些许取得联系。“峰主,这样便可吗?”“……这样便可。”闻佛音在礼峰峰主和堂主的当主持下,将入族仪式全部走了一遍后,那块随身玉佩上也加持之了谢家先辈的卫护。她走出来礼峰时时间了“峰主,这样便可吗?”。...

她神色一肃,眨了下眼睛,那琉璃球内突兀燃起了一簇火苗,她能感应到与那魂灯有些许联系。

“峰主,这样便可吗?”

“……这样便可。”

闻梵音在礼峰峰主和堂主的主持下,将入族仪式全部走了一遍后,那块随身玉佩上也加持了谢家先辈的护持。

她走出礼峰时时间已经过了两个时辰,皓日当空,她唇边勾起一抹浅淡笑意,似是微风拂绿,恍若月光明澈。

“女郎,书峰派弟子前来,告知您今日已误了时辰,让您明日一早前去行开笔礼。”迎秋适时上前禀报道。

闻梵音:“……好。书峰峰主费心了。”

迎秋:不知为何,总觉得女郎这话说的有几分咬牙切齿。

可她仔细瞧了瞧女郎,清贵矜持,广袖飘然潇洒飒然,刚才肯定听错了。

丹枫像看傻子一样看了迎秋一眼,觉得这姑娘不开窍,哪壶不开提哪壶,明明长了一张聪明人的脸啊。

离开礼峰后,闻梵音带着亲随离开谢家前往离人歌。

“女郎若想要饮一杯离人归,府上便有。少君派人将乙木阁打理好后,便送了十坛来。”丹枫温声说道。

闻梵音眼里含着笑意道:“阿姐有心了。”

迎秋声音清脆道:“女郎,您若在离人歌饮酒,二楼有谢家的包厢,不过谢家一直很少有子弟前往。里面日日都有人打扫,包厢里也不算吵闹。”

还不等闻梵音赞赏,她便邀功道:“我已将开笔礼的流程都背下来了,您坐在包厢里我讲给您听,这叫事半功倍。”

闻梵音嘴角的笑意微僵,她深深看了眼迎秋,口中夸道:“不曾想迎秋先生处事倒是面面俱到。”

丹枫不忍直视,他隐蔽的扯了下迎秋的衣服,跨前半步将人挡住,这才拱手说道:“女郎,离人歌到了。”

闻梵音抬头看去,确实到了离人歌。

她苦恼的揉了揉眉心,谢家距离此处不算远,但也不算近。她这一路真是被迎秋给气到了,都没心思顾上其他,回过神来才发现要来的地方近在眼前。

“走吧。”她抬步走进酒肆。

腰间的玉佩依旧震了震,想来这里该是有感应法阵,提醒老板有贵客到。

闻梵音刚走进来时,上次接待她的侍从眼尖看到她,第一时间迎了上来:“谢家女郎来了,不知您今日是饮酒还是……”

他脸上的笑容有些苦,就怕今日这位女郎与上次一样心血来潮想要去唱曲儿。

闻梵音双手拢在长袖中,淡淡一笑:“上次来时,在下无意间嗅到老板身上的酒香,那香气清淡却绵长,让人恍惚间经历一场大梦。因而今日前来想要尝一尝那酒,不知小兄弟可知那是何酒?”

侍从引着她们朝着二楼包厢而去,听完她的形容后,神色恍然道:“女郎说的应是梦浮生。那酒是老板平日饮用的,并不对外售卖。”

闻梵音刚走进包厢的身形一顿,转身看向侍从,意态慵散,目似江南春水,语含笑意道:“去问问老板吧,许是老板见我投缘,愿赠与一杯浮生。”

侍从诺诺应是,伺候她与丹枫迎秋进了包厢坐好后,立刻前往三楼询问老板。

闻梵音在包厢内没坐多久,便见侍从快步走来。

他有礼的站在门口先应门,得到回应后才走了进来,笑道:“谢女郎,老板说梦浮生可以赠与您,但需您用东西来换。”

闻梵音饶有兴趣的坐直身子,询问道:“何物?”

“您上次唱的曲子。”侍从说完,将托盘里的笔墨纸砚放在桌前,等待她的回应。

闻梵音扫了眼桌上的物什,唇边笑意散漫而矜骄:“倒是我得益了。”

她站起身微微附身,左手托起右手的广袖,右手执笔快速在白纸上写着曲子。

她的速度很快,完全不用思考便将曲子写完,顺便将词也单独写在另一张纸上。

搁下笔后,她朝着未干的墨迹吹了吹,这才直起腰道:“拿给你们老板吧。我在此等梦浮生。”

侍从欢喜道:“好,女郎稍待,在下很快便来。”

他离开后,丹枫夸赞道:“离人歌酒肆的老板果是能人,凡她所酿造的酒都传唱甚远。单是酒名都雅致极了。”

闻梵音想起她听到的两种酒,离人归、梦浮生,不由得颔首赞同,确实是风雅极了。

侍从很快便端着托盘托着梦浮生而来,身后还跟着另一位侍从,托着两碟下酒菜。

他们轻手轻脚的将东西放下,见客人并无吩咐便无声退了下去。

闻梵音很馋这酒,从问道老板身上的酒香后她便一直惦记着。

丹枫上前两步提起酒壶给白玉酒杯倒了半杯酒,清清淡淡的酒香飘了出来。

闻梵音端起酒杯轻嗅了下,笑道:“确实是我念念不忘的梦浮生。”

她抿了一小口,闭上眼细细回味了下,睁开眼赞叹道:“老板在酒上可谓是登峰造极了。”

这酒品之让人好似经历了一场大梦,梦中过着另一段人生,梦醒之后独留一段怅然。

这时,外面响起了缥缈仙音。

“吾求得~”

“飘然若流星兮忽不见,举霞踏日月兮抚清风。”

“却原来~”

“最是人间清净兮红尘客,难得自在逍遥兮无情仙。”

“你呀~”

“却要登临化飞仙。”

“叹世间~”

“只求长生羡神仙。”

“哪懂得~”

“春山为纸桃为笔,青浓粉淡飘玉砌。”

“忆起那~”

“桃花树下一剑舞,花间一曲付笑谈。”

“问一声,冤家~”

“归否?”

缥缈歌声停下,曾经的美好与无望的等待互相交织,让人心绪难平。

迎秋摸摸脸颊上冰凉的眼泪,下意识看向闻梵音:“女郎,这是?”

闻梵音放下酒杯,这才发现她已举得手臂发麻。

她神色平静无波,淡淡道:“是我刚才谱的曲子。”

迎秋这会儿敏锐的察觉到女郎情绪似乎不是很好,她小心翼翼道:“原来女郎还会谱曲,当真厉害。”

闻梵音闻言一怔,当时写曲的时候并未意识到,这会儿迎秋的话倒是提醒她了。

她没有过去的记忆,谱曲却毫无障碍,手到擒来。

莫不是她以前是位乐坛大家?

见女郎的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迎秋这才松了口气。

一转头便对上丹枫复杂的眼神,迎秋:怎么了这是?

丹枫:你到底……是真傻?

还是装的?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春山笑

评分 10
分类:穿越历史
评语:男主真的烦人,蠢得没边了,女主也是太傻了
猜你喜欢
第四十三章 看不见的前路
乔明瑾在原地默默地站了一会,而后想了想,还是挑着筐子走了过去。“瑾娘!”岳仲尧先发现了她,脚下跟着往前迈了几大步,不顾乔明瑾的推拒,硬是把她肩上的箩筐接了过去。“你在家还没挑过重物呢,可还挑得动?肩膀疼不疼?”乔明瑾听了面上淡淡地没应。“姐“瑾娘!”。
第二十一章 撕扯
3360 人在追
“陛下恕罪!”孟光峰和孟光峻,扑通一声跪伏请罪,打破了大殿内群臣屏息,凝固的气氛。“臣府中刁奴贪财妄为,听信他人之言,误把刺客当成茶商庇护上岸,危及公主殿下的性命!”孟光峰伏首道,“臣辜负了陛下的天恩,请陛下恕臣治家不严之罪!”沉吟片刻,建“臣府中刁奴贪财妄为,听信他人之言,误把刺客当成茶商庇护上岸,危及公主殿下的性命!”孟光峰伏首道,“臣辜负了陛下的天恩,请陛下恕臣治家不严之罪!”。
寻尸人
6001 人在追
有许多的人会因为这种或那种的境遇而“生看不见人,死看不见尸”!即便至亲之人难过欲绝,但是大千世界,茫茫人海,又能去哪里寻找呢? 庸碌少年张进宝,他凭借着自身的天赋异禀,帮组了许多客死异乡的人们回故里…… 而张进宝也在后的寻尸之旅中,遇上了神秘的大师黎叔和他的首席大弟子丁一,他们一路上和张进宝并肩而立前进,一起走上了一条惊心动魄的冒险之旅。
珠玉长安
11082 人在追
高祖大行,新皇继位,论功行赏之臣宗将军却被被抄家灭门,阖府上下两百多条人命丧身火场身具六甲的宗夫人死里逃生,却与六岁的宗公子在逃荒途中走散风雨夜,宗夫人独自一人一人于深山老林破庙中临产,却浪漫邂逅杀夫仇人的爱姬,和她刚产下的一对双胞胎女婴——(编辑说这是正剧,这实际上是一对双胞胎姐妹花和一对亲兄弟的爱恨情仇故事,再次穿越,天雷,狗血,玛丽苏哈哈哈,大权独揽在哪个朝代,大家猜猜看)书友群:769855957草浪中,两个逃窜的女子若隐若现。。
辅助时光超级甜
11189 人在追
当我的荣耀级玩家的号遗失后,一段莫名的感觉的情缘至此全面展开。一条酸菜鱼:看什么看,快到我身后啊!咸丫蛋:其他辅助你别坑!七月份毕业,入得一家五百强企业实习。。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乔念在乔家生活了17年,亲生父母找登门来,一时之间之间,环城豪门都明白乔家出了个假千金!真千金多才多艺,温柔如水善良真诚。假千金不学无术,一事无成。所有人都想看她被赶出豪门后,回山沟沟过得有多惨!乔念也我以为自己亲生父母(漯河县,是个一穷二白的穷老师。谁明白哥哥开的车是辉腾,裸车300万!亲爸当教师的地方在清大,老师除了个别称是教授!渣渣们一家跪舔的顶级大佬对着她爷爷点点头点头哈腰…乔念:?enmm…这和说好的不像!摆脱一群渣渣,乔念她做回了自己。高考状元,直播内容大佬,非遗文化文化承继人…马甲一个个掉,环城热搜一个个上,渣女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