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反噬(加更)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郑明舒团扇掩面,档住了唇边的笑道:“佛音这可一场误会我了。我是为了你而至的,卢少君但是是顺便。”卢衍听见这话,神色也没半点变化,仿若说的也不是他像。郑明舒来此还真也不是专程来为了卢衍,她与卢衍但是是恰巧遇上罢了。她是想给佛音诚恳道歉,上一次在竹海开罪了卢衍听到这话,神色没有半点变化,好似说的不是他一样。。...

郑明舒团扇掩面,挡住了唇边的笑道:“梵音这可误会我了。我是为了你而来的,卢少君不过是顺带。”

卢衍听到这话,神色没有半点变化,好似说的不是他一样。

郑明舒来此还真不是专程为了卢衍,她与卢衍不过是碰巧遇到罢了。

她是想要给梵音道歉,上次在竹海得罪了梵音,这段时日她心中甚是歉疚。

“上次自作主张替你安排好后面的事情,是我的不是。梵音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郑明舒移开团扇,露出了那张皎若芙蓉的脸,那双醉人的眼眸可怜兮兮盯着闻梵音,让人不忍心拒绝她的任何请求。

闻梵音伸出右手食指点在郑明舒眉心,用轻微的力道将人朝后推去,语气轻忽又缱绻:“别闹,我并未责怪过你。”

见着郑明舒退后了些,她这才调侃的问道:“现在可以告知我你顺便的事情吗?”

郑明舒抿唇看向卢衍,神色稍显郑重的解释道:“唯之与范先生在回范阳的路上被袭击了,唯之身受重伤被范先生送来谢家寻你医治。我与他恰巧遇到罢了,梵音要信我哦。”

闻梵音笑容敛下,眸光认真看着她,郑重回道:“信。”

郑明舒愣了下,垂下眼眸,长长地睫毛颤了颤,嘴角无意识勾起一抹笑意。

闻梵音的目光此时放在了卢衍身上,稍稍打量了下后,她以拳抵唇咳嗽了几声,眉头微皱道:“卢少君的伤势有些奇怪,似是反噬造成。”

郑明舒神色如常道:“卢家一脉卜算天机,被反噬了也正常。”

闻梵音想了想,认同了这个说法。

卢衍神色一如既往,从面色上丝毫看不出他正在承受反噬之痛:“闻谷主,叨扰了。还有劳你费心诊治了。”

闻梵音走上前,范辉退后几步将位置让开。

“卢少君严重了。”闻梵音伸手搭在卢衍的手腕上,感受到那跳动的脉搏神色无比认真。

范辉在一旁好奇的问:“谷主,您行医多久了?”

明明年纪不大,却比一般大夫厉害太多。

闻梵音正准备松开的手微顿,眼里飞快划过一丝狐疑。

难不成范辉发现她把脉的姿态过于生疏,还是察觉到了什么东西?

闻梵音眉宇间沁着淡淡温柔,唇角翘起的笑意如阳光洒满湖泊:“我自认识这个世界起,便开始行医。”

她神色带着一丝怀念,以回忆的口吻说道:“当时救治的第一个人,便是我自己。”

范辉面露钦佩:“原来谷主那么小的年纪便已研习医道,实在令人敬佩。”

人类最开始认识这个世界的时间,从刚出生起。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触摸着从未曾有过的感触,看到了不一样的色彩,感受这春暖夏凉……

范辉会误会也正常,他压根没想过有闻梵音所谓的‘认识世界’跟他想象中的不一样。

闻梵音自然而然的收回手,从袖中取出绑好的银针,垂眸道:“卢少君,我要为你治伤了。”

卢衍正襟危坐,清冷的眉眼看起来目下无尘:“还请谷主施针。”

闻梵音弹了下银针,朝着背后的一个穴道扎去,绝对治愈的力量正要治疗卢衍的伤时,一道诡异莫测的力量竟顺着银针朝着她体内快速涌去。

闻梵音立刻退后几步,眸色一冷,绝对反弹的力量瞬间将那股力量弹飞。

轮椅上,正安坐等待治疗的卢衍忽地吐了口血,脸色苍白如纸。

郑明舒神色微变,手中团扇化剑,警惕的站在闻梵音身侧和卢衍中间,以守护者的姿态看顾二人。

她眼底是散不去的担忧,口中却开玩笑般道:“莫不是梵音功力深厚,唯之你虚不胜补?”

闻梵音:这话太糟糕了。

站在不远处的范辉大惊失色,快步上前检查了下卢衍,发现他并未受外伤,这才神色凝重道:“卢少君可是反噬发作了?”

卢衍朝他摆摆手,大声咳嗽了几下,这才缓过气来。他拿着干净的锦帕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这才看向闻梵音,眉宇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忧:“谷主可有碍?”

闻梵音眉尖一直都微蹙,竹林飒飒轻响,秋风吹得她的脸色越发的苍白,她开始低低的咳嗽起来。

“刚刚那道力量有些古怪。”闻梵音声音略显沙哑,语气肯定道,“是少君的星轨之力。”

卢衍以星轨之力推演未来,预言命运。这力量很好辨认,同卢衍本人一样,高冷中带着高深莫测,玄奥里含着傲慢。

卢衍苍白的唇边溢出一丝苦笑:“因为身受重伤,我便下意识运转功力好能及时发现危机。没想到差点伤到谷主。此事是衍之错,若谷主要怪罪,衍也心甘情愿领受。”

闻梵音定定地看着卢衍,见他态度诚恳,这才缓缓地放松了神色。

“少君也是无意,我怎会怪罪。”她的声音有些低沉,音调听入耳里隐隐透着温暖,可入耳后才发现有种冬天把手放进冰冷的河流一样寒彻入骨的错觉。

她重新上前几步,低眉垂眸看向卢衍,卢衍微微颔首:“闻谷主放心,若这才再出差错,衍愿以死谢罪。”

闻梵音微微一笑,飞快的将银针扎进他体内,绝对治愈的力量很快便将卢衍体内的伤势治愈。就好似经年大旱而干裂的大地迎来了一场生机勃勃的春雨。

待闻梵音拔下银针后,卢衍已经察觉到身体的变化了,他连呼吸都带着的疼痛也消失了,脸色肉眼可见的红润起来。

他握了握拳,仔细感受了下身体情况,清冷的眉眼平和温煦:“多谢闻谷主,阿辉。”

范辉神色喜悦极了,听到卢衍唤他,会意走上前来,从袖中掏出一个长匣子:“谷主,这是少君的诊金。六大仙门虽然同气连枝,但也绝没有占便宜的意思。规矩不可破。”

若闻谷主在少君这里不收诊金了,以后六大仙门其他人前来看诊,谷主是收还是不收?

闻梵音将长匣子收起,不用打开她都能感应到里面那磅礴的生机。这是一缕蕴含着乙木之力的药材。

她唇角缓缓露出一点笑意,倦怠的声音带一点缱绻温度:“卢少君考虑周到,在下便不推辞了。少君身体已无碍,好好歇息一日便无事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春山笑

评分 10
分类:穿越历史
评语:男主真的烦人,蠢得没边了,女主也是太傻了
猜你喜欢
春闺记事
24230 人在追
顾瑾之出生于于中医世家,嫁入豪门,风光无尽又疲倦不堪入目地走完了她的一生。等她意外发现自己也没死,不是变为了中国古代贵族仕女时,腻烦就浮上心头再等她再看见和自己前生丈夫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时,她撇撇撇嘴。人生这潭波澜不惊的湖水,这才起了点滴涟漪.......风,仍是寒的。。
第五十章
9910 人在追
对于将军府的风风雨雨,钟离情儿完全不知道,也不关注,但是,那个人要是再犯到她手里,那就不是这么轻松可以过关的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话,是很有道理的,她坚决执行。失了兴致的几人回了客栈,钟离情儿看着要行礼回房的众人说道:“都去我房间吧失了兴致的几人回了客栈,钟离情儿看着要行礼回房的众人说道:“都去我房间吧。”。
第四十四章
16292 人在追
整整两天,从城西区走到城北区,再从城北区到城南区,接着就是城东区,从日出到日落。这期间阳安云倒是买了不少东西,但还是没有找到那家名为尚玉轩的药店。要说这家药店关门了阳安云倒也相信,可奇怪的是,这龙城中的药店,她和湛江一家也没有找到。他们两还这期间阳安云倒是买了不少东西,但还是没有找到那家名为尚玉轩的药店。。
我姑奶奶她修仙回来了
王舒月她六十年代神秘失踪的姑奶奶修真者回家去了!姑奶奶她更年轻貌美、法力精深,且超级护犊子!面对自己主管同事的刁难,不安心偷偷的尾随而至而至的姑奶奶抄起主管的后衣领子,直接扔到墙上使劲地摩擦。姑奶奶:“小豹子啊,就这破公司有什么好眷恋的?”王舒月:啊这……这可是世界五百强!破?面对自己渣前男友痴痴缠缠剪不断地理还乱,姑奶奶从天而降,一柄法剑兜头削了下去,渣前男友屎尿尽出。姑奶奶:“走,跟姑奶奶回家去,满门精英弟子你随便挑!”王舒月:“姑奶奶,是我眼瞎,我改!虽然!咱能不叫小名吗!”一口一个小豹子当她切记面子的啊!但是,随着什么修真者奶爸强势而处在县城边缘的白银山殡仪馆却是灯火通明,在宁静的夜色中,成为光福县里最闪亮的那颗星。。
重生末世被偏执大佬盯上了
天外陨石砸落,百分之九十的人类变为了变异生物,余下的都在为生存资源彼此撕杀。白小玥饶幸活了下去,救了一些人,直接加入了异能小队。末世没能要她命,却没想起死在一个老同学手中。“小玥姐姐肯定也不是故意地推我去给变异生物咬的。”“小玥姐姐会打变异生物,她需力气,多拿两块饼干是所以的。”“我什么都会,小玥姐姐不想我三人组队也很正常地。”一次又一次,队长已不再信她,队友已不再信她,一直到有一天……“即使变异生物咬伤了小玥姐姐,我们也不能够选择放弃她。”被活生生丢去喂变异生物,望着躯体被吞吃的白小玥立誓,的话接着来一次,肯定要让那些谋害她的人也尝一尝亲眼见到望着自打开的车门,拖行的红色血迹,着火的街道门面,躺在地上的数具躯体……。
天作不合
29743 人在追
人都说那位不可以说的乔小姐是个不祥之人,所过之处,寸草不生,活物难寻。城中幼童最怕三样东西:吃人的大虫、吓死人的恶鬼和克人的乔小姐。在将最后一个族亲克进大牢后,方家终于等到将她赶了回去。赶跑当天,便举族相告、四处奔走庆贺。***四月春的晚上,那位人尽尽人皆知的“扫把星”乔小姐住入了金陵城外的玄真观。从此,城中鸡飞狗跳不断地……放个书友建的群号,评论交流大家进群玩耍嬉戏:215715120窗外,一个穿着深色袄裙的妇人正透过窗户看向屋内端坐的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