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菊次郎的夏天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时语音深吸口气让自己冷静下去,趁琴行的同事去负责接待顾雨阳他们的时候,她矮下身子,从几排乐器后面偷偷的地探头看了几眼。抬头一看林美智穿着以及最新款的大牌服装,戴着一副墨镜遮只见林美佳穿着最新款的大牌服装,戴着一副墨镜遮住大半张脸,只露出精致描摹的红唇。看起来很有星味。。...

时语音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趁琴行的同事去接待顾雨阳他们的时候,她矮下身子,从几排乐器后面偷偷地探头看了一眼。

只见林美佳穿着最新款的大牌服装,戴着一副墨镜遮住大半张脸,只露出精致描摹的红唇。看起来很有星味。

然而她颐指气使的模样却让人喜欢不起来。

林美佳站在一台三角钢琴前,环胸站着:“找个人来给我试试琴吧。”

负责接待林美佳的店员连忙掀开琴盖,坐下来开始弹奏。

几个音符流出来,清新悠扬,跳脱得很有活力。虽然能听出弹奏者并不熟练,一开始就弹错了几个音符,但是林美佳立刻听出来那是一首《菊次郎的夏天》。

顿时她的脸色就拉了下来,隔着大大的黑超都能察觉到这位当红歌手的不愉快:“不好听!那么多钢琴曲不弹,要弹这一首?你们这里不是最专业的琴行吗?!有没有水平高一点的服务生啊?!”

其实她的行为完全可以用“找茬”两个字概括。

就因为这首《菊次郎的夏天》是她和时语音一起学钢琴时学的第一首曲子,当时的钢琴老师盛赞了时语音的乐感和天赋,而林美佳却总是记不住琴键,还因此被拿出来当反面材料。

所以林美佳对《菊次郎的夏天》生理性厌恶,一听到就想到自己总是被时语音的光环笼罩的日子,自然没什么好脸色。

顾雨阳高大英俊,柔着嗓子关切道:“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生气了?不爱听让她换一首弹呗?要不你自己坐下试试音不是更好?”

林美佳又娇又傲地嗔了一句:“我演奏可是有出场费的,你当我随随便便就弹曲子给你听啊!”

她在面对店员和顾雨阳时完全是两幅面孔,撒娇撒得都快靠到顾雨阳怀里去了,也不顾自己是个公众人物。

时语音抓住机会从几排乐器后面蹿了出去,躬着身子跑到后面的库房里。

既然狭路相逢碰上了,那她还是避一避,等外面那两个人走了以后再出去好了。

偏偏天不遂人愿,时语音刚在库房里蹲了没多久,就听到有人找了过来。

“小雨,小雨!石小雨——”听到对方越喊越大声,时语音一阵心慌,生怕惹来顾雨阳他们的注意,连忙打开门,假装刚听到的样子:“我在整理库房呢,怎么了?”

对方苦着脸道:“小雨,外面来了两个大人物,我实在招待不了。”

她说着神秘地压低声音,凑到时语音的耳边:“就是那个林美佳,你知道吧?唱了好几首爆红的歌呢,现在在外面!”

不同于她的八卦,时语音一脸木然,她能保持住不说脏话已经很有教养了。

同事见时语音貌似不感兴趣的样子,只好直接说明来意:“她看中咱们店里最贵的那台三角钢琴,七十多万那个。但是要求好多,一会儿让弹肖邦,一会让介绍各种配件。这些我哪会啊!只有你最懂钢琴,老板让我快点叫你过去!”

时语音的心虚得厉害,她瞥开眼故作忙碌:“啊,可是我工作没做完,要么你和老板说……”

“别忙这些了,你个傻子!那台钢琴卖掉你光提成就能赚几个月的工资了!”同事催促道。

时语音只好胡乱点头:“那你先去,我马上过来!”

同事离开以后,时语音意识到躲是躲不过了,要想不正面碰上那两个人,只能逃了。

她当机立断从库房跑出去,琴行后面有一个小厨房,从小厨房出去又一个偏门,她打算从那里跑出去,不管怎么样,这个在闹市的琴行她大概是做不下去了。

可惜了她这半个月的工资,肯定要打水漂了。

时语音身轻灵活,动作很轻巧地从库房闪到小厨房,然后悄无声息地走了出去。

偏门外面的小巷是封闭的,她得重新回到琴行正门的大街上,才能离开这里。像是身后有洪水猛兽,她一出了门就快速地往街上跑去。

可是,命运的玩笑从来不会因为她小心避让就会停止。

时语音刚跑到街边,忽然看到琴行门口的大树下,一个男人正站在那里抽烟。

如果不是她反应足够快,这时候已经和顾雨阳迎面撞上了!

他不是陪着林美佳在里面作威作福,卖土豪人设吗?

怎么跑到外面来抽烟了?!

时语音的脚步声已经惊动了顾雨阳,他在阳光下微微眯眼看了过来,时语音飞快转身,把自己的正脸挡住了。

她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谁知,身后的顾雨阳已经开口叫人了。

“等一下!”

他在叫自己?时语音心头掠过一丝阴翳,脚步不敢有所延误,更加加快速度往前跑去。

顾雨阳看着那道消瘦的背影,越看越觉得熟悉。

他鬼使神差地迈开腿追了几步,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

可是任凭顾雨阳怎么喊人,前面那个人就像没听到一样,只顾埋头向前跑。

越是这样,事情就越古怪。

一般人走在街上,如果身后有人喊出“等一下”之类的字眼,都会停下来张望一下对方是否在叫自己。

只有那种刻意躲人的人,才会在明知有人在追的情况下还加速跑去。

顾雨阳心头的惊疑越来越大,他顾不得别的,脱口喊出一个消弭了三年的名字:“语音!”

他喊完以后,便像是能量耗尽了一般,停下了脚步。顾雨阳不敢承认,喊出这个名字以后,他的内心有多心虚和后怕。

如果前面那个女人真的停下来,顾雨阳不知该用什么样的面目去面对这个死去三年的“前女友”。

幸好,那人并没有停,而是钻进一条小巷,彻底失去了踪影。

时语音满脸的水渍,已经分不清是汗还是泪。

“语音!”

好一声“语音”!

时语音恨得牙痒,顾雨阳那个狼子野心的男人居然还敢这么亲密地叫她的名字!

他就不怕午夜梦回时,自己那惨死的父亲会去他的梦里追魂索命吗!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车先生的御用甜心

评分 10
作者:陆小柚
分类:都市娱乐
评语:情节新颖,故事曲折行云流水
猜你喜欢
重生之神级狂兵
2318 人在追
精品小说《重生之神级狂兵》由观鱼知命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是楚墨叶卿尘,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人死的时间,真的有意识吗,那这世上又真的有鬼吗……亲眼目睹自己被火化,醒来之后发现自己重生了,而且已有了妻子……...既然对方能够分别看出他们每个人身上的问题,那么显然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天降萌妻:国民老公轻轻宠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天降萌娇妻:国名老公轻轻宠》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家朵喵喵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界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能看一下。人人都说,自己一身名利全靠睡觉功,刚刚成年就援助交际,姘头一把,声名狼藉,低贱不堪。 却不想,因一个意外的孩子,自己嫁给了临城的国名老公。 只是这场婚姻,从一开始就跟爱情无关。 自己一直以为,他...空气中淡淡的消毒水味道,和旁边一身护士制服正在替我检查的女人都在向我证明,我此时正躺在医院。。
一别仲夏,爱在暻年
19531 人在追
《1不要仲夏,喜欢有
我的传
22435 人在追
《我的传》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李铁掌,福贵,洋狗伯,林大海之间的故事。我的传约370000字!
重生之我是医生
18973 人在追
《复活之我是医生》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之间的故事。复活之我是医生约17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百族令
14511 人在追
一个失去记忆少年带着迷惘再次就,在不断地变强的自己与记忆就闪现出的现在,一次又一次的冲击,让其慢慢的不断成长,他身自何方,即将何往,手拿百族令所要抗衡的到底是什么?情丝纠葛又如何在大世的变迁里驻守?多少谜团掩藏了多少故事?在一阵安静的观察之后,众人的目光渐渐转移,都汇聚向一个年龄身材在人群中较为出众的孩子,“飞哥,我们现在怎么办”刚才第一时间发现河边有人的孩子轻声问道,“我也不知道”飞哥一只手放到昏迷少年的鼻子前“好像还有呼吸,要不先带回村子”,众人中心本就没有主意,也就连连答应,“木头,大石,你们两个把他拉起来,拖回村子里去”一个身材壮硕,脸上带这傻傻的笑容,透露出一股呆滞的模样,还有一个身高在这群人中是最矮的,但是目光里却是比前一个明亮、睿智的多的两人从人群里站出来,一人一手,将这少年扶了起来,那个被人称作飞哥的孩子带头走在前面,两个扶人的孩子走在中间,其他的孩子围绕在那昏迷的少年四周,不断以好奇的目光继续打量着,远处的阳光日照慢慢减少,原本热烈的阳光变得柔和,在风里树叶窸窸窣窣,应和着这群孩子的欢声笑语,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没有人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一切在安静如初的平和里正悄悄发生改变。脑海里闪过一座座巍峨的宫殿,群山围绕着云之巅,几个身着华贵衣物的少年少女从远处嬉笑着走来,在道路的一旁有一个熟悉的背影,一招一式的练习着身法,画面渐渐模糊,眼睛微微睁开,木制式的屋顶隐约散落着些许被打破的蜘蛛网,垂直挂在屋檐下,轻轻摇动,像是随时都可能掉下来,身上的衣服略显些小,双手撑起身体,想坐起身来,全身的酸痛从四肢涌向心脏,挣扎了一会儿还是放弃了,又躺在了床上,我这是在哪儿,脑海里急速回忆着所有的事情却发现只会徒增痛苦,片刻后脑子里跳出一个名字“叶辰”,“叶辰?”难道是我的名字?正当被失忆搅得痛苦不堪时,从屋外走进一个人,穿着轻丝衣着,两只眼睛忽闪忽闪,手中拿着一些水果,透露出一副古灵精怪的样子,直接推开了房门,进屋也不先问什么,径直坐了下来,把水果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才说道,“别想坐起来,你的身体还没恢复呢”,见叶辰没有回答,以为他是在担心,又继续说道,“不过没什么生命危险,放心好了”,叶辰没就为刚才回想的事而苦恼着,见这女孩说话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便一直沉默不语,“我叫陈溪,你叫什么啊”,停顿了片刻后回答道,“或许是叶辰”,“或许?”陈溪见他要么不开口,一开口就说胡话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拿着一串葡萄,走向叶辰的床前,把一颗葡萄摘下来吃进嘴里,“叫什么就是什么,怎么还有或许?”,“我没什么都不记得了,脑子里只想出了这两个字,那应该就是我的名字了吧”,陈溪停下吃东西的嘴巴,两只大眼睛盯着叶辰上下,似乎要把他看个透,盯看了一会儿后,竟不自的笑了起来,“哈哈,看来是脑子摔坏了,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确定”,说完把拿在手里的那串葡萄,放到叶辰眼睛的正上方,然后坏坏的笑道,“要吃葡萄吗?可甜啦,要吃吗?”,叶辰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只能无奈的笑笑,“呀,看来是真不喜欢吃,那我吃咯”,说完把葡萄又收回自己的怀里,摘下一颗塞进了嘴里,然后又回到了椅子上,见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话可说,便出了房门,只是在关上门的那一刻,回过头来说了一句,“是个傻子咯”说完就蹦蹦跳跳的走了出去,叶辰面对这不速之客,也只能尴尬的应付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