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你已经被免职了!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他还未来及说话的,就听见林岩彪然后又道:“做为所长,贿赂款贿赂,还得让女同事去陪你留宿,啊有能耐啊!你不很适合出任派出所所长,明日直接给我滚到局里后勤处来!”听见原来,林局长不是和自己开玩笑啊!。...

他尚未来得及说话,就听到林岩彪接着又道:“身为所长,收受贿赂,还要让女同事去陪你过夜,真是有能耐啊!你不适合担任派出所所长,明天直接给我滚到局里后勤处来!”

听到这话,王城才反应过来,顿时一个哆嗦。

原来,林局长不是和自己开玩笑啊!

“林,林局长……”

他全身颤抖,声音里都带着一丝哭腔:“我没有……”

“够了!王城,那刚才若璃说的都是假的吗?你这个所长还真是牛逼啊,连我女儿的便宜都敢占!要不是我刚才给若璃打过去电话,你现在是不是还要再威胁她呢?嗯?”

林岩彪的话里充满了愤怒。

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心头肉,对于林若璃,林岩彪一直都是宠爱有加,可是没想到,今天接到女儿的电话他才知道,刚才王城还要让自己的女儿陪他过夜!

真是岂有此理!

如果现在王城站在他的面前,林岩彪恨不得拿枪毙了他。

免职,已经是林岩彪够给他面子的了!

呯!

王城的手机,瞬间从手中滑落了下来,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原来,林若璃,居然是林岩彪的女儿!

该死的,林若璃,林岩彪,两个都姓林,自己怎么就没有往那方面去想!

他傻傻的瘫坐在地上,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王城,你已经被免职了!”林若璃显然也是早就知道了这个结果,冷冷的看着王城。

王城一下抬起了头,脸色苍白的看着林若璃,求饶道:“小林……不,林小姐,我错了,对不起,你帮我向你爸求求情吧……我再也不敢了!”

“晚了!”

林若璃冷哼一声,看到这个肥头大耳的家伙,她就觉得恶心!

以前王城色眯眯的盯着她看,她也不好多说什么,但是没想到,今天居然被她撞到了如此恶心的一幕!

不过再看向乔振宇的时候,她的目光里充满了疑惑。

这样的一个人,看起来也就是普普通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为什么自己的父亲会特意打来电话?

她身为林岩彪的女儿,自然是知道父亲的为人处世。

父亲不讲情面,一丝不苟,就连她这个亲生女儿,从警校毕业后,都没有靠家里的关系,而是通过自身努力才考到了派出所。

即便是这样,父亲也没有想过要将她调回局里,而是让她安心在基层锻炼。

这样的一个人,今天竟然主动给自己打来电话,问她派出所是不是抓了个叫乔振宇的学生,让她赶紧将人给放了!

甚至还隐晦的暗示她,要好好和乔振宇处好关系,甚至有可能的话,往那方面发展发展……

想到严肃的父亲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林若璃更是感觉不可思议。

在林若璃的眼中,安安静静坐在椅子上的乔振宇,显得极为神秘。

按理说,这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穷学生了,衣服裤子全是地摊货,一双山寨阿迪王,扔在人群里,连个水花都溅不起来!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父亲居然暗示,让我和他好好“相处”?

想起父亲刚才说的话,林若璃都觉得是在做梦。

“那个,为了表示歉意,我送你回去吧?这里也不好打车……”

林若璃开口打破了沉默。

“好!”

有人愿意主动送自己,乔振宇便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更何况,送自己的人还是个大美女,这更是让他找不到半点拒绝的理由。

刚走出派出所,乔振宇就看到了王城失魂落魄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浑然没有了先前指点江山的气势。

“走吧,他都是咎由自取罢了!一个老色鬼,免职都算是轻的!”林若璃哼了一声。

乔振宇点了点头,这个王城确实是太过嚣张了一些,刚才那几巴掌,打的他连鼻血都流出来了!

一想到这,他的眼睛眯了眯,趁着林若璃去卫生间的工夫,打了个电话出去。

“喂,三少爷,您终于给我打电话来了!”

电话一接起来,对面就传来了一道激动的声音。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绝佳强少

评分 10
分类:穿越重生
评语: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猜你喜欢
赎传
18398 人在追
现阶段阶段:民间方士柳卫国应邀参加给一处矿业公司“避邪”。这个本应简单轻松的工作却引发出了一个被埋葬万年的秘密....(本作基础设定为与现实十分相似的架空宇宙,其中牵涉历史事件多为自我想象,请读者切忌信以为真)多年来的习惯使我的大脑早已清醒,但双眼却不愿睁开。这道阳光成了最后的助力,我终于睁开了眼睛——然后看到整个屋子的情况后又绝望的闭上了。。
凤女降世:纨绔医后
《风女降世:纨绔医之后》是十五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是沐风楚安康市,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中秋节,风女降世,得风女者,得天下!他,本是Z国特工,毒医圣手,代号‘风’,莫名字穿越,成为沐府少爷。名字动西楚纨绔沐少,仗着西楚皇上对他的宠爱,轻薄公主,毒打皇子,戏皇妃,骂太之后!他,西楚国第一废物,...“是,母后。”太子楚安翔手上不知何时拿来消肿的药,他眼中精光闪烁,上前几步,“父皇,儿臣先帮沐风弟弟搽药。”。
秦朝之剑魔传人
21457 人在追
剑魔独孤求败徒弟,再次穿越到秦时明月世界里突然发生的故事。(虐恋文,不喜勿入)(本故事及人物如有类同虚构故事,如有类同,如有类同凑巧,切忌刻意模仿。)“希望天明,能够借助独孤九步,躲过未来的危险!”独孤毅脚步轻盈,在空中漫步,心里想起了天明。天明,不顾势弱,敢于出手抢夺自己手中的烧鸡,有一种无畏勇气。正是这种勇气才让独孤毅,教他独孤九步。。
情深不过三生三世缘
22976 人在追
小说主人公是林霆伟叶幼薇的小说叫《情深不过三生三世缘》,本小说的作家是风流最新写的一本现在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他冷眼如刀,指了指地上的叶幼薇。“您混蛋!您不爱他您为什么要娶他!”江歌白喘着粗气。“那是自己的事情,他现在在还是自己的老婆,轮不到您来管子。”...听见她的话,他打了个寒颤。。
留云借月
6464 人在追
他始终我以为自己而已一个被被收养的平凡普通人,一直到他看见那个与他身上一模一样的血色九头鸟鬼车,他隐隐感觉到他并不平凡普通.....  血腥的宫斗,朦朦胧胧的情愫,迷蒙的身世,无比惨烈的厮杀,且看本来默默的对待这一切,只想守住周围亲人的他,是如何一步步不自然而然的走入明尊教统属道家天师道派,不戒荤腥,可娶妻生子。为了扩大影响力,这才设立集灵社,专为招收天资聪颖的少男少女教以武学、教义,后又辅以教授诗书理学。但集灵社每年也不过招收五十名弟子,自然贫家子弟就难以身列其中了,龙清辉就是集灵社的弟子。既然都是富家子弟,这集灵社的奉膳堂规格比明尊教本宗弟子的膳堂也要高出许多。时近中午,那些江湖好汉只能用些随身的干粮,不怕麻烦的就下山去找些客栈酒楼草草吃了再赶回来,秦雨涵这类贵宾就被安排到这奉膳堂进餐。一行人好好饱餐了一顿,龙清辉便引着众人向住处去。明尊教时常有贵客来访,因而在弟子住处边上建起一圈房舍,来访的客人多带有侍女和侍卫,这房舍便不同于客栈之类,都是一个个单独的院落。两个偏房,专供侍卫或侍女居住,一道小仪门之后,就是两间精致的上房,专留给主人家住。今日的‘灵和’大典武学比试之后,天色必定已晚,因而这些贵宾大多选择在这住上一晚,待第二天观礼之后再走。这房舍顿时紧俏起来,龙清辉早已花上三十两定下了一个居中的院落。来到院子里,几人只是放下了随身的物品,聊了会闲话,转眼之间,丑时便已要到了,众人又往灵宝大殿赶。待到大殿前,第一场比试却不过刚刚开始,龙清辉上午已然比试过,下午无事这便陪着秦雨涵等人在贵宾席坐了,上午他大出了风头,顿时又引得周围人一阵窃窃私语。上午的比试都是些武艺低下之辈,秦雨涵看着很是索然无味,下午明尊教上场的都是些元字辈的二代弟子,台下上来挑战的也大多身手不凡,比试变得激烈了许多。秦雨涵自己也是个习武之人,虽勤学苦练,却一直未达到元力外放之境,离慧道者更是相差很远。在别人看来已是天资不俗,秦雨涵却自知离自家四弟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场上比试之人大多已达元力外放境界,秦雨涵知道看这些比试对自己大有裨益,因而看得十分认真。龙清辉却是见惯了这样的比试,只是抱着小丫头在一旁聊天。眼下不过刚过晌午,山下的人还在不断往上赶,初始周围还是比较安静,待到后来便又如上午般变得十分嘲杂,欢呼声不断响起。每有场上的人使出一两记妙招,便是秦雨涵也要随着人群欢呼。不知不觉间,天色已近黄昏,台上此时正进行着最后一场比试,由明尊教元字辈的大弟子王元潮对阵泰山派的一位长老韦衡。眼下这两个慧道者已经斗了足有两柱香功夫,一青一蓝两道兵刃上的光影在略显暗淡的日光下显得十分耀眼,拼斗激出的元力震的高台周围罡气纵横。那王元潮不愧是二代弟子中的翘楚,一手剑法相当了得,韦衡只能苦苦支撑,毫无还手之力。不过数招之后,那韦衡终究架不住王元潮的猛攻,弃剑认输。待两人退到台下,评判席上站起一位身穿红袍的明尊教长老走上台来,秦雨涵隐约记得龙清辉对他提过那是大长老昊德子。那长老笑容满面,冲着台下人一拱手,高声道:“各位道友,江湖朋友,今日的武艺考究便到此为止····”“且慢。”一声宛如霹雳般的吼声打断了昊德子,昊德子脸上一僵,在场众人也都是一愣,不知是谁这么无礼敢打断大长老的话。待看向声音来源处,通往高台的大道上走上来一群人,看上去也就是二十来个人,清一色的黑色武服,头戴斗笠,个个魁梧雄壮,一路昂首而来,有一股扑面而来的凌厉气势。“这位朋友有何指教?”昊德子无端的被人打断,心里颇有些恼怒,当着这许多人面,却不好发作,只得故作客气道。那为首的一个最为魁梧的汉子摘下头上的斗笠,轻蔑道:“不过三年光景,明尊教的诸位便不记得在下了吗?”那汉子满脸虬髯,左眉上方一道明显的足有两寸的刀疤,但配上汉子凌厉的眼神,魁梧的身材,那刀疤却一点不显丑陋,倒是看起来更添英武。“冉玉!”几声惊呼,评判席上明尊教的掌教,各位长老纷纷站起,脸上满是震惊。场下人群中也是一阵惊呼,过后便是一阵恐慌,原本站在周围的都纷纷躲开,冉玉等人周围顿时空出一大片来。秦雨涵也是一阵心惊,眼下这大宁皇朝一直饱受内乱之苦,而这内乱之源只有一个那便是玄月教。大宁皇朝不过刚历二百七十余年,而那玄月教据传建教已不下四百余年。大宁皇朝自建国便立玄月教为邪教,从未停止过清剿。玄月教也没有放下改朝换代的野心,一直暗中发展势力,与朝廷多方周旋。初始大宁皇朝国泰民安,政治清明,百姓思定,玄月教还没有什么作为。眼下大宁皇朝暮气沉沉,朝堂上党同伐异,百姓疾苦无人问,玄月教立时跃上台面公开造反。就在去年,刘弘毅在山东东昌府聚众叛乱,叛军虽被朝廷大军击溃,但刘弘毅到现在也未曾抓到,还在不断召集部众滋扰地方。今年,湖广衡州府薛守谦也高举推翻大宁皇朝的大旗。叛军占领衡阳及周边地区,朝廷多次征剿直到现在也未彻底剿灭。这两人都宣称只是玄月教的部属,只是玄月教在山东和湖广的两个坛主。而那冉玉却是玄月教总教的大护法,统领着玄月教一支最强力的部属,名字叫做‘霜天’。里面聚集着玄月教培养的武学精英,专司暗杀,刺探等事。明尊教是大宁皇朝敕封的国教,历代掌教皆授三品衔,领朝廷俸禄。大宁皇朝一直对明尊教赏赐不断,明尊教自然也负担起帮助朝廷剿灭玄月教的重任。明尊教多次派出门中精锐配合朝廷捕杀玄月教中人,三年前传出消息,朝廷邀以明尊教为首的各大派派出的精锐暗中设伏,在河间府一举将霜天击溃,首领冉玉不知所踪。之后三年里,江湖上再也没有霜天的消息,加之当时冉玉身受重伤,人人都以为冉玉都已死去,却不想今天好端端的站在这里,还是在大对头明尊教的‘灵和’大典上。“大胆叛逆,朝廷正愁寻不到你,居然还敢露面,今日便叫你来得去不得。”贵宾席上站起一个官服男子,明尊教兴办大典自然邀请了当地官员参加,这男子相必就是当地的一个官员。要知道冉玉可是朝廷通缉的要犯,抓到了便是大功一件,冉玉武功高强,别说平日里找不到他,就是碰上了也拿他没办法。可是今天乃是明尊教的‘灵和’大典,明尊教高手云集,再看冉玉一行满打满算也不过二十余人,拿下他应当不是问题,那官员算好了这才跳出来,想拿了这大功,心里一阵窃喜。冉玉看了一眼那个官员,一点未见惊慌,转过头来看向台上的昊德子长老,高声道:“今日是大典的武艺考究,冉某虽属玄月教中人,却也算得上是一个江湖人士。不知冉某前来挑战,堂堂明尊教可愿应战吗?”台上的昊德子有些迟疑,若是寻常武林人士,不管武艺高浅,明尊教也是无惧。可是这冉玉却是朝廷通缉的案犯,附上这身份很是让人为难,昊德子只得转过头来看向评判席上的掌教。昊宸子只是略一沉吟,便高声道:“我教早已严明大典武艺考究凡属江湖人士一概可予上台,冉护法既然有意,昊宸子命人接战便是。”又对那官员到:“俞大人,这冉玉在这山上便算是我教的一个来客,还请您稍候。”言下之意,若是他下山,明尊教便不管他的死活,尽可动手了。那俞大人自然听懂了他的意思,又不好拂了昊宸子掌教的面子,笑道:“掌教客气了,俞某保证不在山上拿他便是。”暗地里准备马上就使人去调兵在山下等他们。冉玉将这一番计议看在眼里,却没有丝毫惧意,长啸一声,纵身一跃跳上高台,他的身法没有任何技巧可言,胜在身形快逾闪电,秦雨涵暗赞了一声好。台上昊德子长老已经走下台去,冉玉解上身上一直背着的一个包袱,从中取出一把银色的物件,长不过半尺,秦雨涵一时还有些不解,这般长短也不知是什么兵器。只见那冉玉手掌一振,那银色物件突然伸展开来,变得足有四尺长短,在那端处一拧,冒出来一个银色的枪尖,赫然变成了一支银色长枪。冉玉持枪在手,直指评判席。。
巅峰权贵
20480 人在追
《巅峰权贵》是一本都市复活小说,主要原因讲李天舒周梧桐的故事,在官场中厮混犹如在狂风暴雨的大海里海上航行,动辙粉身碎骨。潦倒的少爷李天舒凑巧之下复活在八十年代,且看李天舒如何以之后的经验手段在八十年代的浪潮中如鱼得水。县委大院,和县政府在一起。只不过是两个不同的楼而已。县委县政府占地面积并不多,门口有两个门卫,负责检查来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