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我可是很强的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见那男人滑倒,后方一个的做一身黑打扮,但年纪要小上许多的小青年冲见状一把将人扶起:“师傅,师傅,你没事儿吧?这是怎么了?”黑衣中年人摆一摆手,擦去嘴边的血迹轻声地说那黑衣青年一听这话顿时便惊叫出声:“这怎么可能!竟然有人能够破坏得了师傅你设下的阵法?”。...

见那男人摔倒,后方一个同样做一身黑装扮,但年纪要小上许多的小青年冲上前一把将人扶起:“师傅,师傅,你没事吧?这是怎么了?”

黑衣中年摆摆手,擦掉嘴边的血迹低声说道:“有人破坏了我设下的阵法。”

那黑衣青年一听这话顿时便惊叫出声:“这怎么可能!竟然有人能够破坏得了师傅你设下的阵法?”

师傅的实力,他这个当徒弟的一直看在眼中要知道,现在能够跟师傅叫板的人已经很少了,过去多少自诩名门正派的人妄图要清理他们师徒两个。

可那些不自量力的人最终都被他师傅一一整治了,眼下听到有人能够破坏他师傅设立下来的阵法,他自是不愿意相信。

黑衣中年自己也不愿相信,可事实就是如此,若不是因为那阵法被破坏了,他又怎么可能遭受反噬?

看来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被人发现了,接下来行事必须要更加小心才行。

他拍了拍黑衣青年的手臂:“无碍,被发现便被发现吧,这一次吸收的气运已经足够我修炼一段时间了,最近这些天你别往那个地方去,免得被人盯上。”

说着,他的眼神逐渐变得阴冷:“至于那个破坏我阵法的,等我把身体休养好再去找他算账。”

黑衣青年自然是乖乖点头,自家师傅如此强大的人都受到反噬了,他不过一个初学没多久的小虾米,哪还敢轻易到那地方去。

处理完阵法,邵天云邵天云才挥手叫来服务员点餐,等食物上来之后,他还是没能把心思从刚刚的阵法上抽回来。

他抬头看着苏安错已经恢复了一些血色的脸颊,有些担忧地询问道:“刚才那个阵法会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影响?”

苏安错吃得正高兴,也没仔细去想他究竟是什么意思,直接对着他摆了摆手:“没事没事,别想太多,我就是有点耗力,待会回家睡一觉就好了。”

“我不是说这个。”邵天云把手中的筷子放下,越想越觉得担忧:“如果像你说的,那人真的是一个邪修,那你破坏了他的阵法,会不会遭来对方的记恨?”

“这个啊……”苏安错咬着筷子:“大概是会的吧,可那也没关系呀,我又不是当着他的面破坏的,他怎么能知道破坏的人是我呢。”

她在动手之前已经感受过了,这周边并没有同道的气息,所以她才会放心在这里直接将阵法毁坏的。

如果那设立阵法的人就在这附近,她也不会莽到就在这里动手,就算她不顾着自己,她也得顾着一旁的邵天云呢。

想必那人在她破坏阵法之后已经受到反噬身受重伤了,她就不相信,那人还能有毅力过来这边调查是谁破坏了他的阵法。

邵天云没有把苏安错后面那番话停进去,他只注意到她说有可能会被打击报复。

他的脸色唰一下子就变了,严肃认真地对着苏安错嘱咐道:“以后你出门跟回家都必须跟我报备一声,待会回去我给你多找几个保镖,出去的时候让他们跟着你,免得那人真的来报复。”

苏安错歪着脑袋看他,觉得他有点小题大做:“其实不用这么夸张,我觉得对方是打不过我的。”

通过那个阵法,她也能多少感觉到对方的能耐,虽然对方实力不错,但是认真打起来,她觉得自己还是有胜算的。

“听我的话。”邵天云认真地看着她:“别让我担心。”

向来吃软不吃硬的苏安错面对着他这充满担忧的神色,难得乖乖点头答应了:“好吧,那就听你的吧。”

没办法,谁让他是她老公兼保命神器呢,为了小命着想也得乖乖听话呀。

吃完饭两人离开餐厅,才刚刚走到停车场,就看到有一个刚刚从餐厅里头出来的客人,握着手机直直往前。

他的脑袋低垂着,目光一直集中在手机上,时不时还发出几声笑声,完全没有注意到,在他的前方有一个神情古古怪怪的人正在对着他跑去。

苏安错的视线一下子就被那两个人吸引,这两人的身上都萦绕着黑气,或者手机正在傻笑的那个人身上除了有黑气之外,更是有一大片灰色的雾气笼罩着。

前方那个神情古怪的人右手紧握成拳,在阳光的照耀下,他的掌心当中闪过一道银光:“混蛋!你给我去死吧!”

苏安错心神一凛,暗叫一声不好,正准备冲上前去,就感受到自己的身旁刮过一阵风。

邵天云也发现那人的手中握着一柄刀子,眼看着那人即将跑到玩手机的男人前面了,他顿时什么事情都顾不得,想冲上前来便朝着那人狠狠踹了一脚。

他的速度飞快,那只顾着玩手机的男人还没反应过来呢,他就已经抢先一步把对面的刀子给踹飞出去了。

可那人似乎不砍到人誓不罢休,在邵天云踹飞他的包子之后,他竟然一个转身往回跑,又把那刀子捡到手中高高举起,不分青红皂白朝着邵天云扎下去。

苏安错吓得魂都快飞了,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想要打掉那人的手腕。

邵天云眼角余光察觉到她的动作,担心她会受伤,因此在她触碰到那人之前,又抢先一步冲到那人身边,举起拳头朝他的肚子上捶去。

与此同时,那人的刀子落下,在邵天云的肩膀上狠狠一划,瞬间将他的肩割出了一道血痕。

肚子被狠狠捶中一拳,那人手中的力道卸了不少,只将邵天云的肩膀割出一道血痕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而他自己则是摔倒在地,捂着肚子吱哇乱叫。

握着手机的男人整个都被吓傻了,傻傻站在原地,完全没能反应过来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苏安错又气又急,迅速跑上前将滑落在地的刀子狠狠踢开,一把将邵天云拉到自己身边,着急地查看着他的肩膀。

“你怎么样?给我看看你的伤口?”摔倒在地的男人已经被周边经过的路人制服了,一片乱哄哄的吵闹声中,苏安错的声音格外明显。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一卦算错,喜结良缘

评分 10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前期这样伤害女主,不知道后期会不会追悔莫及
猜你喜欢
8019
29708 人在追
新书推荐,《8019》是洛书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主洛尘叶双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述的是:“一代仙尊”洛尘被人偷袭,重生回地球。地位普通的她,面对女友的鄙视,情敌的嘲讽,父母的悲惨生活,豪门大很少的威逼挑衅。她发誓,一定要改变命运的不公,站在这世界的巅峰,告诉所有人,她洛尘,曾经来过。...很快车子穿过一排排小区,来到了张小曼的家里。其实张小曼家里算不得富裕,现在住在一个普通的小区里,一套八十多平米的房子,还是在一楼。而且这套房子是按揭的,据说现在都还在还贷款,而张小曼的父亲是个普通工人,在一家工厂上班,一个月的工资也就那么几千块。其实刚开始张小曼的父亲还是挺喜欢洛尘的,只是架不住自己老婆的胡搅蛮缠,最终导致他也跟着一起刁难洛尘了。洛尘看着这个上一世自己受尽羞辱的地方,这一次又会怎样呢? 推开门,张小曼的爸爸张大壮一手拿锅铲,身上拴着围裙从厨房走了出来。“哎呀,小洛来啦,你自己找个地方先坐,我这还做着菜呢,别客气!”张大壮脸上露出笑容。“行了,别唠叨了,你看你拴个围裙跟个娘们似的,谁家大老爷们整天在家里捣鼓菜呢?一点男人味都没有。”张小曼的妈妈脱掉高跟鞋,一边抱怨道。“孩子她妈,小洛在呢,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要什么面子,老娘饿死了,快点把菜端上来,待会我还约了姐妹一起做头发呢。”张小曼的妈妈自个儿先往沙发上一坐。而张小曼则是去拿碗筷,洛尘去厨房帮忙端菜了。“小曼,你过来一下,不是老妈说你,你眼光还要再好点,你看我找你爸这么个没出息的玩意儿,过得是什么日子,你看看你找的那个,一来就往厨房去,妈妈真担心和你爸是一个德行。”张小曼的妈妈见到洛尘去厨房帮忙端菜,非但不喜欢,反而还在背后说洛尘。虽然张小曼妈妈的这句话是压低声音说的,但是洛尘毕竟是仙尊之魂,怎么会听不到?其实如果洛尘不去端菜,那么张小曼的妈妈怕又是会说,真把自己当客人啊?都不知道去帮帮这句话了。很快上完菜,四个人开始坐在一起吃饭。“洛尘,我想问问你来通州之后的打算?”张小曼的妈妈这个时候开始发话了,目的很明显,是要给洛尘提条件了。“妈,吃饭呢。”“闺女,有些话还是要说清楚,不管干什么,必须把钱交给你。”面对张小曼妈妈的质问,洛尘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句:“暂时还没有什么打算。”洛尘记得,其实在来之前,自己就已经安排好了工作,去张小曼公司上班,只是懒得去解释而已。“哦?那你打算什么时候买房?我可告诉你,我刚刚说的时代官邸可不是随口一说,而是真的要求在那边买一套房。”张小曼的妈妈挑了挑眉开口道。“而且我女儿这么优秀,你们买车的话,怎么也得买辆豪车吧,我也不为难你,毕竟你才刚出来,但是怎么也得上百万的豪车吧?”张小曼的妈妈直接狮子大开口。“你也别觉得我说话直,我可告诉你,最近有个富家公子在追我们家小曼,你跟人家比,有什么优势?”张小曼的妈妈再次开口说道,那意思很明显,我家姑娘不愁嫁。“妈!”张小曼神色一变。洛尘看了一眼张小曼,张小曼慌乱的眼神躲闪了一下。恰好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阵按门铃的声音。张小曼为了掩饰慌乱起身去开门了。“嗨,小曼,原来你在家啊!怎么不接我电话?”门外一个一米八左右,穿着范思哲西服的男子,带着墨镜,露出手腕上价值几十万的一块手表,一看就是一个富家公子哥,此刻手里还捧着鲜花。而男子的身后则是停着一辆黑色的卡宴。“你怎么来了?”张小曼看到来人一下子更加慌乱了。“那个今天不是休息嘛,想问问你有没有空?今晚一起去看电影怎么样?”那个男子柔声开口道。“今晚有事,去不了。”张小曼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毕竟洛尘还在这里呢。“咦,是小陈啊,你怎么来了?别站在外面说话,快,里面请,里面请。”张小曼的妈妈一下子显得非常的热情,直接一把推开门口的张小曼,然后拉住那个叫陈超男子的手,直接把人拉了进来。而洛尘在看到这个男子的那一刻,内心忽然一股怒火烧天!陈超!前世的种种和仇恨一下子就全部涌上了洛尘的心头。前世的陈超就像是洛尘的噩梦一般高不可攀。通州原副市长的儿子,在通州可谓是有钱有权有势。本来张小曼家里虽然反对,但是张小曼对洛尘的感情还算是不错的,只可惜后来陈超出现了,各种豪华奢侈品不断的狂砸之下,张小曼终于经不起诱惑,背叛了洛尘。最为可恨的是,张小曼一边和陈超好上,一边还将洛尘瞒在鼓里。这让周围的人都看着洛尘的笑话,最后有一次洛尘捉奸在床之后,洛尘才知道一切,而那个时候,洛尘身上的一百万已经被张小曼的妈妈骗了去。最后不服气的洛尘去找陈超,却中了陈超的激将法。陈超设下骗局,让洛尘输了整整一千万出去,洛尘还不上这钱,陈超便找人将洛尘的双手打断,膝盖敲碎,让洛尘彻底成为了一个废人!可以说,前世悲剧的开始,就是眼前这个男人一手给予他的,不过现在的洛尘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洛尘了,前世陈超给他的,这一世,洛尘要十倍百倍千倍的奉还!“小陈,你来也不提前招呼一声,你看都没准备什么好菜,你先坐着,阿姨今天高兴,亲自下厨为你做两道拿手的菜。”张小曼的妈妈说着就拴起了围裙。“阿姨,这是我朋友从法国带回来的香水,我问她拿了一瓶,你看看喜不喜欢,要是不喜欢我回头再让人给你带。”陈超左手捧着花,右手提着一个礼盒。“喜欢,喜欢,你说你人来就行了,还带什么礼物呢?”张小曼的妈妈开口笑道。但是眼睛却不由自主的一瞟,她自然看出来,这香水怎么也得万把块钱吧?“这位是?”陈超的目光自然也落到了洛尘的身上。“他呀?是那个小曼的大学同学,他爸爸和我家那没个出息的曾经也同学。”张小曼的妈妈改口了,明明洛尘是张小曼的男朋友,但是张小曼的妈妈却故意没有说出来,反而是以同学的身份介绍。而且还故意把陈超送的礼物在洛尘面前晃了晃,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你好。”陈超似乎看出来了点什么,然后伸出手想要和洛尘握手,但是内心却不由得带着一丝冷笑。不过让人意外的是,洛尘看都没看陈超一眼,自顾自的夹着菜吃着饭。陈超的手悬在空中。不是双儿不想打,而是打不进去了,她这一巴掌落下去,像是无形之中打到了一堵气墙上。任凭她如何用力,脸都憋红了,也无法寸进丝毫。“双儿快退下。”老者神色大变之下,猛地站起身来,然后闪电般拉开了双儿,一颗心简直快要提到嗓子眼了,朝着那十几个人摆了摆手。以洛尘的眼力,自然看出来了,刚刚那十几个人可是准备掏枪了。有点意思。“这位先生对不起,是老朽失敬了。”老者见到洛尘没有继续出手,才略微松了口气,然后态度非常恭敬的对洛尘抱拳一拜。“双儿,快给这位先生道歉。”老者甚至还拉了拉旁边的少女。“爷爷,你干什么?你是什么身份?再说了,我不信他能挡得住子......”“给我住口,你懂什么?”那老者忽然呵斥道,子弹或许挡不住,但是对方却能够在手下开枪之前杀掉自己和孙女,这一点老者很肯定。“快道歉!”老者内心此刻已经生出了一丝恐惧。或许别人不知道,但是他却不可能不知道,这叫内劲外放,就是放在所谓的武林中,那也是泰山北斗,号称宗师级的人物。这样的人物如果出手,那么即便是他也挡不住对方一招。内劲外放,如果对方有杀心,怕是吐气间就能要了他们爷孙两的性命。这样的人物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存在。“对不起。”双儿一脸的心不甘情不愿,但是还是道歉了。“下不为例,没有人敢拿巴掌呼我。”洛尘神情很淡然,但是语气之中却透露出了一丝杀意。这一刻,洛尘的气势变了,犹如一尊高高在上的神邸,气吞山河,压盖天地,仿佛神邸亲临凡尘一般。幸好对方只是一个小女孩,以洛尘仙尊的心态不会太过计较。否则只要敢拿巴掌呼他,怕是刚刚对方就已经成为了一具死尸了。直面洛尘的那股气势,双儿猛地感觉脊背发凉,浑身冰冷无比,如至冰窖,双腿不听使唤的一软,直接跌坐在地上。“先生对不起,是老朽孟浪了,还请先生看在她只是丫头年少无知的份上高抬贵手。”那老者冷汗直流,再次抱拳一拜,同时他自己也感觉有些站立不稳了。这一刻老者内心掀起了滔天的波澜,到了他这个地位和见识,自然是能够触摸和知道一些常人无法知道的秘密。但是越是知道那些东西,他对洛尘就越发的畏惧,老者内心苦笑,居然会在一辆动车上,遇见这样传说中的人物。事实上老者在通州是一个极其有权有势的人,至少在通州来说,还没有人能被他放到眼里。明里暗里,两道上的人有些时候都要看他脸色行事。但是今天,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可能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内心也是第一次出现了恐惧“在下叶正天,敢问先生高姓大名?”老者赔笑道。 “洛尘!”“洛先生,您刚刚说在下的这幅画是假的?”叶正天能够有如今的地位,自然不是傻子,很巧妙的转移了话题,化解了尴尬。“假的。”“先生恕我冒昧,这幅画可是南宋时期一位大家所做,也是我花了大价钱和大心血才拿到手的,为此我还找了几个这方面的专家专门鉴定过的。”叶正天语气很恭敬,甚至用上了尊称。这让叶双双满脸的不可思议,要知道,即便是见到一些有实权的大人物,爷爷也没有如此恭敬过啊。“我证明给你看。”洛尘的双目之中有幽暗的蓝光一闪即逝。手指很准确的停在了画当中的一处,画的材质是布帛的,洛尘手指往下一按,再次抬起来的时候,已经扯出了一根线头。那可是价值上千万的画,洛尘居然就这样给毁坏了,不过洛尘眼皮都没眨一下,随后洛尘很果断地将一根细线扯出来,丢在叶正天的面前。其实只是一根线而已,就算有人认真鉴定,也不会注意一根线。“这是?”“这是锦纶,人工合成的材料。”“你家七百多年的画里面有锦纶?”洛尘摇摇头开口说道。这让叶正天老脸一红,自己居然被人给骗了。七百多年前哪里来的锦纶?随即叶正天使了个眼色,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走过来打算拿走那副画,顺带也打算将那装画的木盒拿走。“等一下,这木盒?”洛尘忽然喊道。“怎么?洛先生对这木盒感兴趣?”叶正天像是看出了洛尘的心思。“先生若是喜欢,只管拿去好了。”叶正天此刻表现的很大方。“爷爷。”叶双双在一旁提醒道。其实叶正天哪里不明白,既然洛尘能够看出这幅画是假的,那么肯定有极大的本领,而且刚刚那气息外放也证明了这一点。如果连洛尘都能看上的东西,怕是真的是一件宝贝,但是叶正天却打算送给洛尘。这很明显在讨好洛尘。洛尘微微一愣,他也没想到对方会如此大方,不过他确实看中了这个木盒,因为这木盒内恐怕是有一颗种子,对他有大用!现在的洛尘虽然有太皇经的气息护体,但是想要再进一步,就必须借助外物,而这木盒内的那颗种子虽然干枯了,但是洛尘自然有办法让它复苏。这可就有点让洛尘惊喜了。即便是在修真界,种子也是可遇不可求的,更不要说在地球了。有了这一枚种子,至少可以省去一个甲子的苦功!只是洛尘也不愿意白白占人家便宜,他堂堂仙尊,还没那么小家子气,去争抢一些普通人的东西。“说实话,我确实看中了这个木盒,因为木盒内有一样东西是我需要的,但是这个东西若是落在你们手中,确实没有多大价值,这样吧,今天的这个人情我先承了,日后若是你们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洛尘开口道。要知道这可是仙尊的承诺,曾经的各大势力多少人打破头都想得到这句话!现在却很幸运的落到了这个老者身上。“那老朽也不客气了,既然洛先生开口了,老朽确实有一事相求。”叶正天的狐狸尾巴转瞬间就露了出来。“老朽恳求先生,收我这孙女为徒!”叶正天忽然蹦出这么一句话。这让洛尘也是一愣,暗骂一句老狐狸。“换个吧,说实话,做我徒弟,她还不够格。”洛尘不是要食言,而是他可是仙尊,等日后,有多少大人物的子女会前来求着自己拜入门下?而和那些大人物比起来,这叶双双确实不够看,而且她的资质太差了。“可是先生您刚刚可是已经开了金口了。”这也确实是,毕竟洛尘是仙尊,金口一开,岂有收回去的道理?“这样吧,我收她做记名弟子。”洛尘有点勉为其难,最后只能找了个折中的法子。“还不快点拜见师父?”“拜见师……”叶双双不甘心道。“还是叫老师吧。”洛尘打断了叶双双。一番客套之下,车子很快到站。交换了一下电话,洛尘提着行李先一步离开了。等洛尘走后,叶双双抬起头看向叶正天。“爷爷,你干嘛非要我拜他为师啊,就算他有几分本事,但是以我们在通州的势力和实力,多少人求着要收我?你干嘛?”“闭嘴,你懂什么,咋们这次可是攀上了大关系了,双儿,你也许不懂,爷爷不怪你。”叶正天叹息一口气。“你应该听过林化龙吧?”叶正天正色道。“林化龙?南方军区的那个人称狂兽的林化龙?”叶双双忽然大惊失色。。
冥情难了我是通灵师
13290 人在追
我姓苏叫妃,陌生我的人都叫我喜妹。我天生的笑眼,却从来不不懂得喜怒哀乐,我我以为我是个榆木疙瘩,却不想随着年龄的增长,鬼眼突生,噬血如命,嗅觉敏锐的直觉,向前奔跑如飞。那些古怪和荒诞不经的事情,在我的身边陆陆续续突然发生。家人的离故,奶奶的欲言又止,莫不是在表明我的与众我出生的那一年,全村闹瘟疫,一夜之间村子里的鸡全都死了不说,黄鼠狼漫山遍野的叫了整整三天三夜,就跟给全村死去的鸡哀吊似的,嚎的那叫一个悲惨又壮观,把村子里所有的狗都震慑的夹起了尾巴。。
轮回的神话
28351 人在追
一个守侯千百年的誓言,在梦境与生活现实的相接点上,只为在这一世与你再度再相见 生死轮回的神话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茫茫夜色,蒙毅一人带着几名护卫准备出去先探探路,突然一声凄厉的号角声划破漫漫长空,原本已经安静下来的大营顿时又热闹了起来。一阵阵清晰的马蹄声从四周传来,伴随着的是大营里沉闷的战鼓声,厚重而悠远,将所有人带出了刚进入的梦乡。。
实习穿越做皇妃
24660 人在追
主角叫秦萌萌肖飞的小说是《实习穿越做皇妃》,它的作者是司徒玉儿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由于一时冲动而踏入了穿梭之旅,在危险的古,他这个性子迷糊单纯的实习穿越者可以有什么样的穿越体验?冷淡俊美的摄政王陛下,敏感心理的楚国皇上,隐忍的齐国太子,这些人将给他这神奇的历程带来什么呢?是毁灭还是...“见者有份嘛小姑娘,我也没吃东西呢,你分我一点吧。”青年乞丐显然是老手,对秦萌萌的拒绝不以为意,死缠烂打着。。
界中界之求真
21693 人在追
这是一个扑朔迷离不传统形式的修真世界?何为修?何为真?何为不传统形式?一个要资质没资质!兼备荒骨(现之修真界称之为废骨)的普普通通少年是怎么踏进修真。是怎么去找倒真我?又是怎么带着大家解开我谜团。。。。“表哥先不要走...苏晨就在苏俊要走的时候突然想起昨天做的那个梦?是梦不是梦?是记忆也不是?却那么真实但却像自己的记忆一样,深深的刻在了苏晨的脑海里。脑子里告诉自己必须开尘.必须成功。“表哥我有些有些疑惑需要表哥帮忙解开”苏晨有点紧张的说道。隧道苏晨的话语刚落,苏俊的脚步就停了下来。”有什么疑惑说出来表哥帮你解惑”苏俊说道转而间走了过来,坐在了苏晨的边上说道。“什么是开尘?什么是仙?”“那好吧我就先给你说说吧!先说开尘这两个字的理解吧,何为开?开?发现.挖掘.尘.何为尘?尘和咱们指的尘不一样。尘指资质,指资骨,合起来就是说去发现那些资质比较好的,可以引动天气灵气自身修炼的人,挖掘一些根骨奇佳的超级天才,比如灵骨,仙骨,神骨,圣骨,天王骨。。都是修炼天才中的天才,据说在天罗大路上在一百年前雷帝宗出现过具有仙骨的资骨,消息暴露以后,全宗门上下遭临修真界的灭绝,因为在修真界中不充许这些这些逆天的骨资出世,因为这样的话,只要那个拥有仙骨资质成长起来,天罗大陆的修真界实力就会是平衡,再说怎么去开尘吧,据说很早以前都是门派修老,为弟子开尘的,但是为了更快是门派壮大,所以各大宗派,就出现了开尘珠,不开尘的话肯定不会吸收灵气了,再说灵气,洪荒时代被称之为玄黄之气,现今因玄黄气稀薄所以称为灵气,所以先开尘,先利用开尘珠把真穴温养,这就要说到修炼的第一步了,涅穴,主修第一个秘境,何为涅,就是冲破自身限制,用灵气温养穴道,也为逆,就像凤凰涅磐重生一样,利用开尘珠血脉温养作为启蒙,能温养几个穴道,全靠自身资骨,利用开尘珠温养十道以下视为废骨,人体穴道在你们眼里是七百二十个穴,其实还有六十道隐血,视为主穴,不说这了,再说仙吧,就是修真者,那就要说到何为修真,就是在觉悟,在领悟道的变化,修真者主修密境。。。。。。我要说的就么多了,还有什么疑问以后再说吧,我要去招呼同门了,说完之后苏俊向苏晨母亲打了声招呼,就去找他的师兄弟去了。之后苏母带着苏晨回到家中,苏晨独自一个坐在凳子上手托下巴不知道在想啥。“晨子老爹回来了,哈哈,乖儿子在干嘛呢?老爹可是给你带礼物了。”苏鼎向苏晨走了过来,苏晨好像没发现自己老爹一样。苏晨满脑子回忆苏鼎说的那句话“修真就是去修真像吗”苏晨喃喃的道。“晨子看老爹给你带什么礼物了“门外传来了苏鼎的爽朗的笑声,然后朝大厅中的苏晨走去,边走边说道“晨子还给你带了一个烤羊腿,哈哈,吃多点啊,而后接着又拿出来了一块似乎是鹅卵石又不是鹅卵石黝黑的石头的东西给了苏晨,“晨子这是老爹前段时间去泉阳城去进货物,顺便买的,这个小东西可是独此一家呢”,苏鼎豪迈地说道,“是老爹在一个比较旧点的药摊子上买的,听卖药的人说,别看这个石头似得东西不起眼,听卖药的人说,这是他们家祖传的噢!特别神奇个小东西,上次记得外出腿摔了,然后一瘸一拐去那个药摊买药,那个卖药的说他祖上有个石头,可以治一切伤口,然后稍微用这个小东西肤了一下就好了,索性就买下了哈哈”“别听你老爹胡说八道,苏母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出来,苏晨躲在墙角偷笑的,吃饭的时候,一家三口坐在一块开开心心的吃着。苏晨啃着大羊腿,嘟着油腻的嘴巴道“爹娘我先回房了”在走之前苏晨把那块黑乎乎的似鹅卵石塞到自己衣兜里,笑了笑,吃完了大羊腿,擦了擦嘴巴先走了。刚回到房子里,苏晨从衣兜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了那块黝黑的鹅卵石,看个不停,爱不释手的样子。苏族在清风镇上有许多商铺,所以每一次,苏鼎都会给苏晨带些玩的吃的,这次居然带给苏晨这么一个不起眼黝黑的鹅卵石,但是苏晨却很喜欢。晚上居然不知不觉抓着这块鹅卵石睡着了。“这里是哪里,我不是在睡觉么怎么会来到这呢,”苏晨挠了挠头,一扇黝黑的大门传来了苏晨的声音。“只见苏晨面前矗立一个哟黑的拱大门,大门上面镶嵌了两个bo有威严的青色龙头,龙头上挂有两道金黄光环。似乎很不协调,大门,龙头,门环,不是一体。但是大门气势逼人。苏晨朝大门向前走了几步,威压朝苏晨袭来,好像在向苏晨威慑。更疼夸张地是只是一扇两边都是带有五光十色的需空,苏晨脚下也是虚空,就像一个瘦小的身影悬在虚空上一样,给人感觉特别滑稽,但是他自己却,感觉自相他在了五彩祥云样特别舒服,当然这也不可能了,苏晨也踏过她五彩祥云过,只是一大片五彩圣光铺在了苏晨的脚下。“咦,一个凡人怎么回来到这里,是我看错了么?不会吧,是我沉睡太久了么,不对,肯定不对,但是不对在哪呢,凡人就是拿着悬空石也不会出现在这...对那他肯定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孩”,一道森然又苍老神秘带有惊疑的话语传进了苏晨的耳朵里,接着又噶然而止。苏晨站在原地下了一跳,好像有一道神秘的目光在注视着自己,身子也因为那道神秘的目光颤抖了一下。“奇怪,刚是有人在说话么,是幻觉?不像啊,”苏晨在心里沉默到,“咦,这小娃竟然具有荒骨,荒骨在洪荒年代也少有的啊,荒骨应该洪荒年代也少有会出现的啊,我以前在没来到在宗派典籍也看过啊,应该灾荒古前的啊,咦,少了一魄,不对,怎么又没少,咦,不是这小娃的魄,是大能合上去的,还是一道灵魄,应该是哪位帝尊的魂魄,似有又没有,哪位什么帝尊的魂魄会出现在一个凡人少年的身上呢”那个带有森然的疑惑声又传了过来。苏晨站在有点怕了,毕竟还是个孩子么。紧接着心里告诉自己不怕。鼓起勇气撅着小嘴带着锥嫩语气道“是谁再说话,不要做缩头乌龟噢,我可不怕你,告诉我这是哪里,还有就是你是谁”(未完待续)。
谋婚上位,虐心总裁请止步
给大家提供更多谋婚上位,虐恋总裁请止步不前免费深度阅读,女主角季清秋男主角祁权徽的小说名字是《谋婚上位,虐恋总裁请止步不前》,这是由网络作者锦鲤鲤创作作品的一本在现代豪门总裁文,小说的内容非常的精彩的。谋婚上位,虐恋总裁请止步不前小说讲诉的是祁权徽成了季清秋这辈子都得将近的东西,虽然他们了是夫妻,可她却是季清秋身穿一身干练的西装,显得她的身材更加的紧致,长发盘在脑后,干净利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