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烂桃花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晚上下班之后,邵天云司机开车载着苏安错朝着和江祁俊双方约定的吃饭地点开拔了。那是一家不贵的日料馆子,在整个城里都算非常有名的地方。由此可见江祁俊对于和他因为未来的嫂子第一次即将正式那是一家不便宜的日料馆子,在整个城里都算是相当出名的地方。。...

下班之后,邵天云开车载着苏安错朝着和江祁俊约定的吃饭地点进发了。

那是一家不便宜的日料馆子,在整个城里都算是相当出名的地方。

可见江祁俊对于和他未来的嫂子第一次正式见面这件事还是相当上心的。

只不过苏安错这个小丫头片子自从上车就没安静过,像一条猪儿虫一样顾涌过来顾涌过去。

“喂,我们要去哪里呀?”苏安错望着邵天云问道。

“我们去吃饭,顺便见我的一个朋友,叫江祁俊。”邵天云一边专注的开车一边回答。

“啊!!就是那个男的,今天早上我见过的,我还给他算了一卦,赚了五百块钱。”

邵天云:“……”

他有些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这个“天真”的未婚妻对于算卦有一种极其匪夷所思的执念。

“你给他算出什么来了?”

“他最近几天一定会遇到烂桃花。”苏安错一本正经,无比的自信。

邵天云扯起嘴角,微微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

“怎么?你不信啊?”

“你不了解祁俊,他是一个不近女色的人,不近女色到性冷淡的那种。”邵天云说。

“不信呀?不信咱们打个赌呗?”苏安错凑了过去。

邵天云瞥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上的女孩,她此刻两只大眼睛正贼溜溜的盯着自己,一副要从自己身上薅一点羊毛下来的样子。

邵天云不禁想,自己怎么就遇见了这么一个玩意儿?

不过还是挺有意思的,邵天云很少有兴致和人玩这种无聊的游戏,不过今天……似乎是个意外。

“行,那就打个赌,若是我输了,我可以答应你任何一个要求。”

苏安错心里顿时乐开了花,没想到这个邵天云这么简单就上钩了:“这样,如果你输了你给我五百块钱。”

邵天云:“……”

他不由得一阵沉默,她看起来是完全不明白他邵天云的“一个要求”的价值,这个要求再怎么说也能创造百万的价值,聪明的人甚至可以凭借着这个要求飞黄腾达。

然后这姑娘就要了五百块钱。

“那个……嫌太多了的话我可以减价的。”苏安错生怕邵天云不同意。

邵天云叹了口气说:“行吧,五百就五百。”

……

也就是二十分钟的车程,两个人来到了日料店里,日料店人并不多,江祁俊也没有太过铺张,选了一张靠窗的座位,顺便包下了周围的几张桌子,搞了一个安静一点的环境。

平时江祁俊吃饭都是这样的,这个家伙智力奇绝,经商头脑让邵天云都要忌惮,但是就是不太喜欢和人接触,所以至今也没有找到对象。

不过江祁俊一旦把谁看做朋友,那就回不计利益的忠诚,不过到现在被江祁俊当做朋友的人也只有邵天云一个人。

看见两人走过来,邵天云就满脸微笑:“你们俩终于来了,等你们好久了。”

“啊……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的未婚妻,苏安错。”

“恩,先前已经见过面了,不过这次是正式见面了。”

话音刚落苏安错就凑过来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我的卦灵了吗?你有没有被女孩子欺负什么的?”

江祁俊:“……”

三人落座之后,然后开始点菜,苏安错对日料不太熟悉,对于那种小盘子里装的一点点的食物,充满了好奇。

她好奇的时候,两个男人就在聊天。

“所以说……这个……你得未婚妻……”江祁俊想到一些顾虑的事情,有些难以开口。

“你猜的没错,就是我用来挡婚约的。”邵天云一脸平静的承认了。

江祁俊没想到邵天云居然就这么简单直白的说了出来,顿时有些尴尬,他看了看苏安错,却发现苏安错正在小心翼翼的对付那些食物,完全没有在意邵天云的话。

“这样合适吗?”

“她很合适,村里来的小姑娘,什么都不懂,不容易卷到争斗中去。”

“可是我担心她会承受不了家族和豪门之间的争斗。”

邵天云看着江祁俊一眼,淡淡的说道:“你认为我连我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好?”

江祁俊不说话了,不过他知道邵天云的性格,邵天云说要保护这个丫头,那么就绝对不会允许她出现什么问题。

“那你……喜欢她吗?”江祁俊小心翼翼的问出这个问题。

毕竟这位邵少他还是了解的,冷面公子,工作狂,商场上的冷血猎手,从来没谈过恋爱的绝对单身狗。

邵天云看了旁边的小丫头,她已经开始填肚子了,颇为没吃相的哪种吃法。

邵天云没说话,但是目光却软了下来,他看见那姑娘一缕头发从鬓角垂落,便伸手想要去整理。

啪!

一声脆响,苏安错无情的把邵天云的手打落,跟拍苍蝇似得。

“忙着呢,别打扰我。”这姑娘一边胡吃海塞一边说道。

邵天云:“……”

“咳咳。”他尴尬的咳嗽了两声说道,“说说关于你的问题吧,这丫头今天一直嚷着说你要撞烂桃花。”

“大哥你了解我的,关于桃花的任何事情都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江祁俊淡淡的说。

“但是这次一定会有桃花的!而且是烂的!烂的!!”苏安错立马插嘴,并且一个劲强调。

说道自己的业务,苏安错立刻就不乐意了,自己的专业水平那是绝对不容置疑的。

天大地大,工作最大。

“可是最近这段时间我从来没有接触过任何女人。”江祁俊淡淡的说,

“怎么说?”邵天云看向苏安错。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江祁俊的手机响了起来,江祁俊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神色就微微变了。

“我出去接个电话,马上就回来。”

和两人招呼了一声,江祁俊就转身出去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一卦算错,喜结良缘

评分 10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前期这样伤害女主,不知道后期会不会追悔莫及
猜你喜欢
如果当初没有遇见你
新书推荐,《假如当时没有遇到您》由九歌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生活类型的小说,主部文霍童佳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您知道吗?部文霍。后来,我无数次想,假如当时我没有爱上您,没有嫁您,我与您的一辈子,或许就不会这么荒凉?
百族令
14511 人在追
一个失去记忆少年带着迷惘再次就,在不断地变强的自己与记忆就闪现出的现在,一次又一次的冲击,让其慢慢的不断成长,他身自何方,即将何往,手拿百族令所要抗衡的到底是什么?情丝纠葛又如何在大世的变迁里驻守?多少谜团掩藏了多少故事?在一阵安静的观察之后,众人的目光渐渐转移,都汇聚向一个年龄身材在人群中较为出众的孩子,“飞哥,我们现在怎么办”刚才第一时间发现河边有人的孩子轻声问道,“我也不知道”飞哥一只手放到昏迷少年的鼻子前“好像还有呼吸,要不先带回村子”,众人中心本就没有主意,也就连连答应,“木头,大石,你们两个把他拉起来,拖回村子里去”一个身材壮硕,脸上带这傻傻的笑容,透露出一股呆滞的模样,还有一个身高在这群人中是最矮的,但是目光里却是比前一个明亮、睿智的多的两人从人群里站出来,一人一手,将这少年扶了起来,那个被人称作飞哥的孩子带头走在前面,两个扶人的孩子走在中间,其他的孩子围绕在那昏迷的少年四周,不断以好奇的目光继续打量着,远处的阳光日照慢慢减少,原本热烈的阳光变得柔和,在风里树叶窸窸窣窣,应和着这群孩子的欢声笑语,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没有人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一切在安静如初的平和里正悄悄发生改变。脑海里闪过一座座巍峨的宫殿,群山围绕着云之巅,几个身着华贵衣物的少年少女从远处嬉笑着走来,在道路的一旁有一个熟悉的背影,一招一式的练习着身法,画面渐渐模糊,眼睛微微睁开,木制式的屋顶隐约散落着些许被打破的蜘蛛网,垂直挂在屋檐下,轻轻摇动,像是随时都可能掉下来,身上的衣服略显些小,双手撑起身体,想坐起身来,全身的酸痛从四肢涌向心脏,挣扎了一会儿还是放弃了,又躺在了床上,我这是在哪儿,脑海里急速回忆着所有的事情却发现只会徒增痛苦,片刻后脑子里跳出一个名字“叶辰”,“叶辰?”难道是我的名字?正当被失忆搅得痛苦不堪时,从屋外走进一个人,穿着轻丝衣着,两只眼睛忽闪忽闪,手中拿着一些水果,透露出一副古灵精怪的样子,直接推开了房门,进屋也不先问什么,径直坐了下来,把水果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才说道,“别想坐起来,你的身体还没恢复呢”,见叶辰没有回答,以为他是在担心,又继续说道,“不过没什么生命危险,放心好了”,叶辰没就为刚才回想的事而苦恼着,见这女孩说话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便一直沉默不语,“我叫陈溪,你叫什么啊”,停顿了片刻后回答道,“或许是叶辰”,“或许?”陈溪见他要么不开口,一开口就说胡话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拿着一串葡萄,走向叶辰的床前,把一颗葡萄摘下来吃进嘴里,“叫什么就是什么,怎么还有或许?”,“我没什么都不记得了,脑子里只想出了这两个字,那应该就是我的名字了吧”,陈溪停下吃东西的嘴巴,两只大眼睛盯着叶辰上下,似乎要把他看个透,盯看了一会儿后,竟不自的笑了起来,“哈哈,看来是脑子摔坏了,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确定”,说完把拿在手里的那串葡萄,放到叶辰眼睛的正上方,然后坏坏的笑道,“要吃葡萄吗?可甜啦,要吃吗?”,叶辰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只能无奈的笑笑,“呀,看来是真不喜欢吃,那我吃咯”,说完把葡萄又收回自己的怀里,摘下一颗塞进了嘴里,然后又回到了椅子上,见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话可说,便出了房门,只是在关上门的那一刻,回过头来说了一句,“是个傻子咯”说完就蹦蹦跳跳的走了出去,叶辰面对这不速之客,也只能尴尬的应付过去。。
超品神卫
17414 人在追
《超品神卫》小说的主角是杨长峰陈艾佳,超品神卫是由作者人走茶凉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超品神卫小说讲诉了:无端端平空冒出一个老婆,你说是该要但是切记?特别是这个老婆肤白貌美,并且还事业有成,望着她那的美丽的照片,杨长峰最后做了一个难为的决定。四个小混混扶起老大,互相看了一眼喊着冲了过来,杨长峰眼睛一眯转身抓起身后吧台的两个酒瓶,挥手飞出去一个正中最前方一名混混的面门。。
惹爱
18762 人在追
给大家提供更多惹爱免费深度阅读,惹爱的小说作者是初十,主要原因人物是权厉岑染,又名《权少惹爱,老婆别想逃》《蜜妻新宠少爷太蛮横》。主要原因讲诉了一纸契约,豪门千金沦落地下宝贝,本我以为问题某人的生理需求就好,蛮横的男人竟还得她身心不到位。爱他?那没办法靠演技了。期限一到,她果断开溜“小刘,万花油拿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