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真正的张阳?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这个废物是要干嘛?么要在这里赖着赵公子不成?”,见得张阳的动作,不少人都很好奇得很,人家赵公子的话都说得那么很清楚了,么这彭家废物女婿的脸皮就这么厚?“诸位,“哈哈哈?叫我们签字?他还认为他是项目组的最大股东不成?真是笑死我了!”,一个秃头中年男子哈哈大笑,来到桌旁看了看纸上的内容,笑得更加开心了!。...

“这个废物是要干嘛?难道要在这里赖着赵公子不成?”,见得张阳的动作,不少人都好奇得很,人家赵公子的话都说得那么清楚了,难道这彭家废物女婿的脸皮就这么厚?

“诸位,哪些是经开区开发项目的组员?过来签个字吧?”,张阳扫了一眼人群,指了指桌上有些皱褶的纸说到。

“哈哈哈?叫我们签字?他还认为他是项目组的最大股东不成?真是笑死我了!”,一个秃头中年男子哈哈大笑,来到桌旁看了看纸上的内容,笑得更加开心了!

“这个傻X,真把我们彭家的脸面都给丢尽了,真丢人现眼啊!”,彭林捂着脸庞,深怕被别人认出来是彭家的人一样。

“哈哈哈!大家快看啊!这废物的这张纸竟然是一个什么解约协议,要把咱们都从经开区开发项目给踢出来啊?真是太搞笑了,他认为他是总负责人?他是最大股东?艾玛,笑死我了,来来来,大家都来配合一下,帮这废物把字给签了吧!”,一中年男子笑得泪流满面,彭家还真是得到了一个奇葩,竟然想出了这种办法。

不得不说,这个办法取得的笑果还是非常好的,至少在场的人都已经哄堂大笑了。

彭芸嫚欲哭无泪,张阳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难道张阳说的要把赵家踢出局的办法就是这个?但那一张废纸能有什么效果?不就是自我安慰,自我意淫罢了。

“哈哈哈,赵公子,你也成全一下他,让他满足一下吧,简直是笑死人了,不去当搞笑明星还真是埋没人才了。”,那中年男子签完字,朝着赵傅大笑着说到。

“哈哈!好!本公子也跟着大家玩一玩!来了,项目组的都来签一下字,把字签完了好让他滚蛋!”,赵傅哈哈大笑,张阳简直就是一朵奇葩啊,竟然能想出这样的办法!

张阳一言不发,细细的品着上好的红酒,嘴角微微上扬,果然,这一招还真是好使啊,不费吹灰之力,在场的股东都签字了,这样一来的话,杨家可就没有什么损失了,张阳心里也过意得去了。

“好了!大家都签完字了,张阳,你赶紧滚吧,这里不待见你。”,赵傅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张阳这么一闹,倒是给舞会添加了一点儿色彩,有趣得很。

张阳站起身来,举着那皱褶的A4纸看了看,还用指头弹了几下,随后说到:“好了诸位,经开区的开发项目和你们都没有关系了,大家该想想那些准备好的东西该卖给谁吧,卖得晚了些,怕是银行要跟你们清算咯。”

众人大笑,这张阳的演技还真是一流啊,唬得人一愣一愣的,要不是都知道张阳是彭家的废物女婿,恐怕大部分人都认为是真的了。

张阳没有理会众人,拿出手机拨通了钱海的电话:“钱管家,您上来宣布一下吧。”,说完之后,张阳挂断了电话。

“钱管家?”,赵傅听得张阳的称呼,顿时眉头一皱,整个德城,敢称为钱管家的人除了华康地产的钱海还能有谁?

就在这个时候,赵傅的电话也响了,见得来电之人,赵傅眉头深深皱起。

“喂?你是在铂尔酒店吗?待在那里别动,我马上过去,千万不要为难一个叫张阳的人!记住,你要是得罪了他,老子打断你的狗腿!”,那头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赵傅脸色煞白,手机咚的一声落到了地上。

“赵哥?怎么了?”,一旁的一个年轻人问到,赵傅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啊!

“唉,本来想以普通人的身份和你们相处,可换来的却是歧视,嘲笑,不装了,我就是经开区开发项目的总负责人,最大股东!”,张阳看着众人,想到了前段时间非常火的一个电影,于是模仿着其中的主角说到,这一句台词,用在这里却是最好不过!

众人哈哈大笑,眼泪花都给笑流出来了,张阳的演技,果然是出神入化,没想到刚刚上映的电影中的台词都给搬了出来。

正在众人大笑的时候,二楼门口处,一个西装男子走了进来,此人,正是杨家管家,华康地产明面上的控制人,钱海!

见得钱海,不少人点头哈腰,一口一个钱总的叫的非常亲切。

“钱叔!救我!”,见得钱海到来,赵傅像是看到了一丝曙光,一个普通直接跪在了钱海的面前。

钱海扫了一眼在场的人,再看了看赵傅,心中咯噔一声,只怕是赵大海的电话来晚了!

“闭嘴!”,钱海呵斥一声,一脚把赵傅蹬开,直接宣判了赵傅的死刑!

钱海来到张阳面前,表情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看得众人目瞪口呆!

“钱管家,他们都签字了,你自己看看吧。”,张阳说着,把手中的纸递到钱海面前。

“呵呵,都签字了吗?很好啊!”,钱海呵呵笑到,没想到这些成员真的会在这解约协议上签字,如此一来的话,以前所签的合同就全都作废了!而且杨家不用付一分钱的赔偿!

“钱叔!求求您救救我!我爸说要打断我的双腿,您一定要救救我啊!张阳,是他,就是他张阳搞的鬼,不怪我啊!”,赵傅大哭着哀求到,想到自家老爹那大发雷霆的样子,赵傅就不寒而栗!

“闭嘴!你不知道张阳是项目组的总负责人,最大股东吗?连他你都得罪,你这是不想活了吗?!”,钱海呵斥道。

听得钱海的话,赵傅脑中轰的一声,如遭雷击!完了,全都完了!

其余签字的组员一个个面色万分难看!张阳,什么时候就成了项目组的最大股东了?什么时候就成了经开区项目的总承包人了?

彭芸嫚愣愣的看着张阳,脑中想起了张阳早上所说的话:要让赵家也出局!

彭家上下全都呆了,这个钱海的身份他们已经知道了,就连赵傅,连到场的组员都要对他点头哈腰,而现在,他竟然说张阳就是经开区开发项目的大股东,总负责人?

开玩笑,肯定是开完笑的,这钱海肯定是张阳花钱请来的演员,一个在彭家废了五年的女婿,什么时候有这种能量,这种财力了?那经开区项目总价上百个亿,他张阳从哪里来的这么多钱?要是他张阳有这么多钱,还会入赘彭家吗?

“钱叔,您一定要救救我!求求您了!”,一旁,赵傅连连磕头。

“别求我,我是没有什么办法了,你去求求张阳,看看张阳能不能原谅我吧。”,钱海说到,要挽回这一切,就要看张阳是否能够点头了,不然的话,谁来了都没用,钱海知道,在场的组员股东,可是左右不了杨宇的想法的,特别是连京都的那位都发话了,谁人能救?现在就是杨宇来要救赵傅,恐怕都是行不通的了!

“别啊!别来求我啊!我一个彭家的废物女婿,哪里值得你求?钱管家,接下来该怎么办你应该知道了吧?把该走的程序走完吧。”,张阳说完,也不管别人说什么,拉着彭芸嫚在目瞪口呆的眼光之中离开了二楼。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大小姐的贴身神医

评分 10
分类:同人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经凑,曲折离奇,吸引读者
猜你喜欢
堕落星城
27356 人在追
(宇宙的力量突然降临到,高考惨败的他获新生新生,但只可惜的是获力量的人不知道他一个,便众多帮派陆陆续续诞生了,他是否可以能完全掌握真正的力量,成了人类的救世主? 彻底堕落星城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海莫斯快步地走在走廊中,一路上所有身穿制服的人都微笑的向他打招呼“将军好!”而海莫斯只是对他们点了一下头便快步地向控制室走去。“总统先生,我回来了。”海莫斯向正前方的平台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只见平台上方出现了一个中年人的虚影“情况怎么样?”“那个老家伙还是不肯用那个办法”海莫斯回答道。“看来我们得自己动手了,为了解决这次能源危机。”“可是没有博士……”“没有可是,你是在怀疑我吗?马上取出星石送上太空用次元刃进行碰撞,马上执行!”“是!总统。”说完海莫斯便转身跑了出去……。
无限进阶
3047 人在追
《无尽进阶》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云琦,天堂,回点,海伦娜,金发白领,化学家,时技能,相互融合,皮革脸之间的故事。无尽进阶约253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天逆强卫
10481 人在追
《天逆强卫》又名《校草之绝世高手》是一本都市现情小说。小说精彩的片段:“身高,体重、年龄?165cm以上没得商量,100斤以上没得商量!”“12岁,身高145cm,体重70斤!”谢飞攥着拳头,怨恨道。“200块!”“叔叔,我也没200块!”“草,老子这么更年轻俊美,哪里像是叔叔,快叫哥哥,除了,老子这里所有业务概不赊欠,严格禁止各种打滚儿卖萌装可伶,没钱没得商量!”一瞬间,秦枫的笑脸完全凝固下去,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椅子两旁,两名十一二岁的男孩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网吧门口,眼神中满满的期盼,他们身上均穿着校服,显然是两名小学生。。
乡村透视小神医
18675 人在追
给大家提供更多乡村透视效果小神医免费深度阅读,乡村透视效果小神医全文深度阅读目录怎么看?乡村透视效果小神医在线深度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由作者直指昆仑2所著的一部超级精彩的的在现代都市小说,小说乡村透视效果小神医全文讲诉了主角墨叶是211大学本科毕业的大学生,他在升迁的关键,被自己的女下属设计陷害,不得已回家乡搞盆栽,谁曾想梁雨欣得知后,居然利用墨叶以前的人脉,阻击墨叶的盆栽的销路;导致他生意一落千丈,到现在除了搞盆栽的二十亩地,和卖不出的盆栽外,身无分文不说,还欠了一屁股债!。
古玉江湖
9601 人在追
出身贫寒世家大族的夏宇,家族深陷了一场生死之局......幸存者的夏宇计划报仇雪恨多年,却又深陷古玉迷局,看主角如何一步步神秘面纱谜底,快意恩仇,美人在怀......... 古玉江湖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下洪熙元年(1425年)六月二十七日朱瞻基正式登基,开始了宣德朝.............八月,汉王朱高煦举起了“清君侧”的大旗,矛头直指五朝老臣夏原吉...........。
娇妻难为
9729 人在追
《娇妻难为》这是一本已完结啦的乡村言情小说,作者是刘文文。男主是王跃,男主是李雪。小说精彩的内容:我叫王跃,是个农村娃,父母给我取这个名字,是希望能我能鲤鱼跃龙门,我也也没不辜负他们,考了个一本,还离开了魔都这样的大城市,成了了村里人人羡艳的自豪。我疑惑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