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他有了反应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身形纤细,挺拨的如巍然屹立在悬崖上的松柏,冷冽孤傲,高贵的。提着袋子的手微紧,楚可朝傅心薄走去。“那个,今天晚上,谢谢您你。”回到他的身旁,鼻尖涌入陌生的气息,小脸微红。这提着袋子的手微紧,楚可朝傅心薄走去。。...

身形修长,挺拔的如屹立在悬崖上的松柏,清冷孤傲,高贵。

提着袋子的手微紧,楚可朝傅心薄走去。

“那个,今晚,谢谢你。”来到他的身旁,鼻尖涌进熟悉的气息,小脸微红。

这个男人很成熟,很有魅力,不仅是因为他长的好,还有那种与生俱来的强大气息,无时无刻不透露的沉敛,都让她感到畏惧。

傅心薄转身,左手懒懒的搭在栏杆上,右手指尖夹着只香烟,淡淡的烟味随风飘了过来。

楚可看见傅心薄手上的烟,骨节分明的指上绽放点点星火,像松木开出的花,清冷卓绝。

楚可惊讶了下,她以为这种男人是不吸烟的。

但不得不说,傅心薄拿着烟的样子更好看,吸引人。

傅心薄没说话,黑眸淡淡的看着楚可,只一眼便把她小小的身子收拢在眼底。

忽的,视线停留在她白玉似的小脚丫上。

楚可的脚很小,指甲圆润饱满,配上她牛奶白的肤色,像浑然天成的珍珠,由小到大。

傅心薄看着,这些圆润的珍珠就这样自然的落进他的心尖,颗颗砸落,轻轻的,带着微痒的博暖。

楚可本来看了眼傅心薄就不敢再看,不是因为不好意思,而是看着他的眼睛她会忍不住的心慌。

但周围安静的覆着一层无声的强大,犹如包裹着她的薄纱,她的心慌的更厉害了。

楚可忍不住抬头看傅心薄,便看见傅心薄正微眯眼看着她的脚。

女孩子的脚在古时候是除了自己的夫君不能给别人看的。

虽然这是现代,但当傅心薄一动不动看着她的脚时,楚可竟然有种傅心薄在看着自己私密处的感觉。

小脸红染了个彻底,两只白玉似的脚丫立刻窘迫的交叠,想要遮住外人的窥探。

傅心薄看着那圆润的指甲屈起,弯起道道弧度,就像一串珍珠被扯断,珠子滚落,尽数砸进他的心。

他,有了反应。

“今晚,今晚谢谢你,我,我回去了。”

楚可慌的连话都说不完整,像受到极大惊吓的小仓鼠,慌不择路的疾跑出去。

肖安刚准备敲门进来,楚可便像阵风似的从他眼前跑过。

“这……”

肖安看向室内,傅心薄正慵懒的斜靠在栏杆上,骨节分明的指把烟送进嘴里,在空气里划过一道薄厉的弧度。

而白色的烟雾模糊了这张深邃刀削的脸,一双黑沉的眸更是高深莫测。

楚可跑出大门,看着外面黑漆漆的夜色,犯难了。

刚才傅心薄把她到了这荒郊野外的别墅,外面根本就没有出租车,那就更别提公交车了。

她怎么回去?

咬唇,巴掌大的小脸浮起着恼。

她也是,竟然跟一个才见过不到几面的人来这样的地方,真是昏了头!

“楚小姐,傅总让我送你回去。”

恭敬的声音落进耳里,楚可吓了一跳,很快反应过来。“好的,谢谢。”

二楼阳台上,黑漆的眸看着夜色消失的车子,指一掐,明亮的灯火暗黑冷寂……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薄情总裁步步追

评分 10
作者:良辰美景
分类:穿越历史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跌宕起伏,吸引读者
猜你喜欢
修真之浪子不回头
13656 人在追
本是俗世浪子,一夕踏进修仙界,立刻热潮风浪... 修真者之浪子不回过头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卷一俗世第一章知府公子。
神猛强兵归都
26945 人在追
《神猛精兵归都》是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叶开叶心的故事,叶开叶心两兄妹相依为命,叶开靠摆地摊养着两人,妹妹却在出乎意料中自杀身亡了。为了救回来妹妹叶开走上变强道路。练出各种奇妙能力,当起了保镖,还最终决定为妹妹找几个嫂子。
婚途无期
23430 人在追
主人公叫做顾西弦郑雨桐的书名叫做《婚途无期》,是作家彤飞描写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资料重要讲:喜爱本文的亲点击右上方
大荒南经
3886 人在追
灵感(于《山海经》的《南荒南经》,主要原因讲诉了南荒之中天台山羲和国的一个人族少年在偶然的中见过太阳之母羲和后下定决心修练大道,随后就了他的冒险旅程。下回分解少年如何踏往称霸南荒之南的无上大道。有阿山者。南海之中,有泛天之山,赤水穷焉。赤水之东,有苍梧之野,舜与叔均之所葬也。爰有文贝、离俞、【丘鸟】久、鹰、贾、委维、熊、罴、象、虎、豹、狼、视肉。。
邪王夜宠小毒妃
9543 人在追
一不小心跌入了美男浴桶,冷幽月看遍男色,顺道摸一把美男胸肌,这一趟再次穿越也不亏啊!却,摸是也可以摸,摸完是要主要负责滴!想拍了拍屁股拍屁股走人?哪有这么简单的!赐婚,定亲,躺下,预备——“停!”某渣女站在门外,一脸愤懑地指指上下交迭的人影:“冷幽月,你是我的太子妃,怎么也可以娶别人,还做这种羞耻的事情?”话音刚落,就被美男拍飞!“娘子,刚有只苍蝇扰了雅兴,我们……再次?”冷幽月笑的贼兮兮,手指间亮出自己几枚银针:“夫君,你确认?”“父皇。”。
素年相遇的我们
13623 人在追
新书推荐,《素年相遇的我们》是燕归尔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叶澜成安之素,书中主要讲述了:首次见,他七周周周岁,他十二周周周岁。他被人追杀,他拯救了他。第二次见,他十周周周岁,他十五周周周岁。他妈妈的葬礼,他给了他一块古代玉,承诺他那是信物。第三次见,他二十五周周周岁,他30周周周岁。他未嫁,他未娶。他不想嫁他,他却想娶他。第...高高的围墙将占地面积广泛的医院牢实的圈在钢筋混凝土的包围之中,外面的人进得去,里面的人出不来。但凡被送进这家医院的病人,能够被接出去的少之又少,大部分的病人终其一生都会待在里面,直止死去。因为什么,因为这是一家精神病疗养院。四周的围墙建的比监狱的围墙还高,防止病人逃跑的安保设施堪比监狱。任何一个被送进来的精神病患者,除非有家人愿意接回去,否则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这家特殊的医院在S市存在了很多很多年,无数的病人被送进来,最后又被抬出去,一进一出,就是一生。安之素在里面住了五年,类似这样的场景,已经看到麻木。不过她始终知道,她一定能出去,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兴许是上帝宠爱,安之素乖乖的住了五年,五年来不哭不闹,配合打针配合吃药,终于在五年后的今天,她被告知精神已经痊愈,可以离开了。冬日的午后,暖阳当头,金色的阳光温和的洒在安之素单薄的背影上,她站在厚重的医院铁门前,等待着禁锢了她五年自由的铁门缓缓开启。铛……铛……铁门的滑轮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像一道夏日的惊雷,划破了午后的宁静。一双穿着帆布鞋的脚从门的里面走出来,顺着纤细的脚踝朝上看,笔直的双腿被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包裹着。牛仔裤的样式有些陈旧,右腿从膝盖到口袋的部位,绣着一排艳丽的刺绣。精湛的纯手工刺绣,大概是这条裤子最值钱的地方了。再往上看,就是安之素不堪一握的腰肢,被一件简单的白毛衣覆盖着,纯净的像她的脸,没有一丝血色。刺骨的北风从她削弱如骨的身躯穿过,一头秀发随风凌乱,精致玲珑的五官藏在发丝间,隐约能够看到她那张依旧带着病态的苍白小脸,透着淡漠冷艳的神色。三十分钟后。盛世财团顶楼,总裁办公室。一向比所有员工都忙碌的盛世集团总裁叶澜成,此时此刻,却是异常的清闲。他昂贵的办公桌上摆放的文件,不是合作商送来的价值数亿或者数十亿的合同,也不是某个部门的紧急重要待批文件,更不是什么值得他牺牲办公时间看的东西。然而就是这样一份毫无商业价值的东西,他却从翻开之后,视线就没有移开过,一字一行一条的认真阅读着。在他的对面,安之素脊背挺直的坐着,宽大的椅子让她显得格外清瘦。她放在腿上交叠的手,不怎么衷心的出卖了她的紧张,她只能努力克制,防止被男人一眼看穿。男人很高大,即便此时坐在椅子里,上半身的高度都足以碾压安之素。下午的阳光从他背后投射出的影子,将安之素整个包裹住,仿佛一座大山压在她身上,让她透不过气来。安之素想,十五年没见叶澜成,他比小时候成长的更加可怕了。同时,也比小时候更加耐看了。她不时的瞥上一眼,那刚毅的五官,分明的棱角,冷冽的轮廓无一不透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就连最柔软的睫毛,都因为长了一双淡漠的眼睛而衬的不再柔和。这真的是个快要帅出宇宙的男人,倘若他能够温柔一点的话,安之素想她大概也会变成他的小迷妹。“你想和我订婚?”安之素胡思乱想间,对面男人终于看完了安之素带来的东西。这道声音落下之后,一抹清瘦的人影就低着头从他身侧一闪而过,他看着她匆匆而去的背影,想起了一个词,落荒而逃。“逃”出盛世财团的安之素站在马路上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她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就那么答应了叶澜成的提议,这和她来这里的目的南辕北辙,她是来“挟恩图报”,让叶澜成答应和她假订婚的啊,最后是怎么被叶澜成夺了主动权,变成结婚了的?安之素捶了捶脑袋,难道真是在精神病院待了五年,脑子都不灵光了吗?不过殊途同归,不要在意细节。安之素如此安慰了自己一番,便在路口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去了今天第二个要去的地方。她今天早上才从精神病院里出院,好闺蜜宋佳人接她出的院,已经给她准备好了她想要的文件,送她到了盛世财团就去忙自己的事去了,好闺蜜已经帮了她够多的了,如今她出院了,以前的账,只能她自己慢慢算。四十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外滩东湖别墅区,安之素拿出钱包,里面有宋佳人给她准备的现金,她抽出一张付了车费下车。这里是S市有名的富人区,安之素已有五年没有来过这里,但好歹在这里住了十年,因此当她熟门熟路的走到一栋别墅前时,都还是忍不住感叹自己记忆太好。按了门铃,就很快有保姆过来开门,保姆很面生,并未见过安之素,她上下的打量着安之素,似乎想通过衣服的着装来判断安之素的身份。不过安之素让她失望了,她今天穿的只是一套五年前自己做的衣服,与名媛的穿衣风格相差了十万八千里。“请问,你找谁?”大概是判断出安之素不是什么名媛,保姆的态度便不怎么客气,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味道。“安博远。”安之素报了名字:“我找安博远。”“你找我们家先生?”保姆意外不已:“你找我们家先生有预约吗?我们家先生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见的。”保姆一听她上来就要找家里的男主人,不禁警惕了几分。安之素冷笑,已经没了耐心与她废话,直接推开了她,朝着别墅里走去。保姆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大声的喊道:“哎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礼貌,怎么能硬闯别人家?你赶紧出去,再不出去我叫保镖把你扔出去了。”保姆的喊叫声惊来了家里的其他保姆,以及负责安保的保镖们,几乎是她的话音刚落下,别墅里就已经有几个黑衣保镖挡住了安之素。“小姐,请你出去。”一个保镖还算客气,但语气听的出来带着警告。安之素面无表情的看了眼被惊动出来的保姆和保镖,没有一张是她熟悉的脸。看样子这五年,陆陆续续的,安家原来的老人都被换掉了。现在这个家,已经没人知道她安之素是这里名正言顺的大小姐了。“吵什么呢,不知道先生正在开视频会议吗?”僵持间,一道责备的女声从楼梯的方向传了下来。刚才那个开门的保姆怕被责骂,忙告状道:“太太,这个女人不顾我的阻拦硬要闯进来,还说要找先生。”“什么女……”叶丽姝的话说到一半就看到了安之素,后半句话戛然而止,瞳孔猛然一缩,像是见了鬼似得,手里的托盘也吓的从双手间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