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傅心薄的‘赞助’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啊,扔来我,扔来我!”“茜姐,你怎么样?”“有也没伤?”“我替你去拾掇这个贱人!”“啊,好痛,扭到脚了!”“茜姐,我们先送你去医务室,这种人下一次再好好的收“可可,真有你的!”。...

“啊,接住我,接住我!”

“美娜姐,你怎么样?”

“有没有受伤?”

“我替你去收拾这个贱人!”

“啊,好痛,扭到脚了!”

“美娜姐,我们先送你去医务室,这种人下次再好好收拾她!”

“还不赶紧的,你们要痛死我吗?”

“楚可,今天的账我记住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啊,痛死我了,你们快点!”

楚可和董若薇看着前方手忙脚乱离开的人,两人都不由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可可,真有你的!”

董若薇对楚可竖起大拇指,楚可回以一笑,眉眼弯弯,“你也不逊色!”

“哈哈,彼此彼此。”

两人笑了后,忽的都停了下来。

楚可脸上的笑不见了,像泄了气的皮球,扁扁的毫无一丝生气。

董若薇看见楚可这个模样,知道她在想什么,伸手抱住她,给予她朋友的安慰。

“可可,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相信你,你也要像以前一样,也不管遇见了什么都要坚强的挺过去,也要开心的笑!”

楚可的家庭和身世董若薇都知道的,没爸的孩子,还有一个赌鬼老妈,可怜楚可每天起早贪黑的上课上班,也根本无法填补一个赌鬼的窟窿。

楚可回抱住董若薇,现在她很需要这样的怀抱。

吸了吸鼻子,嘴角绽开满足的笑,但声音却不可避免的哽咽,“谢谢你,薇薇,我会好好的,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

她有很多是要做不能被打倒。

还好楚可来的早,经过刚才的折腾,两人又去宿舍换了下衣服,到达教室门口刚好赶上点儿。

但楚可还没来得及走进教室就被教导主任给叫走了。

董若薇知道是什么事,楚可也知道,“可可,你……”

楚可捏了捏董若薇的手,安抚的笑着,“没事的。”

“你……”董若薇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叹气。

“放心吧。”

五十楼的顶端,象征着强大的权力。

肖安把一份资料放到傅心薄面前。

“那天酒店里的事在学校传开了。”

傅心薄接过资料,眼眸快速的阅览着,很快的,文件合上,修长的身形站直,傅心薄起身朝外走,而低沉的话也落进肖安耳里。

“接通XX学校的电话,关于洽谈合作事宜。”

肖安一听,心里惊了下,立刻回答,“好的。”

楚可从教室去教导处主任的途中,零零碎碎的讨论声传进耳里。

“听说傅氏要赞助我们学校。”

“真的吗?”

“那还有假,我爸爸刚给我打电话说的!”

“你的消息好快,我爸爸都没跟我打电话,那肯定就能是还不知道。”

“那是,我爸爸还说,傅氏的总裁现在已经来了,让我好好打扮打扮,能博得傅心薄的青睐,我们这一辈子都不用愁了!”

“啊,我也要我也要!”

傅氏?傅心薄?资助?

楚可皱眉,但她来不及细想,主任的办公室就出现在眼前。

楚可看着‘教导处主任’的牌子,心里紧张忐忑起来。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薄情总裁步步追

评分 10
作者:良辰美景
分类:穿越历史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跌宕起伏,吸引读者
猜你喜欢
暗处有鬼
14883 人在追
暗处有鬼兔子的号角以及最新章节免费深度阅读,《暗处有鬼》小说是兔子的号角的原创小说作品。 的话你我以为这是一场亲情沦丧的惨剧,如果你彻底错了;在就之后,这是一场惨绝人寰的骗局。 免费深度阅读 “是这里了。” 陈帅陈帅指着那陈旧的宅第说道,在非常空旷的广场上,他的声音似乎很小,一下就吸收了。面前的这座宅邸,在很久以前规模应该相当巨大。因为这里方圆整座街区都传说曾经是这座宅邸的一部分。不过现在,宅邸本身还是以前的古建筑,而四周的民居,都已经是仿古样式,而且翻盖了无数次了。。
烟花易冷泪微凉
12906 人在追
新书推荐,《烟火易冷泪微凉》由梦中蝴蝶所编写的古言情类小说,主楚夕涵赵奎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述的是:1生,是他负了他......而到了另1时空,又是谁欠了谁?谁负了谁?--------------------------------------“您到底有没有爱过我?”楚夕涵燃起1道希望之光,抓住赵奎...‘‘苦娃,你确定是在这里吗?’’江永蜓左看右看地四处张望。。
留云借月
6464 人在追
他始终我以为自己而已一个被被收养的平凡普通人,一直到他看见那个与他身上一模一样的血色九头鸟鬼车,他隐隐感觉到他并不平凡普通.....  血腥的宫斗,朦朦胧胧的情愫,迷蒙的身世,无比惨烈的厮杀,且看本来默默的对待这一切,只想守住周围亲人的他,是如何一步步不自然而然的走入明尊教统属道家天师道派,不戒荤腥,可娶妻生子。为了扩大影响力,这才设立集灵社,专为招收天资聪颖的少男少女教以武学、教义,后又辅以教授诗书理学。但集灵社每年也不过招收五十名弟子,自然贫家子弟就难以身列其中了,龙清辉就是集灵社的弟子。既然都是富家子弟,这集灵社的奉膳堂规格比明尊教本宗弟子的膳堂也要高出许多。时近中午,那些江湖好汉只能用些随身的干粮,不怕麻烦的就下山去找些客栈酒楼草草吃了再赶回来,秦雨涵这类贵宾就被安排到这奉膳堂进餐。一行人好好饱餐了一顿,龙清辉便引着众人向住处去。明尊教时常有贵客来访,因而在弟子住处边上建起一圈房舍,来访的客人多带有侍女和侍卫,这房舍便不同于客栈之类,都是一个个单独的院落。两个偏房,专供侍卫或侍女居住,一道小仪门之后,就是两间精致的上房,专留给主人家住。今日的‘灵和’大典武学比试之后,天色必定已晚,因而这些贵宾大多选择在这住上一晚,待第二天观礼之后再走。这房舍顿时紧俏起来,龙清辉早已花上三十两定下了一个居中的院落。来到院子里,几人只是放下了随身的物品,聊了会闲话,转眼之间,丑时便已要到了,众人又往灵宝大殿赶。待到大殿前,第一场比试却不过刚刚开始,龙清辉上午已然比试过,下午无事这便陪着秦雨涵等人在贵宾席坐了,上午他大出了风头,顿时又引得周围人一阵窃窃私语。上午的比试都是些武艺低下之辈,秦雨涵看着很是索然无味,下午明尊教上场的都是些元字辈的二代弟子,台下上来挑战的也大多身手不凡,比试变得激烈了许多。秦雨涵自己也是个习武之人,虽勤学苦练,却一直未达到元力外放之境,离慧道者更是相差很远。在别人看来已是天资不俗,秦雨涵却自知离自家四弟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场上比试之人大多已达元力外放境界,秦雨涵知道看这些比试对自己大有裨益,因而看得十分认真。龙清辉却是见惯了这样的比试,只是抱着小丫头在一旁聊天。眼下不过刚过晌午,山下的人还在不断往上赶,初始周围还是比较安静,待到后来便又如上午般变得十分嘲杂,欢呼声不断响起。每有场上的人使出一两记妙招,便是秦雨涵也要随着人群欢呼。不知不觉间,天色已近黄昏,台上此时正进行着最后一场比试,由明尊教元字辈的大弟子王元潮对阵泰山派的一位长老韦衡。眼下这两个慧道者已经斗了足有两柱香功夫,一青一蓝两道兵刃上的光影在略显暗淡的日光下显得十分耀眼,拼斗激出的元力震的高台周围罡气纵横。那王元潮不愧是二代弟子中的翘楚,一手剑法相当了得,韦衡只能苦苦支撑,毫无还手之力。不过数招之后,那韦衡终究架不住王元潮的猛攻,弃剑认输。待两人退到台下,评判席上站起一位身穿红袍的明尊教长老走上台来,秦雨涵隐约记得龙清辉对他提过那是大长老昊德子。那长老笑容满面,冲着台下人一拱手,高声道:“各位道友,江湖朋友,今日的武艺考究便到此为止····”“且慢。”一声宛如霹雳般的吼声打断了昊德子,昊德子脸上一僵,在场众人也都是一愣,不知是谁这么无礼敢打断大长老的话。待看向声音来源处,通往高台的大道上走上来一群人,看上去也就是二十来个人,清一色的黑色武服,头戴斗笠,个个魁梧雄壮,一路昂首而来,有一股扑面而来的凌厉气势。“这位朋友有何指教?”昊德子无端的被人打断,心里颇有些恼怒,当着这许多人面,却不好发作,只得故作客气道。那为首的一个最为魁梧的汉子摘下头上的斗笠,轻蔑道:“不过三年光景,明尊教的诸位便不记得在下了吗?”那汉子满脸虬髯,左眉上方一道明显的足有两寸的刀疤,但配上汉子凌厉的眼神,魁梧的身材,那刀疤却一点不显丑陋,倒是看起来更添英武。“冉玉!”几声惊呼,评判席上明尊教的掌教,各位长老纷纷站起,脸上满是震惊。场下人群中也是一阵惊呼,过后便是一阵恐慌,原本站在周围的都纷纷躲开,冉玉等人周围顿时空出一大片来。秦雨涵也是一阵心惊,眼下这大宁皇朝一直饱受内乱之苦,而这内乱之源只有一个那便是玄月教。大宁皇朝不过刚历二百七十余年,而那玄月教据传建教已不下四百余年。大宁皇朝自建国便立玄月教为邪教,从未停止过清剿。玄月教也没有放下改朝换代的野心,一直暗中发展势力,与朝廷多方周旋。初始大宁皇朝国泰民安,政治清明,百姓思定,玄月教还没有什么作为。眼下大宁皇朝暮气沉沉,朝堂上党同伐异,百姓疾苦无人问,玄月教立时跃上台面公开造反。就在去年,刘弘毅在山东东昌府聚众叛乱,叛军虽被朝廷大军击溃,但刘弘毅到现在也未曾抓到,还在不断召集部众滋扰地方。今年,湖广衡州府薛守谦也高举推翻大宁皇朝的大旗。叛军占领衡阳及周边地区,朝廷多次征剿直到现在也未彻底剿灭。这两人都宣称只是玄月教的部属,只是玄月教在山东和湖广的两个坛主。而那冉玉却是玄月教总教的大护法,统领着玄月教一支最强力的部属,名字叫做‘霜天’。里面聚集着玄月教培养的武学精英,专司暗杀,刺探等事。明尊教是大宁皇朝敕封的国教,历代掌教皆授三品衔,领朝廷俸禄。大宁皇朝一直对明尊教赏赐不断,明尊教自然也负担起帮助朝廷剿灭玄月教的重任。明尊教多次派出门中精锐配合朝廷捕杀玄月教中人,三年前传出消息,朝廷邀以明尊教为首的各大派派出的精锐暗中设伏,在河间府一举将霜天击溃,首领冉玉不知所踪。之后三年里,江湖上再也没有霜天的消息,加之当时冉玉身受重伤,人人都以为冉玉都已死去,却不想今天好端端的站在这里,还是在大对头明尊教的‘灵和’大典上。“大胆叛逆,朝廷正愁寻不到你,居然还敢露面,今日便叫你来得去不得。”贵宾席上站起一个官服男子,明尊教兴办大典自然邀请了当地官员参加,这男子相必就是当地的一个官员。要知道冉玉可是朝廷通缉的要犯,抓到了便是大功一件,冉玉武功高强,别说平日里找不到他,就是碰上了也拿他没办法。可是今天乃是明尊教的‘灵和’大典,明尊教高手云集,再看冉玉一行满打满算也不过二十余人,拿下他应当不是问题,那官员算好了这才跳出来,想拿了这大功,心里一阵窃喜。冉玉看了一眼那个官员,一点未见惊慌,转过头来看向台上的昊德子长老,高声道:“今日是大典的武艺考究,冉某虽属玄月教中人,却也算得上是一个江湖人士。不知冉某前来挑战,堂堂明尊教可愿应战吗?”台上的昊德子有些迟疑,若是寻常武林人士,不管武艺高浅,明尊教也是无惧。可是这冉玉却是朝廷通缉的案犯,附上这身份很是让人为难,昊德子只得转过头来看向评判席上的掌教。昊宸子只是略一沉吟,便高声道:“我教早已严明大典武艺考究凡属江湖人士一概可予上台,冉护法既然有意,昊宸子命人接战便是。”又对那官员到:“俞大人,这冉玉在这山上便算是我教的一个来客,还请您稍候。”言下之意,若是他下山,明尊教便不管他的死活,尽可动手了。那俞大人自然听懂了他的意思,又不好拂了昊宸子掌教的面子,笑道:“掌教客气了,俞某保证不在山上拿他便是。”暗地里准备马上就使人去调兵在山下等他们。冉玉将这一番计议看在眼里,却没有丝毫惧意,长啸一声,纵身一跃跳上高台,他的身法没有任何技巧可言,胜在身形快逾闪电,秦雨涵暗赞了一声好。台上昊德子长老已经走下台去,冉玉解上身上一直背着的一个包袱,从中取出一把银色的物件,长不过半尺,秦雨涵一时还有些不解,这般长短也不知是什么兵器。只见那冉玉手掌一振,那银色物件突然伸展开来,变得足有四尺长短,在那端处一拧,冒出来一个银色的枪尖,赫然变成了一支银色长枪。冉玉持枪在手,直指评判席。。
落生梦
26306 人在追
借妻
29390 人在追
《借妻》这是一本在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小游鱼。男主是吴天成,男主是唐茜。男主和男主的老公是十分好得多的朋友,男主家里也十分有钱的人,虽然男主那方面不行啊。男主的事情被家乡人明白了,男主最终决定带个女朋友回家去,让这个谣言不攻自破。思来想去就想起了自己好朋友的妻子唐茜,安全的考虑好心的帮组借了妻子回去,结果......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傅燃正在开往虞城的长途汽车上。。
江湖令之月形人
5181 人在追
夜空中的一弯银钩,洒下无尽清辉。一弯新月高高地挂在墨蓝色的天空,是谁在新月万道下飘泊,是谁在江湖中四处流浪? 江湖令之月形人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这安静的沧洲城外一座桥上一个穿着怪装的行者正等待着谁。此时,一队人马正赶来沧洲桥。只见他们的号旗上写着“忠”字,为首的人带着人马围住了这个行者。“想抢东西么?那就看你们的本事了!”行者说道。说完,行者拔刀而起,四周人仰马翻,沙石溅起。行者又说:“离开吧,我知道你们是谁,也知道你们想要什么,但东西不在这,如果你们再敢阻拦,我定让你们走不出这方圆十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