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果然......她还是讨厌平凡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当年庄王妃想把凤执一同送进国学监,凤执不答应下来,她是真不想再去那个地方,但现在的,她却自己走了进来。国学监是皇族读书学习的地方,那里卫兵深严,通常人想进来根本不可能会,特别是现在的太子和几个皇子也在里面,闲杂人等连靠近了都不行啊,但凤执不像。她在那里国学监是皇族读书的地方,那里守卫森严,一般人想要进去根本不可能,尤其是现在太子和几个皇子也在里面,闲杂人等连靠近都不行,但凤执不一样。。...

当初庄王妃想要把凤执一起送入国学监,凤执不答应,她是真不想再去那个地方,但现在,她却自己走了进去。

国学监是皇族读书的地方,那里守卫森严,一般人想要进去根本不可能,尤其是现在太子和几个皇子也在里面,闲杂人等连靠近都不行,但凤执不一样。

她在那里生活了多年,熟悉每一个角落,知道所有可以避开人的死角。

那时她就如阴暗的老鼠一般活在这富丽堂皇的皇宫里,艰难的苟活。

“哈哈哈,你看到了吗?那小子居然被吓尿了,太好玩儿了。”

“当然看到了,英王真是太会玩儿了,听说还等下还有新奇的玩法,不知道会有多刺激。”

“等下看看不就知道了?”

两个锦衣华服的贵族子弟,人模狗样的摇着扇子,谈论的事情却不是人干的,而他们很不幸,偏偏在凤执面前说这些话。

手起,刀落,正好祭了凤执这把刚刚买回来的刀。

将尸体拎到角落里盖好,确保不会被人发现,凤执再一次隐入了暗处,顺着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路线,一路朝学堂走去,然而还没去到学堂她就看到了让她愤怒无比的画面。

水潭边,一群年轻的公子哥围在那里大声的嬉笑起哄,一个个乐不可支,他们取笑的对象是地上跪趴着全身湿透的少年,赫然正是凤长恭。

这群人凤执认识几个,领头之人是当朝最小的王爷,英王。

凤长恭痛苦的跪在那里,一张脸煞白,一动不敢动,凤执靠近一点才看见他的衣服裤子的袖口都被绳子绑住,而他的背部,依稀可见一条什么在里面拱来拱去。

是蛇!

而凤长恭吓得瑟瑟发抖,身体却一点儿都不敢动,一张脸煞白,终于,生生的吓晕了过去。

凤执并没有不忍的闭上双眼,相反,她把这一幕清晰的看在眼里。

她没有上前,此刻她不能出现在这里,若是凤长恭今日注定要死在这里,就算她冲出去也救不了,若是凤长恭不死,她不会再让他被欺辱半分。

凤执走了,离开了国学监,沿着那无人发现的道路离开,走出来没多远,突然觉得身体难受,一手扶着墙,一口血吐了出来,身子撑不住虚弱的往地上倒去。

凤执想到了上一次吐血昏迷,她不能昏迷过去,她不能晕倒在这里。

她死死的瞪大眼睛保持着最后的清醒,直到那眩晕的感觉渐渐退去这才扶着墙慢慢往前走。

国学监在皇宫东门,出去之后便是东街,凤执站在这里,看着繁华的场景,她再也不是权倾朝野、风光无限的长公主,站在人群中也不过是最普通的一个,沧海一粟,微不可见。

果然......她还是讨厌平凡。

没有权力,甘于平淡,她绝对不要。

她生于权力之中,位于权力之巅,就算死,她也要死在最高的位置,这种眼看着自己在乎的人受伤却无能为力的滋味她再也不想品尝。

一口血腥从喉头涌出来,又被她生生咽下去。

旁边有间茶楼,凤执走进去找了一个角落坐下,要了一壶茶,用茶水压下喉间的腥咸。

“靳大人,求求你了,您帮小的求求情,这事儿真跟我没关系啊?我上有老、下有小,若是背上了这案子这一家子就完了啊,求求您发发慈悲,高抬贵手。”

“刘主簿,这事儿我家主子做不了主,你该去找刑部的人自证清白,若是再纠缠不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靳十一的话音刚落,外面就有一队官兵进来:“刘同治在这里,带走!”

“不要,我没罪,跟我没关系,靳大人救救我!”

无论那人再怎么哀求,最后还是被刑部的人活生生的拖走。

凤执扫了眼那人,目光往前看去,斜对角的隔间里,帘子垂落,隐约可以看到一个藏青色的身影随意的坐着。

没了往日的端正,身子微微倾斜,几分慵懒随意,漫不经心。

刚刚那人那般苦苦哀求,却丝毫没有打动他,冷漠凉薄,丝毫没有年轻官员的热血正气,更像是浸淫官场多年的人,若非圣贤便是奸佞。

似乎是察觉到凤执的注视,透过帘子,一道目光落在凤执身上,打量,探究,犀利。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评分 10
作者:妖殊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到后来才会知道自己爱的是谁!
猜你喜欢
第033节故业
22103 人在追
秦申四把契书递给顾瑾之。顾瑾之起身,并未接,只是笑着道:“秦太医,没有这样的道理!您的好意我心领了,这契书我断乎不会收的。”老爷子也板起脸:“梅卿,既是重整祖业,就用心经营。把这契书收起来。”秦申四没有收,声音诚恳道:“其实学生前几年就有了顾瑾之起身,并未接,只是笑着道:“秦太医,没有这样的道理!您的好意我心领了,这契书我断乎不会收的。”。
小农女的生活系统
27936 人在追
恭喜恭喜你,获擦桌子完美的级!陈月望着眼前蹭光瓦亮的木头桌,再看一看技能书上暗淡的一片技能树,更有甚者主线任务信息显示的???神啊!救救我我吧!陈月将手中已经年久失修,甚至不剩几根的笤帚给放回了厨房,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遍周围,确定没人后,手中瞬间翻转出了一个喷香热乎的白面馒头,仔细一闻,甚至还能闻到那馒头中的甜味。。
岁朝赋
25333 人在追
十年前千里孤坟,二十年的故人长绝。一个是名满天下大将军,一个是为国为民五皇子。十年前本是将军戎装上战场,二十年的竟成青楼花魁换笑颜;十年前原是仪表堂堂五皇子,二十年的但是一抔黄土散尘世。直到真相解开我,将军也不是将军,皇子也不是皇子,这可以享受着太平盛世的人们竟也也不是人。火光连天,周边的百姓全都惊醒,衣衫不整的也是要出来看热闹的,“这是哪家着了火?”。
喜新令
12111 人在追
复活前,萧静时时处处小心谨慎,审时度势,终不能够给家族带给希望能,最后丧命误杀中。复活后,萧静依旧审时度势,原则大梁律例,风往哪吹她往哪倒,趋炎附势,佞臣小人样样信手拈来,只要你能活着,再骚的手段她也能溜出。可转眼间间,偌大的商阳城,她成了风向标,族人们入朝做官,家族纸业改造后制作精良人人疯抢,提升商阳城贵人们生活品质,大佬们们趋之若鹜。萧静诉苦,大佬们开局也不是这样,各个要治她于死地的决心去哪儿了?小剧场:萧静和姐姐受族辈的命令,来商阳给乔氏做妾。可人家切记!萧静想,切记就切记,干嘛还说她是新人,活好!站在身后的乔誉正横着翼州大战是大梁建朝以来最大规模的南北战争,此次的胜利对大梁内政外涉极为关键。。
第六十八章家风
9010 人在追
这一年来,戚维守已经不再把戚其良当成孩子看待了,许多的时候,他们可以平等对话,遇事情的时候,两人还可以坐下来好好的商量。戚维守心里面明白,戚其良现在行事还是有些生涩,但是随着他上进愿意努力去学习,有一天,他会成为戚家人心里面的栋梁。戚家是有戚维守心里面明白,戚其良现在行事还是有些生涩,但是随着他上进愿意努力去学习,有一天,他会成为戚家人心里面的栋梁。。
天作不合
29743 人在追
人都说那位不可以说的乔小姐是个不祥之人,所过之处,寸草不生,活物难寻。城中幼童最怕三样东西:吃人的大虫、吓死人的恶鬼和克人的乔小姐。在将最后一个族亲克进大牢后,方家终于等到将她赶了回去。赶跑当天,便举族相告、四处奔走庆贺。***四月春的晚上,那位人尽尽人皆知的“扫把星”乔小姐住入了金陵城外的玄真观。从此,城中鸡飞狗跳不断地……放个书友建的群号,评论交流大家进群玩耍嬉戏:215715120窗外,一个穿着深色袄裙的妇人正透过窗户看向屋内端坐的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