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谁特么这么想不开?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沈纪贱兮兮的凑回来:“你也不是亲手去接的庄王一家?那姑娘叫什么名字?”梁衡失笑:“你还真看中人家了?”沈纪旗号扇子装模作样的扇了几下:“就会觉得有趣的,那张小脸望着挺娇俏,脾气却不小,比我家那猫儿还好玩儿儿。”有趣的?好玩儿儿?靳晏辞挑了挑眉,这词他怎有趣?好玩儿?靳晏辞挑了挑眉,这词他怎么都没办法联系到凤执身上,那姑娘看着娇小可人,实则邪门得很。。...

沈纪贱兮兮的凑过来:“你不是亲自去接的庄王一家?那姑娘叫什么名字?”

梁衡失笑:“你还真看上人家了?”

沈纪打着扇子装模作样的扇了几下:“就觉得有趣,那张小脸看着挺可人,脾气却不小,比我家那猫儿还好玩儿。”

有趣?好玩儿?靳晏辞挑了挑眉,这词他怎么都没办法联系到凤执身上,那姑娘看着娇小可人,实则邪门得很。

沈纪要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接近她,估计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庄王三女,凤云晚。”

“凤云晚。”沈纪品味了一下:“这名字,感觉不是那么适合她。”

这个靳晏辞倒是难得的和沈纪意见统一,这温婉娴静的名字可配不上她那身气势。

梁衡笑了:“难得听你们二人居然讨论一个姑娘,我都有些好奇了。”

不过梁衡的好奇也就一说,并无多少深意,他已经成亲,有妻有女,夫妻恩爱,别的姑娘再美也吸引不了他。

靳晏辞没接,这个话题就此打住。

梁衡转而说其他:“李戍那里盯着的人传信,封驸马、杜御史、赵真皆派人接触,但都被拒绝了,暂时并未发现其他人。”

靳晏辞没觉得多意外,虽然他笃定李戍脱罪跟凤执有关系,但凤执身份背景神秘,若是那么容易被人察觉,那才是奇怪。

“李戍掌管户部多年,还与长公主关系甚密,他身上的秘密太多了,只要他不死,这些人都会缠着他。”

梁衡也叹:“谁都知道他的价值,但想要招揽怕是不易。”

李戍就像是一块涂了剧毒的肥肉,谁都想吃,但是想要咽下去,可没那么容易。

就如同户部尚书这个位置,谁都想要,但是谁得到了,一定会成为下一个被攻击的存在。

李戍所知道的那些秘密也一样,若是哪方势力得到了,定会成为众矢之地。

沈纪嘲讽的笑了一声:“李戍,那可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谁能招揽他?更别说撬开他的嘴了,他要是那么好对付,也不至于让这些人头疼那么多年了。”

户部尚书李戍,别号李一刀,不是说他武功有多好,而是但凡户部的折子,只要李戍定了,那就没别的事儿,谁都改不了,包括皇帝也都说不通,相反,他还能说出一堆劝诫之言让皇帝无话可说。

一刀切,干脆利落,当然,这个前提不是胡来,而是计算好合格的数目,不会多一分不会少一分,让那些想要贪污的人一口汤都喝不到,那叫一个绝。

要说李戍这样的人,草根出身,得罪人的本事还一流,要换个时间,他估计一辈子都熬不出头,说不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偏偏人家运气好,遇到个欣赏他的长公主,一路将他扶上去,把他卡在户部,可让朝堂这群人吃尽了苦头。

这也是为何李戍被文帝铲除却没有一个人想要救他的原因,巴不得他死的人太多,救他?谁特么这么想不开?

可这眼看着就要上断头台了,竟然也能被他盘活,这本事,真是让人不服不行。

靳晏辞自然也知道李戍这块石头不是那么好啃,也没准备招揽李戍,他只是好奇凤执救李戍到底想做什么。

关于凤执,靳晏辞越是关注越是想不通,若是不看她的脸,她身上总有一种傲然尊贵之气,从容不迫,带着上位者的掌控力,这样的人怎么会是那种被人控制利用的奸细?

若她真的是别人的棋子,那能掌控得了她的人,又是怎样的存在?

当天晚上,跟着李戍的人传来消息,李戍隐藏身份潜入了长公主府。

“封兰息?”

---

长公主府,凤琅阁。

一道清瘦的身影走进去,看到坐在主位上的俊朗男子,抬手拿下斗篷帽子,拱手:“驸马爷。”

封兰息浅浅颔首:“李大人不必多礼,请坐!”

来人正是李戍,他并没有坐下,一张严肃刻板的脸面无表情:“驸马爷可知这次下官为何而来?”

封兰息:“李大人是殿下最倚重的大臣,我对您也很是敬重,有话不妨直说。”

李戍盯着封兰息看了片刻,敛眸:“驸马爷可知这一次救我之人是谁?”

封兰息微微一顿:“谁?”

李戍抬头,一字一顿:“长公主殿下!”

封兰息吓得蹭一下从座位上站起:“不可能,殿下她明明已经......”

死了!这两个字,酸涩得让他说不出口。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评分 10
作者:妖殊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到后来才会知道自己爱的是谁!
猜你喜欢
第三章我们组合叫上帝视角
慕秋到的时候,网络上关于这档综艺的讨论已经高涨到在热搜榜上频频前进,成为了热搜榜第一。她推着行李箱下车,一手交钱一手接任务卡,然后快步往前面走。被镜头追着有点不太适应,她面上没什么表情,心里不断告诉自己:我今天很美,天下第一美,衣冠整齐发型她推着行李箱下车,一手交钱一手接任务卡,然后快步往前面走。被镜头追着有点不太适应,她面上没什么表情,心里不断告诉自己:我今天很美,天下第一美,衣冠整齐发型完美还特意化了妆,稳住。。
清朝求生记
2103 人在追
小女子生平无大志,只想混吃混喝平安渡日,结果赶上了低俗的清穿也就罢了,竟然还搅入夺嫡的烂事里,从这个阿哥府到那个阿哥府,从宫外到宫内,这在清朝求生本能为什么如果难?罢了罢了,下回分解小女子如何努力努力争取在皇室纠纷中悠然种地。PS:本文系清水文,口味重的朋友怕是要失落了。宫斗戏会太多,或是更本就会有。这而已男主在在清朝皇室里的家长里短。没有多数穿越人都存在的惊恐,这要感激网络的发达。云锦在现代是所谓的网络作家,但不是超级写手。收入吗,也还算将就。除写作外,她的主要活动之一就是在网上闲逛、看些闲书。所以穿越这种事,对她来说早就不陌生了,虽然对自己如何会亲身加入到这穿越大军中的过程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但也没让她对此太过于困惑。毕竟,是怎么来的并不重要,如何在这个世界安安稳稳的活下去才是当前的重中之重。。
兰香缘
27637 人在追
她是首辅的孙女,家族卷进夺嫡风波获罪。与新婚丈夫双双死在发配边疆途中。她带着记忆重来,成了江南望族林家的家生丫鬟陈玉香。这一生,玉香有四朵桃花。一朵不能够要,一朵她切记,一朵还没开好就谢了除了一朵......唉,不省心省力啊......这是一个小丫鬟想摆脱宅门而严禁的故事这薛氏原在府里二房专做针线活计,因生得有颇有颜色,又存了争强好胜的心,被一众大丫头忌惮,踩在脚底下,只让她做些浇花洒扫的琐碎事务,二十岁上随便配人嫁了出去。这薛氏倒也顺遂认命,自跟了陈万全便一心一意的经营生计,日子虽不算富裕,倒也温饱无虞。一年之后,薛氏有孕,忽在一梦中梦见千朵万朵兰花齐齐怒放,金光照眼。梦醒后去找算卦的马仙姑圆梦,那仙姑断言她将生个贵美之女,他们夫妻日后定要得女儿的济。薛氏大喜,多给了不少赏钱。。
我在末世摆小摊
5149 人在追
本文无cp!无cp!无cp!不介意者勿入!……暴雨突降,末世降临到。奇变的人、吃人的动物、吃人的植物接踵而至。小心开着挂的宋予望着天翻地覆的世界,淡然的摸了摸坐在旁边的二哈。“莫慌,让我先摆个摊。”……拿着自己这个月的工资,潇洒的离开这个全国连锁的煎饼果子店。。
联联珍珠贯长丝
27161 人在追
美色误人啊,她这个再次穿越而来小丫鬟,最后但是栽在了魏家大少的美人计里。(书名很正儿八经,文是简单轻松的沙雕文,的话很抓逻辑的读者,可能会不太很适合入坑)她真的不太喜欢赏月,九年里摆脱了曾经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她唯一的一项娱乐就是看那黄橙橙的月亮,从新月变满月从满月变新月。而一件事连续做了九年原有的意境也会因为腻烦大打折扣。。
当反派被咸鱼作者娇养后
【读者群:①⑨⑥⑦⑥②⑨⑧③】“我会披荆斩棘走到你的眼前,我亲爱的我的神明。”沈栖柔作梦都没想起,她书中的角色会不会产生意识,从书中再次穿越到她的世界。他基本上是完美的的代名词,身上有着沈栖柔对于生活现实不敢心存的一切幻想。深遂的眼眸,高挺的鼻梁,凉薄的唇……无一也不是神明的艺术品。他乖巧地唤她:“娘亲。”她带他不适应她的世界,教他以及使用电子产品,他借助沈栖柔的内疚,不断地地可以得到好处。一直到有一天,他被星探发掘,至此离开了了沈栖柔。正这时,沈栖柔意外发现了一个秘密。她亲自动手给与他病态毫无人性的基础设定,反倒走入了他一就便设下的局。市中心的屏幕上,你是我的神明,我便来寻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