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在别人身上...偷来的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凤执气场十足,一点儿不虚靳晏辞,她当权多年,还真没人能在气场上被压制她,虽然一踏进府门她一瞬间就丧气了。巧妇为难无米之炊,她现在的啥都也没。她说就怕靳晏辞查出也是真的,就她现在的这状态,靳晏辞能查出那才啊奇了怪了。想一想死掉的于怀,想一想自己身上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现在啥都没有。。...

凤执气场十足,一点儿不虚靳晏辞,她掌权多年,还真没人能在气场上压制她,但是一踏入府门她瞬间就泄气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现在啥都没有。

她说不怕靳晏辞查出来也是真的,就她现在这状态,靳晏辞能查出来那才真是奇了怪了。

想想死去的于怀,想想自己身上的毒,突然觉得天牢里的李戍都不想捞了......

(李戍:呃.....他觉得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的。)

凤执满心无奈的走回自己院子,半路遇到了同样一脸丧气的凤云双。

凤云双:“你去哪儿了?”

凤执:“出去随便走走,不行?”

凤云双狐疑的看着她那表情:“你......遇到什么事儿了?”

凤执叹气:“看上了很漂亮的东西,但是太贵了,不够钱买,二姐能把你私房钱借点儿来吗?”

凤云双瞬间黑脸:“你想屁吃,还想买东西?你知不知道今天娘亲有多难受?”

凤执正了正脸色:“出什么事儿了?”

凤云双重重的哼声:“今天我陪娘亲去见了宗亲,那些宗妇一个一个说话绵里藏针、嘲讽挖酸,就连那些个小辈都不把娘亲看在眼里,娘亲一整天都在受气,我知道咱们没权没势,可这也太欺负人了,什么贵族?什么教养?都是狗屁。”

说着眼睛都泛红,娘亲受罪她这个当女儿的看着难受,而且今日她一直在王妃身边,显然也没少受气。

再怎么懂事,到底还是个小姑娘。

凤执并没有太多感触,庄王府没有权势,回到这里站稳脚跟之前这些都是他们必须经历的,庄王也不会好过到哪儿去。

可这些比起凤执曾经经历那些,简直不值一提,不过是嘲讽挖苦几句,真正的黑暗和肮脏她们还没看见呢。

不过这些事情她心里想想就行了,也不能真说出来。

“消消气,爹不是说陛下想要重用他?以后等爹有权了,日子就会好过了,我去看看娘亲。”

凤执因为自己的经历,很少能跟人共情,但是她见过大风大浪,说话的时候很平稳,不自觉的带着一种安抚人心的力量,让人自己都察觉不到的依赖和信任她。

譬如眼下,凤云双满心的烦躁和酸涩,却因为凤执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消散了不少,心也平静了下来。

也许凤云双自己都没有发现,她心里难受的时候,第一个想要倾诉和依靠的不是庄王和王妃,而是凤执。

凤执去看了庄王妃,王妃自然不会如凤云双那样一般情绪外露。

当初她刚刚嫁给庄王就经历了几次沉浮,最惨的是夺嫡的那段日子,庄王几次差点儿把命都给搭进去了。

对比曾经那些暗无天日的日子,眼下这点儿气算什么?

尤其是文帝现在有意让庄王襄助,这日子有盼头,受点儿气也忍得了。

所以凤执去看王妃的时候,都不用她安慰,王妃反过来还关心她。

“来了龙城也有几日了,娘亲忙得晕头转向把你都忽略了,你这身体可有不舒服?”

凤执:“娘亲不必担心我,并无大碍。”

王妃伸手给凤执撩去额前的碎发:“我儿且等一等,若是你爹能得陛下重用,为娘入宫给你请太医,一定养好你的身子。”

凤执心口一软,她自认已经心冷麻木了,但庄王府这群人的亲情却总是能触动她的心房,尤其是王妃这颗毫无保留的爱女之心,对比那个对她下毒的太后娘娘......

一样都是当娘的,两个都让凤执心疼,一个是扎得疼,一个是酸得疼。

从未想过自己这辈子被人这般疼爱,竟然是在别人身上...偷来的。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评分 10
作者:妖殊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到后来才会知道自己爱的是谁!
猜你喜欢
第021节选择
27104 人在追
胡太守府里,胡卓脚步匆忙回了家。他跑遍了延陵府的药店,没人听说过“六神丸”。他又想起顾瑾之临走时说,假如没有再去顾家拿,足见六神丸应该是顾家的祖传药。他无法,只得先把顾瑾之说的六味药材抓了回来,问父亲胡泽逾应该怎么办。胡泽逾哪里知道该怎么办他跑遍了延陵府的药店,没人听说过“六神丸”。。
第二十七章天大的笑话
“......”云九鹤很快反应过来,语速飞快,“明子你且抵挡片刻,你家公子去也!”眼看着青衣身影运起轻功溜的飞快的自家主子,祁明半刻没耽误,眸光微冷间,拔剑。湖上打斗激烈。云九鹤落到岸上,回头看了眼,见黑衣人追上来,飞快没入人群。顺手捞了个湖上打斗激烈。。
穿书后我靠摆摊养全家
范筱筱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赶上了穿书的大潮流。穿就穿吧,看仔细一看别人都是大长腿的美女,再低下头仔细一看自己,胸平个子矮。再看仔细一看家里,父亲意外病亡,狠毒继母转卖就把自己给卖了,幸好有个心痛她的阿姐,这才能让人勉强度日。好吧,日子苦是苦了点,虽然她范筱筱做为当代中国生活……UP主是肯定会哭的!也没银子咱们就赚!也没非常好吃的咱们就种!有灾祸,那咱们就跑!美好的的生活……就在前方!但是,日子一好,总有烦心的事事便找登门。偷秘方,套近乎,除了栽赃设计陷害设计陷害的?!哼!真当我范筱筱不火力全开,爪子是白长的!?啥,隔壁反派大佬们要倒插门?那.....那能怎么办?范而买卖奴仆的地方,今日人更是少的可怜,仅仅两三个人牙子在树荫底下唠着闲磕。被关在木笼子里的范筱筱低垂着脑袋,望着手上绑的死死地绳子愣神。。
六零有姻缘
7715 人在追
复活回没消失了前,低调生活,没想起,都当奶奶的人了,从儿媳妇身上明白了……连沫沫头有些疼,缓缓睁开双眼,愣住了,熟悉的摆设,这是她的房间?连沫沫惨然一笑,一定是执念太深,哪怕是死了,都要梦回过去。。
重生之必然幸福
16002 人在追
给新书《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 》求个支持。这是由一株人参引起的血案!复活五六年,也没空间,也没钱,惟一挖到的一株野山参也被某个一脸正气的人其要求朋友见面分一半。林微脖子一梗,要钱也没,更可怕一条! 谁知某人给了钱,要了命,管了她的后半生……
古代试婚
16409 人在追
复活中国古代农家女,家徒四壁穷的慌,嫂子贪婪的欲望无情地义,哥哥很老实少主张,逼我做妾没商议,拉个秀才来背黑锅,假倘若支潜力股,你我协力奔小康,怕是烂泥扶不上,拟个合约将你防。做富家妾但是穷人妻?嫂子说:那个李秀才穷的叮当响,跟随他受苦累及累及再说,哪天日子过不一直这样,他就把你给典了。哥说:你嫂子说的对呀!嫂子说:嫁到张家,你就一辈子不愁吃穿,享清福了。哥说:你嫂子说的对呀!林兰:李秀才,咱们打个商议,倘若五年内你能高中,我就勉强做你的妻,倘若不能够,你我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李明允:姑娘,你是想借助我吧!林兰:那你愿不不愿意呢?李明允丰安县下有一村,名曰涧西,该村不过二三十户人家,人口简单,然其背倚青山,一条山涧潺潺绕村而过,风景甚是秀美,村前是开阔的桑田稻田,桑田荫荫,稻田泱泱,看着甚是富饶。事实如此,涧西村,家家有良田,户户弄桑麻,男耕女织,算得上丰安县下小康村一枚。不过却有一户人家是例外,就是村东头林姓人家。何故?涧西村民大多姓金姓陈,只此一户林姓是外来的,没有良田,以打猎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