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都是千年的狐狸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凤执拨了拨火堆,得亏白日里睡得多,现在的即使不睡也也不是尤其困,真的是不想回家去跟他们挤了,就当值夜吧。将近片刻,几道稳重的脚步声走到凤执旁边站定,是靳晏辞。一撩披风坐在旁边的石头上,隔得也不是很远,浓厚的酒香一瞬间就把凤执的鼻子被包围。这半夜三更的,不到片刻,一道沉稳的脚步声走到凤执旁边站定,是靳晏辞。。...

凤执拨了拨火堆,亏得白日里睡得多,现在就算不睡也不是特别困,实在是不想回去跟他们挤了,就当守夜吧。

不到片刻,一道沉稳的脚步声走到凤执旁边站定,是靳晏辞。

一撩披风坐在旁边的石头上,隔得不是很远,浓郁的酒香瞬间就把凤执的鼻子包围。

这半夜三更的,正是无聊,这酒味闻着都馋人,可惜的是这身体本身就娇弱不胜酒力,更别说还有毒素未清,想喝也不能的。

不过这酒香里还夹杂着淡淡的药香,酒香浓郁掩盖了药味,若不是常年跟药物打交道的人根本闻不出来。

所以,他受伤了!

凤执动了动眉头,受伤跟她也没啥关系,拨动火星,居然在其中翻到了两颗土豆,也不知道是谁放进去的,倒是便宜她。

用棍子将土豆夹出来,好像已经完全烧熟的样子,不过这灰溜溜的东西,怎么下口倒是成了一个问题。

察觉到一道视线,凤执抬眸,四目相对,一个清冷,一个凉淡,诡异的是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气氛有一瞬的凝固,凤执戳了戳面前的土豆:“靳大人要来一颗?”

靳晏辞微微垂眸,看了眼那灰溜溜的土豆:“不必。”

凤执也不勉强,找了张油纸将土豆包起来,剥开两边,用勺子挖中间没有沾灰的部分吃。

靳晏辞敛眸,捏着酒坛的指腹微微摩挲,一个土豆都被她吃出了美味珍馐的姿态,果真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姐。

凤执安安静静的在吃土豆,别说,这感觉还挺奇特的。

奇特的食物,奇特的人,奇特的场景。

她掌权多年,生杀予夺,早已经高高在上,与其说是傲慢,不如说是麻木。

纸醉金迷,奢靡无度,糜烂腐朽,极致的奢华背后就是极致的阴暗和肮脏,看多了,心也跟着脏了。

重生到庄王府,她并没有怨恨到立刻要回龙城掌权复仇,相反,她其实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朝中的人一辈子拼尽全力想在那权力之巅有一席之地,而她出生就在那里,至死才离开。

而今在这里,吃着一颗曾经她看都不会看一眼的烤土豆,旁边坐着一个完全不把她看在眼里的朝廷命官,真是新奇。

她其实并不是那么想回龙城,但庄王府脱不了身,不过也许这次回去会有别的收获也说不定。

想着想着,她突然轻笑了两声。

靳晏辞闻声看过来,正好对上凤执含笑的眸子,夜色里,映着火光,氤氲朦胧。

凤执疑惑:“嗯?”

靳晏辞举起酒坛子喝了一口,眸子里闪过什么。

靳十一给靳晏辞送下酒菜过来,是冷切的牛肉,这么一对比,凤执那个土豆简直不要太寒酸。

“凤姑娘,这夜深露重的,可要吃点儿?”

凤执挑眉,靳晏辞这随从倒是挺会做人的,唔,长得也端正,尤其是武功还高强。

她现在就缺这样的属下啊,考虑了一下挖墙脚的可能性,凤执遗憾摇头:“多谢,刚刚吃了个土豆,不饿了。”

靳十一憨厚的笑了笑,说真的,他还挺不相信自家主子的怀疑的,这凤三姑娘长得多好看啊,那娃娃脸,粉雕玉琢的,一双眼睛大大的,清澈剔透,干净又温柔,哪儿有坏人长这样?

怎么说呢,凤执这张有些太过稚嫩的娃娃脸其实还是具有很大的欺骗性的。

她都不用刻意扮无辜,就坐在那里就已经被人划分到无害的那一群人里去了。

当然,也有那些个怎么也瞒不过的,理由嘛,很简单,都是千年的狐狸......

大晚上的这么坐着也实在无聊,靳晏辞高冷不说话,靳十一倒是好说话,凤执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聊着。

她不会问问题,而是先说,说起平吉城的人文风情,说平吉城的宝藏和好处,然后靳十一说起了龙城,说一些自己的见闻,当然都是市井间的平常事。

而后凤执说起了自己爹爹,说爹爹虽然平庸,但是很爱家人,对娘亲也忠贞不二。

靳十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他娘亲也教育他要疼爱自己的媳妇,但他还没成亲。

凤执聊吃的,聊口味,然后聊出了靳十一的家乡和自己喜欢吃的东西。

旁边,靳晏辞身子微微倾斜,听着二人聊天,眸子看着空地,眼中映着跳跃的火苗,不知道听到什么,微微勾唇,有那么点......耐人寻味。

靳十一聊得有些意犹未尽,靳晏辞挥手让他离开,没有说话,不过看向凤执的眼眸明显更暗沉了几分。

凤执丝毫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她没有一句话能让人挑出错处,靳晏辞要怀疑就怀疑呗。

靳十一身为靳晏辞的心腹,岂是随随便便能跟她那么热情聊天的?

既然靳晏辞有心试探,她就让他探个够,装个无辜而已,谁不会?

现在局势不明,庄王府还没有立足之地,她还是低调的好。

就算是狐狸,她可不喜欢露出狐狸尾巴。

喝了口水,起身:“长夜漫漫,还是留给靳大人独享,我要去休息了,告辞。”

凤执走向马车,慢悠悠的爬上去,看着里面的两人,把凤无双挤到中间去,给自己找个位置躺下,然后瞪着车顶发呆。

火堆旁边,靳晏辞转动着手中的酒坛,墨色的眸子明明灭灭,眼尾微微上扬,原本清正雅致的容貌在这一刻竟然透着几丝妖冶诡谲。

本以为能握在手中的庄王府,似乎要出现一个变数。

只是不知这个变数是刀俎还是......鱼肉?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评分 10
作者:妖殊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到后来才会知道自己爱的是谁!
猜你喜欢
第014节宽容
28607 人在追
张渊褪了外衣,穿着中衣独坐太师椅上,等着宋家仆人砍了荆条来。看到宋玉进来,他微微一笑,轻抚长髯,叫了声老爷。宋玉心里却不怎么痛快:张渊是他的客人,他岂会让张渊受如此侮辱?他定会拦下张渊的。张渊早不吩咐下人去砍荆条,晚不吩咐,偏偏等着宋玉快要看到宋玉进来,他微微一笑,轻抚长髯,叫了声老爷。。
第八十九章不等等裴姑娘吗
“平日里都白教你了么,穷乡僻壤的客栈都敢住,若不是大人在此地耽搁了两日,还不知会发生什么呢,好在你没吃东西,不然躺在砧板上就是你了。”说这话时,元千的语气不似往常那般轻松,厉色道。如今国势虚弱,多方势力混杂,匪患盛行,黑店自是猖狂,夺人钱财说这话时,元千的语气不似往常那般轻松,厉色道。。
媚骨
15211 人在追
复活在待嫁之年,一切都来及......便皓腕撑起家业,小女子媚骨铮铮!——*——*——非常感谢无眠君手绘作品封面赵嘉蕙听着这话,收回了目光,静静用密磁细勺搅动面前的咖啡,声音平稳道:“好久不见,想看清你而已……”。
培福里1931
18067 人在追
1932年,东方巴黎,洋货横行,国货衰颓。一个在上海滩里横冲直撞的乡下小子,一个被家族被逼婚的娇俏小姐,两人从蒲石路到培福里44号,创始百雀羚,终成百代香。乱世之中,半生风雨,他们一路再度携手而行,斗外国名牌,战国内老牌,学制香,研草本,谱出一曲海上繁花,留下的一抹如烟香气,氤氲流转,芳华不散。小皮匠十八九岁年纪,瘦得像宋画里的傀儡骷髅,唯有一双眼炯炯有神,好似南梁张僧繇作画时先点了眼睛,怕绘了龙身破壁飞走,所以换个人身凑合。此时此刻,他坐在兰心大戏院门前等生意,看着华灯初上,忽然便想起上头那句话来。。
第八十四章想
9746 人在追
戚家姐妹们都不是娇气的性子,戚芭和戚善上了山后,两人直接往常去地方,见到新草又长了许多,姐妹上门拆了折,然后互相点头就开始摘采取来。两人背篓里装满草,手上还各自提两捆草往山下走,戚芭走在前面,她突然停了下来,戚善从她肩膀处往下望,曾招娣姐妹两人背篓里装满草,手上还各自提两捆草往山下走,戚芭走在前面,她突然停了下来,戚善从她肩膀处往下望,曾招娣姐妹把下山的路给堵住了。。
第四十六章忙
14119 人在追
戚维山回去和钱氏说了说,钱氏听后表示了赞同,戚维山瞧着她眉眼越发的温软:“我原本有些担心你想不明白这里面的道道,结果你比我还想得还要通明。”钱氏瞅着戚维山:“我从来不是小气计较的人,依我说,早一两年考虑进城置业,对孩子们读书更加有好处。孩子钱氏瞅着戚维山:“我从来不是小气计较的人,依我说,早一两年考虑进城置业,对孩子们读书更加有好处。孩子们懂事,他们争气往上走,我们长辈也只能够在这个时候多支持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