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通州的流言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顾天成给卓远图说,买船的银子他难以一次尾款,希望能能分六次会支付鸿江船厂,每季度一次付一次船款,两年付清。但是这持续的两年的付款有提及利息,但并不高利息,比是寻常两年借款的利息还得低些。关键是,哪有分好多次付账这样买东西的?但是用人家送你的东西作抵押。这虽然这持续一年的付款有提到利息,但并非高利,比寻常一年借贷的利息还要低些。。...

顾天成给卓远图说,买船的银子他无法一次付清,希望能分六次付给鸿江船厂,每两月付一次船款,一年结清。

虽然这持续一年的付款有提到利息,但并非高利,比寻常一年借贷的利息还要低些。

关键是,哪有分好多次付钱这样买东西的?还是用人家送你的东西作抵押。

这么无耻的提议,很让卓远图叹为观止,就连在旁侍奉的两个小厮都忍不了了,一个向左望天,一个向右望天,脸上表情很是精彩。

顾天成其实也有点不好意思,这么异想天开的办法,是抵达通州的前一天,袁冬初给他提议的,有个新名词叫做分期付款。

分期付款虽然是个新名词,但只看字面,顾天成就知道这是怎么个意思。

关键在于,分期付款有点类似于抵押借贷。

借钱借物,尤其是大宗的,不但要有文书字据,还得有实物抵押。

而他家冬初提出的抵押物,是鸿江船厂送他们的两条沙船。

那两条船……原本就是人卓大官人的好吗?

把人家送的东西,返过来在人家这里作抵押,再从人家这里套一艘船回去……

以顾天成脸皮的厚度,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好在他也仅仅是不好意思,虽然被卓远图戳穿询问,虽然也摆出了不好意思的态度,但该说的话,他还能继续说下去。

“不瞒大官人说,小子也觉着说这事儿有些脸红。您看,我这不是有难处嘛。这事儿咱规规矩矩的做,如果一年里,我有哪次还不上分期付款,您一下子就能把三条船都收回来,这其实和抵押没什么区别。”

卓远图好一阵无语,的确和寻常抵押没什么区别。

但这事说出来,就是很不对路、很不讲理的样子。

顾天成很诚恳和卓远图对视着,满脸的事处有因,满脸的无可奈何,还有满脸的期待。

卓远图终究是没忍住:“那就这样吧,你那两条船的手续都带着的吧?把手续带全了,找账房办理抵押,我回头和大管事打招呼。”

不过一条翻新的中型货船,原本就是寻方便的时候做人情、或者造船局需要时自己用的。

以这种方式卖给很有潜力的顾天成,也是合理的去处。

但是,顾天成又给他来了个乌龙:“这个……我们这次只来了一艘船,所以只带着一艘船的手续。咱先把船买下,另一艘船的抵押手续,我们下趟来时,一定给大官人您送来,您看怎样?”

“……”卓远图第一次对自己的眼力有了深切的怀疑,他看好的这货,真靠得住吗?

“什么都没有,你做的什么抵押?!”卓远图气的都忘了自己的年纪和身份,很没好气的给了顾天成一句。

“其实有两条船的……”顾天成再次做出那种很内疚、很诚恳的样子,就是告诉你:他其实很有诚意,之所以这样,实在是事出无奈。

这小子真有两条船,以卓远图的地位和身份,也不怕他赖账,唉,算了,不和这混账计较!

接着,卓远图才问了他比较关心的问题:“看起来,抵押买船是临时起意的想法吧?遇什么事了?让你中途起意,竟打我鸿江船厂的主意?”

见事情有门,顾天成连忙拍马屁:“大官人果然目光如炬、料事如神,我们还真是中途遇到了事情……”

遇到对路、对自己有善意、真心帮助的人,顾天成的顽劣是另一种表达方式,有点耍赖、更有点亲近。

而且,他也有自信,将来他一定有能力和卓远图站在同一高度,有能力回报卓远图的善意。

尤其在正经事上,他更是不做隐瞒,把翼阳码头遇到的事情,原原本本给卓远图说了一遍。

“多一条船同行,不但船上人手会多一倍,途中也能多些照应。有突发事件时,不至于孤立无援。”顾天成实话实说。

“这事居然着落在翼阳码头了?”卓远图沉吟着说道,话里另有内容。

顾天成连忙追问:“怎么回事?我们前次从通州离开,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他早间出来时,还特意安排刘三虎和张二柱,在通州找相熟的人打听,这段时间通州是否发生了和他们有关的事情。

卓远图话里的意思,好像不用打听了。

卓远图把手中茶盏放下,抹了抹胡须,才慢条斯理的问道:”你在牧良镇或易水县,是否惹到过什么人?”

牧良镇和易水县?

顾天成颇感意外,事情的源头居然在自己那边?

那里没这么大仇的人吧?

顾天成脑子飞快转着,逐一过着他熟悉和不熟悉、曾经打过交道、甚至大打出手过的人。

最后得出结论:“应该没有吧?我通常不接触心机深沉、睚眦必报的人。即使必须动拳脚棍棒,遇到心地阴暗、难以捉摸的人,我的处理也很谨慎,不会留下后患。”

打架也是要看人的。

大家都是明面上的人,因为互相触犯利益什么的,即使是相互性格不合,也可以大打一场或者几场。

梁子结下,大家谋求事后报复,即使不是明刀明枪,也知道对头是谁。

但那种表面和你一团和气、甚至亲近有加,却时刻找机会暗地里捅刀子的人,遇在顾天成这里,不动则已,只要动手,就会使尽所有手段,把他压到再无翻身之力才行。

必要时,直接抹杀的事情也得做。

而这次,通过远在翼阳的码头大哥,做打压他的事,却有点让人费解了。

曾和他过过招的人,哪个有这种能力?

有这种能力的人,又哪里用这么费事,直接在牧良镇动手便可,简单省事的很呢。

而且,当时翼阳码头的手段,也够狠了。

那是袁冬初处理得当,他也回来得及时。

否则,若真被赵博财得手,把他的船和货毁去,再把人拘起来,安上个土匪蓄意滋事、扰乱地方安危的罪名,直接发配十年都是有的。

谁和他有这么大的仇?跑来通州和翼阳这么远的对方算计他?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成福运小娘子

评分 10
作者:衣布衣出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猜你喜欢
末世之希望树
2261 人在追
突逢末世,林染彤幸运的人的获了与众不同的空间异能,空间中有一颗奇妙的希望树。便,她没事儿种种菜,养几只鸡鸭,照料照料儿子,交几个知心人好友,一同在这艰苦末世中求生存,且行且好好珍惜。对面女子眼睛眼睛睁的更大:“你是他妈妈??”又指着胖乎乎的娃娃问:“这小包子居然是你儿子?”。
别逼我说话
5180 人在追
偏偏会说话的却严禁不装哑巴。偏偏拥用“神”通常的能力,却苦无难以肆无忌惮以及使用。偏偏也可以站在金字塔之巅,却执著于在金字塔底卖煎饼果子发迹致富之路。偏偏是个真大佬们,却自以为是朵小白花。杜心迟的人生座右铭: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就说话的!……我说到话来,连自己都怕!偏偏是天子骄子,却做事低调。偏偏地位崇高的精神、万人景仰,却待事平等自由、不分低贱。偏偏也可以一门心思修练、问鼎大道,却喜留连凡尘、普渡众生。偏偏发誓成了武功盖世英雄,却心甘情愿沦落她一人的保镖。青容与的人生座右铭:遇杜心迟前:我愿为天下和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遇杜心迟后:你既在这样的天气中,连争分夺秒度过每一秒的知了也停下了它们的叫声,只求这样一份安静的凉意。。
六零有姻缘
7715 人在追
复活回没消失了前,低调生活,没想起,都当奶奶的人了,从儿媳妇身上明白了……连沫沫头有些疼,缓缓睁开双眼,愣住了,熟悉的摆设,这是她的房间?连沫沫惨然一笑,一定是执念太深,哪怕是死了,都要梦回过去。。
团宠医妃打卡续命
9767 人在追
一开始绑定微信打卡系统,身体孱弱的夏汀只想续命活一直这样!再后来她意外发现,她还也可以想的更多一些,例如……天池山打卡失败,获天池养颜水*10桶。白马寺打卡失败,获万能膏药配方*1。百草园打卡失败,获医药典籍*1。……皇宫打卡失败,获未婚夫*1。夏汀:你别回来啊!——————(一对一,苏爽甜,团宠 甜宠,男主金手指粗大。)半睡半醒间,夏汀觉得自己身下的床板有些硬,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触手冰冷,质地坚硬。。
第十八章诸天之魔
9496 人在追
为了避开那群太极宗弟子,云亦可打算直接带他们传送过去。反正他们的擂台都结束了,轮到下一场还要过两天。云亦可问道:“目的地在哪?”云亦可问这个问题很正常,温无祸也没有多想,直接道:“暮云城东郊十里的松林山山脚。”云亦可刚觉得这个地址有些怪怪的反正他们的擂台都结束了,轮到下一场还要过两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