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投入多少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袁秋末望着何东平的反应,是心中暗乐。这何东平,明明就是陷在他的固有模式中不能自拔了啊。她虽更年轻,但是个姑娘,但她不管怎么说是对手好好?还没怎样呢,就这么盲目悲观,好吧?“嗯,”袁秋末的欣喜是许旻内心的,“那就咱们意见完全一致,那就谈一谈接下来的运这何东平,分明是陷在他的固有模式中不能自拔了啊。她虽年轻,还是个姑娘,但她好歹也是对手好不好?。...

袁冬初看着何东平的反应,也是心中暗乐。

这何东平,分明是陷在他的固有模式中不能自拔了啊。她虽年轻,还是个姑娘,但她好歹也是对手好不好?

还没怎样呢,就这么盲目乐观,不好吧?

“嗯,”袁冬初的欣慰是发自内心的,“既然咱们意见一致,那就谈谈接下来的运作,还有我们两家对诚运投递的股成和主管事宜。”

“?”何东平端着茶盏的手顿了顿。

申祥这时也回过味儿了,听到袁冬初的话,也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当此情形,谈论这个内容,要不要这么急着确定自己的劣势啊?

更莫名其妙的是,袁冬初开口的话。

“既然大管事做事如此痛快,我们就让一步。诚运南北掌有信局七成股,鸿江船厂这边,我们给三成,大管事看这样可行?”

“七……你们占七成???”申祥失声叫道。

疯了吧?!

这是何东平两人第一个念头。

然后,两人又仔细打量袁冬初好几圈。

看着还好啊,镇定从容,信心满满的样子,不像得了失心疯啊。

可是姑娘你哪里来的这种自信?

“这个……袁姑娘说笑了吧?”何东平说得很含蓄,给足了袁冬初面子。

这也是他手上拿着一份可算惊世骇俗的表格账本。不然,遇到这种不懂事的叫嚣,他真不会给面子的,直接就甩袖子走人了。

申祥同样不能忍,问道:“袁姑娘可知,我们鸿江船厂翻新的沙船,价值几何?”

袁冬初微笑:“当然知道,上次我们过来,不就是来买船的吗。对于船只的价格,冬初很了解。”

“袁姑娘这么说,何某就不明白了,”何东平有点儿不高兴,这位姑娘,有些太不知好歹了啊,“既然袁姑娘知道的如此清楚,却在鸿江船厂投入运输船只的情况下,只给出三成股,而你方却占有七成。何某想知道,诚运南北一方,对信局的投入几何?”

“是冬初没说清楚。”袁冬初很诚心的认错,再次打开手边小小藤箱,从里面取出一份文件。

却未递出来,而是在手中缓缓翻了两页,才抬头看向何东平两人,说道:“开办信局的构想,是诚运南北提出来的。现在咱们不提这个,我可以做主,把这个构想和投递业务无条件转给鸿江船厂来做。

但是,鸿江船厂能以最快的速度,把投递业务拓展开吗?大家都知道鸿江船厂的财力和人力,也许大管事真能快速把投递业展开。但大管事能保证,扩展之后的投递业务收益,一定能做到最大最优?”

何东平被袁冬初问得一时语塞,他的视线在袁冬初面上和手上的文书之间来回移动着,心下大约猜到,袁冬初之所以如此有信心,那份文书上应该有答案。

可那上面写着什么呢?

申祥作为下属,很能体谅上司,直接开口问了:“袁姑娘的意思,你们诚运南北,刚开始做河运,没有财力物力支持,就有最有效、最赚钱的能力?”

袁冬初微笑:“这话说的有点儿过了,但办法我们却是真有呢。”

何东平期待。

申祥则是不加掩饰的不相信。

袁冬初把翻过两页的计划合上,隔着桌子推到何东平面前,说道:“这是筹建信局的计划,请大管事过目。”

不用说,这份计划又是一记重拳,重重击打着鸿江船厂两人的感知和经验。

两人一目十行的急急把文书看完,之后又详细过了一遍。

难怪这姑娘敢如此大言不惭,人家是真有料。

只是……

“袁姑娘,你这筹划不完整啊,接下来的部分呢?”申祥问道,文书最后是在他的手中。

何东平感觉今天的商谈,自己完全落在了下风。

所以干脆也不和人交锋了,有下属就是好,这个时候,就用得着下属了。由下属试探,谈出来的结果不如意,他也好想办法圆回来。

这份文书做出的筹划相当好,就像表格账册一样,绝对能让人耳目一新,却有着明显的不完整。

这残缺的文书只写了通州总号的构建,以及下设两个分区分号设置的一部分。

至于前页目录中提到的、通州城下辖县城及村落如何安排,却是没有了。

而且,看通州总号和两个分号,是两种不同的运营方式,且分号的构建还没写完。

再往下延展的村镇、县城,是否有更不一样的运作方式,那就不得而知了。

袁冬初如此有信心,文件中缺失的部分,应该就很重要了。

何东平自持身份,所以把文书转给申祥。而申祥还能领会领导的意图,他询问的,也正是何东平最想知道的。

袁冬初继续微笑:“时间太急,冬初又是初学写字,十分勉励才写出这些。如果两位看着还成,冬初回转就去写接下来的部分,点灯熬油,也是会赶时间写出来的。”

至于时间能赶到何种程度,袁冬初没说,何东平两人也是你看我、我看你,没好意思追问。

可是内心里,两人疯狂吐槽袁冬初年纪轻轻,又是个女孩子,却如此狡猾。

何东平只管低头喝茶,一点儿不想泄露自己心中的迫切。

怎样才能把整份文书拿到呢?

难道真的给诚运南北七成股,他们鸿江船厂只拿三成?

何东平觉得,自己好多年的管事、大管事都白做了。面对一个小姑娘,居然不能给船厂挣来应得的利益,居然会素手无策。

…………

在卓远图办公的房间,作为鸿江船厂的大东家,卓远图可没有何东平那样的纠结和郁闷。

他和顾天成谈的相当不错,虽然也有哭笑不得的感觉,但顾天成所提建议,还在他能接受的范围内。

卓远图慢条斯理的放下茶盏,说道:“天成,你打的这算计,有点出格了啊。用鸿江船厂送你的船做抵押,再从鸿江搞一艘回去……谁家生意能答应你这么做?”

让他哭笑不得的建议,是顾天成提出了的。

顾天成要用诚运南北正在使用的两条货船做抵押,也就是上次卓远图送他的两条沙船。用这两条船抵押,从鸿江船厂再买一艘同样的翻新沙船。

说是买船,但既然说道抵押,那就是无法正常付款。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成福运小娘子

评分 10
作者:衣布衣出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猜你喜欢
君九龄
28291 人在追
太康三年冬,阳城北留镇宁家来了一个登门相认的女孩子;被拒婚后,女孩子最终决定在宁氏家门前以死明心志;当死了的女孩子再度睁开眼睛眼;很多人的命运至此翻天覆地。林家是官,她们和缙云楼都是商户,缙云楼能阻止林家立刻拿人就不错了,怎么也不可能对抗林家让林家罢休。。
春上锦绣娇
8618 人在追
上一辈子明容至死都不明白了,为何自己知恩图报图报,全力以赴付出过,却最后换得的是他们的肆无忌惮被践踏,没想起老天爷开眼,叫她复活回去,这一世,她要彻底摆脱吸血鬼的爹娘兄弟,追上那闹心的亲事,自己做自己的主,活出个肆无忌惮的人生!等她睁开眼,明白自己重获新生了,吃力的扑到镜子跟前。。
庶女攻略(《锦心似玉》原著)
《锦心似玉》原著,钟汉良、谭松韵超强阵容执导。鸟啼远山开,林霏独徘回。清雾闻折柳,凭眺望君来。锦缎珠翠之间,她而已一个地位卑贱的庶女……总而言之,是一部庶女奋斗拼搏史!十娘身边的丫鬟碧桃和红桃,一个低头望着自己脚下的青石砖,一个侧脸望着台阶旁那株光秃秃的玉兰树,都装没有看见。。
母老虎升仙道
15068 人在追
《剽悍修仙记事》男主五行变异灵根,已完结啦评论交流入坑。前生的佣兵头子被炸成一只小老虎,她这个心情,先奔溃一下。我以为长本事了也可以回去耍耍,又被从妖人界送进修仙界,谁说兽兽会炼药炼器,写符破阵,她就得做个样样通晓的神兽。待我再回妖人界之时,必将会一统天下江湖,千秋万代……QQ书友群586804056“快点!深呼吸,吸气,呼气!能看到头了!”。
带着老公儿子穿七零
一场地震,让江山山原本衣食无忧的一家三口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十年代。左边是怀中嗷嗷待哺的儿子,右边是他们一家三口将要正面临着黑户这个问题。小两口此外望天,想破口大骂。幸好再次穿越大神也没太薄待他们。送了一栋商场给他们。靠着商场这个金手指,一家三口迅速在这个贫困的年代里支撑住了脚跟。结果一不当心落了户。一不当心又成了了那个年代里的万元户。****昨天的牛家村极其热闹的场面,那是牛大胆地当年卖了的儿子找回去,不但自己回去了,还带回去了妻儿。这件事情在牛家村一下子成了昨天的大热话题。却村里人都明白,牛大胆地家里但是村子里出了名“地震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色里,不知道是谁突然大喊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