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改成鸿江信局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让两人惟一倍感一点遗憾的是,表格记录竟然是横向的,望着有些不养成。但这种不养成也而已初看的感觉,像何东平和申祥这样的人,从伙计能做到总管一三十年,对这些东西自是无比陌生。很短时间的不养成后,两人便完全掌握了关键,畅顺的就看了一直这样。不仅看得畅顺,还但这种不习惯也只是初看的感觉,像何东平和申祥这样的人,从伙计做到管事十几二十年,对这些东西自是无比熟悉。。...

让两人唯一感到遗憾的是,表格记录居然是横向的,看着有些不习惯。

但这种不习惯也只是初看的感觉,像何东平和申祥这样的人,从伙计做到管事十几二十年,对这些东西自是无比熟悉。

很短时间的不习惯之后,两人便掌握了关键,顺畅的就看了下去。

不但看得顺畅,还有这极度的惊讶和震撼,用现代话来形容,大概就是惊艳了。

惊艳于,世间竟有人能做出如此简洁扼要、且记录量庞大的账册。

何东平手持账册,申健则是探过身来观看。两人在极度惊讶中对视一眼,很统一的,看向另一端坐着的年轻女子,那个衣着简朴、神态从容的姑娘。

这东西,居然是眼前这个女孩子弄出来的?

袁冬初闲着打发时间,正在喝茶。

当然,现在是在谈正经事,也不好表现的太闲,她随时保持着对两人举动神色的关注。

这二人的反应,很在袁冬初的意料之内。这种记录方式,是经过漫长历史检验,从而得出的最优方法。

作为纯古代人,何东平二人若是不惊奇,倒不正常了。

除非他俩压根儿什么都不懂,压根儿不知道账册的作用。

原本随意观察两人神色间的变化,紧接着,就对上两人扫过来的目光。

袁冬初很礼貌、很谦恭的笑了笑,还在座椅上微微欠了一下身,做足了一个不太懂具体礼仪规范、却懂得尊重他人的本分。

何东平两人这时根本顾不上观察袁冬初的态度是否谦恭,他们只是下意识的看过、表达了自己的震惊之后,就继续细看这本不一样的账册的要点了。

这种记账方法,说什么也得学下来。

鸿江船厂也用这种方法做账,相信能省很多人力物力。

不但做账的人能省去很多不必要的时间和精力……对的,何东平现在已经很肯定的认为:原本的记账方法所耗费的精力和时间,很没必要!

那种账册,费力的不单单是做账的人,像他们这些管事、还有大东家,那也是要大量查看账册的,用的同样是时间和精力。

袁冬初把一盏茶都品完了,一旁的小伙计又上来一杯新茶,身边的刘婶也把新茶换到袁冬初手边,何东平两人才平复了他们对表格的震惊心情,开始关心其中记录的数据多少。

收件价位和收入正常,派送用工工钱正常,所需包装和书写耗费正常……等等,这是什么?

其后的数据中还有一项……租船费用,这是赔了啊?!

“这个……”事关生意,何东平立即恢复正常,用手划一下租船费用那一栏,“这两趟投递做下来,赔了吗?”

赔的不多,但的确是赔了。

而且,何东平在意的也不是这个。

诚运投递这两趟往返,用的难道不是自家的船?包裹和信件能占多大地方、能有多少分量?

自家的船捎带点儿东西,居然还要付船资?

何东平相信,就是船工的行李和日常物品,所占地方也比他们这两次揽收的包裹和信件多的多。

对于何东平的疑问,袁冬初面露不解之色。

无奈,何东平只得提醒:“信局这两次揽收的物品没多少吧?尤其第一趟,据我所知,第一趟揽收的包裹很少。”

“是不多,”袁冬初心平气和的样子,解释道,“可咱这是生意不是吗?无论何种生意,初期数量通常都少。信局没有自己的运输工具,若要开展业务,无论搭哪家的船,都要付船资。”

所以,信局用的不是自家的船,那是诚运南北的船。

何东平:“……”原来跟这儿等着他呢,顾天成和袁冬初是这个意思啊。

这俩人,太斤斤计较了吧?

他心中对做出表格账册的姑娘的震惊还没消散,现在又要快速衡量袁冬初这份心思的利弊,心中那个纠结啊,那个混乱啊。

“袁姑娘说说你的意思。”何东平嘴角挂着一丝苦笑,让袁冬初表达清楚一些,给自己多些思考的时间。

不是他见识不够多,也不是不够老练。

而是刚见识到的东西,颠覆了他做事多年、而且成功多年的认知,紧接着就要谈生意的得失利弊,这个弯子转的太急。

申祥的火候比何东平还差些,现在还沉浸在对表格账目的震撼中懵懵懂懂,没来得及琢磨袁冬初话里的意思。

袁冬初也不矫情,合作嘛,还是面对实力如此悬殊的合作者,表达诚意是必须的。

“要不,鸿江船厂在信局投一艘船,这样的话,信局运送包裹就不用付运费,也能和诚运南北的货船一同启程,相互之间有个照应。”

有了时间缓冲,再听到袁冬初把话说明,何东平笑了。

到底是小孩子家的,虽然聪慧,但缺乏经验,很多事情考虑不周到。

“那行,鸿江船厂翻新的沙船还有,投一艘进信局好了。”何东平相当爽快,做实业,投入财物多少,那是能决定实业最终归属和主导权的。

这个主,何东平做得了。

让何东平没想到的是,面前这个他认为很聪明的姑娘,居然很从容的就答应了:“嗯,这样最好,有了鸿江船厂的投入,冬初相信,诚运投递很快就能做出规模。”

看那神情,这姑娘还颇多欣喜,颇多欣慰,高兴得很了。

何东平也是会心微笑,再掂一掂手上这极具分量的表格账册,心中得意莫名。

看看,年轻人啊,这就是年轻人容易犯的错。

昨日短短时间、不多数量的投递带来的巨大反应,就可以看出,信局是个很有前途的生意。

这样一个有前途的生意,就要归在鸿江船厂手中了。

虽然鸿江船厂只投入一条船,但和顾天成的诚运南北相比,顾天成和袁冬初可以说没什么具体投入。

按照他们构建信局、以及信局发起人的身份,分给他们两成或三成股,已经是鸿江船厂做人厚道了。

何东平还掂量起诚运投递这个名称了:不能用这样的字号,好像是诚运南北的附属一样,不妥,很不妥。

应该用个别的名字才好,用鸿江信局也不错……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成福运小娘子

评分 10
作者:衣布衣出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猜你喜欢
转世重相逢
21329 人在追
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还是老样子,凤湘又从那个烦人的噩梦中醒了过来,大喘着粗气,。自己满脸是冷汗,转头一看枕头,上面还湿漉漉的,被汗浸湿了一大片。都怪那个梦。凤香又回忆起了这个。。
培福里1931
18067 人在追
1932年,东方巴黎,洋货横行,国货衰颓。一个在上海滩里横冲直撞的乡下小子,一个被家族被逼婚的娇俏小姐,两人从蒲石路到培福里44号,创始百雀羚,终成百代香。乱世之中,半生风雨,他们一路再度携手而行,斗外国名牌,战国内老牌,学制香,研草本,谱出一曲海上繁花,留下的一抹如烟香气,氤氲流转,芳华不散。小皮匠十八九岁年纪,瘦得像宋画里的傀儡骷髅,唯有一双眼炯炯有神,好似南梁张僧繇作画时先点了眼睛,怕绘了龙身破壁飞走,所以换个人身凑合。此时此刻,他坐在兰心大戏院门前等生意,看着华灯初上,忽然便想起上头那句话来。。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28920 人在追
灵琼为了赚点外快,入了游戏体验师的坑,累个累活没几个钱,准备活后最后一票就脱坑。结果坑没退成,反倒入了更大的坑……灵琼:想当初我也每日在几百平的大床上醒过来,我的100个执事正等着给我穿衣服……系统:醒醒!你一平米都也没。灵琼:呵!凡人是妒忌我的美貌,没办法,谁让我这么有钱的人。系统:醒醒!看一看你的余额!!你穷得馒头都吃不上。灵琼:曾我也打遍天下无人能敌手,领略到世间无人能敌的寂寞孤独……系统:醒醒!你先从地上出来!灵琼: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系统:醒醒!!你的美男要挂了!灵琼:扶我出来,我还能肝!
致命偏宠
2847 人在追
【正文完,番外中——】黎家团宠的小千金黎俏,被悔婚了。黎家人揭竿而起,全城征讨,誓要对方很好看。*再后来,黎俏街头偶遇悔婚男的大哥。有人说:他是南洋最神秘的的男人,姓商,名郁,字少衍;也有人说:他傲睨万物,且偏执狂成性,是南洋地下霸主,不可以惹上。绵绵细雨中,黎俏望着杀伐野性的男人,浅浅一笑:“你好,我是黎俏。”做不成夫妻,那就做你长嫂。*几个月后,街头再次相遇,悔婚男对黎俏冷嘲热讽:“你追踪我?对我还没彻底死心?”身后几道锐利的口吻夹着冽风闻来,“对你大嫂客套点!”从此,南洋这座城,风风雨雨中只剩最后一则传言——偏执狂成性的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