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账册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待得第二天,袁秋末和顾天成前去鸿江船厂,给合作者情况通报这两趟信局的运作及财务收支,卓远图和船厂的一干总管,也正商讨诚运投寄引发的关注/及有可能会引发出的后续。但是有诚运投寄引发的热度打底,但顾天成和袁秋末依旧但是小人物。他们到访,而已被当做普普通通虽然有诚运投递引起的热度打底,但顾天成和袁冬初依然还是小人物。。...

待到第二天,袁冬初和顾天成前往鸿江船厂,给合作者通报这两趟信局的运作及财务收支,卓远图和船厂的一干管事,也正在商议诚运投递引发的关注/及有可能引出的后续。

虽然有诚运投递引起的热度打底,但顾天成和袁冬初依然还是小人物。

他们来访,只是被当作普通来客,自然有船厂方面的人接待。说明情况之后,负责接待的人才会上报。

曾被大东家关注的两个小主顾求见,消息很快就报给卓远图。

卓远图的小厮进来禀报:日前曾来过的顾天成和姓袁的姑娘来了,说是通报两次投递的运作和收支情况。

“只是顾天成和姓袁的姑娘两人来的吗?”卓远图问道。算起来,顾天成和袁冬初以船主身份走了两趟河运,不知身份上有无变化。

小厮躬身回道:“来了三个人,另外还有一个中年妇人随在袁姑娘身边,看起来像是做杂事的。”

大户人家的小厮,也是见惯世面的。家养的仆妇婆子,还是民间做杂事的妇人,一眼就能分辨。

卓远图对两人的及时到来颇感兴趣,也比较满意,笑着对在场几个管事说道:“到底是年轻人有锐气,做事紧锣密鼓。昨日午后才到的码头,只傍晚那点儿时间,就闹出偌大动静。”

今日还不失礼,一早便来鸿江船厂拜访。

这里是卓远图在船厂办公的房间,除了他和何东平,另外还有五个管事。

其中一个管事接话道:“这顾天成也是能折腾,一艘货船运货不多,弄出的动静却不小。怕是通州这几日的话题,都会集中在城运投递上。”

卓远图沉吟片刻,吩咐何东平:“既然咱们看好诚运投递,他们做得也颇出色。那就还是大管事去见见那位姑娘。申祥也过去看看,以后关于信局的商谈估计不会少,不能每次都耽误大管事的功夫。”

何东平自然是应了,其他人却有些意外。

一个十五六的姑娘而已,不但大管事亲自接待商谈,还搭了个申祥,要不要这么重视啊?

卓远图的决定,当然不会看管事们的脸色,继续吩咐报信小厮:“请顾……嗯,顾公子吧,请顾公子来这里,我和他坐坐。”

管事们相互对视,很愿意留下来看看这顾天成有什么出奇,大东家居然愿意和他坐坐。

怎奈卓远图一点儿留人旁观的意思都没有,“都去做自己的事吧,以后若有合作,总会与你们接触的。”

众人无奈,只好随着何东平一起告退。

…………

袁冬初对卓远图颇有好感,人家那么大一个人物,上次见他们就和气的很,又诸多示好。

虽然那是因为看好他们,有投资的意思。但能对小人物投资,而且投资的这么敞亮,着实让人心生好感。

这次也同样印证了卓远图为人不错,通报的小伙计离开没多久,船厂大管事何东平,便一脸笑容的进了待客厅。

何东平身后,跟着一个有些发福的中年人,看衣着装束,应该也是有身份的管事。

可见卓远图和何东平一点没耽误功夫,更没想过晾她一会儿,压一压他们昨天弄出来的气焰。

何东平进门,顾天成和袁冬初连忙起身相迎。

顾天成当先,拱手道:“天成见过大管事。我们来的匆忙,没有提前告知,实在是冒失了。”

袁冬初虽随在顾天成身旁,也是屈膝福礼。

“两位客气,一路辛苦了吧?”何东平拱手还礼,又伸手冲着袁冬初那边虚扶一下,“袁姑娘先坐吧。”

只让袁姑娘坐?

顾天成和袁冬初都是一愣,啥情况?

何东平指了指跟进来的小厮,笑道:“信局事务由我和袁姑娘谈。顾公子这边,却是我们大东家有请。”

原来是这样,顾天成连忙拱手:“既然这样,小子先行退下。这里事务,便交给大管事和袁姑娘商谈,辛苦大管事了。”

顾天成随小厮离开,袁冬初和何东平两人各自落座。

申祥坐在何东平的下首,堂堂鸿江船厂数得上的管事,充当了一个辅助角色。

何东平看一眼袁冬初身后站着的中年妇人,果然就是普通贫民之家的妇人,和礼仪周全的大家仆妇完全不一样。

看起来,顾天成和袁冬初依然是做实事的人,虽然有了船,也开始了河运,却并不搞那些虚浮的东西。

袁冬初当然有自知之明,她现在并不具备身边随侍丫鬟婢女的能力。刘婶跟随,也是为了她行走方便,做个伴而已。

古代上层之家礼仪讲究颇多,各种姿势标准,别说她这个外来人,就是刘婶本乡本土过了半辈子,那些东西也掌握不来。

袁冬初知道何东平看刘婶那一眼的想法,但她是来谈投递业务的,动真格的才是正经,其它都是细枝末节。

当下神色泰然,从手边小藤箱中取出一本大开本的账册,一边说道:“上次我们行程安排急了些,来不及对信局合作事务做详细商议。”

她把账册递向何东平,“这是前次离开通州、以及这次返回所涉及的信局投递的详细账目,请大管事过目。”

何东平和袁冬初有过接触,以对她另眼相看,但他刚才特意看中年妇人那一眼之后,袁冬初的波澜不惊,还是让他意外了一下。

这姑娘,好稳的心性。

当下接过大一号的账册翻看起来。

这一看,便移不开眼了。

这记的啥?又是横线、又是竖线、乱七八糟的,怎么看着这么别扭呢?

然后……好像也不太乱……

嗯,好像还凑合,有某种规律的样子……

最上端和最右端格子里写的的……嗯,是名目、类别、日期、目的地等等……

再细看……居然如此有条理!如此清晰明了!堪称天人之作啊!!!

若不是何东平处事老练,心思深沉,这时,怕是要拍案叫好了。

大开本的账册页面上,横线竖线画出来的空格里,写明了:收件多少、派送多少、用工多少。

就在一页的范围内,连收件类型、大小、甚至重量,都清晰的显示在各自应该归属的栏目中。

这些在横竖线明确分隔之下,显示出的记载及其的简介明了,都是寥寥三两个字,便把内容阐述的清清楚楚。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成福运小娘子

评分 10
作者:衣布衣出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猜你喜欢
与尔偕行
12041 人在追
“宁行深,你别逼我揍你”“珩儿,你何苦同他斤斤计较”“婚礼你还去不去了!”祝雅珩实在看不下去,出声打断眼前男子实属不正常的行为。本以为此举能让男子回回神儿,却不料,男子的一句话,让祝雅珩也恍了神。。
听说摄政王有个秘密
15492 人在追
据说摄政王有个秘密?甲:据说摄政王单恋大长公主很多年!乙:据说摄政王实际上是个断袖~丙:据说摄政王不喜欢谁家的小娘子!丁:据说摄政王不喜欢的小娘子了嫁出去。在大魏那位高权重的摄政王因着他的正妻之位空悬多年,因为自然而然成了了大魏百姓最很好奇的事情。只可惜没人明白这个秘密是什么,除了他本人。是夜,月悬于天。长安城内的光宅坊有一座显赫府邸伫立其间。远望去府邸内外皆是华灯煌煌,便是隔了不少距离,也能听见夜巡的侍卫踏着整齐的步伐在门口走过。。
九重紫
18867 人在追
快穿病娇的黑月光她甜又撩
心机美人喻倾的任务是成了疯批男主心心念念的白月光,再通过殒命鼓舞男主成长。初闻任务,喻倾手把玩着头发,笑得天真的又毫无人性:“我没问题,是不明白那个从来不没被爱过的小野狗——”“受不受得住。”便喻倾成了民国葡萄牙联赛回去的仙女大小姐,为了保护好落魄军阀死在敌人枪下。成了清纯可人好看的A大校花,陪债务累累的学弟创业,却在公司上市前晚上丧命商业仇杀。成了一身仙骨天赋绝伦的小师妹,为了帮煞星转世投胎的师兄无敌改命丧命天劫。成了西幻世界里的小公主,为了能让恶龙再次变为骑士,被恶龙亲自动手捅穿了胸口。……系统望着翻番的积分,美滋滋:“阿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