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提前安排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关乎袁秋末,又是很长脸、很让他洋洋得意的话题,顾天成很配合好的问潘再水:“哦,袁姑娘她怎么说的?”在自家兄弟一个一个回去回将近船上时,袁秋末却只派遣一半人……顾天成看一看这一半人,八个而已。派遣八个人,和人家十几个人殴斗。而实则安全的的船上,却留下的九派出八个人,和人家十几个人殴斗。。...

事关袁冬初,又是很长脸、很让他得意的话题,顾天成很配合的问潘再水:“哦,袁姑娘她怎么说的?”

在自家兄弟一个一个出去回不到船上时,袁冬初却只派出一半人……顾天成看看这一半人,八个而已。

派出八个人,和人家十几个人殴斗。

而看似安全的船上,却留下九个,还是手持棍棒鱼叉、甚至砍刀,严阵以待。

顾天成完全相信,袁冬初一定看出了什么,只能动用有数的人,勉力维持岸上和船上局面、等他回来之后,再做决断。

潘再水看了看周围的人,说道:“还是袁姑娘观察的细致……”

袁冬初记着袁长河的叮嘱,虽不至于像袁长河说的那么谨小慎微,但在人来船往的码头,她也挺避嫌的。

船在翼阳城码头停靠,包括顾天成在内的三个快递小哥下船之后,她找了厨房做饭的婶子陪着,在船尾不显眼的地方观看翼阳码头和周围情形。

之前来过一趟,袁冬初还有印象。但这次的码头,和上次好像不太一样。

她先是看到码头上有不少人零星的游走着,远远望去,这些人在忙碌来往的人潮中格外不一样。

接下来的异常,所有和这些人接触到的人,不管正在做什么,都会停止事务,选择离开。

没用多少时间,码头上的一块区域已经空出来,周围的人很少。

那些很少的人,在一些人避之不及的时候,却没离开,反而站在空地的四周,还左右张望着什么。

这是翼阳码头打算对付什么人吗?

袁冬初虽然有猜测,却有些不敢相信。码头上人来人往,若是闹出大事,难道闹事双方能脱得了干系?

这种码头方面明显的布局,在事发后,很容易被人翻出来作为证据,指责他们先有企图的吧?

可是,就在她私下搜寻时,发现码头边沿的几个货仓处,依稀有两个衙役衣着的人出现,但很快就不见踪影了。

接着,又有三个同样穿着的人,陆续进入同一个货仓,同样在没看到出来。

这是……衙门公干,和码头势力协作办差吗?

这要是还不注意,那可就太大意、且太不具备好奇心了。

把握不住事情的走向,袁冬初没对很多人说,只把留在船上主事的潘再水找来,让他注意周边动静,顺便看着自家投递的兄弟,必要时派人接一下,避开那片空地。

结果,不用接,人家本就是冲着他们来的。偌大一片空地,也是专门留出来给他们用的。

派出去投递的两人先后回来,走进码头范围,被人围追着,进入那片地方。

袁冬初再没犹豫,派人也是保守的,只让潘再水带出去七人,其余人必须守船、看好货物。

他们初来码头,别说做违法的事情,就是想做,也没时间。

即使这样,还有针对他们的事情发生,那人家就是早有布置,很可能不单单在岸上。在诚字一号能看到的地方,围殴他们的人,这用心……

万一一个调虎离山,船上的人都去逞一时之勇,被人家把船搞掉,诚运南北怕是会成为河运行的笑料。想再做起了,难度高的不是一点儿半点儿。

派出去的人怕事要吃些苦头,但这终究是码头,再清场,远处也有来往的人,其中不乏外地人、和同样做河运的,不至于就这么把十来个人就打死了。

潘再水讲述之前的事情,脸上又是惭愧又是庆幸:“幸亏袁姑娘发现的早,我们早早就注意到码头有布置,还留了足够的人手。

若不然,怕是真会被人把船和货物一锅端了。到时,不但咱们的人会因斗殴被衙门羁押,船和货物被人毁掉,咱得倾家荡产才赔的出货主的损失。”

“是啊?”几个领命出去,只顾搭救兄弟和人打斗,回来后又好一通检查伤势,没来得及交流的,听到这些,都面面相觑,一脸的愕然惊诧。

“是啊,”顾天成却是用的另一种语气说的这两个字,“守船的兄弟虽没参岸上与打斗,却是成功挡住了对咱们货船有企图的几个家伙。若稍有疏忽,被人进到船上、潜入货仓,难以想象会发生什么事。”

守船的人和形容狼狈的几个兄弟相互对视。

一个留守的兄弟附和道:“当时有五个人虎上来,喝问咱有没有行船许可,说码头要看,径自就往船上闯。咱们推说主事的不在,硬是亮出家伙什挡着,才没让他们上来。”

另一人帮腔:“还有几个人在水里,从两边往咱们这里游过来,幸亏咱们都盯着,早早撒了渔网下去。否则,被他们潜到船下,谁知他们会做什么勾当!”

“若说袁姑娘,也真是厉害,让咱们分头守着。河上岸上都有安排,没有她的招呼,无论另一处发生什么,都不能离开看守地点。”

“若因一处纠纷,就纷纷过去帮忙,估计也够呛了。”

“是啊,真的很后怕的!”

众人唏嘘不已。

若没有妥当安排,看到岸上自家兄弟被围殴,怕是留两个看门的,其他人会蜂拥而出。

到时候,打成一锅粥的两伙人,人家还是有准备的,吃亏的一定是他们。

而且,还有这次没出面的几个衙役。

若是斗殴到一定程度,衙役出面,不由分说,先把人往衙门里一带。

牢里关上十天半月,再有“围观”的人作证,随便就能给他们个罪名,怕是发配的事情都能按到头上。

货船就更不能幸免了,看家的只有两个有武力值的人,那还不是人家想怎么料理就怎么料理?

料理之后,更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顾天成心下是得意的,自家媳妇,那是寻常人能比的吗?

他见刘三虎等几个通州兄弟还是意难平,继续说道:“人们都说河运的饭不好吃,码头势力就是其中之一。咱们现在做的是河运,和之前给人家扛包、或者碰瓷混几个银子不一样。”

有道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过去一帮穷的叮当响的糙汉子,真要是拼起命来,人们都得有所顾忌。

而且若对方家有闲财,过的是舒心日子,人家压根儿犯不着和一帮吃不开饭的穷棒子拼命。

所以,顾天成和他的兄弟们才能在牧良镇、甚至易水县打出一片天地。刘三虎等人也能在通州一混好多年。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成福运小娘子

评分 10
作者:衣布衣出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猜你喜欢
穿书修仙后女配她开挂了
她是九尾天狐,世间唯一的神兽幼崽,亦是一个也没姓名的小炮灰,是男主的“金手指快递”,当白馨羽再次穿越而来,她最终决定肯定要逃出炮灰命运,将自己的机缘牢牢地的攥在手中。而已她不明白的是当一件事摆脱了她本来的轨道,如果它的结果也将突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此时此刻,白馨羽生无可恋的摇晃这自己身后像扇子似得尾巴。。
妖帝至尊之邪妃太嚣张
他是神秘的的腹黑妖孽,一场出乎意料,遇上了她。自此,毒入心髓,决不放开手!他说:“天地为证,日月为媒。吾以万里江山为聘,许你生世;心血为引,换你一切安好!你生,我守你永生永世无忧;你死,我灭天地、入黄泉,繁花碧落亦不辜负!”******她说:我中无野心,只想保自身周详!怎奈敌欲杀我,我灭之!她说:我但求家人幸福安康,怎奈国将破、家将亡,我铁甲奋勇杀敌,战之!她说:吾生之愿,与云陌世世双人。怎奈天欲灭我,我便——封天!一袭红衣倾天下,染墨君令人心醉笑她!******片段一:某人闷头吃饭时中……“幽儿,这菜非常好吃吗?”云陌问。某女拿着鸡大腿:
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
她是帝国第一神(兽)医,一夕再次穿越,竟成了家徒四壁的小农女。上有弱不禁风的娘亲,下有嗷嗷待哺的幼弟,更更可怕的是,她还被渣男退了亲——NND!老虎不火力全开,当她是HelloKitty啊?!虐渣男,斗极品,能治愈身体孱弱阿娘,养大瘦弱阿弟。垦荒田,种白地,雄踞良田万顷,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小日子跨过越悠闲惬意时,传闻中令人闻风丧胆的活阎王居然逼登门来,放话要娶她?但是她不喜欢美男是的,可据说这王爷……“王爷,咱俩不熟!”某女一脸认真地地说。“呵呵。”某王爷之意深而长地勾了勾唇角,从身后刷刷刷地拎出三个肉嘟嘟的小奶包,“叫娘。”某女“阿婉!你咋还在这儿呢?你相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