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先唠唠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诚字二号拔锚,顾天成、潘再水和刘三虎等人站在甲板上。其中一半人都是经了码头殴斗,二字来狼狈不堪的。但一群人站在那里,气势依旧剽悍,没见一点儿颓势。络腮胡是翼阳码头的大哥,姓赵,名博财。但是之后赵博财要说的很豪放,让兄弟们都撤了,也信息显示了他对这条但一群人站在那里,气势依然彪悍,没见一点儿颓势。。...

诚字一号起锚,顾天成、潘再水和刘三虎等人站在甲板上。其中一半人都是经过了码头斗殴,形容狼狈的。

但一群人站在那里,气势依然彪悍,没见一点儿颓势。

络腮胡是翼阳码头的大哥,姓赵,名博财。

虽然之前赵博财话说的很豪迈,让兄弟们都撤了,也显示了他对这条中型货船和行船人的不屑。

但这时货船起锚扬帆,赵博财手下三十几人却站在岸边不远处,充满威胁性的和顾天成等人对视着,看着船离岸,渐渐走远。

待到码头看不到了,站在顾天成身后众人才松了紧绷的气势,嘴里骂骂咧咧,好几个人神情甚是低落。

甲板上不单单只有顾天成的船工,靠后不显眼的位置,还有本趟船运货的两个货主。

两人一直提着心的,这时见事情告一段落,货船平安起锚,码头都看不见了,这才敢凑上前来。

“还是顾小哥懂得变通,能顺利把货运出去,运到地头,咱这生意就做成了。”一人说道。

另一人连忙附和:“是啊,码头势力最是猖狂,想做的平稳,怎么也得多跑几趟,把这些人喂熟了,事情才算好办。顾小哥这是顾全大局。”

刘三虎首先就不干了,跳脚道:“去他娘的顾全大局,用老子们的辛苦钱喂那些杂碎?他们也配!”

转头又埋怨之前在码头上死命拉着他的两个人:“你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若不是你们拉着,老子就是豁出命去,也要拉他什么的狗屁大哥陪葬,另外还要多几个人同行!”

两个货主听得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硬是什么都没敢说。

他们都是小货主,寻着机会贩卖些有差价、或者能投机的货物。

赶上好时机,能跟着有后台的大货主,一路上没人敢刁难,顺风顺水的把货物运到地头。

但这种时候很少,那种动辄租用一个船队,好几艘大船的货主,哪里肯带他们这种小人物的货物?

所以,他们行远路时,总是对货船挑选在挑选。

这次租用新做货运的诚运南北,一个是实在找不到更大的货船,再一个,是冲着顾天成在牧良镇一带的名气。

一路走下来,姓顾的年轻人果然靠谱,虽然新入行,但和沿途几个码头交涉都很得体顺利。

即使今日这事儿,也是有惊无险。一百两银子呢,刚开始做货运,为了顺利启程,说给就给了。

他们刚才担心的,是顾天成素有凶名,若一时咽不下这口气,和翼阳码头混子们火拼起来,诚字一号一定会被波及……他们的货可就难说了。

好在有惊无险,诚字一号船和人,一点儿损失没有的开拔启程了。

可这个刘三虎,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那蛮横霸道,应该听不进解释吧?

两人眼神飘忽的看向顾天成,不知该进该退,该说话还是闭口不言。

“顾小哥,你看……”两人无奈的样子,一切尽在不言中的哈。

顾天成笑笑,拍拍他二人的肩膀:“二位不必担心,顾某既然揽了二位的货,不论遇到何种情况,都会平安把货送到地头。

刚才的事让你们担心了,如今船已离岸,不日就会抵达通州。通州府大地方,有规矩的,二位尽管去歇息。我这帮兄弟也都是诚信之人,绝不会令二位失望。”

“那行那行,那我们就先回了。”两人连声表示赞同,又对甲板上众人拱拱手,急急回他二人的舱房了。

看着两人离开,顾天成这才回头,看向自己身后十几个兄弟,问道:“看到了吧,还觉不觉着窝囊?”

潘再水几个牧良镇出来的,当然不觉得如何。就算对翼阳城码头的混子们不服气,但一向信得过顾天成的决断,自是无条件听从他安排。

两个货主刚才的话,更是听得他们忽然醒悟。

他们现在做的事和之前不一样,之前的他们是扛活的,只有人和一把子力气。说不好为了一口气或者兄弟,拼命就拼命了,不牵扯别的。

但现在不一样。

现在的他们,是在河上行船,刚开始步入他们一直盼望的行当。主要责任是顺利给客人送货,不是争一时之气。

若是因为争个胜负,让货主的货有了闪失,不但要赔人家的货款,以后再想揽活,怕是难上加难。

刘三虎心里多打了几个转,他能跟着顾天成出来,是顾天成许给他一个比较好的将来。

能像普通百姓,或者说,可以既不受人欺凌,又能如普通人那样娶妻生子,正常生活。

他刚才的念头是:才走了第一趟,这不就让人欺凌了吗?

虽然听了两个货主的话,刘三虎也明白,他们现在做的行当,不是好勇斗狠就能简单解决的。

但一直没受过的窝囊气,却让他着实不痛快。

顾天成年纪轻轻就能领着近百号人,让他们服服帖帖跟着他做事,心思自然是通透的,对各种人的各种情绪都能有所猜测。

算起来,他和刘三虎在某种程度上算是同一类人。只是,他的想法多一点,目标更远一点而已。

所以,他很明白刘三虎现在的心情。

“咱们这是第一次自己揽生意,才哪儿到哪儿啊?连通州府都没走出去,河道长着呢,咱们要走的路也还长着呢,会遇到的事情也会很多。趁着今日的事情,咱们先唠唠。”

说着,顾天成自己先在一轴缆绳上坐下,还额外给刘三虎指了个位置:“三哥你也坐。”

刘三虎恶狠狠瞄一眼翼阳城方向,又狠狠啐了一口,不服气的嘟囔着坐下:“娘的,这窝囊气受的!”

其他诸人,也都各自找地方就坐。有的干脆就靠在船舷,坐甲板上了。

顾天成开说了:“咱现在做的是河运,最重要的责任是替货主把货运到目的地,把自己的口碑做起来。这个我就不多说了,相信听了两位主顾的话,你们也能明白其中的道理。”

他转向潘再水,问道:“你带人上岸时,可观察过周围,是否有不寻常的地方?”

潘再水是坐顾天成对面一个木笼子上的,听到问话,不由得往直坐了坐:“我当时只顾着看咱们兄弟被人拦在远处,周围情形没怎么注意……”

顾天成还没言语,有两个和潘再水很熟的,“嘘”声就响起来了:没注意就没注意,扯什么只顾看自家兄弟?这分明就是找理由推脱啊。

潘再水这小子,什么时候有这种毛病了?

事实证明,人潘再水没这种毛病,话题一转,继续说道:“不过,袁姑娘注意到了,是她提醒我的。”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成福运小娘子

评分 10
作者:衣布衣出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猜你喜欢
帝本善
27257 人在追
只要你混得好,小弟满地跑。坑蒙拐卖样样通晓的小毛孩,竟摇身一变“姐姐,这个吃的给我好啊?”关玖:“好。”“姐姐,帮我能制造个人身好啊?”关玖:“好。”“姐姐,我娶你好啊?”关玖:?“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关玖:?身体就像扎满了针一般,动弹分毫的小指引发的右臂麻木,令她放弃了挣扎。。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27715 人在追
顾淮之救驾被刺杀,死里脱离险境后被染恶疾。梦里有女子的嗓音怯怯唤着淮郎。此等魔怔之事愈加频繁地。顾淮之的脸也晚上比晚上黑。一直到花朝节上,阮家姑娘不小心将墨汁洒在他的外袍上,惹祸后小脸煞白,战战兢兢:“请世子安。”轻盈柔软甜腻的嗓音,与梦境如出一辙。他神色一怔,夜夜声音带给的烦燥在此刻终于等到找到了突破口,他捏起女子白如玉的下巴,冷谈一笑:“阮姑娘?”……梦里的表哥范坤,一步步逼近。。
我追男神隔座山
25180 人在追
薛辛,江南望族薛家幺女,三年前失了忆,醒过来之后总是会脱口而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语言。 “666,老司机、打工挣钱人、九漏鱼……”别人不懂其意,薛辛也一头雾水,她总觉得这个世界不对劲儿儿,但又说不出个因为然来。为了寻找记忆,薛辛提剑南下,遇见了王爷萧元俨。薛辛双眼冒粉泡:“男神!男神!521!”萧元俨:“???”再次穿越警犬失去记忆小女主X儒雅心存天下叔男主。破悬案,撩男神,我们两不误!“小姐她她……她不见了!”。
腹黑狂妃太凶猛
16830 人在追
“王爷,王妃杀了人了。”“埋了!”“王爷,有人跟王妃告白了!”“砍了!”某男子怒不可遏,邪魅的冰蓝眸子满是阴戾。她本是二十一世纪,不择手段的金牌律师,一夕再次穿越,成了南隋国鼎鼎大名的废物丑女。她被凌辱,背黑锅,更是被亲人亲自动手送入监狱。时光斗转,她王者归来时,神鼎手上,妖兽凶悍,打群架炼药信手拈来,废材的皮囊下究竟是怎样的惊世艳艳?遮起来的面纱下究竟是怎样的绝色容颜?这一世,苏陌凉立誓:肯定让造成伤害她的人求生本能严禁,求死不能够! 这世上仅有他,仅有那个不在意她实力和容貌,义无反顾将她列入羽翼的男人。“女人,你若如此放肆,今世我把
我有大野心
5476 人在追
俊贤自认温柔如水善良真诚,可总有人诬蔑她残暴脾气差,为了让那些人闭上嘴,她努力向下成了少门主,再后来意外发现少门主不足已让其他门主闭上嘴她只得拉下门主自己上,稳坐门主之位的她盯上了第一宗的宝座………“希希可是害怕?”明傲看怀里神色奄奄的闺女,有些担忧。。
八零年代大玄医
27474 人在追
完满渡劫时,天降九重天异雷,夏清被劈死了;一夕复活,异世界完满期修士回了上一世七十年代;恰恰家里穷得揭不锅开的时候,交不起学费,上不起学,被人追在身后喊穷鬼,极品亲戚隔三差五欺登门,一家人被被人嫌弃;父亲愚孝,母亲懦弱,弟弟妹妹尚未成年不乖巧懂事;夏清撸起袖子干,变化一家人的命运进而就;承包者鱼塘养灵鱼,开拓荒山种灵药,勤劳致富之路奔小康;考华清,京师大,人生走上快车道;手撕极品渣,拳打白莲花,谁就怕死谁就上;一不当心,“圣手国医”的名号被加身,传说拥用一张夏清的名片,相当于多了一条命;京师霍九爷揽佳人入怀,“师妹,我想长生一闭眼一眨眼后,夏清站在一个三亩见方的池塘面前,沿着池塘是一圈稀疏的白杨树,三米多高,主杆不足婴儿手臂粗,可见土地之贫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