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不够跑腿钱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因顾天成一方人的退开,一下子无所事事的一群人,本就在找机会再度先发制人,顾天成但是说话的波澜不惊,却也挡忍不住人家找碴。其中一人也才,一抬手指指顾天成破口破口大骂:“XXX,你MT会会说人话?我们大哥会误会?瞎了你的狗眼!”破口大骂的同时,这人还猛的窜上前去,其中一人出头,抬手指着顾天成破口大骂:“XXX,你MT会不会说人话?我们大哥会误会?瞎了你的狗眼!”。...

因顾天成一方人的退开,一下子无所事事的一群人,本就在找机会再次发难,顾天成虽然说话平静,却也挡不住人家找茬。

其中一人出头,抬手指着顾天成破口大骂:“XXX,你MT会不会说人话?我们大哥会误会?瞎了你的狗眼!”

大骂的同时,这人还猛的窜上前来,飞起一脚,踢向顾天成胸口。

顾天成反应极快,飞速退后的同时,伸手抓了那人脚踝,立时像拿住人的命脉一样,让那人动弹不得。

顾天成掌握了主动,但下一步动作却没跟进,只是在那人单脚着地,挣扎无措时,猛推一把,同时松开握着对方脚踝的手。

那人狼狈踉跄着后退,眼看就要摔倒,被同伴扶住才站定。一时间,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瞄一眼自家大哥,才恨恨的站住不吱声了。

刘三虎的反应一样很快。

他能在通州横着走,一方面因为他是通州府衙役和街头巷尾都知道的混混,想要整治他,一定得下黑手整死,实在太招眼。

另一方面,这家伙除了不服各区域老大的约束,找名声不佳的人碰个瓷,没有太过分的劣迹和恶名。

码头和街头势力不想惹事,对他睁只眼闭只眼,两方井水不犯河水。

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他本身那种悍不畏死的劲头。

所以,顾天成因躲避踢过来一脚,选择退后的时候,刘三虎反倒是跨前了。

只是,没等他再有接下来的动作,就被身后两个形状更惨的兄弟奋力拉回。

这家伙奋力挣扎,自家兄弟又不好发大力翻脸。等到两兄弟松手,顾天成那边已经结束、并占据了主动。

最后,只得愤愤不平的瞪两人一眼,作罢了。

抬手结束紧张局面的顾天成拍拍手,似乎排掉了手上沾染的灰尘,才淡然说道:“有话好好说嘛,小弟什么都不明白呢,大哥们就又打又杀的,难道这就是贵码头的规矩?”

络腮胡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用的依然是瞧不上的语气:“我们码头的规矩简单,停船交钱,占码头做生意交钱。份内的银子不交,喊打喊杀那都是轻的,该震慑时,真打真杀的手段也得用。”

“分内的银子啊?多少呢?”顾天成依然没回头问自家兄弟。

分内的银子,兄弟们都是混码头的,不会不懂规矩,一定能痛快缴纳。

不用问,翼阳城码头漫天要价了,而且很过分。

顾天成一再的表现,让络腮胡眼里闪过一丝惊讶,易水县这姓顾的小子,竟如此相信手下?

是这小子手下和他真有默契?还是他做给手下人看的、显示他的信赖,用来收买人心?

“五十两。”理直气壮的说。

你他妈怎么不去抢?顾天成眼眸下意识的就是一缩。

“我们来时已经说明,只是临时停靠。”顾天成说道,他紧赶慢赶,甚至都花钱乘了马车,不就是为了赶时间吗?

见对方众人不为所动,顾天成提醒道:“我们的不是大型船,只是稍作停靠。依照贵码头的规矩,付三两银子便可。”

“新入行的,怕是不好和河道行走多年的老把式相提并论吧?”人们没怎么留意,一个二十来岁的精瘦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凑上来,阴阳怪气的说道,“出门在外,你们得打听清楚行市。这是翼阳码头,规矩哪里是你说的,我们大哥才是规矩。”

得意洋洋的嚣张之后,却是扯着络腮胡大汉,在络腮胡耳边低语了几句。

络腮胡面色不变,眼睛却向停在岸边的诚字一号瞟了一眼。

顾天成心下就是一紧。

刘三虎在后面不干了,叫嚣着:“什么狗屁规矩!爷爷认,你这才是规矩。爷爷不认,你那规矩就屁都不是!”

顾天成趁着这个空挡,转头低声问这次出行的副手潘再水:“船上的兄弟都有准备吧?袁姑娘知道这里出状况不?”

潘再水肿着一边的腮帮子,衣襟扯了条口子,身上好几个脚印,看起来也是狼狈不堪。

“我在船上,远远看见送包裹回来的兄弟被人追打,跑到这里彻底被他们拦下。我让小成子过来问问怎么回事,结果小成子也被截下围殴。”潘再水在顾天成低声说着。

顾天成再扫自家兄弟一圈,果然看见被揍得最惨的两个,这笔账,牧良镇记下了!

潘再水继续说道:“是袁姑娘做主,分出我们这些人过来,若带不回去兄弟,就好歹把场面撑住,等你回来一起上船。袁姑娘怕闹出大事,我们过来是空着手的。但船上的兄弟都拿着家伙,没人能上船闹事。”

“那还好。”顾天成放心,冬初果然是个能担事的,即使初次遇到这种事,却是不怂,还能安排妥当。

转回头再看,依然是那个精瘦男人,对着刘三虎冷笑道:“哼!看来爷们儿刚才是太给你们面子了,就不应该给你留余地。”

说话间往后招手,果然有人一群人往这边拥过来。

这次的人不是空手了。顾天成眼睛好使,几十号人中间,夹杂在人群中的,有短棍之类的东西隐约可见。

零星的,还有七八个,是从码头边汇聚过来的。

顾天成再次眯了眯眼,这几个,是去打诚字一号的主意,没得手吧?

他一把扯回刘三虎,吩咐潘再水道:“再水,去取五十两银子来。”

声音不小,站在顾天成对面的络腮胡和精瘦男人自然是听到了。

“一百两吧。动用了爷这许多的人,五十两连爷们儿的跑腿钱都不够。”络腮胡抱着手臂,慢悠悠的说道。

“取一百两来。”顾天成一点儿没犹豫的吩咐潘再水,却是看着络腮胡一群人,继续道,“适可而止的道理各位大哥应该懂吧,一百两是小子能拿出来的所有。再多,小子就只能给各位大哥命了。”

这明显的、带有威胁兴致的话,让络腮胡的目光立时锐利起来,箭一样的瞪向顾天成。

顾天成年纪轻,但个头却不低,一脸坦然,没丝毫退缩的和络腮胡对视着。

过了好一会儿,络腮胡哈哈大笑,一边转身,一边吩咐精瘦男人:“留两个人收银子,其他人都撤了吧。”竟是一眼也没再看顾天成,不屑之意溢于言表。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成福运小娘子

评分 10
作者:衣布衣出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猜你喜欢
春上锦绣娇
8618 人在追
上一辈子明容至死都不明白了,为何自己知恩图报图报,全力以赴付出过,却最后换得的是他们的肆无忌惮被践踏,没想起老天爷开眼,叫她复活回去,这一世,她要彻底摆脱吸血鬼的爹娘兄弟,追上那闹心的亲事,自己做自己的主,活出个肆无忌惮的人生!等她睁开眼,明白自己重获新生了,吃力的扑到镜子跟前。。
影帝他曾暗恋我
20806 人在追
手机屏幕上,当主持人兴奋的说:“去年影帝的获者,魏凛。恭喜恭喜魏老师,又蝉联冠军影帝宝座。”大屏幕上的片花一闪而过,聚光灯瞄准了台下的男人。那男人干净利落的身影缓缓地站了出来,他穿着合体的西装,领口袖口雪白法度森严。大屏幕上随着会出现了一张陌生的面孔,一双澄澈的桃花眼,腰板的鼻梁,薄而弧线自然优美的嘴唇,曲线完美的的下颌线。整了整衣服,在众人注目和掌声中,魏凛踏一上台来。程宗拧眉,娇俏的五官笼上一层思索,看起来格外严谨认真。怪严禁,她带的研究生都说她这个全校最更年轻的教授,最让人望而望而生畏。魏凛的获奖感言简洁之极,当主持人很不不满意,影帝几年各个宴会厅都是华服云鬓,玉露琼浆,唯有一个玻璃大厅别具一格。门前摆了一个黑板,上书“江城一中一一级同学会”。。
我真是锦鲤啊
19978 人在追
【甜宠】周笙:“这鱼真非常好吃。”离泱:“你是一条锦鲤。”周笙藏起鱼尾巴:“我是福运小仙。”离泱:“你是一条锦鲤。”周笙挥把鱼尾巴变没:“我会仙法。”离泱:“你是一条锦鲤。”周笙摔鱼:“我是你师姐!”离泱:“咳,那啥,师姐威风凛凛霸气!请师姐吃鱼!”鱼:你们礼貌地吗?一位头顶一对角的鹿仙端坐在椅子上,鹿角上垂挂些许红绳,他此时撸着稀疏胡须,一脸傲然。。
渣了前任后他成了我的联姻对象
高二时,程阮对转校生徐韫节一见钟情。 少年气质冷冽,像夏日里晚风,似雨后初晴月光,那般灼热的烙烫在了程阮心尖。 一向对什么都没足够的耐心的程大小姐硬生生用了一整个学期加上半个暑假将徐韫节这朵高岭之花追了手。 只只可惜,这段感情没持续的多久便早夭了。- 提出分手那天下午,青春年少的徐韫节拖着满身伤回到程阮家楼下,执拗地追问:“为什么?” 程阮忽视少年阴鹜的视线,敷衍了事道:“不为什么,是玩腻了了。” 说罢,留面色惨白的少年站在原地,后转身走入自家的豪宅。那天下午之后,程阮再没没见过徐韫节这个人。 - 多年后再次重逢,当年贫苦贫苦的少年褪去青涩,沉淀下来出烈日炎炎,气温居高不下,整座城市像是陷入巨大的蒸笼,空气直闷得人喘不上来气。一直到下午三四点,一场毫无预兆的暴雨倾盆而下,才挥散了些许空气中的热流。。
穿越我是小锦鲤
28914 人在追
一夕再次穿越原本是福禄寿禧命。结果再次穿越姿势不对,再次穿越到兵荒马乱年代。且再次穿越的莫天音小锦鲤福运无双,逃荒式游山玩水,带着一家子在逃荒的路上过的风生水起,安安稳稳地投资落户发迹致富之路的事情。只是,此刻莫天音脑袋有些晕乎乎的,没有晃过神来,根本就没回那妇人的话,她眼神有些呆滞,还没弄清自己这是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