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同是延浦镇人士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寒喧后,就该到说正事了。袁长河但是也没顾天成那样的名头和声望,但能做中人行,为人处事毕竟会木纳,时下就由他亲自出马,把来意表明。手续河运行和信局许可,找衙役自然而然是没有用的。但有相熟的衙役,该衙役又是个很混得的,办起兵来毕竟要畅顺迅速很多。并且袁长河虽然没有顾天成那样的名头和声望,但能做中人行,处事当然不会木讷,当下就由他出面,把来意说明。。...

寒暄之后,就该到说正事了。

袁长河虽然没有顾天成那样的名头和声望,但能做中人行,处事当然不会木讷,当下就由他出面,把来意说明。

办理河运行和信局许可,找衙役自然是没用的。但有熟识的衙役,该衙役又是个比较吃得开的,办起事来当然要顺畅快速很多。

而且,衙役虽然不管办理手续,但商家店铺、甚至码头运输的安全巡视,以及街面上的日常管理,都是有衙役出面,提前搞好关系很有必要。

事实也是这样,他们先找熟人,再进门和众人打过招呼。之后才说明来意,让值守的几个衙役甚是舒服,对三人也是热情客气的紧。

眼面前的事情,袁、顾两家做的这个河运行,在通州已经傍上了大老板,却依然看得起县城不入流的衙役,很会做事呢。以后袁、顾经营的河运行遇到事,一定得多些照拂才好。

和刘启元相识的衙役叫张前,很爽朗的笑着,说道:“几位是做正经生意的,各方面都靠得住,办理许可公文就是一句话的事,走个过场便可。我领你们过去。”

转头又对另几个衙役同行说道:“你们先跟这儿守着,我陪他们去办手续。”

顾天成三人也是团团作揖,和房间里几个值守的衙役一一招呼。

大家都是出来混的,知情识趣的很,衙役们也纷纷还礼相送,场间气氛亲近有礼,很是融洽。

有熟门熟路的人帮忙指引,再对办事的相关人等做些必要的打点,名叫诚运南北的河运行,以及诚运投递的易水县投递分号,在官方注册备案,算是取得了营运资格。

事情办得很快、很顺利,对衙役兄弟的感谢也是必须的。

这一趟走下来,顾天成和张前也熟了。

如今正值一天的半前晌,大家都有事情做。于是,顾天成便和张前约定,晚间下衙之后,一定要和衙门里的兄弟一起坐坐。

张前也是欣然应允,把顾天成三人送出县衙一侧的小门,才转回县衙班房。

县衙的另一侧站着康豪,他是看着张前陪顾天成三人办好的各项手续,又目送他们从县衙侧门离开。

直到张前回转,康豪才暗叹一声转身。

回转身,却见一个身穿文吏官服的中年人,站在离他不远的廊下。

康豪顿了顿,面带笑容走过去,欠身道:“许大人这是出来透个气吗?”

这位许大人名叫许万全,正是他二弟康劲的未来岳父,是县衙的书吏。

许万全看了看远处的那扇小门,说道:“那是顾天成和他的合伙人吧?听说那个合伙的是延浦镇人士,康贤侄可认得?”

康豪一滞,含糊道:“那人叫袁长河,小侄内子曾提到过,和小侄岳家住的不远……嗯,不怎么熟。”

许万全却是错会了意,住的不远,那就是相互知道、却没什么交集的另一种说法。而不熟,就更是没来往的意思。

“哦,有点可惜呢。这两家的河运行,若是得到鸿江船厂的照拂,以后的规模不会小。不熟的话,那就不好攀交情了。”许万全颇为遗憾。

“是啊。”康豪暗地里松了口气。

好歹算蒙混过去了。若是让许万全知道岳父家和袁长河是老街坊,完全可以很熟悉,没准儿会督促他和他父母,去找袁长河结交。

难道让他说,是媳妇小肚鸡肠,执意不肯和袁家父女来往?

其实今日这种状况,顾天成是带着刘启元一通来衙门办事的。

他和刘启元自小认识,完全可以上前打招呼攀谈。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他现在这样躲着不见,反而很不正常。

但是,上次和刘启元一起喝酒,媳妇就异乎寻常的反感,两人因此闹得很不愉快。

现在就更不行了,昨日他媳妇不舒服,找大夫诊脉,诊出了喜脉,快两个月了。

这种时候,若是逼媳妇陪着小心去和袁长河父女攀交情,他怕媳妇气性太大,万一出个好歹。

许万全虽然遗憾,倒也不很纠结。

这世上,有本事的人多了,也没见人们都要扑上去抢着结交的,就是想,也得人家认的你是谁啊。

没在人家微末之时相熟,那时自家运道不够好,没什么可说的。

许万全摇摇头,和康豪打声招呼,便回自己当值的房间,继续做事去了。

康豪也收起笑容,回去捕快房间。还是尽快找点儿事情做,以便舒缓心中的沉闷。

…………

顾天成三人回到码头,袁冬初刚给小满等人安排了接下来的事情。让他们自去复习针对他们个人写就的、他们和家人朋友的名字。

看着袁冬初正在收拾笔墨等物,袁长河径自在棚子下的木墩就坐,一边笑着打趣:“闺女啊,你写的字,大约只能自己认得,可不要误导了小满几个孩子。你写的字是认得了,遇到正经读书人的书写,反而大瞪眼什么都不知道,那可就糟了。”

袁冬初的脸瞬间就黑了,飞快扫了刘启元和还未离开的小满一眼。

有这么坑闺女的爹吗?

刘启元有眼色,原本进来棚子,是想就今天衙门跑这一趟聊聊,顺便也说说接下来几天该做的事情。

但被袁冬初看这么一眼,立即打消念头,转头冲着小满:“小满是认字对多的,来,跟哥哥去看看秦公子那边需不需要帮忙。”

小满被刘启元拎着,犹自还在替袁冬初辩解:“袁伯伯,袁姑娘的字写的很好呢,刚秦公子来看过,说进步很大。”

袁冬初脸又黑了几分。

她自然对自己写的字有信心,当然不会写错。

但对于初学认字的人,她心里不太有底,把小满几人复述的家庭成员名字,和亲友名字写好后,喊了秦向儒来鉴定,需不需要他誊写一份。

结果秦向儒很给力,看过后,说还算工整,初学嘛,先这么认着,不碍事。

事情这么办了自然没问题,但被人吆喝出来,让大家都知道她如此心虚,很没面子的好吗!

顾天成忍着笑,从袁冬初手中抽了两张纸,认着端详两眼,很正经的点头,“是写的不错啊,冬初真的很快,这字写的,一日好过一日,眼见得就越来越工整。”

“哼!”袁冬初拿回顾天成手里的纸,重新归拢,还不忘哼了老爸一声,有这么聪明的闺女,这是福气知道不!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成福运小娘子

评分 10
作者:衣布衣出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猜你喜欢
重生涅槃之境
14114 人在追
被爱情迷惑嫁入让她一辈子都痛不欲生的家梦想破灭之后 生娃早产 临死前之后 她立誓的话重活一世必将会讨回这些讨回!“顾卿那时候刚从国外回来就去找我儿子,还在外面租了房子非得让我儿子跟她一起住”耳朵里传来婆婆的声音,顾卿脸色顿时就变了。。
绝色有佳人
2504 人在追
她挑起来了盖头,底下是一个娇滴滴的美男儿,昏黄的烛火,可以添加了一丝不可以明言的气氛。他是一个杀手组织里的最顶级的杀手,代号零,凡是经过他手里处理的人,一般都很难见到第二天早上的太阳。。
快穿我靠撩人通关
18081 人在追
林晚不小心心梗了。意外绑定微信系统后,林晚获知,想重生,就得把惊世大耽美文的be结局改成绝世大甜文的he结局。林晚:“……”为了逃出去,她严禁不用出毕生绝学,靠撩人通关,而已……她好像不小心撩过身了?……狠厉偏执狂的总裁将她堵在墙角,低声轻哄道:“乖宝,我想个孩子。”天潢贵胄温润细腻的学神将奖牌挂在她脖子上,声音柔和而坚定地:“我与荣光皆归你。”冷冽漠然的法学教授,牵着她的手放到自己额头上,撒娇卖萌道,“我好热啊。” ……记忆回笼资金后,林晚还没来及感叹她在位面中的“丰功伟绩”,就看见了陌生的俊脸。清隽的主治医生弯唇笑了笑,:“
带着拼夕夕重生五零
10533 人在追
带着拼夕夕复活五零开局不错一个碗,装备全靠砍。职场中社畜张晓晓因通宵熬夜玩游戏不幸心梗,魂穿六十年代,成了父母双亡成了孤儿的十六岁小女孩儿,还多三个拖油瓶。望着风一吹就得倒的茅草屋,除了早已见顶儿的粮缸,张晓晓欲哭无泪,幸亏天无绝人之路,她意外重新开启了拼夕夕功能!ps:女主很胆子小,会借助系统做什么大事,是普普通通的养养孩子,过过日子。“你们听说了没有,张家那个大姑娘好像快不行了!”王大婶说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那也是一个好妮子,她爹走了两三年了,这家全靠她,但是家里有三四口人吃饭了,她一个大姑娘就算再能干,也不能凭白变出粮食啊!”。
快穿之万界包租婆
22304 人在追
事业停滞,爱情枯燥乏味,何立夏回故乡承继了一栋怪异的老房子。老房子除了附加风烛残年的外婆,还附加了一把传家宝贝大菜刀,除了一个雌雄莫辩的怪异隐形人和两块玉牌像的房契……惊天一响,使用外挂出场。*无CP,菜刀莽,谢关注更多,请所有收藏第六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