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送行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对于这样的识字方法,袁秋末很有信心。同事还在幼儿园的女儿,但是会写,但的日常用的字大都认识了。特别走在街上,街道的标志标识,途遇的警示牌、广告牌,上面的字基本上上都能读出。做为从来没有接触到过文字的秀春和小翠,思维和脑海里,这方面但是一片空白,选择接受同事还在幼儿园的女儿,虽然不会写,但日常用的字大多认识。尤其走在街上,街道的标志标识,路遇的警示牌、广告牌,上面的字基本上都能读出来。。...

对于这样的认字方法,袁冬初很有信心。

同事还在幼儿园的女儿,虽然不会写,但日常用的字大多认识。尤其走在街上,街道的标志标识,路遇的警示牌、广告牌,上面的字基本上都能读出来。

作为从未接触过文字的秀春和小翠,思维和脑海里,这方面还是一片空白,接受能力应该很强。

通过反复观看和记忆一些常见、常用的字迹和词语,潜意识就能很快记住,就像记住人的面孔一样。

有顾天成的兄弟照应,袁冬初和秀春等人来到扛夫日常歇息的简陋棚子,坐在几个高矮不一的木墩上。

听着袁冬初给秀春两人的讲解,小翠娘被这种自信心感染,试探问道:“这个听着好像不太难,我家小子能认识不?”

小翠弟弟十岁出头,凑合算是学习的黄金时段,袁冬初给予了很肯定的答复:“能,说不定他记得更快。”

袁冬初出示的地名、街道名有好几份。开头都是有图样提示的,照着提示展开思路进行对照记忆,不用人时时提醒教导,很方便。

这样的东西,除了给秀春几人准备的,还有给小满和他一众小兄弟的。

等到这趟送货回来,检验一下这些人认字的效果,就能决定接下来怎样用他们了。接着,以易水县作为初期展开的信局,就可以正式构建了。

袁冬初这边,把纸上书写的内容给小翠和秀春讲解两遍,再听两人照着图样提示复述一遍,这个事情便告一段落。

接着,她颇有些得意的拿过一个小包袱,对两人说道:“我在通州带了礼物给你们。”

她说着,拿出包袱里面的一个木头匣子。

打开匣子,里面很显眼的放着四支绢花,两支粉红色,两支嫩黄色。颜色是那啥了点儿,但做工精致、非常漂亮。

其实,颜色那啥也是袁冬初自己的感觉,人家这时代的小姑娘,就喜欢这样鲜嫩亮眼的颜色。

“不知道你俩喜欢哪个颜色,就两样各买了两支。颜色没得挑,你们都能选两种颜色,样式你俩商量着选。”袁冬初拿起一支嫩黄色的,往小翠发髻上比划。

还真挺好看,这样的颜色,居然没有恶俗的感觉。

只是,衣裳暗沉显旧、有点儿不搭调。

“姐姐我现在还没发迹,没钱买好东西送你们。这是两块细棉布,花样是咱们这儿没有的,只是少了点儿,每块只够做一件袄子,你俩千万别嫌弃。”

那两块布料不但品质好,花色也是镇子上和县里没见过的漂亮。

除了秀春和小翠,其他人眼睛都看直了。

尤其秀春嫂子,不但牙酸,连心都是酸的。还说什么千万别嫌弃?大家眼睛都亮着呢,这么好的物件,是个人就不会嫌弃啊。

秀春娘和小翠娘通晓人情世故,没等秀春两人出声,两人已经站起,连连推辞:“这怎么成?这么贵重的物件,要用不少银子呢。冬初你还是自己留着,有重要的场合穿戴出来也是体面的。出一趟门,回来带个小玩意儿咱们也就收下了,但这个,咱可不能收。”

“是啊是啊。”众人异口同声的推辞,心里不舍,但东西不一般,实在不好拿啊。

袁冬初笑道:“我自己也有的。”这些人说的重要场合,不会是让她留着做嫁妆什么的吧?

待到客气了几轮,把事情搞定,日头已经很高。另一边,船队的补给也已做好,准备起锚了。

顾天成的时间掐的很准,一点儿不浪费,船老大刚开始招呼大家伙儿把手头事情料理妥当,准备启程,顾天成就和顾母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顾母还是那样彪悍利落的样子,一点儿没看出思念、担忧儿子的神情。

顾天成在牧良镇的兄弟,以及将要上船的船工、袁长河、秦向儒都留在岸边,翘首以盼的等着呢,直以为这家伙耽搁时间,会迟到。

没想到人家时间观念这么强,不早不晚刚刚好。

为了不招人眼球,袁冬初本已和秀春等人道别,早早就上了船。

她也是担心顾天成会迟到,正在船舷上看着的,远远地,看见顾天成母亲亲自来送顾天成,她不照面却是不合适了。

没有意外的话,顾母以后就是她的婆母。

她是要在外做事的,顾天成也许诺顾母开通,不介意这些。所以,她跟船的事也瞒不住顾母,当然不能避开不见。

但是,大张旗鼓的凑上前去也不是个事儿。

于是,袁冬初悄没声的溜下船,站在袁长河身后,看顾天成一帮兄弟争先恐后的上前和顾母见礼。

袁冬初从人群缝隙中看着此等情形,心中大是叹服。

如此盛景……是顾天成有足够的影响力,还是顾母有足够的威仪和亲和力,就说不准了。

大概缺一不可吧,若顾天成是个人品差、没骨头势利的,顾母本事再大,也得不到这许多人的亲近。

若顾天成足够能耐,可他母亲是个搅风搅雨、斤斤计较的浅薄性子,就算大家伙儿看顾天成面子,估计不会这么多人主动往上凑的。

顾母言谈举止都很爽利,挨个儿和人们打着招呼,直到码头上的弟兄们都过完了,袁长河和秦向儒才出现在顾天成和顾母面前。

秦向儒是见过顾母的,一众糙汉子退开,他才忙着给顾母见礼:“小子见过伯母,好些日子没见了,您一向可好?”

“好好好,多谢秦公子记挂了。”顾母笑眯眯的说着,转头又对顾天成道,“你看人家秦公子,什么时候都是谦和有礼的样子,你得学着点儿。”

“我……”顾天成一脸的为难,他若是像秦向儒这样,岂不是会被人吃的骨头都不剩了?

秦向儒更是受到惊吓似的,连忙摇手:“这可不能,千万不能。天成这样子多好啊,小子一直都想学天成这样,可无论如何都学不来。他可千万不能像我,我……我是真不成的。”

顾母继续发扬别人家孩子的优秀传统,教育顾天成道:“你看人家秦公子,多诚恳、多踏实,哪像你似的,一副没正行、靠不住的样子。”

顾天成:“……”

袁冬初缩在老爸身后,从缝隙中围观全过程,把顾天成生无可恋的无奈看在眼中,差点儿就笑出声了。

这家伙,很多时候像个土匪似的,什么时候会被搞到有理说不清的地步?

怎奈一物降一物,他老妈就是降得住他。

顾母继续对秦向儒说道:“你是个靠得住的孩子,天成和你在一起,伯母总是多几分放心。和他这性子打交道,你这孩子担待颇多,伯母心里着实感谢你的。”

说着,接过顾天成提着的篮子,感觉沉甸甸的,递给秦向儒,说道:“这么多日子在河上行走,很辛苦的。这是些花生、枣子,还有腌菜什么的,吃零嘴儿也行,下酒也成,你和行船的孩子们拿去解个闷儿。”

秦向儒连忙接下,一叠声的道谢。

之后,顾天成才郑重的介绍袁长河:“娘,这就是和我一起做河运的袁家伯父。”

顾母退开半步行礼:“天成是个脾气急、容易闯祸的性子,多谢袁师傅关照了。”

“哪里哪里,天成沉稳着呢,他婶子尽管放心好了。”袁长河站在原地,抱拳说道。他们这年纪和身份,接触的话,会有点尴尬,保持距离才是最重要的。

顾天成的重点也不在袁长河这里,看向显出身形的袁冬初,给顾母介绍道:“这就是伯父的女儿冬初。冬初,这是我娘。”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成福运小娘子

评分 10
作者:衣布衣出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猜你喜欢
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有物种
天道降仙泽于女子之身,因为女性天生高贵的,凌驾于男子之上。且万千女子之中,偶而天女降世,可助其追随者之人,连通灵根,共通长生大道。因为仙泽大陆的仙门门主,无一也不是受人敬仰的天女,就连顶级仙门三宗六派也不列外。刚再次穿越的新任天女游优,则表示压力山大!一整个门派身娇身体虚弱,嗷嗷待哺的小弟,那得多难养啊?便秘境探险、抵挡魔族、门派撕逼,做为门主的游优总是会一马当先,冲在了奋斗的第一线!做大做强家长的,是这么护崽!众•追随者者•保护好者•道侣备役•们:“……”我们主上,哪里有点儿不对?偏偏也可以做朵娇花,门主非要自强不息……茂密的森林之中,游优正努力爬到一个石坡之上。好不容易登上去,喘了几口粗声,这才期待的抬头看向远处,却仍旧只看到绿油油的一片,好似全世界只剩她一个人一样。。
天妃策之嫡后难养
27663 人在追
天子之上,一妃横行!——天妃【男主版文案】前生,武昙做为定远侯府的嫡小姐,受家族庇荫,进宫封后,人人羡艳,可最后,她兄长沙场阵亡,祖母抑郁症而终,自己亦沦落君王手中可以用来杀人越货的棋子,困锁冷宫,不甘心赴死,却不明白有些简言之亲人温情脉脉的面纱背后到底掩盖住了怎样可怕的的真相。今世,她但是那个明媚阳光杨天的侯门千金,但是那一纸赐婚圣旨降下去的路上却莫名的感觉被人截了胡,自此,杀伐冷酷无情的晟王殿下就整天变着花样登门拜访威胁恐吓要娶她,致力于诱拐她老爹一同去谋逆!武昙瑟瑟发颤了数年后,终于等到怒而掀桌:要人也没,更可怕一条!要我嫁你?没门儿!接着—天启五年,元月。。
妙手生香
9950 人在追
作为一个厨子,贺含钏很有职业修养——炒、爆、溜、炸、烹、煮、炖、烤,她无一不精。作为一个宫女,贺含钏略显消极消极怠工——每日寻思着如何频繁跳槽创业,发迹致富之路,当了掌柜的,为妻当教师的,自此走上人生巅峰。
美人噬蛊
15221 人在追
神秘的巫蛊之术,她由丑变美,首登人生顶峰!巫蛊之术完全失效,她打回原形,看尽人心丑陋!娱乐圈那真是个看脸的圈子吗,谁才是她的真爱,是很贴心的富二代男友,但是默默的守护着的小职员?在悲痛的深渊中出来之后,顾安然靠着父母车祸的赔偿金读完了大学,之后便在大学所在的城市租了房子,开始寻找工作。。
第一侯
28968 人在追
殒命复活十年前的李明楼并也没有仇报仇雪恨有冤报冤的喜悦要想当人,她没办法先避锋芒天狗虽然被吓退了,更多的怪事却开始传出来。。
系统它逼我学习致富
21475 人在追
被砸到一本曾看过的年代文小说里面!开局仅有一间茅草屋,和六块五毛八分的存款?等等,这个称其去学习系统的是什么家伙?去学习厨艺,去学习机械,不去努力?让你尝一尝酸爽的滋味!程瑛则表示:但是把我再砸回家去吧!但是程瑛没有动,还饶有闲心地想着这土坷垃能把她再砸回去吗?她刚在帝都三环买了房子,还特意买了Kingsize的大床,但她还没来得及享受,就被一颗高空坠落的网球砸到了这个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