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押到宝了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被顾天成叫作启元的人,是他的死党,相知相识好多年了,名叫刘启元。刘启元欣然同意应道:“爷们儿们早已准备好好了,打招呼一声,立刻就能走。”说着话,看向顾天成身后陆陆续续上船的一众汉子,即将换下去短暂休息的人。嗬——好一种似曾相知相识的感觉!这混不当回事的气息,和他们刘启元欣然应道:“爷们儿们早就准备好了,招呼一声,立马就能走。”。...

被顾天成叫做启元的人,是他的死党,相识好多年了,名叫刘启元。

刘启元欣然应道:“爷们儿们早就准备好了,招呼一声,立马就能走。”

说着话,看向顾天成身后陆续下船的一众汉子,将要换下来休息的人。

嗬——好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混不当回事的气息,和他们牧良镇上那些闲汉真的很相似啊。

混大城府的混子,是不是比他们小镇子的更犀利、更不受管制?

“各位兄弟,小弟刘启元。这一路,辛苦了吧?来,咱是先找地方大睡一觉,还是喝个痛快之后再歇息?哥几个吱一声,小弟我来安排,一定让众位兄弟满意。”刘启元豪气的很。

“满意个屁!”顾天成果断打断,“大饼夹肉吃了,赶紧歇着去。歇好了做事,老子可没那么多银子养闲人。”

身后“嘘”声一片。

刘启元立即放心,原来能跟着顾天成的,都是一路人啊。或者说,凡是跟上顾天成,都能变成一路人。

“来来来,爷们儿们都来。二子,”刘启元也是果断听顾天成的,招呼一个半大小子,“过来领哥哥们往咱常去的食肆,我一会儿就到。”他还得安排上船做事的兄弟,忙着呢。

通州来的、冒充船工的一众人也真是累惨了。

运河边上混的,尤其他们这种偷鸡摸狗的,水上船上的勾当,只要遇到手上,一样做。

所以,船工什么的,多多少少都懂点儿。

但是,撑着装满货物的中型船只,连续好几天在河上运行。虽然有替换,却也是从未有过的事。

更有甚者,通州往易水县的河道,有一处和其它河段的交汇处,水流湍急且有变换。满满一船货,那是要真本事才行的,好不紧张!

这下好了,终于能下船、把事情交给旁人去做了。

至于不能好好喝一顿,这些人还真不怎么当回事。

顾天成事先就有交代:跟着他,是做事赚生计的。

像普通百姓一样做事,像普通百姓一样成亲生子,但可以比普通百姓过的好一些。

至于“好一些”的日子能“一些”到什么程度,那就要看大家伙儿能出多大力、做多大事了。

现在看的话……

通州来的这帮人,领头的是那天在码头上,跟在顾天成身后,混的很惨、但很拽的那个,名叫刘三虎。

刘三虎看着围在顾天成身边的那些人,还有匆匆过来打过招呼,又匆匆跑去扛包的家伙们……

原来顾天成这小子没吹牛,他真有一帮子手下,不但人数多,还是很死心的那种。

…………

看着刘三虎等人离开,顾天成才交代袁长河一声,自己匆匆往镇子里跑去。

虽然之前他也有离家做事的时候,但最多也就一天,这么长时间的情况却是没有。

他找人往牧良镇捎话,除了船队来时需要的准备,另外还有,别告诉他娘船队今天靠岸,省的他娘晚上睡不着觉,一大早还会守在码头等他。

这是来自己地头上了,用不着他跑着去给人投递包裹。

趁着有时间,赶紧给他娘报个到去,待会儿船队启程,他还得跟着走。

顾天成跑回家给他老妈报到。

袁长河则带着人,给属于他们的两条船做补给和检查。

秦向儒就更忙了,他原本是检查货船使用情况的人员之一。每到一处,还得总结这段河道的水文地理、以及船只行驶情况。

但顾天成跑了,他就得负责交代小满派件的细节,谁让船队不是在延浦镇靠岸呢。

袁冬初也有事,她正忙着招呼从延浦镇赶来的秀春、小翠,和她们娘亲嫂子。

因为参与了河运行的生意,还有和袁冬初处出来的感情,秀春和小翠比顾天成的弟兄们还上心,也时时惦记着袁冬初此去的状况。

不但她两人惦记,他们家里人更是记挂的紧。

只不过,家里人记挂的是他们投进去的银子。

虽然和所买船只的价值相比,他们投入的银子少得可怜。但对于贫苦之家来说,却是家里最大的一笔支出,由不得他们不挂心。

经常打问消息的家属们,昨天也从码头顾天成一干兄弟处得到消息,说顾天成等人今天到家。

于是,昨晚上没睡好的她们,今天一大早就乘船来牧良镇码头候着了。

结果,不但等到了人,还等到了如此喜人的状况:袁长河和顾天成,直接带着两条船回来了。

秀春一脸艳羡的望着码头停靠的船只,“这两条就是咱们的船了吧?这么大的船,那得多少银子才买得到啊?”

“是啊是啊……”围在秀春和小翠身后的,是她两人的爹娘和秀春的两个哥嫂。

只是,两人的爹和秀春哥哥,为了避嫌,站的靠后些。

这几个,貌似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小翠拉一下秀春的胳膊,说道:“冬初姐这次是去订船的,买船不是要先交定金,造船的才给现做的吗?”

秀春一脸的我明白:“我知道啊,这不正打算问,这船是怎么回事嘛。”

转头问袁冬初道,“冬初,你这船买的,也太快了。是人家船厂掌柜给伯父和顾大哥面子,把别家的船先卖给了咱吗?”

秀春这想象力……还真被她猜了个七七八八。

袁冬初笑道:“咱们买的船还在船厂排队等着做呢,这两条船是翻修过的旧船,是鸿江船厂东家送我爹和顾大哥的。”

“啊?”秀春和小翠还没怎样,两人的家属惊讶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这消息可是才爆出来的,刚才大家各种猜测,却都没猜到这上面。

几人的视线落在袁长河和刘启元正在忙碌的船上,鸿江船厂的东家是什么人?这么大的船,装如此多的货物,就这么……送人了?

能这么大手笔送人东西,鸿江船厂的东家一定是大人物。

人家这么大的人物,居然如此看好袁长河和顾天成……

两家的几个家属交换着眼神,眼中满是庆幸,幸亏他们往货运行投了银子,押到宝了啊。

通州府那么大地方的大人物,都能看好袁长河和顾天成,可见这两人,完全就是人中俊杰,只不过,一直在小地方被埋没了。

他们以后跟着袁、顾两家,就算吃不到肉,喝汤也是美美的啊。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成福运小娘子

评分 10
作者:衣布衣出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猜你喜欢
女尊大佬的金丝雀跑路了
(在现代女尊,不喜勿入!!)商界鳄唐家一夜倒台、债务累累,曾经的的衿贵少爷唐予光环已不再,沦为为任人宰割,人人想欺的小可伶。无助之际,江焓会出现了。那晚,江焓擦去他眼角泪痕,玩味道:“小少爷,你是选那几个老太婆但是选我?”再遇,唐予自力更生在茶水间打工挣钱,江焓把数张银行卡扔到他身上,一脸阴谋得逞地望着他弯下腰一张一张捡出来。明知道她身在幽暗,也别无选择和她紧紧地相偎相依。幸好皇天不辜负无心人,唐予忍气吞声五年,终于等到用江焓的钱点满了绘画技能,拿着国外高薪offer赶赴卷款,把和江焓有关的一切都埋进了土里!唐予:心中无女人,拨剑自然“江焓,到你了,你怎么还发上呆了?”。
九重紫
18867 人在追
第八十四章想
9746 人在追
戚家姐妹们都不是娇气的性子,戚芭和戚善上了山后,两人直接往常去地方,见到新草又长了许多,姐妹上门拆了折,然后互相点头就开始摘采取来。两人背篓里装满草,手上还各自提两捆草往山下走,戚芭走在前面,她突然停了下来,戚善从她肩膀处往下望,曾招娣姐妹两人背篓里装满草,手上还各自提两捆草往山下走,戚芭走在前面,她突然停了下来,戚善从她肩膀处往下望,曾招娣姐妹把下山的路给堵住了。。
彪悍农女路子野
2219 人在追
魂穿大权独揽中国古代,被当作男娃儿养,这个她不愁,惟一愁的是六个姐夫的人选。在李家柒眼里六个姐姐都很好,这姐夫自己可得好好的选,帮着长眼才行。至于选错了咋办?“弄死,选别呗!”要不然都选错了咋办?“呵呵!你问这话是也不是想打群架?文斗但是角斗,弧线个道道儿来我奉陪到底!”哦对,除了个小老弟。小老弟:别和我说话的,我的心里阴影面积已弥漫四海八荒!“三弟俺拽着你,别看俺就比你大一岁,可你六姐俺这腿脚好,咱爹都跑不过俺。”。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
16847 人在追
东汉时期代王的谋臣薄郎君一心说其他辅助代王能达到权利的顶峰。他的目的最后能达到了,却未曾想在代国时惹了一位不该惹的小娘子罗楚楚,自此他的命运轨迹突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一段剪不断地,理还乱的情感纠葛使薄郎君严禁不去面对自己他与罗楚楚的感情!两人共同合作演绎出了一段从无情地到有情有意,既搞笑有趣又清新甜美的爱情故事。寡情与有情有意之间实际上薄得像一层窗户纸,世间又有谁能真正的能做到无情地呢?或许正应了那句老话:“实则无情地却有情有意……”吕后薨逝后,其族亲便开始发动宫廷叛乱。太尉周勃、丞相陈平等诛杀诸吕,控制了朝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