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聊八卦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当日办妥差事,康豪果真是在外面吃的晚饭。那位姓杨的捕快名叫张冬藏,因着郑捕快的详细介绍,再再加他和康豪颇觉而路,浅酌间,两人也是越聊越投机交易。“昨日鸿江船厂那个总管,康老弟你看见了吧?”张冬藏放下自己酒杯,问着。“看见了,我后来是和张兄在一起的嘛那位姓张的捕快名叫张春生,因着郑捕头的介绍,再加上他和康豪颇觉对路,小酌间,两人也是越聊越投机。。...

当天办完差事,康豪果然就是在外面吃的晚饭。

那位姓张的捕快名叫张春生,因着郑捕头的介绍,再加上他和康豪颇觉对路,小酌间,两人也是越聊越投机。

“早间鸿江船厂那个管事,康老弟你看到了吧?”张春生放下酒杯,问道。

“看到了,我当时就是和张兄在一起的嘛。”康豪说道。

张春生嚼着脆嫩的笋丝,摇头晃脑的感叹:“要说啊,你们易水县也真是出人才的地方。就拿你康老弟来说,虽然年纪轻轻,可说话办事的精干爽利,老张我是自愧不如。”

康豪拿起酒壶,给他续满,口中谦逊着:“老哥你可不要抬举我,我一个小地方来的后生,自己那点斤两还是知道的。”

“诶—”张春生摆摆手,“不要妄自菲薄啊,咱老张别的不说,眼力还是有的。老弟你的前程,绝不会仅仅是个捕快,前程远大呢。”

“那就多谢张兄,他日小弟若是升了捕头,一定记着老哥今日的吉言。”康豪也不矫情,笑嘻嘻的对着张春生举了举酒杯。

张春生也端着酒杯,和康豪碰杯之后,仰脖子一饮而尽,继续道:“老哥我说的可不是什么捕头……算了,不说这个,不说这个。”

立即调转了话题:“咱们刚说的,和鸿江船厂合作生意的那两个人,其中一个叫顾天成的,也是你们易水县的,你知道这人吧?”

这一说起顾天成,康豪心中就是一阵郁闷。

“怎会不知道?顾天成是牧良镇人士,但整个易水县管辖之下的码头,他的名声都是响当当的。早在两年前,还是少年的顾天成,身边就聚着近百号扛活的苦力,名声赫赫。”

介绍完顾天成,康豪很有些怅然的说道:“不瞒张兄,小弟听说顾天成其人时,便觉得很对脾气,只是一直没机会结交。”

其实他是有机会结交的,如果是正常情况,他家娘子和袁冬初是同龄人兼街坊,说不定他现在和顾天成已经能称兄道弟了。

“那真是遗憾了,这顾天成也是个厉害人物。如果能在此人微末之时,与之结交,以后相互帮扶,双方都能更进一步。今日在码头上,沙老大的人……”张春生娓娓道来。

张春生说的,就是康豪和连巧珍离开之后,错过的码头上的对峙纠纷。

当时,袁长河指引着停靠码头的两条沙船,开始装货没多久,就有人吆喝着过来阻止了。

“停下停下!都给老子停下!这是哪儿来的船?还有没有点规矩了?!连个招呼也不打,就来咱们码头抢饭,这还给不给人活路了?!”

强横吆喝的人是个三十来岁的胖子,一脸的横肉,看起来很是凶悍。

他身后还跟着七八个小喽啰,也都是气势汹汹的挑衅模样,似乎一言不合就会大打出手。

随着这群人出现,卖力气扛活的想是见惯了这种情形,立时就止住脚步。

那些刚卸了货空着手的,呼啦啦往后散去,远远站着静观事态发展。

肩扛重物的就有些慢了,有来得及把负重放在地下,扔下货物躲开的。

但也有来不及的,一个距离来人很近的扛夫,刚把肩上货物放下,就被那胖子跨步上前,狠狠一脚踹过去,把那扛夫踢飞,跌出好几步远的距离。

扛夫呼痛落地,看起来跌的挺惨。

同时,周围或远或近的人,有日常在码头上做事的、有从船上下来看热闹的,也都发出阵阵惊呼。

只是,这些人的惊叫刚出口,便被和胖子等人凶狠的目光扫过,个个掩了生息。

袁长河正在船边照看上船的货物,听到动静,连忙转身,就要过去查看。

刚迈出两步,便被急速赶来的顾天成拦下:“伯父在这儿招呼工人,那边我去处理。”

这种事就是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袁长河过去,那就是说好话给钱的结果。

大约袁长河也明白这点儿,没再坚持,只叮嘱道:“小心些,他们要钱不多就给了,尽量不要起冲突。”

顾天成答应一声“知道”,眼睛往船上和岸边、他们自己的船工一圈瞟过去。

那些人都是顾天成新近招来的,其中有几个,驾船那两下子很一般般,但闹事打架却都不含糊。

收到顾天成的眼神,那几个会意,纷纷动弹起来。

也不着急,懒懒散散的五个人,稀稀拉拉的跟在顾天成身后,拖着步子晃了过去。

到了事发地,顾天成远远的就拱手,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这位大哥,咱们的船停靠、装货、运货,都是按规矩交了银子的。大哥刚才说的,怕是记错了吧。”

“别跟大爷我来这套!爷就是吃这碗饭的,你交没交银子爷能记错了?你啥意思?不但要和爷们儿抢饭吃,还想砸爷的饭碗!找死吧你!”

胖子不但语气不善,还踏前两步,伸手就把顾天成推了个趔趄。

顾天成一点没做抗拒,趔趄着退后两步。

围观的人又是一阵低声议论:来的这位,看起来也不咋地啊。不但年轻后生一个,这一上来就被人推得一个趔趄,没战力啊。

跟在顾天成身后那五个,晃上来的才有两个。后面那三个也没见着急,还跟那儿没精打采的晃着呢。

跟上来的两个,见顾天成被推得后退,眼中闪出凶光,浑身上下的懒洋洋瞬间就没了。

顾天成却摆一下头,没让他们动。

转身之后,脸上笑容更甚:“原来大爷您没记错啊—,那一定是小爷我记错了!小爷我还以为你们是衙门和码头正经管事的,原来不是。这么说,你们是沙老大的人了?”

“知道的不算晚,把你的家当都带上,跟爷走一趟。孝敬的我们老大高兴,你这船货说不定还真能走。”那胖子得意道。

顾天成嗤笑一声,转头问五个已经蹭上来的船工:“你们这么衰吗?在通州府混饭吃,都是孝敬各处老大的?”

“呸!”一个二十几岁、却胡子拉碴的混混,狠狠的往地上啐了一口,才一副拽样的说道,“爷们儿要是懂的孝敬,还至于混的这么惨?”

这话没错,这几个货就是那种天生反骨、不招人待见的货色。本身挺横,又不受人管制,危害性还不很大。

于是大家就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选择无视了他们。

于是,他们哪个势力的人都不是,却能在各自混迹的地盘上游荡,寻正经店铺、商号和外来人口的空子,混口饭吃。

“cao,混这么惨还能说的这么拽!”顾天成鄙视。

“怎么?你不服气?!”另一个瞪眼,很有自己人先打一架的劲头,胖子那一方凶神恶煞的几个人居然被无视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成福运小娘子

评分 10
作者:衣布衣出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猜你喜欢
重生之必然幸福
16002 人在追
给新书《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 》求个支持。这是由一株人参引起的血案!复活五六年,也没空间,也没钱,惟一挖到的一株野山参也被某个一脸正气的人其要求朋友见面分一半。林微脖子一梗,要钱也没,更可怕一条! 谁知某人给了钱,要了命,管了她的后半生……
重生之温婉
1675 人在追
复活到中国古代,不但成了口不能够言的哑巴;但是祖母不喜,爹不疼,后母狠毒,克父克母克全家的不祥人。面对自己种种坚辛,各种故意刁难,她迎难而上,逐一能化解。中毒死亡、刺杀、设计陷害接踵而来,她也无所畏惧。她本只想平平淡淡,宁静地过一生,但是时不待事。既如此,她再不愿如上辈子像黯然伤逝,这世,她定要活出风采,创造出都属于她的传奇。
团宠千金她嫁了病娇大佬
【打脸 团宠 魔神场】复活归来时的知意磨刀霍霍准备好复仇,谁知突然来了一群亲人,给她最极致的宠爱。半黑化的知意大雾:我偏偏拿的是复活复仇、废柴逆袭剧本,怎么成了团宠女主?总统爸爸:为女儿撑死一片天。霸总大哥:谁敢被欺负鹿鹿,准备好流落异乡街头吧。影帝二哥:我妹妹娱乐圈第一美人。黑客三哥:敢网上黑我妹妹?妖魔鬼怪都给我现行。病娇大佬:心肝儿,命给你,人给我。痛……。
普普通通大师姐
19012 人在追
林玄真五千年都没结起金丹。她最终决定变化思路,和师弟师妹们一同修练找一找感觉。刚切磋切磋了两招,师弟再次突破了;又比画了两下,师妹大彻大悟了;有人想杀她,原地飞升仙界了;师弟师妹朋友敌人:大师姐果真超强的!林玄真脸上笑嘻嘻,心里哭唧唧,她只想结个丹而已啊!——————一句话简介:大师姐一门心思只想结丹。男主非人族、男主无CP、男主护犊子、男主无人能敌。轻松向,弃文无须专程来及时告知。坑品保障,请安心追更。其上五彩霞光不散,是个福地。。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楚千尘复活了。她是永定侯府的庶女,爹爹不疼,姨娘不爱,偏又生得国色天香,美貌无双。上一世,她所以意外毁了容,青梅竹马的表哥自此移情作用别恋,侯府鄙弃她,却又一再地借助她,最后把她视为弃子赶出了侯府,任她自生自灭。而害她之人却青云直上,荣华一世。……上一世,他拣到了无依无靠的她,悉心培养教诲。他死后,她用了二十年颠覆王朝,为他报仇雪恨,再睁开眼时,竟复活在了毁容之后……大翻盘重来是要的。更最重要的的是,她见上他!————小剧场:据说,宸王不喜女色,最非常讨厌女子涂脂抹粉,浓妆艳抹。据说,曾有公府千金被他一句“丑人多做怪”斥得羞愤欲丫鬟琉璃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盅从外面打帘进来,对着窗边的少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