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冲突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中国古代其生产力和经济发展中缓慢地,城市乡村格局,特别是大城市,若也没非常特殊原因,通常百二十年也会又太大的变化。连巧珍有上一世的记忆,听了杂货店老板娘的讲诉,再作进一步扩大做对比,和她的记忆差不多。这一趟没白跑,只这一家就把通州府酒楼和点心铺子的行情深入了解的七连巧珍有上一世的记忆,听了杂货店老板娘的讲述,再作进一步对比,和她的记忆差不多。。...

古代生产力和经济发展缓慢,城市乡村格局,尤其是大城市,若没有特殊原因,往往百十年也不会又太大的变化。

连巧珍有上一世的记忆,听了杂货店老板娘的讲述,再作进一步对比,和她的记忆差不多。

这一趟没白跑,只这一家就把通州府酒楼和点心铺子的行情了解的七七八八,省的再跑去别家证实了。

把买来的东西打包,回到客栈时,时辰已然不早。

康豪也才进门。

两人一早心情都不好,也没给对方好脸色,有了这段时间的缓冲,气氛好了些。

康豪见连巧珍回来,主动问道:“店小二说你去杂货铺买东西了,是咱们忘带了什么吗?买到了吗?”

连巧珍也懂见好就收,把手里的包裹放在桌上,一边打开一边笑道:“哪有忘带,我是去打听通州府商铺的行情。空口问人家总不好,这才买了些东西。”

她说着,拿起一盒胭脂给康豪看,“看这个,很好吧?我看她家的胭脂水粉不错,比咱们镇上水粉店的货色好,东西好、又不贵,便多买了几盒。”

“回去送小妹用,她一定喜欢。还有二弟妹进门时,娘把这个做见面礼,也算体面。”

康豪哪里懂胭脂好不好,但连巧珍如此细心,方方面面都考虑的周到,让他大感欣慰,早上的那份不痛快,就更加淡了。”

“咱们家人口多,让你费心了。”康豪话说的真诚。

连巧珍笑嗔道:“咱们是一家人,干嘛说话这么见外。”

“问了铺子吗?这里的行情如何?可是要很多银子?”康豪知道连巧珍对这个话题感兴趣,便也顺着她的意思来。

连巧珍果然兴致勃勃:“我觉着能做,这才刚开始,用不着太大的铺面,选热闹些的街巷,租个小铺子即可。咱把铺面和幌子做的鲜亮些,再加上干净精致,东西也好,经营点心一定能赚钱,再之后咱们开酒楼。”

“行吧,”康豪点头道,这些事他不怎么在行,“那就依你,咱们分家不要铺子的话,爹娘总是要给咱们些安家银子的。到时候,就依着你的意思来。”

说起这些,康豪心里有些歉疚。

说起来,他家的点心铺子,虽然是爹娘和兄弟在经营。但若没有自家媳妇给的点心方子,这生意无论如何是做不起来的。

等到二弟娶媳妇之后,他提出分家,爹娘一定会考虑弟妹和家里的日子,即使能多分他一些,对于媳妇来说,其实也是很委屈的。

他想好了,安家银子到手,都由着连巧珍支配。就算都赔进去也无所谓,他一个大男人,好歹也得养活老婆孩子。

连巧珍也是听得喜滋滋:“相公果然体恤奴家。”

眼看就是午时,午饭的点儿到了。

康豪一边帮连巧珍收拾桌上物品,一边说道:“咱们午饭就在客栈吃吧,我约了衙门里和郑捕头熟识的捕快张爷,午后要陪他跑一趟差事。

多些相处,也能较快的熟络起来。晚饭你就先自己吃,我一会儿交代客栈掌柜,让客栈安排人,把晚饭给你送到客房来。”

连巧珍的脸阴了阴。

又是这一套,不用想她都知道,康豪今晚一定又是一身酒气的回来。

她就不明白了,康豪为什么如此热衷和街头闲汉以及不入流之辈交往。

不过是个捕快,用得着这么上赶着帮忙吗?

还要陪人家去跑差事?

那什么张爷办差,人家是职责所在,不得不去。他这是做什么?花用那许多的路费盘缠来通州,就是为了给人打下手来的吗?

康豪看出连巧珍脸色又不对了,不由得暗叹一声。

他这媳妇,能干是的确能干,心性却太强了些,容不得一点儿不顺她心意的事情。

而他自己,也是从小就有主见,更不愿被女人左右。

自成亲以来,这种情况出现过多次了?每次都是双方心有不悦,却因各种原因隐忍不发。

他不知道这种隐忍,还能持续多久?等到她或者他忍不了的时候,又会是个什么情形?

但现在,已经答应人家的事,却是不好回绝的。

想到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更不好去客栈前堂吃饭,便起身说道:“我去前面给小二说,把午饭端屋里来,我们就不出去吃了。”

为了不影响各自的胃口,一直等两人草草吃过午饭,店小二把碗筷食盒收拾下去,康豪才状似无意的说道:“我早间在衙门交付公文时,有个人拿着鸿江船厂的名帖,去衙门登记,说是要开一家名叫诚运投递的信局。”

诚运投递?连巧珍心头就是一跳。那不是袁冬初身后横幅上的字迹吗?

怎么会是鸿江船厂去衙门报备的?

是袁冬初在给鸿江船厂做事吗?

却听康豪继续说道:“去衙门造册报备之人,是鸿江船厂的管事,报备的诚运投递,是鸿江船厂和袁长河、顾天成合作的字号。”

康豪看着连巧珍。

果然,连巧珍如今的感觉,简直无法形容。

认真说起来,现在的袁长河和顾天成,还都是乡下来的,穷棒子而已。他们怎么可能、又哪有相应的身份,和鸿江船厂合作?

鸿江船厂又是怎么回事,大齐朝数一数二的造船局,和几个身份卑微的人,合作经营一个只放了两张桌子的信局?

脑袋灌水了吧?

她很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但鸿江船厂的东家出现在码头,出现在那两张桌子前,却是不争的事实。

“巧珍,你和袁家到底是怎么回事?若是有误会,大家解开便好。”康豪语气凝重,“从延蒲镇和牧良镇,再到通州府,袁家父女和顾天成明显不是寻常之辈。咱们邻里邻居的,没必要和能力卓著的人冷脸相待,把关系搞得那么僵,对咱们自己不好。”

连巧珍“腾“的一下,从桌旁站起,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像被踩了尾巴似的。

“你这是瞧我不顺眼,想换媳妇了是吧?中意袁冬初了是吧?!早上刚夸了人家姑娘,现在又巴巴的想和人家搞好关系。既然这样,你先把我休了!只不过,你得好好打听清楚,人家袁冬初是不是瞧得上你?!”

这番话如崩豆子一样,一股脑的就倒了出来,把个康豪说的愣了好半天,硬是没搞清楚,连巧珍说的是什么意思。

琢磨了好一阵,才明白过来,不由得怒上心头,脸色铁青,一甩袖子,丢了句:“不可理喻!”转身大步出门而去。

望着房门打开又合上,把康豪的身影掩在门外,连巧珍也是怒容满面。

她两辈子加起来,几十年的光阴,从没受过这样的窝囊气。

她盯着那扇突然关上的房门,过了好半天,才眯了眯眼:都和她过不去是吧?越是这样,她越不能服输,越是要争一口气给他们瞧!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成福运小娘子

评分 10
作者:衣布衣出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猜你喜欢
辽东轶闻录
8849 人在追
文武双全的少女宗吉元,因从小立志要责任起保护家族的重任、而自幼以男孩子的身份不断成长出来,却却被街头偶遇一场命案感触了心灵,机缘凑巧地到了辽东县入了公职、跨进了官府,却不想自此便卷进一个个扑朔迷离的案件之中。在感慨市井人间百态、引起侠肝义胆的同时,一段段甘苦瓜葛的情感、也在无言地扣动着本已深埋的少女情怀。是再次掩藏、但是干脆选择接受,这一传奇女子又将何去何从……可凡事都有个例外——。
书穿之拐个反派来种田
书穿成垂涎三尺施以援手反派美色的乡野村姑,被反派记挂上,洛秋丝毫不慌的控制住反派,奔往发迹致富之路的康庄大道,开店铺,斗恶人,数钱数拿回来抽经,是她想的生活是的,惟一让她不不满意的是,这个大反派,为什么还得离开她身边,多养一个人很耗钱的!“姑娘醒了?”。
许先生今天表白了吗
26287 人在追
本书事业线为室内部分设计,作图复尺工地都要会出现,男女主飙部分设计案。------你的问题有点儿多,杀伤能力力还大。职场小白,名字绕口,夜盲症,不挑食,还不知道死的抢去了上司的戒指!“没人跟你曾说对上司要恭谨吗?”“电视剧里曾说,接着……”“接着什么?!”接着上司和下属举案齐眉,琴瑟和鸣。内心腹诽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