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私吞货物怎么办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顾天成倒也没忘了正事,玩笑后,便交待袁秋末:“船要上货了,恐怕会闹腾,我去那边看一看,你离开这儿互相照应着。”说着站站起身,拍了拍秦向儒的肩膀:“我去货船那边,这里的事,你和秋末商议着办。”秦向儒忙答应下来着站起身。袁秋末看一看身边那四个撑场面的人,低说着站起身,拍了拍秦向儒的肩膀:“我去货船那边,这里的事,你和冬初商量着办。”。...

顾天成倒也没忘了正事,玩笑之后,便交代袁冬初:“船要上货了,估计不会消停,我去那边看看,你留在这儿照应着。”

说着站起身,拍了拍秦向儒的肩膀:“我去货船那边,这里的事,你和冬初商量着办。”

秦向儒忙答应着起身。

袁冬初看看身边那四个撑场面的人,低声说道:“你把他们四人带上吧,投递现在不是大事,应该没人注意。这里有星耀帮忙传信便可。”

就目前来看,在众人眼里,投递业务只是小打小闹,并不被人重视。地方上那些无赖,盯的是船运事务,新人入行的孝敬才是大头。

一直虎视眈眈、耀武扬威的四个人,见顾天成要离开,也是蠢蠢欲动,看起来很不情愿跟着袁冬初和秦向儒混事儿。

顾天成却一摆手:“不用,那边驾船的弟兄,很有几个不是善茬儿,有他们撑场面足够了。”

说完便利落的转身,留下四个弟兄郁闷不已。

他们充当打手自然没问题,下水之后,来个狗刨什么的也是可以。但是,他们不会驾船啊。

可以想象,以后顾老大要做河运,不会撑船很有可能就是他们的劣势了。

他们这些人不学无术、游手好闲了好多年,难道从现在开始,还得重新学谋生的技能不成?

同样望着顾天成离开方向的还有秦向儒。

他目送顾天成离开,甚至伸脖子,直看到顾天成的背影消失在码头杂乱的人流中,才收回视线。

顾天成在这里,他做起事来很有压力。

别看顾天成读书时间短,但秦向儒真和他论起书本里的东西,却不见得能占到主动。有时,顾天成甚至能把他说到哑口无言。

至于别的方面,顾天成表现出来的能力,绝对碾压秦向儒见过的任何人,更不要说他这个口拙、反应慢的无用之人。

跟着顾天成做事,他是没压力的,还很有安全感。

但是,他做事,让顾天成在一旁看着,心里那是真没底啊。

“袁姑娘坐吧。”收回视线的秦向儒,很有君子风度的谦让着。

袁冬初失笑。

秦向儒待人是真不错,不但诚恳,而且不会看人下菜碟。

就目前接触来看,也没有这个时代轻视女子的通病,绝对是居家过日子的典型好男人。

不但做事认真,而且还颇有顶尖技术人员的天分,用现代的词汇形容,不但是高富帅,还是经济适用男。

周彩兰性子好,嫁给秦向儒,绝对好命。可以想象,周彩兰以后的日子,绝对能让很多女人羡慕死。

只是,现在这种状况,她一个女子坐着,让秦向儒一旁站着……就算秦向儒自己无所谓,在这里询问投递事务和看热闹的人民群众也不答应啊。

她和秦向儒一起坐在这里?……开夫妻店的吗?她踮的清自己的分量,绝不敢和世俗挑战,去说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斜。

何况还有顾天成呢,就算人家生性豁达,事情也不是这么办的。

“秦公子坐吧,我站在一旁便可。”袁冬初说道。

那怎么行?秦向儒一脸的不可思议,还下意识的瞟一眼顾天成离开的方向。

他大咧咧的坐着,让顾天成未来的媳妇一旁站着?

顾天成有多看中袁冬初,他们这些知根底的最是清楚,那啥……他还想好好活两天呢。

袁冬初简直无语了,这一根筋的,就不能多转两圈吗?

“天成他……”秦向儒不但那么想了,而且还打算这么说。

袁冬初无奈,放低声音说道:“顾大哥他也不能让咱俩并排坐这儿啊?”

秦向儒不是笨蛋,就像袁冬初说的,一根筋而已。

有了袁冬初的提醒,便也明白,没再提让袁冬初坐,他站着的脑抽建议,顺着袁冬初的意思坐下了。

袁冬初站在秦向儒身后,做足了跟班的本分。

“你们能帮忙送信是吧?听说很快?”一个穿青色短褐的中年人已经等一会儿了,见秦向儒终于坐定,连忙问道。

“是啊,大叔,我们帮忙送信,根据您送信目的地的位置不同,收取不同费用。”秦向儒面带微笑,慢条斯理的解释道,“我们这是开张生意,船只行驶的时间和地域有限制,投递费用可以少一些,但太偏僻的地方,就不成了。”

顾天成不在,秦向儒明显自如了很多,把他们暂定业务范围,给这位中年人介绍一番。

他们这次是挂靠别家船队,不能自己掌握行程。只能根据船队在沿河码头停留的时间,来确定他们投递业务的范围。

沿岸停靠的县城、镇子,或邻近村落可以投递。再偏远些就不成了,时间赶不及。

想要完善,只能在以后的时间里进行规划和准备。

听明白了介绍,中年人连忙点头:“我要给青阳县的兄弟捎信,就在县城。”

“那没问题,青阳县正是我们此次停靠的码头之一,捎信和带东西都可以。”秦向儒欣喜,终于有一单生意了吗?

中年人果然心动了:“捎信要多少钱?一定会送到吗?有凭信没有?”

还没等秦向儒回答,旁边又有人问了:“是啊,一封信而已,就是不送或者丢了也没什么。你们还代送物品包裹,若你们把东西私吞了,另外还赚了我们委托货物的银钱,我们岂不是亏大了?”

秦向儒看向袁冬初,他们原本是想鸿江船厂出面作保,或者两家合作的。

但今日去鸿江船厂提船,并未再提此事。

袁冬初扫一眼周围围观的人,接过话题,扬声说道:“这个不用担心,大家如果有需要托运的货物,可以先来我们这里登记。这次行程比较紧,所以没有很多时间给大家伙儿。

截止到下半晌申时末,统计了此次托运的货物和信件。按照每件货物的价值,我们会把合计出来的银钱抵押给通州某个信誉商号或者钱庄,由他们作保。”

“一个月之内,我们必定拿回执的信物或者画押回来消帐。若我们拿不出凭信,可由做保商号返还与各位货物和信件相应的银钱。”

袁冬初这番话说完,有意投递的、还有围观的人群立即有了骚动,议论声四起。

连站在人群后的卓远图都大为惊讶,原来事情还可以这样操作。

如此一来,物流投递这事儿,顾天成自己就能做起来。只不过,需要付出一部分盈利,分给作保的那一家。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成福运小娘子

评分 10
作者:衣布衣出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猜你喜欢
小神仙,请留步
27053 人在追
躺平小仙女薛染香一夕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吃不饱穿不暖住牛棚还人畜共生共荣,幸好再次穿越附送了一个系统,现场签到就能可采集食物,而已这狗系统为什么晚上尽可一顿饭?无论了,不管怎么说能吊住一条命了。 再看一看周围,一众奇葩亲戚如群狼环伺……躺平是不可能会躺平的了,撸起袖子往前冲吧! 诶?这个神仙似的小道士怎么这么面熟?   …… 小道士:“你娘一个人照料你们姊妹二人,还得日夜操劳生计,极其不容易,我想……” 薛染香:“你想做我爹?”…… 小道士:“这么许久以来,你对我助益良多,实际上我……” 薛染香:“别客套,我一向为兄弟两胁插刀!” …… 小道士她好端端的在西藏洗涤心灵来着,忽然遇到一似曾相识之人,还未来得及仔细辨别,便是眼前一黑。。
娇妻傻婿
25462 人在追
顾义,顾财主家的“傻”儿子,一不当心失足落水,呛昏了。宋宛月正好路过此地,给他做了人工呼吸,救回来了。本我以为会可以得到不菲的报酬,却不想人家登门上门提亲了。宋宛月傻了,宋家人怒了。宋老大:“我就这一个心尖上的女儿,这辈子不准备好让她嫁出去,出门时左拐,你慢走不送。”宋老二:“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让他多尿照镜子!”霸气十足的宋奶奶:“这么多废话干什么,把他们撵出去!”躲在门外听墙角的男主“哇”一声哭了,“她亲了我,倘若不娶我,我就一辈子娶不上媳妇了。”众人:……宋宛月手中拽着一根狗尾巴草,百无聊赖地坐在一棵大树下的石头上。。
空间福女好种田
15224 人在追
这一世过得太苦,还死得太惨,老神仙说让她再活一次,可谁知这世上仅有更惨也没最惨……一家四口住杀猪棚,前路漫漫很渺茫没希望能。生活……艰苦,还雪上加霜。江敬雪欲哭无泪!什么?没嫁回去要不交税?家里除了那个钱?得赶快把自己嫁回去!村头胡家小子就很不错啊。江敬雪直接就堵了门,“喂,那就你娶不着,我也嫁不回去,咱们搭伴过日子吧?看你剑眉星目,本姑娘也算俊秀娇俏,都不吃大亏。”胡家小子轻衣袂飘飘看她几眼,“嫁我也可以,虽然你认字吗?”江敬雪,“……你这是在难为我。”遇上个顺心郎,一拍即合,夫妻齐心种好田,锦绣风光满田园,种了个坏瓜,却得了上房里,一名中年妇人压着声音在说话,在她面前,一名老妇只顾着纳鞋底,看那样子像是没有在听她说。。
快穿之我家宿主是爸爸
【无cp】每一世都严禁好死的楚蕴终于等到厌烦了这样无无休止的轮回。最终决定和那只蠢萌辣眼睛的鸭子一同完全征服星辰大海。“楚蕴楚蕴,女主又嘤嘤嘤了。”“哦,绿茶呀,灭了吧。”“楚蕴楚蕴,女主又要天凉王破了。”“哦,天不亮就给他宣布破产吧。”“楚蕴楚蕴,皇帝让你今天晚上侍寝。”“嗯?直接剁了吧。”“楚蕴楚蕴……”楚蕴淡淡一笑:“垃圾,就该清除了。”鸭子……一脸祟拜。我家宿主是爸爸!
觉醒后,小福娃在七零年做团宠
五岁沐晓晓滑倒,被一个系统君叔叔找登门。系统君叔叔说,她全家因为未来都要死翘翘,为了变化这一切,五岁的沐晓晓只能用五岁的小脑袋,拯救他们家人。小福娃被人谋算了,便会有着一个从天降临的小哥哥帮组她沉重打击坏人,打的那些想谋算小福娃的坏人,一个个落荒而逃自食恶果。这是一个五岁小萌娃,在可以得到系统,为了帮组家人变化命运,奋发图强努力读书学习的情况下,被一众大佬保护好的故事。“不行,这是妈妈给我的,妈妈的遗物。”小女孩紧紧的抓住颈部的吊坠,拼命的试图保护自己的吊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