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怎么当的老大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卓远图把手中的计划书递给他何东平,地说:“就目前仍然文书的确,初始时的物流,并不需很大的举措,顾天成一方也也没那么大的财力。袁冬初来听答话时,便互相照应像吧,把合作文书写好便可。其它的,大总管自己仔细斟酌便可。”何东平答应下来一声,又问着:“不需要再看一看袁冬初来听回话时,便照应一样吧,把合作文书写好便可。其它的,大管事自己斟酌便可。”。...

卓远图把手中的计划书递还给何东平,说道:“就目前文书看来,起始时的物流,并不需要很大的举措,顾天成一方也没有那么大的财力。

袁冬初来听回话时,便照应一样吧,把合作文书写好便可。其它的,大管事自己斟酌便可。”

何东平答应一声,又问道:“不用再看看顾天成的能力吗?”

“不必了。”卓远图原本想看看顾天成本事,是否如他表现出来的那样。

可是,通过这几天的观察,顾天成所为的确不容小觑。

只不过,他也不是一个能依附于人的角色,有点打乱卓远图的笼络设想。

如今,又有了这份物流业的规划书,顾天成和袁长河、袁冬初,在他眼里的分量大大超出了预估。

如此,就不如提早结个善缘,能在物流上与之合作,就是上佳之选。

两人正说着话,有小厮报进来:“出船局传话,一个姑娘带着文书,过来办理两条沙船的交接。说是姓袁,还留了话,感谢东家和大管事照应。”

卓远图和大管事对视一眼,怎么这么快?

袁冬初昨日才来的鸿江船厂,还没等到回话,这就要接船启程了吗?

卓远图问道:“现在呢,人走了吗?”

若没走,说不得,他只能放低身价,主动点把人请来,谈谈物流业的合作细节。

小厮躬身答道:“船已交付,跟随袁姑娘来的船工已经驾船离开,看方向,是往通州码头去了。”

卓远图摆摆手,待小厮退下,才诧异道:“这么说,袁长河已经谈妥了挂船队,这就打算回程了。”

几个小地方来的外乡人,这才几天,居然就把事情谈妥了,很快啊!

何东平也是纳闷:“没听说顾天成和码头那帮欺生的人接触啊,那些人不可能这么疏忽,不会轻易让几个没有衙门许可的外乡人在通州码头运货。”

通州码头因为鸿江船厂的存在,此类事情时有发生。每当这时,接船的人总要打听清楚码头各方势力,提早孝敬到对方满意了,之后才能成行。

否则,迎接他们的就是一场肆意的刁难和欺凌。

最后,总是外乡人吃了大亏之后,还要给出更多的好处。或者放弃之前的打算,灰溜溜的空船走人。

“停靠码头是要交钱的,现在把船提走,估计这就要装货了,下半晌、最晚明日一大早就会启程。顾天成没和码头方面交涉妥当,估计会影响挂靠船队的行程。”何东平继续说道。

卓远图沉吟片刻,摇头道:“对于顾天成来说,码头上暗地里的勾当反而容易解决。那些原本就是欺行霸市之举,并不受官府认可,码头也不愿事情闹大。只看谁的势力更大,谁更能豁得出去。

反而是袁冬初提议的物流业难搞一些。无凭无据的,他们又是外乡人,谁敢凭信他们,把信件和物品交到他们手上?”

何东平看着卓远图,一时没有接话。

若袁长河联系好的船队,因为行程紧,要急着启程,物流业可就来不及运作,就只能先搁下了。

顾天成等人现在撑着两条空船,赚这趟运货的钱才是关键。物流投递业务,只是这趟的捎带,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可以徐徐图之。

但卓远图却不这么想,照着袁冬初给出的规划,这个行当极具潜力。

这次把袁冬初放走了,以后再见面,还不知是什么时候。

在这期间,说不定他们又找上别的什么人合作,或者真的就像规划那样轻描淡写的,另有简单快捷的方式,袁冬初和顾天成仅凭自己的力量,很快就能做起来。

那时,偌大的鸿江船厂,专程去易水县下辖镇子,找一个不入流的小买卖寻求合作,会被人笑掉大牙,而且也太被动了。

…………

通州码头,一个不碍事的边角,赫然放了两张桌子,顾天成大咧咧的坐在桌后。

桌面上,笔墨纸砚一应俱全。

四个年轻人,都是一水的短打衣裳,一边两个,站在顾天成身后。虽然衣着整齐,但稍稍有些眼力的,都能看出这四人身上那种混迹市井间、或戾气、或刁滑的气息。

在他们头顶上,一条显眼的横幅,高高的撑起来,上面写着四个大字:“诚运投递”。

为了更说明问题,也为了照顾广大劳苦大众没受过文化教育的客观原因,在横幅上四个大字后面,简洁勾勒了一匹飞奔的骏马,还有书信和包裹、包袱的图样。

远远望去,这个横幅很耀眼的宣告着投递和信差的信息。

另一方面,顾天成也着手在通州府各个街区进行了相关的宣传。

古代嘛,宣传的方式也特别简单,顾天成派出几个人,带了若干铜钱,就把事情办妥了。

通常两个铜钱,就能雇一个流浪儿或者小乞丐,按照袁冬初要求的内容,把讯息吆喝的满大街都知道。

古代的信息传输,说慢,那是非常的慢;但要说快,也能飞快的。

就像一些流言蜚语,今天在某个角落发生的事,如果有人刻意宣传,说不得,一顿饭都没吃完,外面的三姑六婆就知道了,并且还能嚷嚷的满大街都知道。

袁冬初接出的两条船到达码头,和等候的袁长河碰头,停靠在预定泊位时,顾天成这边人气渐长,已经有人过来询问投递业务的细节了。

袁冬初和秦向儒把船交待给袁长河,便直奔顾天成这边。

待到秦向儒坐在桌后,他那天然的正直和诚恳容貌,立即让投递的可信度,从负数直接飙升到了正值。

询问业务细节的人,热情也直线上升,都是冲着秦向儒去的。

秦向儒略有局促,但解释的也算清楚。只是,面对众多人的众多询问,有点顾不过来。

被冷落的顾天成大受打击,单手托着下巴,两眼望天、百无聊赖。

转眼看到袁冬初站到桌前,才把手放下,抱怨道:“真想不明白,我解释的那么清楚,大家伙儿怎么就听不进去呢?又问景文一遍,他说的能有我清楚吗?”

说着话,还颇有怨念的瞟了秦向儒一眼。

秦向儒本就坐在他身旁,听到刚才的话,已经心里打鼓了,正往他这边看呢。

两人正巧对上眼神,秦向儒连忙回头,把接下来的说辞也忘了,尴尬不止。

顾天成一看就乐了,对着袁冬初笑道:“你看,景文他就是不如我说的清楚。”

袁冬初无语望天:就这没正行的,怎么当的那么多人的老大?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成福运小娘子

评分 10
作者:衣布衣出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猜你喜欢
别逼我说话
5180 人在追
偏偏会说话的却严禁不装哑巴。偏偏拥用“神”通常的能力,却苦无难以肆无忌惮以及使用。偏偏也可以站在金字塔之巅,却执著于在金字塔底卖煎饼果子发迹致富之路。偏偏是个真大佬们,却自以为是朵小白花。杜心迟的人生座右铭: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就说话的!……我说到话来,连自己都怕!偏偏是天子骄子,却做事低调。偏偏地位崇高的精神、万人景仰,却待事平等自由、不分低贱。偏偏也可以一门心思修练、问鼎大道,却喜留连凡尘、普渡众生。偏偏发誓成了武功盖世英雄,却心甘情愿沦落她一人的保镖。青容与的人生座右铭:遇杜心迟前:我愿为天下和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遇杜心迟后:你既在这样的天气中,连争分夺秒度过每一秒的知了也停下了它们的叫声,只求这样一份安静的凉意。。
妖帝至尊之邪妃太嚣张
他是神秘的的腹黑妖孽,一场出乎意料,遇上了她。自此,毒入心髓,决不放开手!他说:“天地为证,日月为媒。吾以万里江山为聘,许你生世;心血为引,换你一切安好!你生,我守你永生永世无忧;你死,我灭天地、入黄泉,繁花碧落亦不辜负!”******她说:我中无野心,只想保自身周详!怎奈敌欲杀我,我灭之!她说:我但求家人幸福安康,怎奈国将破、家将亡,我铁甲奋勇杀敌,战之!她说:吾生之愿,与云陌世世双人。怎奈天欲灭我,我便——封天!一袭红衣倾天下,染墨君令人心醉笑她!******片段一:某人闷头吃饭时中……“幽儿,这菜非常好吃吗?”云陌问。某女拿着鸡大腿:
花瓶拯救攻略
3652 人在追
陶之瓷的不存在自小到大就像空气一样缄默又隐讳,所以她的人生宗旨是躺平。可她没想起,当自己穿进了小说之中,仅有两条路可走——干脆做花瓶被悄无声息地摧残而死,干脆醒过来站出来为自己夺目而活。“放了我孙女,你们要多少钱我都给!”老人泪流满面,全然没有当年叱咤陶家的英勇风范。。
与子偕行
1714 人在追
在现代再次穿越女与本土复活女的双赢故事。——*——*——*——*——在现代都市女子齐意欣,复活于除旧布新的大齐世家。旧时候未尽,登基称帝将至,公侯将相于我如浮云。在强悍的实力面前,一切妖魔鬼怪的宅斗伎俩都是纸老虎。此生与君再度携手,笑看世间风云。——*——*——*——*——这是一个最好是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讲信用的时代,又是一个谎言欺骗的时代;这是一个幽暗的时代,又是一个幽暗的时代。——引自狄更斯《双城记》——*——*——*——*——起点VIP书友群:229600548。需验证粉丝值。眉目森严的男人一本正经:“……来撩我啊,撩到就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