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看走了眼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袁秋末找顾天成交谈时但是整体表现的信心百倍,但作为老爸的袁长河,却从来没有经历过过这种事,更有甚者都没据说过,因为在这短短的、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里,那时万分的怕。深怕自家闺女口无遮拦,谈出什么无法选择接受的结果。而事实并没有朝着他怕的方向而去,不是让他大感生怕自家闺女口无遮拦,谈出什么难以接受的结果。。...

袁冬初找顾天成谈话时虽然表现的信心百倍,但作为老爸的袁长河,却从未经历过这种事,甚至都没听说过,所以在这短短的、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里,那时万分的担心。

生怕自家闺女口无遮拦,谈出什么难以接受的结果。

而事实并未朝着他担心的方向而去,而是让他大为惊讶。

袁长河眼巴巴的等着,直到两人谈过之后,各自拿了一叠纸回到客房,才稍稍放心。

作为老爸,袁长河当然知道袁冬初去见顾天成,为什么要拿一叠纸。

让他惊讶的是,两人不知说了些什么。谈过之后,两人都很正常,表面上看不出任何不妥。

甚至顾天成之前面对袁冬初时的狗腿表现,竟然没有了。

包括对上他时的那份尊敬,也和日常对待自家长辈一样,没有了那份讨好,看起来稳重了许多。

更让他感到奇怪的是,顾天成和自家女儿的相处方式。

经过那番时间不长的谈话,两人接下来的相处,居然无比自然。

明明是一对年轻男女,可是看那言谈举止,分明就是一对相交莫逆的兄弟,或者兄妹?

有了袁冬初和顾天成谈话之后做对比,之前那段时间的合作就显得不太正式了。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袁长河父女和顾天成的合作才算真正有了样子。

接下来两天,袁长河继续寻找能够挂靠的船队,顺便打听船队沿途会停靠的码头。

顾天成则带着秦向儒和星辉,转遍了通州府,寻找可用的帮手。

袁冬初有自己的事情,她带着星辉,查看通州府及运河沿岸在河运方面的服务设施,看能不能查漏补缺的做做相关的服务行业。

在通州府转了两天,第三天一大早,五个人分三路各自出发。

袁冬初没继续在街上转悠,而是转道,去往鸿江船厂。

船厂负责接待工作的伙计不是上次的那个,但见到袁冬初,依然热情的不得了。

能被船厂东家卓远图盛情接待的人不多,而像袁长河、顾天成这样身份很一般的人,得到这种待遇,那就很唯一了。

负责接待工作的伙计和管事对这种事尤其敏感,即使没有近距离接触,仅仅是远远看着,也能把袁冬初几人记清清楚楚。

袁冬初很知道自己的分量,被伙计如此热情接待,当然不好托大耽搁人家时间。

没等上茶,她便说明了来意:

“想来小哥也知道,贵宝号卓大官人馈赠了两条沙船。我们接船回程时,想沿路帮人带些书信和轻便的货物,赚些酬劳,免得白跑这一趟。”

伙计年龄不大,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从袁冬初进门,就绷着精神,生怕怠慢了东家看中的主顾。

心里更是打定主意,只要不是过分要求,便会竭尽全力帮忙协调。

但听到袁冬初的话,却有点发懵,不知道这位主顾要帮人带书信和货物,和他们鸿江船厂有什么关系。

所以,伙计的回应便很坦诚:“这个……恕小的愚钝,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袁冬初歉意一笑:“我们人生地不熟的,这个事儿若是自己做,怕是做不起来,所以想贵宝号帮个忙。

但之前已经承了卓大官人的情,如今又来叨扰,有些说不出口,倒是让小哥您困扰了。”

白得了两条船还没完,又要帮忙啊?

伙计的热情稍稍收敛,客气中带上了谨慎:“若是和制作购买船只无关的事,小的人微言轻,怕是没能力和您谈,还望姑娘见谅。”

“给小哥您添麻烦了,要不,我见见贵宝号的管事?”袁冬初歉意的笑容不变,表达的意思却很明确。

伙计有些嫌弃这个人得寸进尺了,但碍于船厂的规矩,并不敢给客人脸色看,稍稍欠身,便去找管事传话。

小管事同样没有商谈船物以外事情的权限,但又不好怠慢东家看中的主顾,把袁冬初的意思再往上传。

最后,船厂大管事很无奈的放下手头事务,去了最次等的接待室,去见那个看起来刚及笄的女娃。

袁冬初一看大管事进门,暗道侥幸,连忙抢前行礼:“小女见过大管事,大管事事务繁忙,给您添麻烦了。”

虽然袁冬初是卓远图关注的人,但终究是个小姑娘,大管事没太客气寒暄,伸手相让:“听说姑娘有事,坐下谈。”

袁冬初把之前和伙计说的话简单复述,接着说道:“我们初来乍到,做这种托运事务,信誉上没保障,客人怕是不敢将书信和物品交于我们。所以,我们想宝号帮忙做个担保;或者,贵宝号愿意在这项事务上与我们合作,那就更好了。”

大管事看着袁冬初,半晌没吱声。

帮人捎书信和轻便的货物,这种蝇头一般的小买卖,这姑娘居然想和大齐数一数二的造船厂合作……

这么奇葩的念头,咋想的?

敢于把如此异想天开的想法说出来,也只有没见过世面的女娃说得出来。

他就不该放下正经事,过来见一个不懂事的女孩子。下边的人好言好语的把她应付走,已经是给顾天成面子了。

大管事暗自摇头,站在袁冬初身边的星耀,也是窘迫的不知如何自处。

他虽然在底层摸爬滚打,却也接触过码头上给人跑腿的小子们。

帮人送个信、捎个东西,赚几个大钱的酬劳。这都是最底层、还没体力正经做工的人,赚的很微薄的小钱。

这姑娘,居然跑来鸿江船厂,游说人家大管事做这种事!

只看人家大管事的衣着和派头,寻常人想和人搭个话,也得看人家有没有心情回应。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与人合作几个大钱的生意?

简直太丢人了!

星耀假装挠头,遮住了半边脸。

如果不是碍于顾天成的淫/威,和姓顾的这几日展现出来的悍勇和精明,他这就撂挑子不干、不丢这份人了。

房间里,还有两个管事和负责接待的伙计站立一旁,同样的不可思议,面色古怪。

心中一致认为,向来英明神武的东家,这次却是看走了眼。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成福运小娘子

评分 10
作者:衣布衣出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猜你喜欢
霍先生结婚吧
13222 人在追
新书明教授和大魔王的故事《和沈大佬们定婚以后》已开,尽请宝宝们请移关注更多!本文简介:两年前,她被设计陷害,公司频临宣布破产,名声狼藉,无可奈何之下娶了霍靖北……他冷酷无情深邃,心狠手辣,结婚了后,对她相敬如宾,尊重……有佳……再后来,在她我以为婚姻将要结束了的时候——霍靖北:“婚前试婚两年了,你有什么想法?”风千柠拧眉:“什么……意思?”霍靖北搁下文件,抬眸眯着她,“不以结婚了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不以相知相爱生子为目标的婚姻是实施诈骗,你说我什么意思?”风千柠:也不是说好,是权宜之计吗?霍靖北:你想过河拆桥?风千柠望着男人那张清心寡欲高贵的的面孔,竟然
女医青枝
22630 人在追
青枝只想当个衣冠楚楚的中国古代从医大夫罢了,怎么认识了某人后,能保持形象就这么难呢,不走是寻常路的从医人生至此重新开启......白话版简介:女扮男装替父从医的青枝没想起,自己自从给江北第一纨绔陆世康冶病并被他识穿女子身份后,就惹上了麻烦事。陆:我最好是的兄弟看不见了,成了你这个女子了,你得赔我一个。青枝:怎么赔?陆:做我媳妇儿。青枝:那我宁可一死喔。陆:你赔不了就始终再次女扮男装做我兄弟吧,我和我兄弟都是同吃住在一起同睡的,咱们也可以这样地老天荒......青枝:谁要和你这个纨绔子弟地老天荒........文言版简介:江北有纨初秋,晨。。
渣了前任后他成了我的联姻对象
高二时,程阮对转校生徐韫节一见钟情。 少年气质冷冽,像夏日里晚风,似雨后初晴月光,那般灼热的烙烫在了程阮心尖。 一向对什么都没足够的耐心的程大小姐硬生生用了一整个学期加上半个暑假将徐韫节这朵高岭之花追了手。 只只可惜,这段感情没持续的多久便早夭了。- 提出分手那天下午,青春年少的徐韫节拖着满身伤回到程阮家楼下,执拗地追问:“为什么?” 程阮忽视少年阴鹜的视线,敷衍了事道:“不为什么,是玩腻了了。” 说罢,留面色惨白的少年站在原地,后转身走入自家的豪宅。那天下午之后,程阮再没没见过徐韫节这个人。 - 多年后再次重逢,当年贫苦贫苦的少年褪去青涩,沉淀下来出烈日炎炎,气温居高不下,整座城市像是陷入巨大的蒸笼,空气直闷得人喘不上来气。一直到下午三四点,一场毫无预兆的暴雨倾盆而下,才挥散了些许空气中的热流。。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24751 人在追
【A爆了的女主】VS【战斗中力超强男主】 一场火灾,国民初恋情人毁了容,前途尽毁!已婚夫嫌她容貌尽毁,强势退婚;养母嫌对她视如敝履,将她赶出家门。她写一封退婚书,一封断了书,潇洒离开!虞凰走后,娱乐圈的人都在传——“据说虞凰退圈后,染了红发,戴了面纱,整天进出夜总会!”“胡说八道,我怎么据说她进了看守所?”所有人都我以为虞凰自甘堕落,蹲了局子,再也没有掀不起风浪的那个夏天的,虞凰再度首登热搜——盛都和教育部:热烈欢庆我市永辉超市高中虞凰同学以7XX高分荣获全国省状元,被神域学院被录取!那可是每一年只被录取十名顶尖天才的神域学院啊!自此,熟睡中的艺人们听到了警报声,纷纷从睡梦中惊醒,迅速逃到楼下。死里逃生的女孩子们相拥在一起互相安慰彼此,突然,一道惊呼声骤响:“虞凰呢?你们有看见虞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