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打服的小孩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秦向儒心怀忐忑,小心翼翼的和袁秋末能保持距离,一路往打探到的书局走去。他也后悔当初啊,上次他是说错话了。他就不所以说要去书局,或是在袁姑娘作出则表示之后,就改说先和天成一起去眼界一下的。可他反应时慢啊,反应时慢的结果是现在的这样……再回忆天成冷飕飕给他他也后悔啊,刚才他就是说错话了。他就不应该说要去书局,或者在袁姑娘做出表示之前,就改说先和天成一起去见识一下的。。...

秦向儒心怀忐忑,小心翼翼的和袁冬初保持距离,一路往打听到的书局走去。

他也后悔啊,刚才他就是说错话了。他就不应该说要去书局,或者在袁姑娘做出表示之前,就改说先和天成一起去见识一下的。

可他反应慢啊,反应慢的结果就是现在这样……

回想天成冷飕飕给他飘过来的眼神,后脊背都发凉的好不好?

天成也真是,喜欢人家姑娘就托媒人求亲去啊。这么耗着,万一袁姑娘被别家求娶了,他和牧良镇的那帮兄弟还要不要过日子了?

袁冬初很遵守这个时代的规矩,和秦向儒保持着紧随其后、相差半步的距离行走着。

秦向儒既怕她走丢了,又很戒惧的怕她跟近,这么古怪,袁冬初当然看在眼里。

“秦公子又瞎捉摸什么呢?”袁冬初干脆就问了,只差了半步的身位,一点儿不影响说话。

“这个……我……”对上袁冬初,秦向儒那是一点儿反抗的意识都没有,都结巴了。

袁冬初也颇感郁闷,顾天成这家伙,他还能把他的心思表现的再明显一点吗?

虽然袁长河全心想的都是给闺女找个好人家,包括转做中人行,还有现在买船做河上货运,很大程度都是为了攒足家底,让闺女选婿层次更高一点,嫁妆更多一点。

但袁冬初自己不是这想法啊。

她想要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和能力,让人生更加精彩多姿。

定亲?而且还是和顾天成?

还没成亲,就和未婚夫混在一起满世界疯跑,这得承受多少唾沫星子的洗礼?

她的确想让自己活得精彩一些,但绝没有自虐的爱好,不会专门找着让世人指点,自己则傲然站在广大人民群众的对立面沾沾自喜。

那是神经病,绝不是特立独行。

东旭书局不亏名之为书局,的确很大,书籍分不同区域,种类繁多。

秦向儒选的是水文地质地理和造船方面的书,袁冬初差不多也是这些。

只不过,秦向儒的选择专业程度高,内容晦涩难懂。

袁冬初选择的就浅显一些,更像是自古以来关于河流、河运方面的趣事记载。

书局的书很多,但两人的银子很少。

秦向儒选了三本,袁冬初选了两本,才意犹未尽的交钱走人。

两人身后,各种视线交汇:

主子和丫头?不像。

兄妹?更不像。

某公子和邻家小妹?这个倒是有点着边,看两人眼光清澈、一本正经的样子,就是专程来买书的吧?

这个组合很能说点什么有趣的东西,但全程看下来,还真没找到可说的槽点。

好纠结啊,这么劲爆的话题,就这么舍弃了吗?

书局中出现了两个不是夫妻的年轻男女,结果,说不出任何风言风语,大家很没成就感的好吗?

秦向儒依然忐忑,和袁冬初回到客栈,太阳已经西斜,袁长河和顾天成还没见人影。

两人各自回房,翻看自己买回来的书。

一直等到天擦黑,袁长河和顾天成才回来,一同回来的还有两个衣着褴褛的半大小子。

袁冬初是在自己房间的门口看见的他们,四个人刚从木质楼梯走上来。

两个半大小子走在顾天成身后,看起来十三四岁的样子。不用多问,只看那梗着脖子、怼天怼地怼空气的样子,街头小混混没跑了。

只不过,这俩小子现在鼻青脸肿的,就算梗着脖子也没什么气势,表现出来的,完全就是无可奈何的颓丧。

袁冬初有点傻眼:这啥情况,收留流浪儿童做好人好事?还是弄了俩小弟回来?

可是,顾天成灰头土脸的,也没好到哪儿去。还有下巴上的那块淤青,又是怎么回事?

袁冬初把疑问的目光投向袁长河。

袁长河也是一脸的无奈,说道:“天成先去换换衣服,顺便领他两个洗把脸。咱们先吃饭,其余事情回头再说。”

顾天成和袁冬初点头打招呼,很痞的冲着两个小子摆下巴示意,转身走向隔了两扇门的另一个房间。

两个问题小孩很不情愿的拖着步子跟上。

秦向儒连忙追着去了。

袁冬初抻着脖子目送四人进了客房,转头问袁长河:“这俩孩子以后就跟着顾天成了吗?他收了两个小弟?”

很明显,刚才顾天成几人进去的是新开的客房。

“唉,进来说。”袁长河进了他和顾天成、秦向儒的房间,在桌旁坐下。

袁冬初跟进去,提起桌上的茶壶,倒了杯茶递过去。

袁长河接过,一口喝干,把空杯递回去,说道:“那俩小子是码头的混混,无父无母也没有家。据说,讨饭、偷东西、骗钱、打闷棍什么都干。我和天成在码头找船队搭伙……”

袁冬初坐在袁长河对面,把那俩半大小子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听了个明白。

其实挺简单,俩小混混就是混迹在码头,瞅准机会就下绊子、冒坏水讹人的货色。

人家两人也不是没眼色的,没找顾天成,而是找的袁长河碰瓷。

两人没在袁长河身上摸到钱袋,其中一人顺势就倒在袁长河脚下,嘴角冒血,杀猪般的惨叫不断。

另一人揪着袁长河,要他偿命。

然后很简单,好多人的围观中,顾天成出现,先是抹了倒地小子嘴角的血闻了闻,确定是骗局之后,两个小子就怒了。

怒了的结果,就是被顾天成撂倒,跟着一顿暴揍伺候。

虽然顾天成双拳敌四手的情况下也吃了几拳,但很显然,在打架这种事情上,顾天成更加经验老到,一直把俩执拗的小子打服了。

“哦,顾天成在牧良镇的兄弟,都是他这么打回来的啊。”袁冬初有所了悟。

“怎么又直呼其名了?天成比你年长,要叫顾大哥。”袁长河纠正。

袁冬初无情的忽视了老爸的纠正,继续她原来的话题:“他要带这俩人回牧良镇吗?”

袁长河点头:“那两个孩子打小就在码头混迹,水性极好,说是偷过船在河上玩,驾船技术也很了得。”

“……”袁冬初无语望天,她要重新审视一下自己对顾天成的感觉。

这货是不是有点丧尽天良?居然好意思这么算计小孩子,而且还是靠动手打的。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成福运小娘子

评分 10
作者:衣布衣出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猜你喜欢
辞春令
1960 人在追
对于妇人来说,眼泪永远是是最好是的伪装。陆挽君上辈子输就输在,会哭。复活归来时的陆挽君在荀太后面前哭:荀太后会觉得冤了她,谁知这哭恰恰哭给她看的。在沈昶面前哭:我又惹娇娇不高兴了,我该打,都是我的也不是。神鹿(沈陆)小剧场:三日陆挽君醉酒后,沈昶替她宽衣解带,突然间从外衣袖中掉出一包粉末。沈昶不解地捡出来闻了闻,顷刻之间之间眼泪止忍不住流下去,是催泪粉。沈昶擦非常干净眼泪,略很复杂地看醉卧床上的娇娇美人,美人眼角还挂着未干的泪痕,才在他面前哭过一场……此时的惊春园门窗紧闭,廊下的画眉鸟儿在鸟笼子里缩紧身子,把头埋进身子里去避寒。。
满级小福女她只想种田
杨小翠穿成了中国古代山村里的同名NPC,娘死爹发狂,兄长选择放弃科举卖劳力,姐姐破相遭不屑,更槽糕的是,家里唯一的房子也被被推倒了!真是是雪上加霜。莫慌!莫慌!看她手握奇妙卡牌系统,医术,财富,好运气,通通拿来吧!绿茶白莲花堂姐,姐姐的悔婚前已婚夫,坏心县令堂兄,咱们逐一算帐!另外除了天降的眉清目秀贵人出手相助。而已时间一长就会觉得这个贵人有点儿不对劲儿儿……【若干年后洞房夜进行清算小剧场】杨小翠:你也不是天生的身体虚弱吗?某人厚颜卑鄙点点头。杨小翠:你也不是活但是三九吗?某人再次卑鄙:为了娘子不寡居,力争实现寿命与天齐。杨小翠:……除了什么我不知道怎么睡觉都睡不好啊……。
师兄全员皆反派
21763 人在追
人家再次穿越当师妹,都是团宠小师妹,路遥团宠也没,团欺也也没,她是个苦逼的无死角炮灰!为了不被炮灰,面对自己全员大反派的魔道师兄们的虎视眈眈,路遥每日都在逃走的路上,努力修真,顺便挖大坑埋师兄!本书又名:《本门全员大反派,仅有我辛辛苦苦走正道》无cp!路遥提着食盒走进来,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第三十三章表示
5807 人在追
戚善很快感受到戚荧的口是心非了,自这一日起,她很自觉的认字写字,有时间的时候,又跟着戚莺姐妹们学习针线活和绣花,早中晚餐,主动向戚月杏学习厨艺。她不再专注戚善的身上,一时之间,戚善反而有些不习惯,转头之间,瞧不见跟在身后的戚荧,她把这种感受她不再专注戚善的身上,一时之间,戚善反而有些不习惯,转头之间,瞧不见跟在身后的戚荧,她把这种感受说给戚荧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