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卓大官人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中年人人的视线在四人中间扫过,走见状说话的时,却对着袁长河的。“在下卓远图,几位书友小号,在下再行谢过。”卓远图向顾天成三人点点头挥手示意,冲着袁长河抱拳。袁长河还没来及作出回应,引领未来的伙计却在第一时间抢前施礼,毕恭毕敬的施礼:“小的见过东家。”“在下卓远图,几位光临小号,在下先行谢过。”卓远图向顾天成三人点头示意,冲着袁长河拱手。。...

中年人的视线在四人中间扫过,走上前说话时,却是对着袁长河的。

“在下卓远图,几位光临小号,在下先行谢过。”卓远图向顾天成三人点头示意,冲着袁长河拱手。

袁长河还没来得及做出回应,引领的伙计却在第一时间抢前躬身,毕恭毕敬的行礼:“小的见过东家。”

袁冬初几人来之前是做过功课的,鸿江船厂的掌舵人兼东家是哪个又怎么会不知道。

三个晚辈随在袁长河身后,一同给卓远图回礼。

袁长河拱手,连声说道:“原来是卓员外,我们小小散客,当不得员外如此礼遇,我等着实惶恐。”

这还真不是袁长河妄自菲薄。

鸿江这样规模的船厂,绝对在朝廷的管控之下。船厂的东家对于朝廷来说,也不是寻常乡绅商贾可比的,很有身份的存在。

各种利益牵制的情况下,就是有官员和船厂有私怨,想把鸿江船厂怎样,也得考虑上面有多少人在船厂有利益纠葛,又有多少官员一心为公,会替船厂说公道话。

即使现在改朝换代,但船厂能正常运营,就说明鸿江船厂已经成功过渡,鸿江船厂的东家也还是那个跺跺脚,整个运河也得多些浪花的卓大官人。

秦向儒若是把他父亲搬出来,作为老资格的卓远图知道秦睿是何许人也,不太势利的话,大概能和他说几句话。

但若以袁长河父女和顾天成的身份,即使是买船的客人,这样的小买卖,绝对没资格让船厂东家有这份攀谈的心思。

卓远图不动声色的扫一眼袁长河身后,两个年轻人和那姑娘虽然站在稍后位置,但在卓远图眼里,却是比眼前年长的袁长河更引人注意。

之前四个人的表现,虽然袁长河和秦向儒看起来淡定一些。

但这份淡定,却被卓远图历经世事的眼光看了个通透:这是一种旁观者的态度,这艘大船和他二人没有实质性的存属关系,看待外物,当然能够淡定。

而那两个没见过世面的货,那满眼闪着的光,大约已经在幻想:这艘大船已经是他们自己的了吧?

要知道,寻常船行的东家和掌柜,看到这种重型大趸船,因为和自己没什么关系,通常也是一副稀松平常的神情。

但两个明显更年轻一些的家伙,却在肖想距离他们很遥远的东西……

而且,那种眼里冒光,绝不是做白日梦,而是有着极度的信心和渴望。

卓远图继续和袁长河做着寒暄:“敢问仁兄高姓?”

他虽然看重的是顾天成和袁冬初,但更看出,这两人对袁长河的尊重。

袁长河连忙再施一礼,“卓员外面前不敢称高姓,在下袁长河,见过员外。”

说着话,又介绍其余三人,按照长幼,从秦向儒开始:“这位是秦公子,延浦镇秦家长子……”

说到这里,稍作停顿,想看看卓远图的反应。

卓远图果然知道秦家,也是拱手道:“原来是秦老爷府上的公子,之前不知道秦公子身份,着实怠慢了。”

袁冬初听的眉毛一挑。

秦睿是前朝官员,鸿江船厂这样的老号,知道延浦镇秦家不足为奇,更可能卓远图和秦睿还有过接触。

只不过,那时的接触,大概是卓远图上赶着秦睿的。

但在秦睿丢官、秦家败落的当下,还能对秦向儒不失礼,这就难得了。

这样的人,不是憨直的不谙世事,就是世故圆滑的人精。

经历兵荒马乱和改朝换代,能让船厂存续下来,依然保持原有规模的东家,只能是人精。

袁冬初比较喜欢这种人,相比那种不加掩饰逢高踩低的小人,这种人的智商更高,也会走的更远。

秦向儒也是经历过繁华落寞的,人情冷暖的记忆颇多,早就没什么期许。

这时被鸿江船厂东家这样的豪富礼遇,着实感到意外,错愕了一瞬,就手忙脚乱的见礼:“卓先生好,小子……小子秦向儒给卓先生见礼。”

秦向儒一脸的受宠若惊,让卓远图颇感无奈,虽然年长,也是连声说着“不客气”“不要见外”的话。

他对这个年轻人也有不错的印象。

卓远图年轻时就开始参与船厂事务,更是在兵荒马乱之际,接手船厂,成了被很多势力觊觎、处在风雨飘摇的鸿江船厂掌事人。

秦向儒本就没多少心机,落在卓远图眼里,他那敦厚诚恳的性格可谓一览无余。

卓远图虽然八面玲珑,能和各种老谋深算的人和势力游刃有余的周旋。但从本心来说,也更愿意和简单直接的人打交道。

更何况,秦向儒往船厂四周打量的眼神,满是专注和求知欲。

作为船厂的大老板,最喜欢的就是这种人的这种神情。

这类人若是专研有得,就会成为延续船厂顶尖技艺的重要支柱。

他甚至在想,秦家家道中落,不知这位秦公子有没有兴趣来船厂试试。

若秦向儒有这方面的天分,并专研有成,足可以让秦家一家老小过得殷实富足。

只是,现在说这个还早,在不明白这几人的实际情况下,不好贸然扯出这种话题。

卓远图和秦向儒寒暄几句,袁长河继续给他介绍顾天成和袁冬初。

简单见礼之后,卓远图邀请:“我和袁兄颇有眼缘,冒昧邀几位喝茶坐坐,不知可赏光?”

这哪里还有不赏光的道理,只稍稍客气两句,几人便往管事房的方向而去。

之前领路的伙计,早提前飞奔去传话,准备接待工作了。

一路走,伙计还一路诧异这是啥情况?

很普通的几个客人,只定了两条小型双帆货船,怎的东家会如此看重他们?不但亲自出面寒暄,还特意相邀喝茶?

好困惑的说。

邀约地点并不是卓远图个人的房间,而是船厂接待大客户和熟客的待客厅。

茶点果品上来,除了袁长河因为好奇,特意看了眼碟子里两样稀罕干果,其他三人都没在意上桌的有什么,反而打量船厂待客厅很有特色的陈设多些。

这种反应,又让卓远图多了些琢磨。

秦家公子好说也是在京城长大,家境虽然不能和王公贵族、一品大员相比,但对于众多中下等官员和乡绅、商贾来说,绝对算得上显赫之家。

他不在意鸿江船厂接待大客户的规格,情有可原。

顾天成那差点儿就写在眼睛里的野心勃勃,他在鸿江船厂这种地方,更在意的是所处环境和气派,疏忽别的也算说得过去。

但这位袁姑娘也是这种反应,就不太应该了啊……

看她那衣着穿戴和她父亲袁长河的说话气度,这就是一穷人家的孩子,而且还是个女孩子。

这种对很多事情的不经意,给人一种经见过大场面的感觉。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成福运小娘子

评分 10
作者:衣布衣出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猜你喜欢
第五章 小作精今天不挑食了
夏未然大约能够弄清楚,楚辞的处境。有关心她的朋友,比如大脸兄——真抱歉,她还不知道大脸兄的名字。有溺爱女儿到没有原则的妈妈辞一典,有严厉的爸爸,还有四个属性不明的哥哥。以及,完全不及格的成绩。那位“老男人”的身份,她也猜得出来,应该是楚辞的有关心她的朋友,比如大脸兄——真抱歉,她还不知道大脸兄的名字。。
媚公卿
19809 人在追
她铁了心要娶他,最后引火自焚而死。复活后,在这个讲求门第风骨的魏晋时期时代,她止于卑暗,胸怀机谋。。。。。。现在,这两本书当当和京东,亚马逊和新华文轩,博库网和各大书店都有销售,朋友们要是喜欢的话可以下单哦。。
女修重生指南
28805 人在追
新书《全娱乐圈都我以为我糊了》。剑者,一剑破万法,一剑证长生—— 若一剑不行啊,那就两剑,三剑! 要不然剑也不行啊,那就补以一曲—— 一曲碧海潮生,一曲青莲剑歌! (无男主!剧情流!慢热中的战斗鸡!) (简言之本书非常墨迹~) 正版神仙读者群:950547111 粉丝值500欢迎来撩~ …… 改不回来,更新了中止~很抱歉!新书过渡,写好就会大约女修,复垦,再度很抱歉!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回一九八六年,老谢家的女儿谢婉莹说要做医生,很多人笑了。“凤生凤,狗生狗。货车司机的女儿能做医生的话母猪能上树。”“我不只要做医生,还得做女心胸外科医生。”谢婉莹说。这句话更为激发起了医生圈里的千层浪。当医生的亲戚疯狂反讽她:“你明白医学生的录取分数线有多高吗,你能考得上?”“国内真正的主刀医生的女心胸外科医生是零,你我以为你是谁!”一帮人争相围嘲:“恐怕没办法考进三流医学院,在小县城做个卫生员,因为未来能嫁成什么样,可想而知。”中考结束了,谢婉莹以全省理科状元成绩步入全国外科第一班,步入首都圈顶流医院从实习工作生就被外科一九九六年,松圆市闵江区第三人民医院急诊室。漆黑的夜色下一栋破烂的急诊室大楼隐隐若现,门前院子里悬挂的照明灯泡被风吹得摇摇晃晃、七零八落的,与外面马路上花枝招展的霓虹灯形成了鲜明对比。。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24751 人在追
【A爆了的女主】VS【战斗中力超强男主】 一场火灾,国民初恋情人毁了容,前途尽毁!已婚夫嫌她容貌尽毁,强势退婚;养母嫌对她视如敝履,将她赶出家门。她写一封退婚书,一封断了书,潇洒离开!虞凰走后,娱乐圈的人都在传——“据说虞凰退圈后,染了红发,戴了面纱,整天进出夜总会!”“胡说八道,我怎么据说她进了看守所?”所有人都我以为虞凰自甘堕落,蹲了局子,再也没有掀不起风浪的那个夏天的,虞凰再度首登热搜——盛都和教育部:热烈欢庆我市永辉超市高中虞凰同学以7XX高分荣获全国省状元,被神域学院被录取!那可是每一年只被录取十名顶尖天才的神域学院啊!自此,熟睡中的艺人们听到了警报声,纷纷从睡梦中惊醒,迅速逃到楼下。死里逃生的女孩子们相拥在一起互相安慰彼此,突然,一道惊呼声骤响:“虞凰呢?你们有看见虞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