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能撑起门户的女人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面对自己袁秋末的这个问题,秦向儒貌似有些不好意思了:“我相熟的人不少,但天成给我的感觉却很赤忱。反正,那么多人都心甘情愿跟随天成做事情,我随大流,总会像在别的地方那样,莫名其妙的吃大亏还说不出理。”这几句话里还暗含着一层意思,他明白自己性子软,更这几句话里还隐含着一层意思,他知道自己性子软,更缺乏急智,反应慢的很。。...

面对袁冬初的这个问题,秦向儒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我熟识的人不少,但天成给我的感觉却很赤诚。再说,那么多人都心甘情愿跟着天成做事,我随大流,总不会像在别的地方那样,莫名其妙的吃亏还说不出理。”

这几句话里还隐含着一层意思,他知道自己性子软,更缺乏急智,反应慢的很。

凡遇到事情,大大小小总要吃些亏。

怎奈自己嘴笨,又不是打架的料,除了吃亏当吃福,没别的办法,很是无奈。

顾天成做人公道,性格彪悍又不会恃强凌弱。跟着他做事,只要自己勤勉踏实,一定不会有之前的各种困扰。

秦向儒这番话说的,让袁冬初也不得不赞叹:谁说老实人没心眼的?看看人家秦向儒的判断力!

吃饭选人多的馆子进,这是通常的选择。

同理,没看见什么好处和甜头,可大家伙都愿意跟着顾天成混,一定有缘由。

老实孩子秦向儒,就判断出了这个缘由,并果断选择了要搭伙。

袁冬初笑道:“从我本心来讲,倒是很信得过你,也愿意和你打交道,可你父亲如果不答应,你可怎么办?”

纸里包不住火啊,大哥!你是做工赚钱,偷偷的,能瞒多长时间?

果然,秦向儒踌躇起来。

袁冬初帮他出主意:“我觉着吧,秦公子你也别瞒着了,你就和你父亲说,牧良镇的顾天成要做河运,你很看好他的前景,想在他这里博一份前程。没准你父亲就同意了。”

像秦睿这种科举出仕的,能在衰败不堪的朝廷中心做了多年大官。大厦倾倒之后,还能安然返回祖籍,应该很有些眼力和决断的。

若秦向儒真的在哪家商行找了个账房的活儿,秦睿说不定还真不太痛快,直接反对也大有可能。

但秦向儒如果这么说,以投注的形式,辅助顾天成一介匹夫做账房……那可就不好说了。

冲着那份未知的将来,秦睿没准就愿意赌这一把。

毕竟付出的赌注也没多少,丢面子的,只是家中的庶出子而已。之前因为说亲不够谨慎,已经丢过一次面子,多一次少一次也就那样了。

…………

袁冬初的推断很准确。

秦向儒是壮着胆子找他父亲秦睿说这事儿的。

秦家老宅占地不大,但宅子的布局合理,所有功用都齐全。秦向儒为了所说事情少些干扰,是在秦睿书房求见,说明自己打算的。

秦睿是个中等身材、面容白皙的中年人,两鬓斑白的头发并没让他显得很苍老。

坐在书桌后的秦睿,很平静的听秦向儒说完打算。

秦向儒以为会有的严厉责问并未出现。

秦睿只是思忖了片刻,说道:“码头上势力繁杂,来往人等冲动又不讲道理,以你的性子,定是应付不来。

那个顾天成,且不说他是不是能把河运行做起来,就算能成事,好的账房人选比比皆是,他凭什么关照一个对他来说没多大用处的人?”

这么不顾情面的话,说的秦向儒脸有些涨红,激起了心中的倔强,说道:“我不单单能记账,我之前看过《水经注》和《龙江厂志》,对里面的内容比较感兴趣。相信在这方面下工夫的读书人不多,我再多找些相关书籍钻研,相信总能帮到他们一些。”

顿了顿,秦向儒继续说道:“天成人很好,即使我没本事在其他方面帮到他,只要踏实做好本分,没有过分苛求,相信他就能公正待我。”

“水经注……”秦睿皱了皱眉,他对这类书籍记忆没什么印象了,没想到秦向儒却有涉猎。

只不过,这种书籍对科举没太大用处。

暗暗摇了摇头,有道是: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读书要读圣贤书,其他的,就算做到极致,前程也平平。怎奈他三个儿子,没一个读书成器的。

“你再想想吧,在码头那种地方混迹,即使能做长久,怕是很难说到好人家的女儿做媳妇了。”秦睿提醒道。

之前,他就因为长子性子软,为人太过实诚,才四处打听。

听说猫儿巷连家姑娘精明强干,家里家外一把好手,觉着此女一定能撑起门户,这才托了媒人提亲。

没想到,十拿九稳的事情,不但被拒,还闹得沸沸扬扬,秦家和长子颜面尽失。

他再去码头和一帮苦力混在一起,这亲事……怕是由不得他们挑,只能在更低层次的贫寒之家选了。

秦睿想到手头打听到的几家女子,唉,只能再低选了。

一提到这个话题,秦向儒心情那个复杂啊。

他瞬时想起连家长女的那档子事儿。

也不能说谁对谁错,他们秦家没探探人家姑娘意思,就贸然上门。

然后是连家二老,在女儿不情愿的情况下,一再逼迫。

两方因素造成了后来的局面。

但他招谁惹谁了,很冤的好不好?

在秦睿这里,连家那档子事儿也让他吃了苍蝇般的难受。

只不过事情已经发生,如今新朝建立年头不长,他虽然能安然返乡,但前朝官员的身份,却也让他不好做什么。

“你年纪不小了,眼看着又耽搁了一年多。之前你帮忙付诊金的那个船工,听说他有个女儿正值婚嫁,性情不错,擅长女红。

此女你应该见过,为父打算托人去探探她家口气。若他家也有意,咱们就正式上门提亲。”

秦向儒愣了愣,周家有个闺女吗?他没注意啊。

他这迟迟没应声,秦睿以为他还在为上次的事情又多顾虑,只能劝道:那周家家境是差了些,但咱们府上的境况你也知道,尤其你的情况特殊,现在又决定去码头做事,你的亲事,只能在这样的人家选了……唉!”

秦睿以一声叹息结束了劝解,想起这么多年的过往,很是惆怅了一把。

周家不但家境不如连家,闺女也是个软弱性子。和自家长子结成夫妻,两人没一个能撑得起门户的,以后的日子……吃亏只当吃福吧。

好在那家闺女女红做的不错,是个坐得住的性子,不但能做些事情贴补家用,想来不怎么会生事。

寻常百姓的日子,能省心些也是好的。

“哦。”秦向儒闷闷的答应一声,他相信父亲是为了他好。经过上次说亲的风波,他的确也没资格挑人家什么。

再想想那位姓周的大叔,事后主动找他还银子,还买了点心表示感谢。这样人品的女儿,应该不错的。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成福运小娘子

评分 10
作者:衣布衣出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猜你喜欢
穿成夫君掌中宝
5203 人在追
先人太白倾其一生没能完成4的夙愿,就由某来已达成,某定能名垂青史!波云诡秘的应天府,藏着多少见严禁人的心思,亦或者司马昭之心。解开我重重谜团,扒开层层迷雾,神秘面纱淋漓真相,却看不清飘缈人心。善恶谁来辨别,善因何人来结,恶果又将由谁来担?【小剧场】“我叫钱双双,双是夫……单双的双。”钱双双暗自呼口气,差点儿就说成夫妻双双把家还了。“你呢,你叫什么?”他没说话的,而已将手宣纸,遒劲强有力的写了两个不端正的大字。“聂……”“尌(音同树),为人当树根立本,脚踏实地,严于严以律己。”“哦,聂畜……也不是,口误!”钱双双捂紧嘴巴,但是已钱双双的意识混沌不清,不知今夕何夕,只隐隐的听到远处的鞭炮声,时隐时现。。
我靠抽卡在逃生游戏封神
[无尽流、无cp]“评论交流步入神明的生死试炼,好好活着离开了是你惟一需做的。”方牧歌被拉进逃生方法游戏,要快速通关无数很奇怪副本:1.【游戏机里的勇者】:任凭他人操纵命运的勇者要如何逃出游戏机?2.【我有一个朋友】:顺口乱编的编造朋友竟然在生活现实世界会出现了?3.【是谁杀了我】:要如何在一次次死亡……循环中找到了真正的凶手?面对自己种种困难,方牧歌则表示不需要怕,先抽张英雄技能理智一下。英雄技能里装在各式各样的道具:1.【答案硬币】:无论什么难题,答题必然错误的。2.【绘画粉笔】:画出的东西有几率成真哦!3.【麻辣火锅】:一种不但能涮食材还能涮耳边是冰冷的机械音,方牧歌混沌的脑袋渐渐清醒。。
风雨玉屏满长春
15284 人在追
玉屏是一个小宫女,入宫当天就遭尚礼局岑尚仪的算计,差点儿丢了性命,几番死里逃生下,却意外可以得到皇帝(小五)的青睐,成了了皇帝的宝林,遭致秦杨三位妃子的非常不满,再再加太后和皇后的坐山观虎斗,后宫生活一瞬间坠入万劫不复的阴谋当中。 可玉屏凭借自己的聪敏,招纳纳为己所用的人才,并逐渐获掌理两个部门的权限,一步步的首登高位,最后获掌控局面历史改写人生的机会……“来到这里,接触的都是主子贵人们,稍有不慎惹主子不开心了,那都是要你们小命交代的事情,所以你们要学的首先就是规矩,其次再是做事!”站在台阶上,看着院子里那些刚进宫正在练习站姿的宫女们训话的女人,正是尚礼局的岑尚仪,她负责此次甄选宫女规矩礼仪的教导。。
老娘芳龄十五岁
1028 人在追
“你好,我是林昔微。” “你好,我是许为初。” 这条来他面前的路,林昔微走了两辈子。 可她不明白,这亦是他耐心的等待了两百年的相见。 PS:准时更文,安心入坑林昔微猛地睁开眼睛,从书桌前弹坐起来,动作迅猛地好像一只被踩了尾巴后应激反应的猫——而且是身手矫健,生存经验丰富的小野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