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和穷人为伍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袁秋末放下自己瓜子,拍了拍掌上的瓜子皮碎屑。这是他们父女两人之后商讨好的,袁长河谈大事,也可以整体表现的有气魄些。袁秋末呢,自然而然是那头发长见识短的小心眼女人:“水运的艰苦自无须说,但合伙投资的生意却更难做,一些事情要预先定下去。光是口头承诺双方约定,对双方都这是他们父女两人之前商议好的,袁长河谈大事,可以表现的有气魄些。。...

袁冬初放下瓜子,拍了拍手上的瓜子皮碎屑。

这是他们父女两人之前商议好的,袁长河谈大事,可以表现的有气魄些。

袁冬初呢,自然就是那头发长见识短的小心眼女人:“河运的艰难自不必说,但合伙的生意却更难做,一些事情必须事先定下来。

光是口头约定,对双方都没什么约束,不但做不长久,还容易起纠纷。咱得把具体事情敲定下来,之后还需要一份详细的合作文书,把双方所承担的责任和行驶的权限,以及利益和风险分配等写成文书,双方签字画押……”

巴拉巴拉,反正就是袁冬初唱黑脸,负责把丑话说在前面,最后:“……写文书这个事儿吧,我觉着,秦公子比较好,人品好、靠得住,和咱们双方也都熟识。”

顾天成眨眨眼。

这父女二人,怕是早就琢磨好了吧,连写文书的人都想好了。

他还想着,由他执笔,他们一边商议一边写,全部敲定之后,双方画押,找人做个见证就行。

没想到袁冬初想的更周到,秦向儒的确是个好人选,性子是软和了些,但做人却很规矩、很正直。

“行,合伙生意的确难做,把事情都写在纸面上,那是最好。秦向儒写文书也妥当,咱们都信得过。”顾天成点头。

袁冬初放心了,这顾天成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但大事小事都不糊涂。遇事也想得清楚,能多方位考虑,不会只盯着自己利益说事。

她和老爸运气不错,一开始结识的,就是顾天成这样的人。

河运事务的确繁杂,不单单是买了船、联系了货主就行。

河道行走的安全,船只维护维修,各个码头关系的构建,还有各种意想不到的意外和事务产生费用的提前约定……

总之,真正把一切都理清楚,很费心神。

买船是个大事儿,但顾天成存在的价值也非常重要。并不单单是他手中有一帮兄弟,能做船务这些事情。

更重要的是,他这帮兄弟能无条件的对他惟命是从,让他们得以在易水县、以及临近水域都能吃的开。

这种情况,即使有长途货运、走远路,去了其他势力控制的地盘,有一帮如臂指使的彪悍船工,无论何种情况,都不至于被寻常小喽啰欺负了。

至于遇到大的势力,那就是衡量利弊的事情,通常情况,都会选择一个双方都不伤筋动骨的方法,让大家都能过得去,都能有长久好处。

可以说,顾天成是货运顺畅运营的保障。

这样算下来,虽然两边看起来都有付出,但顾天成的作用似乎要更大一些。

两边对自己、对对方都有很客观的认识,又都有长期合作的诚意,货运过程的繁杂事务理清之后,商量到各自需要分担的责任和收入分配,反倒简单了。

最后,执笔写合作文书的是秦向儒,地点还是之前的那间食肆。

而秦向儒对他们两家合作,所表现出的,则是大喜过望。

一式两份的合同写完,给他们双方各自通读了全文。

笔墨等物品收拾妥当,秦向儒才面色郑重的对他们说道:“你们已经在筹划着,正经做生意了,没个账房怎么行?我来帮你们吧。我一定能做到不偏袒任何一方,账面绝对公正。几位意下如何?”

顾天成看向袁冬初,这个事他之前就劝过秦向儒,最好还是争得秦向儒父亲的同意,再谈这事儿。

现在情况有点不一样,起码他们已经正经开展事务了。不像过去,秦向儒需要混迹在一干苦力当中,所做事情连个像样的说法都没有。

但大户人家、还是曾经的官宦之家的子弟,给一个小船行做账房,说出去还是不好听,不知秦向儒的父亲是否介意。

他还是原来的意思,现在只看袁冬初是否答应了。这姑娘的想法和其他女孩子不太一样,但很值得采纳。

他也看出来了,袁家的事,袁冬初能做一半主。

至于那另一半,袁冬初也有本事劝的袁长河和她一个意思。

袁冬初这边,并不抵触秦向儒和他们一起做事。

大宅子里多的是乱七八糟的倾轧,秦向儒只是个庶出子,生母还是个直到病故斗没转正的通房,想来他在家里的处境也不怎么样。

不过,那是和嫡出的兄弟姐妹们相比,如果比寻常百姓家的孩子,却是要强很多了。

如果不存着争家产、争地位的心,凑合一辈子吃饱穿暖,应该不成问题。

现在只看秦向儒是怎么回事,怎么就三番四次的要背着家人出来做事。而且还不计较身份和所处环境的那种,和一干苦哈哈的扛活儿的混一堆儿。

“秦公子是大户人家出身,你过的日子,我们这些穷家小户出身的人,羡慕都羡慕不来。怎么秦公子这么想不开,硬是要和我们这帮穷人为伍的?”袁冬初问道。

秦向儒性格是有些软,却不扭捏。

这里没外人,他开口也痛快:“新朝建立,父亲不但没了官职,为了一家人能够安全回乡,也是舍弃了大量家财。如今,家里财产本就不多,我们兄弟又都读书不成……”

说到这里秦向儒面露惭愧之色,“我也曾努力过,却实在不开窍。读书讲究博闻强记,博文我倒是一直在努力,读了很多书。

可是强记,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好。那些圣贤典籍,除了一些特别感兴趣的能记住内容,其他的,即使很用心了,也做不到一字不漏的倒背如流……唉……”

秦向儒长叹一声,做了结尾:“我二弟、三弟都是嫡出,家里本就没多少钱财,我……总得做些什么。等着家里养,以后拖家带口的,总有一天,家里会撑不下去。”

这番话说的,虽然袁长河和顾天成没有感同身受,却也心有戚戚,大家子弟的日子,也不见得个个都好过。

再看袁冬初,倒是面带微笑,还有兴趣调侃:“秦公子也是好男儿的典范了哈。早早的就开始想辙,没想着去和兄弟相争,反倒要凭自己的本事吃饭,挺难得的嘛。”

顾天成暗地里撇嘴,这话的内容好像还不错,可妹子你这表情和语气,怎么看着很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呢?

接下来,袁冬初话锋一转,问道:“只不过,听秦公子说,你也是读了很多书的。这等学识,别说在易水县,就是去通州,找个大商行做账房,应该也没问题。你干嘛要往苦力堆里混?”

是啊,为什么?袁长河和顾天成都目光灼灼的看向秦向儒。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成福运小娘子

评分 10
作者:衣布衣出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猜你喜欢
神医废材妃
27076 人在追
她是世家云七小姐,经脉全毁的超级废材,心比天高,脑是草包,被堂姐设计群殴死。她是帝国古武天才,淡漠狠毒的杀手之魔,遇害不幸身亡。再次穿越而来,自此草包也风骚!超级废材?修得逆天神功,成绝代神医,控天火,驭万兽,名动四方,睥睨天下群雄,这也叫废材,你眼是瞎了但是长头顶了?!某天闲时无事,她坐山抢劫: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自此路过此地,留下的异宝来。他是神秘的的腹黑男邪王,却藏匿成宗门公子。途遇抢劫?他腹黑男一笑:夺财多没意思,倒不如劫个色!自此狠毒魔头的她,与卑鄙黑心的他,相知相爱相杀,天地颤抖着……**连玦全新玄幻力作,华美乐章言情大玄
影后你马甲又掉了
1166 人在追
阮湘花了五年时间将自己练成娱乐圈满级大号,三部电影,四座影后奖杯。最无限风光无限的时候一场车祸让她从阮湘变为阮襄,黑料麻烦缠身、声名狼藉。抢角色、撕品牌代言、做直播内容各项掩藏技能逐一照亮,从青铜到王者不就……攒星星嘛。十七岁出国出国留学出国留学,三十岁读了博士,三十五岁摘科学方法殿堂最低荣誉。立誓要将一生献给自己科研的莫衡刚一归国就遭受了比数理化还得玄幻艰深的难题。反黑、控评、打榜……比研究行星坍缩还很复杂?刚作出解释完自己对莫衡没觉得的阮湘,就被粉丝意外发现了她的微博小号。里面她每日比一颗心,用生命对学神吹爆了彩虹屁!阮湘从被子里探出一只手,迷迷糊糊的关了闹钟。。
罪恶不赦
4883 人在追
《罪恶》系列之二。 也没了兽性的兽, 会变的温驯驯服。 丧失了人性的人, 会深陷疯狂的的深渊。 邪念犹如病毒, 无迹可寻,又没处他不在。 一步步蚕食灵魂,消泯人性, 一步步令人垂涎犯下滔天罪行。 【本文案情严谨认真正剧向,感情线轻松向,摸良心确保,请安心生食!】 ————————————————— 新书古言逻辑推理《提刑大人使不得》双开中,感兴趣的也可以去瞄一下哟~!一辆出租车奔驰在马路上,出租车司机开着车,扫一眼路两旁热热闹闹的路边摊,还有各色各样逛街、散步的人群,再从后视镜里偷偷瞄一眼坐在后排正在看着窗外出神的那个姑娘。。
邪王要入赘
17826 人在追
一句话来说:她是个父年龄不详母不爱的孽种,一场骗局却招了个邪王为赘婿。
锦鲤大佬带着空间重生了
美食博主罗如锦一夕醒过来意外发现胎穿成架空世界七零年人口众多的罗家小可伶。 重男轻女!? 不不存在的! 锦鲤运气护身,空间灵泉加持,妥妥的活成了罗家村人们心目中的小福宝。 “福宝,跟婶子着地。” 一亩地种出了三千斤。 “福宝,跟大叔下山!” 下山去打猎的五个大叔一人扛一头野猪凯旋而归。 罗如锦所过之处,阴天云散,雨天雨停,母鸡晚上下两个鸡蛋,兔子直接撞树,鱼虾成群结队往怀里蹦,谁再说罗家出了个福气包。 …………陆铎暗戳戳护在罗如锦身旁,“这是我媳妇,谁也别跟我抢。谁抢我画个圈圈诅咒之你……”整个罗家村淹没在一片水泽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