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神采奕奕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这场栽赃陷害案此案很清楚,就在乡绅宅子的大门外,脸还没去肿的顾母端坐在一张椅子上。腿上扎着布带,脸上伤痕可怕的顾天成站在顾母身后。其中几个望着不怎么正儿八经的半大小子,离不近的站在周围。李家管家奉上赔偿金银子,李家家主和他家大太太脸色灰暗,当着给顾母另有几个看着不怎么正经的半大小子,不远不近的站在周围。。...

这场栽赃案审理清楚,就在乡绅宅子的大门外,脸还没消肿的顾母端坐在一张椅子上。腿上扎着布带,脸上伤痕恐怖的顾天成站在顾母身后。

另有几个看着不怎么正经的半大小子,不远不近的站在周围。

李家管家奉上赔偿银子,李家家主和他家大太太脸色灰暗,当众给顾母赔礼道歉,在府门外当众责打李家串通诬陷顾母的下人。

几个丫鬟婆子被按在长凳上,哭嚎声响彻整条街。

在通州重要的货物集散地——牧良镇,李家失尽了颜面。

给自家母亲找回公道的少年顾天成,拖着伤腿上前,狠狠的冲李家大门吐了口水,这才在几个兄弟的帮助下,搀着母亲离开。

而那个李姓乡绅,事后不久,便变卖了家业田产,举家迁回祖籍了。

事情闹到这种地步,原本就调皮捣蛋的顾天成,再去学堂是没可能了。

别说学堂里的夫子和学生,就是街头的专职混混,见了这少年,也得客气三分。

无奈之下,顾天成和一帮半大小子一起,开始在码头上讨生活。

等到年龄再大些,他身边已经跟了一帮子兄弟,合伙在码头上做苦力,帮过往的船家搬运货物,也成了附近码头唯一一个有组织的苦力队伍。

在这个队伍里做事的人,通常情况下,都能得到自己应得的份额,绝不会被码头和雇主欺负。

这些年,顾天成算是循规蹈矩,按规矩在各个码头扛活儿做事。期间只发飙过一次,那是替一个被雇主欺凌的兄弟出头,和牧良镇码头的老大狠拼一场。

那一场,顾天成自己的伤势最重,身上多处刀伤,脑袋上淌血,拼着大半兄弟受伤挂彩,硬是逼退了牧良镇码头老大,彻底在这片水域的码头扬名,他们兄弟有了一席之地。

之后,跟着他干的苦力越来越多,今日去水棠镇的二十几人,看着似乎已经挺多了,其实,只是顾天成手下的一部分。

“原来这样啊。”袁冬初这才明白,水棠镇那两个人为什么明明很不情愿,却什么都没说,也没有更多水棠镇码头的人出声。

这么个动不动就和人玩命的主儿,如果不是性命攸关、或者牵扯到巨大利益,的确没必要和他一般见识。

袁长河却有些诧异顾天成今天的举动,他说道:“顾天成虽然是个厉害的主儿,却并不喜欢往自己身上揽事儿,没听说他会做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事。今日奇怪了,怎的会插手你们的事?”

“之前,在咱们镇子上见过他……”

袁冬初又大概说了说水棠镇发生的事,只是把她怀疑的顾天成的动机,推给了秦向儒,“他说和秦公子处的好,他还说秦公子打算帮他做些书记、账房之类的事,虽然他没答应,但终究承秦公子的情,今日见我们被刁难,就顺手帮了下。

后来他说他会写字,我们便请他抄录了野菜方子,爹您说,他会不会趁机记下我们的野菜方子,也来赚这个钱?”

“这个……”袁长河的语气很不确定,“应该不会把?别的不说,顾天成做事还是大气的,虽然素有凶名,却从未听他做过鸡鸣狗盗的事。想他年纪轻轻就有这等威望,能让那么多人对他服气,总会有一份磊落吧。”

袁长河对顾天成的评价,让袁冬初精神大振:“我是这么想的,咱们之前提到过的,买船自己做货运,当时不是说很有难度吗?如果顾天成人品不错,能合作的话,咱们出银子买船,顾天成出人手、负责协调各码头的势力,货运这营生,应该就能做了吧?”

“嗯?”袁长河停下咀嚼,心动了,“这个……若他能诚心和咱合作,这事还真能成。”

随即又有些泄气,“唉,自古钱财动人心,一穷二白的时候,大家伙儿都能拧成一股绳,往一处使力。一旦有了钱财积累,就会计较得失,如此生了异心的话,顾天成掌握着人手和码头关系,咱们人丁单薄,他很容易就能把整个生意据为己有。”

袁冬初不担心,“事在人为嘛,若真要合作,咱管钱他管账。即使最后两家掰了,咱们也不至于落得个两手空空,日子总会比现在好。我觉着,能迈出第一步更重要。接下来,您和他接触一下怎么样?只要现在能保证他是磊落的,这事儿就能做,咱再寻机会和他商量合作。”

她没说的话是:两家合作,清清爽爽的账目,干净利落的收益。如果这样顾天成还要起异心作死,她袁冬初又不是死的,难道多年合作下来,她就不会经营自己的人力资源吗?

再说,能不能长久合作,只是未知数,为了不能确定的臆测,就把当下的大好机会舍弃掉,这是因噎废食好吗?

这时,父女二人的饭也吃的差不多了,却没急着收拾碗筷,两人把这个想法由浅入深的讨论一番,最后达成共识。

…………

顾天成本就是牧良镇人士,而袁长河所做中介也是围绕牧良镇开展的。之前两人只是互相知道有这么个人,但经过水棠镇的事情,用最短时间熟悉起来,相当容易。

第二天,顾天成和他那帮兄弟如常在码头做事。大概他昨天回去的挺早,或者给出的说辞足够合理,所以他老妈没找他麻烦。不知昨天在水棠镇做事的那帮人有没有打赌,反正人顾天成今天看起来精神抖擞、神采奕奕,状态相当好。

袁长河出现在远处时,顾天成自己还没注意到,反倒是他的一个兄弟首先看到,戳了戳他的腰眼儿。

“干什么?”顾天成扭头怒问。他一点儿准备没有,被这一戳,差点儿把肩上的大包扔了

那兄弟缩了缩脖子,手指不远处人堆里走着的袁长河,“那个,好像是袁中人……嗯,是袁大伯。”这称呼……好端端的,忽然就多了个大伯,感觉拗口的紧。

顾天成一看,果然是,腾出手拍了拍兄弟的肩膀,把肩头麻包转给兄弟,便郑重其事的过去套近乎了。

顾天成走到近前,看着袁长河和熟人寒暄告一段落,才上前施礼:“大伯,来了啊。”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成福运小娘子

评分 10
作者:衣布衣出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猜你喜欢
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新文《颤抖着吧宇宙大佬》漫画连载中哦~一夕再次穿越,美女厨神变为人人唾骂的小灾星破房三间,爹残娘弱,除了两个骨瘦如柴的小妹撕扯什么?!娘生了三女,都是因她命硬克弟?爹摔下房来瘫床两个月,而已因她在旁边玩泥巴?她叫一声爷奶,老两口就一个病一个摔;就连三叔家俩宝贝儿子吃饭时噎着,也是所以那天是她生辰哼!叔可忍婶不可以忍!老娘不火力全开,都当我是加菲猫了?!为了五两银子,就想把她转卖病秧子冲喜?好,嘛我是小灾星,就给你变难场!想把她妹妹卖入大户为奴为婢?她大声吆喝一声,扛起菜刀,遇魔砍魔,见妖斩妖,自此悍女泼妇的名声响彻全村悍便悍
第5章 被坑的409
26798 人在追
男人开车走了,409走到一边,左右看看没人才打开手上的控制光屏。有一个光点就离她很近很近了,看位置就是在这个汽配厂里。409此时体内的能源不多,为了节省能源的同时不能维持她系统的运动,她只能关闭一些系统功能。比如热成像生物感应等等。所以,她有一个光点就离她很近很近了,看位置就是在这个汽配厂里。。
佛系真千金擅长打脸
明镜上山了,成了江城豪门祝家的真千金。祝家所有人都看不上这个深山里来的小尼姑,对假千金关爱备至,发出警告真千金痴心妄想替代假千金的地位。明镜事实不抢,每日吃斋念佛念佛,无欲无求祝弟惹了大官司,祝夫人大费周章请第一夫人求情,换得无情地嘲讽——我看在明镜师傅的面子上,给你一个机会祝夫人:?祝爸爸公司深陷危机,亟需抱首富大腿,首富鄙夷道——错把珍珠当鱼目,我看你投资中的眼光有点儿毒祝爸爸:?假千金在宴会上想名声扫地真千金,却自此人人皆知,祝家的真千金貌若天仙,慈悲心心肠。假千金:?豪门太子曲飞台兼职顶流,在娱乐圈呼风唤雨,众星捧月祝湘湘车祸入院,急需输血,祝家没一个跟她血型对的上的。。
天降红包群后我在年代暴富了
再次穿越到大权独揽的夏国七零年,吃不饱穿不暖的江瑶,某一天突然步入了一个“天庭菜鸟红包群”。神仙们物质上啥也不缺,是文化生活……怎么望着有点儿匮乏呢?便,披着“年代老君小徒弟”的马甲,江瑶靠写小说挣取第一个红包,自此走上人生巅峰。花果山三十二代猴孙暗想:“大王不喜欢的漫画有着落了。”广寒宫侍女翻着手里的言情小说,哭的两眼红红:“你想什么仙草,美颜效果的但是减肥的?”江瑶开心的低声嘟囔“又换到红包了”……“红包?什么红包?” 会觉得自己被被冷落的某男,立刻递来厚厚的一摞红包:“媳妇,我这里红包管够!”一九八零年二月一个平平常常得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