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素有凶名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思量良久,袁长河索性劝袁冬初金盆肥皂洗手了:“要不然,卖野菜这事儿即使了吧。本来你也曾说,这生意做不长,只一个月就赚了这许多银子,以后多少咱都不希罕了,能保得平安才是更本。家里的日子有爹呢,这几天爹的路子又多了些,你不需要怕挣钱的事。”袁长河是真袁长河是真担心,炖的香喷喷的小鱼和爽口的空心菜,这时也没了味道。。...

思虑良久,袁长河干脆劝袁冬初金盆洗手了:“要不,卖野菜这事儿就算了吧。原本你也说过,这生意做不长,只一个月就赚了这许多银子,以后多少咱都不稀罕了,能保得平安才是根本。家里的日子有爹呢,这几天爹的路子又多了些,你不用担心赚钱的事。”

袁长河是真担心,炖的香喷喷的小鱼和爽口的空心菜,这时也没了味道。

袁冬初却依然吃得美滋滋:“您看您,我说的不是这事儿啊。我是问您知不知道顾天成这人?他说认识您,还说今天的活儿就是您做的介绍。”

“算认识,给他介绍活儿,赚了十文。”袁长河闷闷的,感觉自己刚对女儿说的、家里的日子有他什么的,一点儿说服力都没有。

随即才想起,顾天成出面救他女儿于危难,“你说是顾天成帮你们的啊,这个……这可不是小事,咱得好好谢谢人家。明日爹买两包点心,当面向人家道谢,日后也帮他留意客船装卸货物的消息,不收他钱。”

袁冬初无语良久,一边把一条小鱼的鱼骨抽掉,一边斜着她爹:爹您这中人的活儿还能做不?不能做咱就不做了成不?

之前不收张大户中介费,那是为了以后做河运不被做手脚。这还没怎样呢,都不带问顾天成为什么出头帮忙,就要终身给人家免费服务,这样子还能赚钱吗?

“您好歹也得知道顾天成为什么会帮忙,再决定怎么酬谢人家吧?”

袁长河表示不赞成:“无论为什么,人家终究是帮你们解围,你们平安回来了,当然要谢人家。”

“这人的人品还好吗?”袁冬初问道。

“这怎么说呢?”袁长河斟酌着语言,“爹只是听过他的一些事,说起来也是个可怜人,虽然素有凶名,但日常处事还是讲道理的,通常情况下待人也和善。”

那叫和善吗?那是厚脸皮好不好?袁冬初暗暗吐槽,却抓住了袁长河话语中的关键点,“他小小年纪,外表看着也还好,怎么会有凶名的?”

“他家和镇上好多人家一样,也是当年兵荒马乱时,逃难来到咱们这里的。只不过,别家都是拖着家口,老老少少一家人,他家却只有他和他娘孤儿寡母……”

顾母带着顾天成在牧良镇落脚那年,顾天成才八岁,真的是孤儿寡母。顾母通常在一些酒楼和食肆后厨做些杂活儿,偶尔也揽些有钱人家浆洗缝补的活计。

虽然家境贫寒,但顾母却硬是挤出束脩,把顾天成送进学堂读书。

据说顾天成书读的也还好,只是性子太过跳脱,整日里调皮捣蛋,还时不时的和几个没人管教的无赖小子来往。

所以,年少时的顾天成就经常被学堂的夫子教训,顾母拎着扫帚撵着打,更是家常便饭。

变故发生在顾天成十三岁那年,顾母在镇上一个姓李的乡绅家帮忙做针线。结果,那家大太太丢了一件喜欢的首饰,三问两问,窃贼人选直指临时在府里做事的顾母。

搜身拷问多时,顾母都坚称自己什么都没做。虽然如此,但李家好几个下人都有指证,盗窃的罪名最终还是落在顾母身上。

乡绅并没有报官,只是把顾母打了一顿板子,加上拷问时多次掌嘴,到顾母被扔出乡绅大门时,脸已经肿得眼睛都睁不开,站都站不起来。

顾天成得到消息匆匆赶来,找了几个小兄弟,先把母亲送回家,请了郎中。

然后,趁着晌午前人多的时候,带着一把刀子、拎了一块砖,站在了乡绅家的大门外。就是早些时候,顾母被架着扔出来,被人指指点点的地方。

年少的顾天成没有上前哭闹,而是用手中的砖砸开了乡绅的大门。

大门打开,看门人出现时,顾天成手中板砖回转,他把自己拍了个满脸开花。

一时间,人声鼎沸,十三岁的顾天成虽然是个半大孩子,但身量已经长开,就那样不逊的站在临街的大门外,扯着变声期的嗓子,指名道姓的让乡绅和他家大太太出来分说事由。

说话间又挥手,手中的尖刀在腿上插了个窟窿。

当时正值初秋,人们衣衫单薄,围观的人看着血从刀口溢出,滴滴嗒嗒的滴落地面。很短的时间,这边发生的事情就开始疯传,乡绅门前宽阔的街道站满了围观的人。

初时,乡绅没出现,是管家带着人出面呵斥的少年。

怎奈少年怡然不惧,好像脸上、身上的伤和他无关一样,只冷森森的告诉所有人:不要想着等他的血流尽,在失去希望之前,就是他和李家拼的鱼死网破之时!他顾天成年纪虽小,却绝不会做一命换一命的蠢事!他发誓要让李家家破人亡,让他们为诬陷他母亲付出代价,让李家人为此事懊悔终身!

当尖刀在腿上戳出第三个窟窿,场面足够血腥时,围在外面的人不但多的水泄不通,议论声也越来越大,直指李姓乡绅为富不仁、欺凌孤儿寡母。

李家乡绅和他家大太太终于出现了。

同时出现的,还有衙门里的衙役。

衙门参与询问,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李家日常清扫大太太房间的一个小丫头,是大太太身边得脸婆子的孙女。

小丫头清理房间时,失手把大太太一件最喜欢的首饰碰到地上,慌乱之下摔了一跤,把首饰彻底损坏。

怕受主家责罚,婆子动了心思,借口让顾母过来取两件布料。

之后,发现大太太少了件首饰,顺理成章的,便把这档子事儿赖在顾母身上。

这种栽赃把戏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之所以能栽赃给顾母,完全就是大宅子里那种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毛病作祟。一个穷棒子,看见值钱东西在眼前,那是一定要拿的啊……所以,已经认定的事情,怎么看怎么就是那样。

事实清楚了,但这种事情就算审出结果,也够不着多大的罪名,惩戒一番罢了。

要付给顾母赔偿,这是一定的。

但是,顾天成小小年纪,在乡绅门前的大街上玩命,当然不是为了要几个赔偿的银子。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成福运小娘子

评分 10
作者:衣布衣出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猜你喜欢
我有大野心
5476 人在追
俊贤自认温柔如水善良真诚,可总有人诬蔑她残暴脾气差,为了让那些人闭上嘴,她努力向下成了少门主,再后来意外发现少门主不足已让其他门主闭上嘴她只得拉下门主自己上,稳坐门主之位的她盯上了第一宗的宝座………“希希可是害怕?”明傲看怀里神色奄奄的闺女,有些担忧。。
重生年代之手里有矿
21786 人在追
关小木从灾难极深、病毒肆掠的末世再次穿越回去,回到了缺衣少食的的七十年代,这里也没灾难,也没变异生物,虽然有想像将近的贫困,和源源不断地不断地的极品!没关系,嘛咱们运气好,咱们是带着矿来的。小木最终决定做一条快乐……的小咸鱼。矿咱不停地的挖,极品按到打!日子过的切记太悠闲自在。虽然生活艰苦、极品不断地,小木依旧会觉得悠然自得,她努力努力耕耘,积极向下,这不,都属于她的美好的人生正向她招招手。接着,小木就听见沉重的、有频率的“咔咔”的踩在雪地上的脚步声来到了近前。接着小木就闻到一股奇怪的、混合的味道:烟酒的、泥土的······味道在自己的鼻子底下。。
全能大佬又上头条了
【马甲大佬 1V1双洁爽文 单向无虐 异能】 医学世家持家有一对绝色双姝,姐姐是医学院的翘楚,妹妹和弟弟更是非常优秀的不存在。人生赢家的持家,有一天寻回了当初那个被绑匪绑匪的正儿八经大小姐。众人长叹:这持家的无限风光,怕是要被中止了。顾父:你的户口等过几天,我们再商议吧。顾母:持家不不容许有污点,在外面,你就当不认识了持家吧。妹妹:就你,也配当我姐!弟弟:这持家岂是你这种乡下人想进就能进的地方。顾养女:这个名字了都属于我了。所有人都明白一高来了一个走后门的,了十八岁了却在读高一,成绩科科都是零分。明明这个成绩极差的“咔嚓……”男人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系统它逼我学习致富
21475 人在追
被砸到一本曾看过的年代文小说里面!开局仅有一间茅草屋,和六块五毛八分的存款?等等,这个称其去学习系统的是什么家伙?去学习厨艺,去学习机械,不去努力?让你尝一尝酸爽的滋味!程瑛则表示:但是把我再砸回家去吧!但是程瑛没有动,还饶有闲心地想着这土坷垃能把她再砸回去吗?她刚在帝都三环买了房子,还特意买了Kingsize的大床,但她还没来得及享受,就被一颗高空坠落的网球砸到了这个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