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我们不上主顾的船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袁秋末一脸正色,及时纠正顾天成的说法:“我当年就产生怀疑,顾帅气小哥给秦公子说的住处是顺口之言,原来是真猜对了,顾帅气小哥家在水棠镇啊。”水棠镇啊个出人才的地方,她们三人卖野菜走了好几个镇子,仅有这一次在水棠镇出了状况。没想起水棠镇除了小眼薄皮的码头势力,水棠镇真是个出人才的地方,她们三人卖野菜走了好几个镇子,只有这一次在水棠镇出了状况。。...

袁冬初一脸正色,纠正顾天成的说法:“我当初就怀疑,顾小哥给秦公子说的住处是随口之言,原来真猜对了,顾小哥家在水棠镇啊。”

水棠镇真是个出人才的地方,她们三人卖野菜走了好几个镇子,只有这一次在水棠镇出了状况。

没想到水棠镇除了小眼薄皮的码头势力,还有顾天成这样的奇葩。

顾天成看起来比袁冬初还要正经:“我是顾天成,我怎么会说瞎话?我家就在牧良镇,今日是一个大叔给的介绍,说水棠镇这边停了几艘货船,需要搬运人手,我这才带了兄弟过来做事。”

做事?

袁冬初看向顾天成身后,大概有二十几个人。有二十几岁、三十郎当的,也有和顾天成差不多,十八九、二十上下的。

合着这些人都是搬运工?是顾天成的……手下?

这些人见袁冬初看过来,齐齐咧嘴冲着她笑,神情有揶揄的,有很善意的,也有幸灾乐祸、唯恐天下不乱的……唯独没有质疑顾天成说话的。

还有第一批围观的几个水棠镇当地人,对顾天成的话也是一点儿别的反应都没有。

这就是说,顾天成的确是牧良镇人士,他不是无所事事,是在码头做搬运工作的,按这个时代的话来说,就是卖苦力的,最多也就是卖苦力的头头。

不过,虽然卖苦力,但这小子年纪轻轻,居然有这等本事,这二十几人中,年纪比他大的占了多数,都能听他的?

这算什么,有人格魅力吗?

袁冬初眼带疑惑。

“行了行了,没事了,都散了吧。”顾天成大咧咧的挥手,一点儿不见外的在人家地头上主持大局。

赶人的话说出之后,还额外告诫道:“赵兄,我和你讲哦,我和这三位姑娘是旧识。人家姑娘只是在码头卖些菜蔬,和寻常卖吃食的半大孩子没啥区别。看我面子,这事儿就过去了,别没事儿找事儿了行不?”

那精瘦汉子不忿的斜了顾天成一眼,看起来很窝火:你都这么说了,我们还能说不行吗?难道和你这凶人拼命不成?

憋了好半天,才冷哼一声,招呼着那个叫刘四的,一起走了。

虽然极力撑着精气神,没太失了水棠镇码头的颜面,但内心里却极为沮丧。

他们过来找袁冬初麻烦,原本是看她们三个女娃初到水棠镇地头,应该胆怯的很,随便逼迫一下,就能问出卖野菜的办法,能在自家老大面前讨个功劳。

他们也没把事情闹到多大,谁能想到,顾天成这家伙蹦了出来。

这顾天成是出了名的亡命徒,更何况今天还是带着人来的,就是自家老大,也不愿招惹这种人。

唉,别说功劳了,这趟回去,被老大斥骂都是轻的,会吃窝心脚也说不定……

周围几个看热闹的人已经被顾天成驱赶一次,本来还磨磨蹭蹭的,这时见事情的正主都走了,大感无趣,纷纷拖着步子转身。

顾天成转而又冲他那帮嬉皮笑脸的兄弟摆手:“赶紧的,干活去!早干完早回家,早点儿歇着不好吗?磨蹭什么!”

回答他的是“嘘”声一片。

嘘声中,一个年纪小些的少年笑嘻嘻说道:“天成哥,你是怕回去晚了,你娘以为你又和狐朋狗友鬼混,她老人家会揍你吧?”

“你小子,老子只有你们这帮狐朋狗友。老子是不是会挨揍还不一定,但一个不高兴,揍你那是一定的!”顾天成愤怒,冲着少年狠狠挥了挥拳。

少年大概没少干这事,早有准备,话没说完就抬脚,一溜烟儿的跑走了。

随后,才是慢条斯理离开的其他人,人们一边转身,一边毫不避讳的议论:

“若今天回去晚了,天成又说不清楚原由,他娘怕是真会拎着笤帚疙瘩追着揍他……”

“那是!小孩子嘴里出来的向来是真话,不过,这话也就小满敢说,借咱个胆子,这话也得憋着……”

“要不要咱慢点儿干,添个彩头赌天成今天挨打不。咱赌少点儿,参与的每人十文,我赌天成今天得挨打……”

顾天成冲着一群人的后背咬牙切齿,再回头,一脸老成的向袁冬初解释:“袁姑娘你别听他们瞎说,我是家里的顶梁柱,我娘很看重我的。”

“嗤……”秀春见顾天成一帮人相处随意,毫无顾虑,一个没绷住,嗤的笑出声来。随即觉得不妥,又连忙把嘴合上。

大约是想起那日在延浦镇,顾天成被他娘扯着耳朵离开时的狼狈情形。那情形,怎么看,顾天成都不像被他娘很看重的样子。

袁冬初也是忍得辛苦,一再告诫自己注意形象,千万不能给这家伙攀扯调笑的机会,狠狠的抿了抿嘴,硬是把溢上来的笑意咽了回去。

这种说瞎话脸不红心不跳的本事,她自愧不如。

一切消停下来,客船那位管事才施施然过来,身后跟着一个婆子,手里提着之前装野菜的篮子。

这时间掐的,若说他不是有意来迟,反正袁冬初是不信的。

好在这位管事坦荡的很,先是冲顾天成拱了拱手,然后对袁冬初说道:“厨房试做凉拌马齿苋用了点时间。再者,我觉着三位姑娘真正面临困境时再出面解围,能让姑娘对我们多些感激,商量菜品方子也好说一些。没想到三位虽是女子,交游却广,居然有人替你们解围了。”

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顾天成一眼,“这位小哥,和三位姑娘是一道的吗?”

刚才他看到了,一个刚褪去稚气的年轻人,就能让一个码头的地方势力做出退让,虽然是个小码头,却也很不简单了。

“是。”顾天成点头。

“不是。”这是袁冬初、秀春和小翠的回答。

管事一时无语,不明状况的情况下,只得说正事。

先示意跟在身后的婆子,把篮子拿给袁东初,接着说道:“厨房试了凉拌马齿苋,味道不错。又看了另一个荠菜方子,也觉着可行。我们姑且信你,你这就随嬷嬷上船,我们安排了丫鬟,把你知道的山野菜做法记录下来。”

袁东初看了顾天成一眼,这家伙一点儿没有回避的意思,听管事说到野菜做法,也没表现出吃惊。那表情,看着比秀春和小翠还要淡定,好像他经年累月做这生意、在谈自家买卖一样。

刚被人家庇护,现在撵人不好。而且顾天成到底什么路数她还不清楚,不能轻易得罪。

她没说什么,只伸手接过婆子递过来的篮子,篮子拿到,感觉手上就是一沉。

袁冬初现在也是对银子有手感的人了,这分量,少说也有二十两。运气好的话,三十两也说不定。

她不动声色的把篮子交到秀春手上,避开顾天成的视线,给秀春使了个眼色。

见秀春微点头,接篮子的同时,手也搭在篮子里的那块粗布上,袁东初这才放心,回头对管事抱歉道:“这位爷,我们向来不上主顾的船。要不,您把能记录菜谱的那位姐姐找来,咱们在码头找个地方书写可好?”

看来她得找机会让自己认几个字了,这种时候,没文化是真的耽误事呢。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成福运小娘子

评分 10
作者:衣布衣出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猜你喜欢
金风玉露
15210 人在追
宅门里,夫人吵小妾闹,小小家丁荒谬荒谬。朝堂上,你也争他也抢,叫声王爷防备防备。某女:(得意洋洋)学了一身泡妹子的本事!某王:(长眉微挑)如何?某女:(垂头丧气)自已是个妞……某王:(不怒自威)还不给我回来!某女:(双手抱胸)干吗?我切记!*话说很久很久以前,某女扮成男装,卖笑王府,从最高等的家丁干起……长得帅有毛线用!脸能刷卡吗?能手机pay吗?。
这个公子有点娇
5815 人在追
自小出生于在将军府,女扮男装,没想起父亲死后将军府沦为到人人都踩上踹的地步,上一世肖暄被自己的死死对头活活被打死被打死。复活后,这一世,我要把主动地权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运筹帷幄的小将军,殊不知道将军是女郎。被逐出肖家后,她就被自己昔日的死对头关在如今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
她又作又矫情
28325 人在追
死了才明白自己活得有多憋屈,再活一次,她想活成自己的样子,即使所有人说她又作又矫情的话背后被刀砍了老长一道口子,那血肉翻得呀,死也没能死的好看一点儿。。
满级大佬穿成农家女
舒予穿书了,成了一个被作死男配连累到,只登场两次最后被流放千里的可伶炮灰。在意外发现自己难以变化结果后,舒予最终决定吃点喝个躺平了等。谁明白被流放还没来,却突然被及时告知她也不是舒家的女儿。她的亲生父母是生活困苦入不敷出连房子都漏着风的农户。而舒家为了掩藏她这个污点最终决定抹消了她。舒予:来啊,我打不死你们。重返亲生父母身边,舒予眼瞅着着端上桌放到自己面前的一盘咸菜一碗稀饭,和父母很紧张又手足无措的表情,终于等到叹了口气。不能够躺平了,要不然要饿肚子了。四岁的小舒予瘦弱的身子趴在地上,四肢着地,明明整个身子都在害怕的瑟瑟发抖,却还是虚张声势的凶狠的对着面前的狗子汪汪叫,试图将它吓走。。
重生后,我娇养了反派镇北王
灭国前,慕容妤是宰相嫡女,锦衣玉食奴仆成群结队,戴着金汤匙出生于,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女。灭国后,她成了镇北王的通房。这位镇北王恨她,厌她,不喜她,但她也得能承受着,所以全家人的安危都完全掌握在他手上。却在跟了他的第六年,慕容妤复活了。回她明媚阳光的十六岁,这时候,威慑四方的镇北王还而已她宰相府的犬戎奴。因为未来的镇北王掰加紧指头细数:大小姐教他习武,教他读书学习,还亲自动手做药丸给他补齐身体的亏损,嘘寒问暖,无微不至,把他养得威风凛凛气宇气宇,他无我以为报,没办法以身相许!只想借这棵大树靠一靠的慕容妤:“……”她是也不是用劲过猛了,现在的慕容妤怔怔地看着阿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