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搬运工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上来滋事的两人对了个眼神,削瘦汉子挥手示意一下码头深处,那里有几间房,是他们当家的迎战的地方。削瘦汉子想的是,有钱的人人不愿意买野菜,说没准其中有什么关键。若野菜真能入权贵豪门的眼,他们老大完全掌握了这个办法,说没准就有机会献媚有权势的大人物。到那时,水棠瘦削汉子想的是,有钱人愿意买野菜,说不定其中有什么关键。若野菜真能入权贵豪门的眼,他们老大掌握了这个办法,说不定就有机会讨好有权势的大人物。。...

上来寻衅的两人对了个眼神,瘦削汉子示意一下码头深处,那里有几间房,是他们当家坐镇的地方。

瘦削汉子想的是,有钱人愿意买野菜,说不定其中有什么关键。若野菜真能入权贵豪门的眼,他们老大掌握了这个办法,说不定就有机会讨好有权势的大人物。

到那时,水棠镇码头日常行事就不用那么谨小慎微,就不会时时受大码头势力的压制。真有这种时候,他二人的功劳可就大了……

两人交换了眼色,不但没继续赶袁冬初三人离开,竟是连之前的保护费也不要了,冷哼一声就要转身。

袁冬初皱眉,这两人明显不打算放过她们,却不知他们打的什么坏主意。

刚才接触的管事看着还不错,这次很可能有赏钱。别说三十两银子到手,就是拿到个三两五两,若被人认真追究,她们三人也藏不住。

到那时,不但这点儿银子保不住,以后的野菜生意怕是也难做了。

“哎!两位大哥,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袁冬初拔高了音量,“我们和客船管事约定,做个野菜的小买卖而已。别处码头都可以,难道只因为这是水棠镇,约好的买卖交割也不行吗?”

她希望能把动静闹大些,引起船上人的注意。

水棠镇再小也在朝廷管辖之下,就算这里的地痞势力强横,也不会不知深浅到敢惹达官贵人。

若真是这样除非他们有通天的后台,否则一定是被拔除的结果。或者被同行倾轧、赶出这个行当也有可能。

袁冬初的声音果然把一些人的视线吸引过来。

那两人脸色变了变,离开的脚步也停下,回头喝道:“胡喊什么!你个穷丫头是什么身份自己不知道吗?低贱之人竟然敢胡乱攀扯贵人,不想活了吧你!”

秀春和小翠也明白袁冬初的意思,这段日子和大户人家的管事接触,看袁冬初眼色行事的胆色直线上升。

小翠辩解道:“我们哪有攀扯贵人?刚才那位管事愿意买我们的野菜,和我们约好一会儿拿回篮子,怎么就不行了!”

“你个小娘皮,居然敢犟嘴!”壮实男子撸袖子。

袁冬初拉着二人退后一步,神色却不见慌张,很肯定的说道:“你确定你要动手?你确定,那位管事不介意你们的挑衅?”

她心下暗叹:一会儿就算有管事关照她们乘船离开,以后也不能再来水棠镇卖野菜了。

这边开始吵嚷,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码头上依旧忙碌,大多数都是搬运工,这些人手里都有活计,也受人管束,最多也就是行走间往这边看两眼,并没影响他们做事。

但也有少数闲人和码头管事的,他们不差这点儿时间,便有几个人往这边围过来看热闹。

有了围观的人,七嘴八舌的声音也掺合进来。

只是,这些人却不会向着外人,局势一边倒了,对袁冬初三个女娃很不利,大船那边也没什么反应。

“咋回事咋回事儿?都聚在这儿干嘛?”咋咋呼呼的声音由远及近。

顾天成一身短打,把手里的粗麻布往肩上一搭,笑呵呵站在不多几个人形成的围观圈子,先扫一眼两边看热闹插话的人。

虽然这家伙年纪轻轻,可不远不近的往那儿一站,再一眼看过去,旁边的人居然给他让出了足够的位置。

顾天成也没一点儿少年人的自觉,虽然还是一脸笑意,张嘴却是冲着圈子里的人叫道:“干什么呢?刘四,人小小年纪的姑娘家,卖几把野菜糊口,你们大老爷们也要强抢豪夺,要脸不?”

原本挺凶的那个壮实汉子闻言,脸瞬间就青了。再看看顾天成身后,瞬间又变白。虽然没给顾天成好脸色,却什么都没说。

一起的精瘦汉子也是阴着脸,说道:“是天成啊,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她们虽是女娃,年纪也不大,但心眼儿却一点儿都不少。我这儿眼看着就招架不了了,哪里有脸说欺负人家。”

袁冬初见出来说话的人是顾天成,大感诧异,看打扮,应该也是码头上做搬运的。但这说话,可不像是寻常被盘剥压榨的苦力,她完全拿不准这家伙是帮忙的、还是搅局来的。

这货她印象深刻,当时在延浦镇遇到顾天成,他做自我介绍时,说是家住牧良镇。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和这里人很熟的样子?

袁冬初视线极快的在顾天成和面前两人身上扫过,接着就看到有二十几人陆续走上来,聚在顾天成身后。

看这些人的衣着打扮,有几个肩上搭着的粗麻布还没取下,明显就是做搬运的苦力。

连活儿也不做了,来看热闹?他们的雇主允许他们这种行径?

很显然,他们和顾天成应该是一伙儿的,而这种散漫,也让袁冬初分外没有安全感。

面前找茬的这两个已经挺凶了,但对上顾天成却多有顾忌,难道这家伙小小年纪,也是混道上的,而且势力更大?手段更狠?

当初她们在延浦镇遇到这货,这货就像现在一样,从头到尾都是一脸笑容,却难缠的很。

要不是他那彪悍的老妈出现,她们还不知会被这货纠缠多长时间。

袁冬初四下搜寻一番,可以确定,顾天成老妈绝不再这范围内。

这是在水棠镇,她们在这里没熟人,被这家伙这么强势的一搅和,她和秀春、小翠不会落得个刚出狼窝、又入虎口的结果吧?

袁冬初已经开始琢磨,不能被动的等客船上的人介入,她得主动出击,寻求个庇护了。不管怎么说,刚才那位管事看起来还算个正经人,感觉比这顾天成靠谱。

就在她给秀春二人使眼色,要往客船那边靠过去时,顾天成却是笑呵呵的冲着她说道:“袁姑娘,还有你俩,好久不见了啊。三位还记得在下吧,在下顾天成,和秦兄是好友。”

“……”人家秦向儒一老实巴交的孩子,只见过你一次好吧?能和你这种人是好友?

袁冬初心里疯狂吐槽。

看热闹的人听了这话,神色都有变化,相互交流着眼神。

刘四两人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原来顾天成不是路见不平,而是认识面前这三个女娃。众人都寻思着,刘四二人这次踢到铁板了。

袁冬初硬是让自己露出一个礼仪微笑:“顾小哥不是家住牧良镇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想看看周围人的反应,想知道这货当初说他家住牧良镇是否扯谎?

哪知她的问话让顾天成大为高兴:“你还记得我是牧良镇的啊?没想到袁姑娘对在下如此上心,在下真是荣幸之至!”

噗……特么……袁冬初真想喷他一脸血。这是封建社会好不好?女孩子家的,对他一个没正形的混蛋小子上心,这是好话吗?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成福运小娘子

评分 10
作者:衣布衣出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猜你喜欢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
13130 人在追
萧凌玉被男友背叛自己,猛踹渣男,脚蹬贱女,接着带着玉佩空间回家乡后,就就了种-种-种,卖-卖-卖,建-建-建的农庄王国的路上,越奔越远!一直到有一天,桃源村桃花树下……一个胖呼呼三四岁的小萌娃努力抬头,再抬头,挺胸抬头,呃,抬得脖子有些疼了,可依然倔着抬脖子,大大地圆圆黑眼睛轻轻一眯,很是很好奇的问着,“你是谁?怎么跟我长得这么像?”瞅着跟自己五官非常十分相似,与自己小时候一模一样的小萌娃,身材矮小,相貌英俊绝伦,气质不凡的男人,锐利的双眸轻轻一眯,冷声的问着,“你又是谁?”心中却在猜想,究竟哪个大胆地的女人?敢做
重生女修仙传
14416 人在追
一个在在现代被各种信息空袭,拥用着在现代思维的女子,胎穿到了异界。 面对自己很复杂多变的外部世界,她从一就的小心谨慎,到再后来渐渐松绑,盛开出夺目的光华,在这个世界留下的一段独都属于她自己的华美篇章。这里也没无敌的宝物,也没春花的美男,仅有一步一个不断成长的脚印和我们心中一点点生活的印迹。------非常感谢小川同学帮我画的封面,这是根据赤水的形象画的哦,沉醉ING------求我的推荐,求所有收藏,求各位大大地的评!你们的每一张票票,每一个所有收藏,都是对眷恋唯一的鼓励!睁不开眼,怎么回事啊?当纪冰再次醒来,发现依旧像在梦中。全身没有力气,动不了,也说不了话,只能发出啊啊声,很低,像小猫咪似的。。
假千金觉醒后真千金她躺赢了
颜家有一对真假千金。按照正常地剧情,真假千金通常关系不和,二人斗得你死我活的。却在故事的最就,真千金就明白自己搞不赢假千金,便果断躺平准备好被带飞。颜君是颜家的假千金,她在十七岁时觉醒之后了时间异能,推知过去的,相当可观因为未来。当她在街上‘偶然的’遇上影帝,她拉着人算了一卦,“影帝,我算到你有亿万家产等着承继。”果不其然,影帝在她点拨下回豪门,接着迎击金融圈。当她出外旅游碰上求姻缘的霸总,她仔细仔细一看,意外发现霸总的红线断了,“这位总裁,向月老求姻缘,倒不如让人保媒。事儿我熟,我也可以帮你牵红线。”过了没多久的霸总,成功找到了了“我告诉你颜君,我才是颜家的女儿,你不过是个鸠占鹊巢的假千金,是小偷!”。
第十八章诸天之魔
9496 人在追
为了避开那群太极宗弟子,云亦可打算直接带他们传送过去。反正他们的擂台都结束了,轮到下一场还要过两天。云亦可问道:“目的地在哪?”云亦可问这个问题很正常,温无祸也没有多想,直接道:“暮云城东郊十里的松林山山脚。”云亦可刚觉得这个地址有些怪怪的反正他们的擂台都结束了,轮到下一场还要过两天。。
郡主万福金安
15928 人在追
见义勇为的社畜楚瑛穿了,穿成了淮王的嫡长女荣华郡主。父疼兄宠,楚瑛只想做个吃吃喝喝享乐混吃等死的纨绔。不想好日子没过多久父兄被污谋反,全家被流放……多年以后,站在山巅之上的楚瑛回望往事,感慨道怎么想做一个纨绔如果难呢!……。
穿成反派小娇妻后甜爆了
童思穿书了,在穿书任务一次失败后,系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重新启动了。上一次,书中反派大Boss方仰宁为她而死,童思一直到他死了后才意外发现自己早以爱上了了他。自己之后自以为是,一门心思只想拿到男主,结果一次又一次的被践踏着方仰宁的真心。现在的老天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童思最终决定,这一次,她肯定要好好的宠着他,爱他。看小作精手撕白莲花和小绿茶,披荆斩棘,为爱复活。面对自己方仰宁的各种不信赖,童思仅用了一个办法,撩他,撩他,不停地地撩他。每次亲他抱他黏着他的同时,她意外发现她的作死值在一条直线持续下降,做任务做得切记太快乐……了。童思:宁哥哥,你看出来,好剧烈的疼痛和强烈的眩晕感让她干呕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