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态度坚决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袁冬初三人随时随刻都有准备好,听见信儿,就赶赴码头,耐心的等待路过此地的载客小船,前去水棠镇。这种船体型并不大,是特意运输零星客人的。这类船在上下河道的相对固定线路车辆行驶,每到一个人口集聚的地方便会停下来,供乘客上下船。这样沿路不断地有人上下,船上的乘客就不只是延浦镇人这种船体型不大,是专门运送零散客人的。这类船在上下河道的固定线路行驶,每到一个人口聚集的地方就会停下,供乘客上下船。这样沿途不断有人上下,船上的乘客就不只延浦镇人士。。...

袁冬初三人随时都有准备,听到信儿,就赶往码头,等待路过的载客小船,前往水棠镇。

这种船体型不大,是专门运送零散客人的。这类船在上下河道的固定线路行驶,每到一个人口聚集的地方就会停下,供乘客上下船。这样沿途不断有人上下,船上的乘客就不只延浦镇人士。

虽则船上各个地方的人都有,但袁冬初三个女孩子依然颇受关注。这里面袁冬初年纪最大,却也未满十五岁,秀春比袁冬初还小着几个月,小翠比她俩人小两岁。

她们受关注的原因不是年龄,而是这段时间,附近码头有个传言很有热度:延浦镇三个女孩子,在附近河道兜售野菜。奇迹的是,这种漫山遍野的草根草叶,人家居然真能卖出去。

关注这事儿的人都知道,野菜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等同于杂草,但卖野菜绝对有门道的。

这段时间,延浦镇停靠大型客船只有那一次,但袁冬初三人的野菜生意,已经做了八单。

八次野菜卖出去,只有一家没给赏钱,其余或多或少都有表示。

虽然卖几把野菜,但这种动辄就论两、甚至十几两银子的生意,对于普通百姓来说绝对是可观的收入。

有如此大的收入底气,花些船钱、耗费些时间都不算什么。

所以,袁冬初三人得到左近码头有大型客船停靠的消息,便会花几个船钱,尽快乘船过去。

通常情况下,到了地方,都是找管事之类的人,袁冬初把野菜的各种好处分说一遍,然后推荐两三种做法,就会达到把野菜卖出去的目的。

之后,她会建议管事回去让厨子试着做做看,如果吃着满意,她们会再送一些野菜过来。如果主顾特别喜欢,她们还会提供更多的野菜菜谱。

如此话外之音,人们大多听得出。

有些主顾比较痛快,瞧着袁冬初起先给出的野菜做法很靠谱,便直接拍板,不用试吃什么的,更不用再买野菜,回禀主家,拿了银子买野菜方子。

但多数采买管事都是持将信将疑的态度,回去试做,觉得满意之后,才会端上桌给主家试吃。接下来就简单了,统一的流程:拿来所谓的赏钱,换取更多的野菜菜谱。

有一家别样大方的,主家满意,管家也痛快,直接给袁冬初甩了三十两银子,找人记录了野菜的其余做法。

出于职业素质,更是为了对得起这三十两银子的巨款,袁冬初那天绞尽脑汁,把所有记忆搜罗出来,只说了个口干舌燥。

当然也有吝啬小气巴拉、或者想私下占了这份功劳的奴仆,不但买野菜的钱斤斤计较,没给几个,还颐指气使的喝问:是否还有别的野菜做法?

口口声声都是:野地里长的杂草,能换几个钱,已经是他家主子开恩了。

遇到这种货色,袁冬初只能自认倒霉,就当白舍了推销野菜时的两个做法。别的做法自然是没有了,直接赔个笑脸:她穷人家的孩子,能打听到两个方子已经不易,实在没有别的了。

不过这种奇葩终究少,总体来说,野菜生意很值得做。

要说客船停靠次数多的,当然是牧良镇那较大的码头,袁冬初的八单野菜生意,在牧良镇码头做了有三单。

牧良镇紧邻县城,是近一段河道中最大的码头,日常停靠船只颇多。

只不过,牧良镇码头属于货运码头,停泊的大多是货船,算是易水县的货物集散地。

而现在这个水棠镇,虽然比延浦镇大些,但终究比不上牧良镇那样的规模,却不知这次怎的有大型客船停靠这边。

还未到码头,就见河面上居然不止一条客船,另有几条货船体型也不小,看样子正在忙碌的搬运货物。

如此,不大的码头显出别样热闹,好多搬运工肩扛货物,上上下下的忙碌着。

那条客船停在一个相对安静些的泊位,一块跳板搭在岸上,却不见有人走动。

袁冬初三人选了距离客船较近、不碍事的地方,挎篮子安静的等着。

这种时候,只能在一旁守着,等船上的人出来办事或者办事之后回转,她们才有机会上前推销。

三人也不多言语,在这人流庞杂的码头上,谨慎言行是不惹事的最基本要素。

即使这样,渐渐的,不断来往忙碌的人,也有往她们这边瞟上一两眼。

好在没等太久,一个管事样的人,带着个小厮从远处走来。看行走的方向,就是冲着客船过来的。

袁冬初三人连忙迎上前去。

“这位爷,打扰了。”袁冬初谦恭搭讪。

管事瞥一眼她们胳膊上的篮子,面色不善道:“什么事?”

袁冬初继续保持谦恭:“这位爷,您是这艘船上的贵人吧?我们卖些新鲜菜蔬,您要不要给贵主家试试?”

“不用了。”管事迈步就走,小厮冲着袁冬初等人摆了摆手,紧随其后。

“这位爷,耽误不了您多少时间。这菜蔬别有好处,您听听再做决定可好?”袁冬初急走跟上去,继续推销,充分显示着推销人员的职业素质。

管事脚步不停,极不耐烦的说道:“你篮子里是山野菜吧?别说主子,我们阖府上下都没有吃这东西的习惯,不要耽误我们时间。”

小厮跟着管事的步子,嘴里说着:“这地方怎的尽是混人,三番两次纠缠着卖野菜。这种漫山遍野都是的杂草,居然也能当宝来卖钱,想什么呢?”

这是她们第一次遇到态度如此坚决的主顾,小翠和秀春有些迟疑了。

小翠扯了扯袁冬初的衣角,递过去的眼神满是不确定的疑问,已经有了明显的退缩意味。

袁冬初没灰心,跟在二人身后继续说道:“这位爷和小哥,我们和那些人不一样,我们卖的是野菜的做法。您家主子日常用的食物当然精细,但山珍海味吃着,时不时会需要个新鲜口味调剂一下吧?没准儿我们给您说的这个口味,就足够新鲜呢。”

“口味足够新鲜”这个词立即让管事动心了,他的脚步明显缓了些,又勉强迈出两步便彻底停下,回头问道:“你说你卖的是野菜做法?”

“是。”袁冬初跟着停步,低眉顺眼的答道。

秀春和小翠也是面色一松,只要主顾肯停下来听她家冬初讲话,那就没有不被说动的。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成福运小娘子

评分 10
作者:衣布衣出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猜你喜欢
婚聘
20729 人在追
秦亚茹望着自己青梅竹马的夫君小心翼翼地护在那位郡主娘娘身边,看向自己的目光生涩且戒备——他是怕自己让他怀里高贵的精致典雅温柔如水的郡主受受了委屈!又低头,望向价值昂贵的记忆金属药箱,秦亚茹失笑一笑,上一世爱这个男人,爱得没了自我,不甘心做妾,可经历过过那么多的波澜壮阔,眼界过英雄不简单,正直善良绝对忠诚,万里挑一的好男人后,此等货色,白送她也切记!干裂的地面上横七竖八地倒着十几具全身武装的尸体,秦亚茹踹了一脚坏损到不能动的车,蹲下身,躲在两辆高大的防弹车中间,活动了一下黑色的高跟皮靴,鲜红的血粘稠地粘在鞋底上,即便是见惯了尸体的她,也不由有些恶心。。
我自怡然
17495 人在追
原名:《我家师尊是天道》:靠唯一的靠山、凑唯一的热闹的场面、惹唯一的麻烦、作唯一的死,最后成功把自己浪死……才怪!但是,我是谁?世有九绝:刀、杀、智、剑、偷、琴、祸、刑、棋;有三国:山献、启轩、临渊;这是一个大佬一地跑,高手多如狗的世界……血色的烛光摇曳,将石洞的每一处都映成血色。。
她是剑修
4953 人在追
“你看三千世界天外天,何处是我的去处,又何处也不是我的去处?”不问情爱妄念,不求超脱一切长生,赵莼从举剑那一刻起,要的是走尽这一条从来没有有人去过的道路,她自己的路。无cp女主视角修真文,慢热,升级后流读者群 882155349那妇人四十出头的年纪,鬓边生了些白发,从后面瞧她,身形消瘦,只是脊背挺起,做出一副傲然的姿态来。。
天作不合
29743 人在追
人都说那位不可以说的乔小姐是个不祥之人,所过之处,寸草不生,活物难寻。城中幼童最怕三样东西:吃人的大虫、吓死人的恶鬼和克人的乔小姐。在将最后一个族亲克进大牢后,方家终于等到将她赶了回去。赶跑当天,便举族相告、四处奔走庆贺。***四月春的晚上,那位人尽尽人皆知的“扫把星”乔小姐住入了金陵城外的玄真观。从此,城中鸡飞狗跳不断地……放个书友建的群号,评论交流大家进群玩耍嬉戏:215715120窗外,一个穿着深色袄裙的妇人正透过窗户看向屋内端坐的女孩子。。
非正式探险笔记
17487 人在追
我死了很久,但我还好好活着,嗯……起码有一部分好好活着。老实说我不太不喜欢那些挖墓者给我取的外号,但是我是个不愿意选择接受很新鲜事物的人。因为是的,我是挖墓者们谈之色变的粽子,一个自认而已得了怪病,期待……早康复治疗的‘病人’。我患上了名为‘长生’的怪病,并并伴记忆力失去等症状。PS.我被困在墓里出不去了,谁可以带我回去?在线等,挺急的。他们不知道,这个墓很邪门,那个精心设计过的盗洞很快就会消失,它只会送它的制造者下地狱,而且是单程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