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点心铺子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谁?”袁秋末的心思都在汤汁鲜香的水饺上,一时之间没明白了她老爸说的是哪位。“后面胡同的巧珍啊。”袁长河地说。“哦。”袁秋末则表示明白了,再次专心干掉饺子,把飘着油花的令人垂涎汤汁吸进口中,口中每一颗味蕾都在欢欣的跳跃……好可以享受啊。她我以为袁长河又会暗暗“后面胡同的巧珍啊。”袁长河说道。。...

“谁?”袁冬初的心思都在汤汁鲜美的水饺上,一时没明白她老爸说的是哪位。

“后面胡同的巧珍啊。”袁长河说道。

“哦。”袁冬初表示知道了,继续专心对付饺子,把飘着油花的诱人汤汁吸入口中,口中每一颗味蕾都在欢喜的跳跃……好享受啊。

她以为袁长河又会暗自伤怀:她家女儿被父母带累,到现在还没有人家来提亲。对于这种情感,她实在无法感同身受,只好暂且放一边了。

哪知袁长河只是语带遗憾的说道:“康家打算举家搬到县城住了。”

“啊?”袁冬初停了夹饺子的手,好奇问道,“爹您也想去县城住?”

这容易啊,有她这个外挂在,搬去县城住那还是事儿吗?早晚的事,而且她敢保证,绝不会太晚。

问题是,以她对袁长河的了解,袁长河不是那种动不动就羡慕别家好日子的人,更不会因此惆怅。有那时间,还不如为女儿没着落的婆家发愁来的实在。

果然,袁长河叹息一声,往自己碗里夹了个饺子,一边摇头道:“康家一大家子人,搬家要好多趟。我本想这几日就和张大户辞工,若能把康家搬家的活儿揽给张大户,也算是对老东家尽一份心。结果连家女娃说,她公婆已经说好了船家,定金都交了。”

说着话,继续惋惜的摇头。

“这没办法,谁让咱知道的晚了。”袁冬初劝慰。

不过,照着她穿来之后,每次见到连巧珍的感觉,如果康家搬家的事儿是连巧珍做主,就算没找到船家,估计连巧珍也不会雇用袁长河。

为了转移袁长河的注意力,袁冬初问道:“连家婶子一直夸赞康豪多么多么有出息,看起来是真的了?能举家搬到县城,县城应该已经有了足以养活一大家子人的生计,不简单啊。”

袁长河只是遗憾没替张大户揽到活儿,并不纠结其它。

听到袁冬初问话,立即转移了话题:“难怪秦家当初会看上连家闺女,这闺女着实是个有福泽的。康豪和巧珍定亲之后,康家的日子一天好过一天。听说,康家在县城置办了生意,康豪给了县衙捕头和师爷各半份干股,在县城开了两家点心铺子,生意红火的很呢。”

“点心铺子?”袁冬初停下咀嚼,袁长河的话让她想起镇子上两家点心铺子,还有从县里学来的点心做法。

“是做多种酥饼和鸡蛋松糕的点心铺子吗?咱们镇上那两家就有这样的点心,说是从县城学来的。”她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事儿就有点儿耐人寻味了。

袁长河怔了怔,答道:“县城倒是有两家卖新式样点心的铺子,至于是不是康家开的,那就不知道了。咱也没光顾过啊。”

袁冬初不由得皱了皱眉,想到连巧珍不走寻常路的行径,不会是这个人有什么问题吧?

袁冬初自己就是离奇现象的亲历者,由不得她不往离奇的方面想。

所谓酥饼倒也罢了,虽然和她现代吃的各种花式糕点有相像之处,但作为华夏的本土糕点,提早开发出来也是有可能的。

但若是蛋糕的话,却着实有些稀奇。那东西终究是舶来品,现在这个时代,完全没有实现舶来的机会,哪来的那种东西?

难道也是穿越?

如果这样,具有现代意识的穿越女,有自己的性格和主见,也有自己心仪的人。然后奋力抗拒包办婚姻、争取自己所爱,最后得偿所愿?

似乎很能说得过去。

“怎么了?”袁长河见袁冬初皱眉,以为她想到什么严重的事,忙问道。

“没事,我觉着,如果那两家点心铺子真是康家开的,就算巧珍有福运,康家人也着实能干,居然能想出那样新奇的点心。”袁冬初说道。

袁长河把一盘饺子往袁冬初面前推了推,“别想那么多,来,多吃几个。这世上,有的是机敏能干、有本事的人。若时时与别人攀比,这辈子不愁死也得气死。”

“嗯嗯嗯,”袁冬初连连点头赞成,“爹您说的简直太有道理了,这才是大智慧。”

谁说她运气不好,穿越的不是地方?谁这么说她跟谁急!

瞧瞧她老爸这觉悟,多佛系!

不过连巧珍那边,以后得注意了。

人心隔肚皮,穿越这么诡异的事情,能不和人分享那是最好的。何况人连巧珍对他们家还颇有不屑,能没有交集最好。

她以后做事不能大意了,要尽量避免有现代因素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

“爹,我瞧着,巧珍对咱们很冷淡,不愿有瓜葛的样子。您以后尽量少和她接触吧,她和她家运气好坏和咱没关系,咱躲她远点。”

“嗯,我知道。”袁长河答应。他今天又一次领略了连巧珍不咸不淡的态度,哪里还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更不会再去攀扯讨没趣。

这个话就算揭过了,父女俩继续美美的吃饺子、聊闲天儿,共同期待美好未来。

袁冬初期待未来的同时,也略有些惆怅。好不烟儿的,又弄出个穿越者,走上人生巅峰的难度加大了啊。

…………

三天之后,袁长河正式向张大户家请辞,说他想改做中人行,并许诺,他做中人的时间里,若张家船只跑了空趟,他可以帮忙介绍主顾,不收佣金。

大约是袁长河这番话说的敞亮,张大户也颇大气的回应,只要袁长河手里有好生意,记得当先介绍给张家便可,佣金张家照付。

不管什么行当,刚开始做,总要有个过程,入行很不容易。

但中人这个讲究人脉消息的行当,却让袁冬初的野菜生意得了便利。

半个多月下来,中人生意没接几单,反而得到不少客船在左近码头靠岸的消息,

有袁长河和相熟的船工打招呼,袁冬初和秀春三人隔三差五的在上下游的码头奔波,着实赚了不少银子,她们的野菜生意也开始受人关注。

只不过,不具备强有力的推销策略和内涵,只能白动心思,毫无所获。

经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有人提着鲜嫩翠绿的野菜前去推销,然后被无情的赶回来。可过不多久,延浦镇的三个小妮子上前,带着同样的野菜,略加交涉,就能把野菜卖了。再看买卖双方的神色,完全就是皆大欢喜、都很满意的样子。不用说,野菜的价钱也差不到哪儿去。

虽然好多人奇怪,但事情就是这么离奇,人们大多把这归咎于三个小妮子口才好,或者苦情牌打得好,更容易博取同情。

这日半晌午,就有路过延浦镇的船家捎话,水棠镇码头刚停了一艘客船。

码头边,几个专门挣跑腿传话钱的半大小子一番争抢排队之下,得到机会的一个小子飞也似的跑去袁冬初家。把消息带到,得了一枚铜钱,心满意足的又奔去码头边守着,希望还能有这样的好差事。

能得到铜钱的机会其实不多,有时候只是对方的一句谢谢,大多数会给个饽饽、菜团子什么的,也算个收入。

从这段时间的经验来看,给袁大叔家的姐姐带话,绝对是好差事。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成福运小娘子

评分 10
作者:衣布衣出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猜你喜欢
嫡裔
10707 人在追
她堂堂一个军区情报二处特派员,竟然因为行动中出了出乎意料,再次穿越到了这个深宅大院里当起中国古代小姐来了,就这种细胳膊细腿,说不了几句话就得歇口气的身体,除了这些多的烦死人的规矩,让人怎么活?本应是受尽屈辱疼爱的嫡女,怎么这家却与别人相同?嫡女却成了弃子,日子跨过越凄惨?她偏不信邪,誓要夺回来都属于她的一切,径直幸福和快乐生活!--------------------------------------------------------------------新书《曲江春》已传上,尽请需要支持。雅安加油,加油,为你们祈福平安!张若华咧咧嘴:“这不是吴处长说你一个人出任务不放心,他才把我召回来了。再说这次的目标可不小,你一个人只怕……”她声音压低了下来。。
我在末世摆小摊
5149 人在追
本文无cp!无cp!无cp!不介意者勿入!……暴雨突降,末世降临到。奇变的人、吃人的动物、吃人的植物接踵而至。小心开着挂的宋予望着天翻地覆的世界,淡然的摸了摸坐在旁边的二哈。“莫慌,让我先摆个摊。”……拿着自己这个月的工资,潇洒的离开这个全国连锁的煎饼果子店。。
纨绔攻略手册
5417 人在追
凌安是肃国国公府的私生女,却对内慌称是国国公府的义女,养在老太太膝下。她不具备一位大家闺秀的全部非常优秀素养,貌美、高贵的、端庄大方、婉约,好像从来不出差错。可她身如浮萍,以上也但是掩藏而已。可她还未勾勾搭搭到了皇亲贵胄,貌似先被吸引到了京中最最有名的纨绔。纨绔家世煊赫,俊美且会撩。凌安的故作矜持体面地,仅有在他面前继续维持忍不住,偶尔会流露出来出的凶狠,让纨绔会觉得非常很新鲜。“跟了小爷,准保你享清福。”他信誓旦旦,目光中有赤忱的真心。凌安却红着脸唾骂:呸!霉气。几番纠缠不休,风云陡变,几个煊赫的世家被连根拨除。纨绔脸上被烙了青色印记,被贬为最卑贱的奴隶,那她还在睡着,正是午后,外面码头喧嚷,却没有让她睡意消减半分。舟车劳顿这么一个月,确实挺熬人的,熬得原本水灵的少女现在面黄肌瘦。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约摸四十多岁的妇人几次打开帘子,目光关切地望向沉睡的女孩儿,而后和声细气地问一旁赶马的车夫:“劳烦问声,肃国公府还有多远,何时能到?”。
重生农门小福妻
14375 人在追
女军医复活中国古代碰上严重干旱逃难,祖父渣,祖母毒,要卖了她全家换粮食。顾锦里则表示:小意思,先问题渣爷恶奶,再寻水换粮,带着全家度过灾荒。逃难到大丰村安家落户,外来户好混,各种被欺辱,怎么破?顾锦安则表示:没关系,哥哥我是科举大佬,一路连科,秀才举人进士,光耀门楣,俯瞰渣渣。日子正过得有滋没味,兵祸四起,顾锦里掀桌,本姑娘只想种地,带兵打仗神马的,滚!逃难拣到的小哥哥:娘子莫慌,你相公是战场狂人,小兵变侯爷,护你万亩药田,一世一切安好。PS:狠狠的打脸虐渣种地文,男女主身心非常干净,1V1互宠,欢欣结局。【女主不从医,只会用医药知识发
第四十五章商量
29665 人在追
戚善总算从包围中走了出来,她和村子里同年纪的小姑娘们,平时很少打交道,这一会她们一个个表现出是她亲闺蜜的样子,一时之间,她有些接受无能。戚荧也给人包围着,她最初是红着脸听夸赞话,后来是享受的听夸赞话,她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她是如此这般美好的一戚荧也给人包围着,她最初是红着脸听夸赞话,后来是享受的听夸赞话,她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她是如此这般美好的一个人,小姑娘们都想和她亲近,只是一直寻不到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