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顺杆儿爬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袁长河和一起的船工打了招呼,领头跳上船。“怎么了?但是菜没卖回去,还受了委屈,等爹回去给你作主的?”袁长河笑着和女儿调侃。“切!”袁冬初猖狂大气,“开什么玩笑,您女儿我这么又能干,怎会整出那么不不靠谱的结果?”“哦——那是赚了钱啊,”袁长河拉“怎么了?可是菜没卖出去,还受了委屈,等爹回来给你做主的?”袁长河笑着和女儿打趣。。...

袁长河和一起的船工打了招呼,当先跳下船。

“怎么了?可是菜没卖出去,还受了委屈,等爹回来给你做主的?”袁长河笑着和女儿打趣。

“切!”袁冬初嚣张大气,“开什么玩笑,您女儿我这么能干,怎会整出那么不靠谱的结果?”

“哦——那就是赚了钱啊,”袁长河拉长了音,“真是这样啊?爹的女儿这么能干,这事儿可得庆祝一下。一会儿咱去买些韭菜,家里攒的鸡蛋也拿出来几个。今儿个咱们吃鸡蛋韭菜馅儿的蒸饺,犒劳犒劳咱家冬初。”

他这里说的蒸饺,其实是把较细的杂面,用开水烫了,和起来之后下剂子擀皮,然后包成略大的饺子,蒸熟了就是所谓的蒸饺。

之所以要把面烫了,并不单单为了口感,主要是,不烫的话,杂面没有黏性,根本无法擀皮。即使烫过了,增加了杂面的黏性,蒸饺皮也擀不薄,挺厚的。

这样的蒸饺,绝对没有现代蒸饺或者水饺的口感。但在这里,对于猫儿巷的住家来说,杂面做的蒸饺吃,绝对是改善生活。

“嗯嗯,爹您先去忙,我等您。”袁冬初也是乐呵呵的答应,没多做解释,他爹的活儿还没做完呢。

袁长河回去和同伴把船上的事料理完,时间已经过了两刻多钟。

和同伴告别,袁长河背起袁冬初捡来的那捆柴,父女二人往小镇的集市而去。

傍晚的集市不如早晨那么热闹,但固定店铺依然经营着,也有零星小摊,摆着一些自家出产的菜蔬或者小用具,指望晚饭前能再做点生意。

离开码头,袁冬初把话题扯到他们要买的东西上:“爹,咱买半斤肉,再买几斤面,今晚咱吃饺子吧。”

她侧脸看向袁长河。

袁长河的脚步明显顿了一下,回答也有点踌躇:“这个……要不,等爹转行做了中人,日子好过些,咱再吃饺子行不?”

袁冬初就知道是这样,她乐呵呵的摊开手掌,在袁长河眼前一晃,不由分说,把小元宝塞进他手中,说道:“用我今天赚的钱买,算是女儿孝敬您。”

她那一晃太快,袁长河完全没看清那是什么。但塞进手中的触感,明显就是……银子?

惊诧之下一看,果然就是一个小小的元宝。

“哪儿来的?”袁长河惊诧莫名,瞪着掌心的元宝,感觉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是买野菜的贵人赏你的?你这野菜……怎么卖的啊?”

本心里,袁长河其实不认为野菜能卖钱,漫山遍野疯长的东西,穷人家都咽不下去的东西,有钱人又不是傻的,怎会花钱来买?

只不过怕扫女儿的兴,他没说而已。

可是,女儿现在拿出来的,居然是一两银子,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

对于袁长河的反应,袁冬初得意非常,她眼神睥睨,嘚瑟道:“就那样卖的啊,我跟船上下来的采买婆子说,用荠菜和马齿苋炒鸡蛋、炒肉片肉丝、炒鸡片鸡丝,做肉包子、排骨汤。”

她摊了摊手,更加嘚瑟:“然后她们就照做了。然后,他家主子吃的高兴,就赏了银子。”

“……”

袁长河良久无语,之后才嘬着牙花子,喃喃叹道:“你这出的什么主意啊?这不是糟践东西吗?”

肉丝肉片、鸡丝鸡片、肉包子排骨……和野菜混一起,想想就觉得好可惜啊……

袁冬初表示不满:“什么叫糟践东西?若不好吃,人家会赏银子吗?”

袁长河无语,有钱人的喜好,他一个穷人,还是真不懂。

念头转动之间,忽然想起今早和袁冬初一起出去的秀春和小翠。

“贵人赏了多少银子?你和秀春、小翠是怎么分的?”袁长河问道。

“菜钱是她二人的,赏钱……”袁冬初讲了她们三人的收入分配,让袁长河大感欣慰。

她家闺女长大了,也聪明了。不但能做事,还能把方方面面都处理的周到。想来以后就是嫁了人,也不会让自己受委屈。

“行,咱买肉买面,今晚吃饺子。”袁长河浑身是劲儿,感觉脚底都要生风,又把小元宝塞回袁冬初手中,“咱冬初自己会赚钱了,这钱你自己留着,等出嫁时,看喜欢什么,给自己添置什么就好。给闺女吃顿饺子的钱,爹还是有的。”

这几日他用心寻摸中人的路数和规矩,看来得抓紧时间了。闺女小小的动了个念头,就赚了八两银子,他这当爹的可不能混吃等死。

他这边信心满满的给自己打气,没防住他家宝贝闺女顺杆儿就爬了:“那行,咱再买只鸡,炖了明天午饭吃。”

“……”袁长河瞬间无语,好想收回刚才的话怎么办?

当天晚上,袁家父女两人着实改善了一顿。胖乎乎的饺子,肉多菜少,蘸着醋送到口中……那个香啊,袁冬初感动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这么久,她终于吃了顿像样的饭。

院子里的鸡笼,还关着一只从集市买来的老母鸡,只等明日一早宰/杀,炖了午饭时吃。

冬初家养着三只母鸡,但那是养着下蛋的。

严格说来,这个时代的鸡,都是养着下蛋的。除了有钱人,通常情况下,人们吃的鸡都是不下蛋的老母鸡或者公鸡。

冬初家也曾有过老的不下蛋的母鸡,还有捉来的小鸡养大了,发现是公鸡的,却也没舍得杀来自家吃,都是合着攒的鸡蛋,一起拿去集市卖了换钱。

在袁长河的观念中,他家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给女儿攒嫁妆。

这种老母鸡分外耐炖,没一个时辰根本就炖不烂。但这样炖出来的鸡也分外美味,即入味又有嚼头。

买肉、买面和买鸡的钱,在袁冬初的坚持下,还是用的那只小元宝。

买白菜时,袁长河曾提议,用家里的荠菜或者马齿苋试试,说不定真的很美味。

结果被袁冬初断然拒绝,理由是:那种吃法不是穷人家吃的,等她家有了钱再那样吃。

开什么玩笑?短短二十几天的时间,她被野菜洗礼的肠胃都有记忆了,无论荠菜还是马齿苋,无论有多高的营养价值,味道多么鲜美,她都不稀罕。

她现在迫切的想吃红烧肉、吃炖排骨、吃烧鸡烧鸭,反正怎么油水足、怎么没品位,她就馋着怎么吃。

她现在是穷人,人生从未经过的吃野菜经历,把眼睛都吃的闪绿光了好不好?

还吃野菜?!

才不!

袁长河倒也不坚持,肉、鸡、还有精贵细腻的白面都买了,一颗白菜而已。

待到把分量十足的饺子送入口中,袁长河也着实感叹,肉多菜少的饺子,吃起来果然美味满足。

父女二人一边吃一边感叹,劲道的白面、肉馅抱团的水饺,绝对比蒸饺美味。若是和杂面饽饽相比,那就更不知好到哪里去了。

闲谈之际,袁长河忽然说道:“我今日在县城码头遇到连家闺女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成福运小娘子

评分 10
作者:衣布衣出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猜你喜欢
谜罪萧萧
4881 人在追
浊浊于世,还能分清对错好坏吗?想的和做的,那些自我以为唯心所动的,竹篮子打水又有几分如所愿?看见的和深入了解的,那些自我以为看穿的,到最后又有多少是真相?爱与被爱,不辜负和拥用,随之而来着罪与爱,就如故事中的他们,谜罪萧萧。“那你是坏人吗?”。
女主她天天想离家
5300 人在追
苏月穿到中国古代农家,会觉得这日子没办法过了。爷爷也不是让喝数得清的稀粥,是让他们这些皮包骨的孙子孙女挣钱。赚得多,他就笑,赚得少,一顿竹条炒肉侍候。大伯秀才也不是喝酒时,是睡他个天昏地暗。亲爹比爷爷更胜一筹。三叔四处瞎小混混。奶奶娘伯母婶婶们,把男人当日。离开了家,离开了家,肯定要离开了月家。而已离着离着,她突然间意外发现,爷爷慈祥和蔼了,大伯金榜题名了,三叔当将军了,亲爹封善义侯了,女人们强势了,兄弟姐妹们出息了。除了一条粗大腿求抱“娘子,求抱一抱……。”——我的推荐筠悠完结啦书——《炮灰农女逆袭》《镯铃》《农门小神医》《我家农妃已反派》《一道哭哭啼啼的柔弱女声中,夹藏着愤恨、且焦急的情绪,在苏月耳边响起。。
快穿病娇的黑月光她甜又撩
心机美人喻倾的任务是成了疯批男主心心念念的白月光,再通过殒命鼓舞男主成长。初闻任务,喻倾手把玩着头发,笑得天真的又毫无人性:“我没问题,是不明白那个从来不没被爱过的小野狗——”“受不受得住。”便喻倾成了民国葡萄牙联赛回去的仙女大小姐,为了保护好落魄军阀死在敌人枪下。成了清纯可人好看的A大校花,陪债务累累的学弟创业,却在公司上市前晚上丧命商业仇杀。成了一身仙骨天赋绝伦的小师妹,为了帮煞星转世投胎的师兄无敌改命丧命天劫。成了西幻世界里的小公主,为了能让恶龙再次变为骑士,被恶龙亲自动手捅穿了胸口。……系统望着翻番的积分,美滋滋:“阿倾,
彪悍农女路子野
2219 人在追
魂穿大权独揽中国古代,被当作男娃儿养,这个她不愁,惟一愁的是六个姐夫的人选。在李家柒眼里六个姐姐都很好,这姐夫自己可得好好的选,帮着长眼才行。至于选错了咋办?“弄死,选别呗!”要不然都选错了咋办?“呵呵!你问这话是也不是想打群架?文斗但是角斗,弧线个道道儿来我奉陪到底!”哦对,除了个小老弟。小老弟:别和我说话的,我的心里阴影面积已弥漫四海八荒!“三弟俺拽着你,别看俺就比你大一岁,可你六姐俺这腿脚好,咱爹都跑不过俺。”。
穿书假千金求下线
23348 人在追
穿成真假千金文里的假千金,恶毒无脑还貌丑。想起原著里假千金的凄惨结局,韩行矜瑟瑟发颤,主动求下线时。韩行矜:豪宅给你,已婚夫给你,啥都给你。真千金:白莲花!!!韩行矜:哥哥别劝,奶奶别留,我真的要走。真千金:小绿茶!!韩行矜:别票数,不出道至今,真的想学术。真千金:凡尔赛!!!******左手画符,右手演技,韩行矜在娱乐圈混的风生水起。但为什么每部戏的投资人都是那位神秘的大佬们,并且他每次探班都只盯着自己看。韩行矜:我产生怀疑你对我图谋不轨。某大佬们直接逐步逼近:充满自信点,把产生怀疑去除!韩行矜:我可能会也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宇治抹茶书耳边嗡嗡嗡地,还有两个人小声的对话。。
天降红包群后我在年代暴富了
再次穿越到大权独揽的夏国七零年,吃不饱穿不暖的江瑶,某一天突然步入了一个“天庭菜鸟红包群”。神仙们物质上啥也不缺,是文化生活……怎么望着有点儿匮乏呢?便,披着“年代老君小徒弟”的马甲,江瑶靠写小说挣取第一个红包,自此走上人生巅峰。花果山三十二代猴孙暗想:“大王不喜欢的漫画有着落了。”广寒宫侍女翻着手里的言情小说,哭的两眼红红:“你想什么仙草,美颜效果的但是减肥的?”江瑶开心的低声嘟囔“又换到红包了”……“红包?什么红包?” 会觉得自己被被冷落的某男,立刻递来厚厚的一摞红包:“媳妇,我这里红包管够!”一九八零年二月一个平平常常得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