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野菜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袁冬初急忙赞同袁长河的计划。她老爸做事情蛮不靠谱的嘛,虽然看出大老粗一个,却还明白再创业前重点考察一下市场。她放下自己心来,重新整理着挑出的几堆荠菜、马齿苋和灰灰菜。这些是他们的主要辅助食物,除了现吃,多出的需要焯一第一次下水,凉干后存出作为食物储备。其她放下心来,整理着挑出来的几堆荠菜、马齿苋和灰灰菜。这些是他们的主要辅助食物,除了现吃,多出来的需要焯一下水,晾干之后存起来作为食物储备。。...

袁冬初连忙赞成袁长河的计划。她老爸做事蛮靠谱的嘛,虽说看起来大老粗一个,却还知道创业前考察一下市场。

她放下心来,整理着挑出来的几堆荠菜、马齿苋和灰灰菜。这些是他们的主要辅助食物,除了现吃,多出来的需要焯一下水,晾干之后存起来作为食物储备。

其余选剩下的也不浪费,用来喂家里养的鸡鸭。

她一边把几堆野菜分类打捆,一边对整理箩筐的袁长河说道:“今年雨水好,野菜的长势也旺。爹您这几日也寻摸着点,若是能提前打听到上下游哪个码头有大船停靠,就给我捎个信儿回来,我和小翠、秀春两人乘船过去,试试看能不能把野菜卖到大船上。”

对袁冬初的提议,袁长河一点都不感冒:“你快别费那个心,有空还不如在家歇歇。乘大船的非富即贵,出身那些府邸的人,就是下人也咽不下咱这些野草杂菜。”

袁冬初不以为意,“我试试嘛,咱们日日把它当饭,当然不好吃。坐大船的贵人们,整日里鸡鸭鱼肉的,说不得早就腻住了,吃吃咱这些野菜,倒是个调剂,还能清理肠胃,没准儿人家觉得新鲜呢。”

她想做做这个生意,先淘一桶金,起码让家里能吃些大米白面。这样子天天主打野菜,她觉得自己长得都像野菜了。

所谓的靠山吃山,她这儿靠水,最先瞄准的当然就是码头。若是有大船,试着兜售一下野菜。

别的不说,荠菜这东西当属野菜中的大众口味,做法颇多。

单是各种配料的荠菜饺子,那就相当美味。在用荠菜配豆腐山药、春笋虾仁、笋丝排骨之类的,着实别具味道。

加上这东西还颇有要用价值,什么补虚健脾、清热利水的,绝对的野菜中的精品。

马齿苋也一样,虽说有点异样的气味,但也不是不能接受,有些人还颇喜欢这个味道的。

而且这个的药用价值就更厉害了,清热解毒、降血压、预防心脏病、脑血管疾病、通便防癌什么的,简直就是神药啊……

咳咳……有点玄乎哈。

但是,这些东西之所以备受现代人推崇,营养价值那是一定要有的。

至于效果有没有那么厉害……她这个过去吃过不少次,现在更是每天吃的人……实在也没什么深切体会。

但对于古代权贵来说,整天的精米白面、蛋禽鱼肉,难免吃的没意思,野菜完全可以当做另一种调剂。

穷人家之所以吃不出其中的美味,是因为他们没有与之相应的鸡鸭鱼肉相配而已。

对的,就是这样!袁冬初信心满满。

她满心期待的盼了三天无果,直到第四天,才等来一艘大船,停在了小镇的码头边。

这天太阳西斜,秀春一步三跳的进到袁冬初家的院子,对正在择菜,准备晚饭的袁冬初叫道:“冬初姐,码头来船了,是大船呢。”

袁冬初也是大喜,立马直起身:“是吗?的确是客船,不是拉货的船吧?”

昨天秀春就闹了这么个乌龙,三人兴冲冲的跑去码头,结果是一条运货的船。货船上的船工想吃野菜还用买吗?人家也是能随便挖的好吗。

秀春着急的不行,似乎立即就要扯着袁冬初冲出去似的:“绝对是客船,还很大呢。我没见,听他们说,是两层的楼船,能载三四十号人的。快点快点,冬初咱这就过去吧。”

秀春和小翠对于野菜能卖钱这件事,持很深的怀疑态度,但是也存着万分之一的希望。

万一能呢?万一她们采的野菜能卖几文钱,来上那么几次,就能买些米面贴补家里的日子。

若是旷野地里疯长的东西也能卖钱的话,不拘多少,那都和白捡的一样,好期待啊……

“小翠呢?”袁冬初略作收拾,就拉着秀春往外走。

“你的野菜呢?”秀春没回答袁冬初的话,却是诧异问道。她的两小捆野菜放在小翠篮子里了,可袁冬初怎么什么都没拿?

袁冬初确实是空着手的,她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咱拿那么多野菜干嘛?有你俩拿着就够了,这东西就是吃个稀罕,你当人家也能把这当饭吃啊。”

秀春紧跟着袁冬初的步子,一边往胡同外走,一边还纳闷的眨眨眼,再眨眨眼。

想到自家吃野菜的日子,最终接受了袁冬初的说法,无奈道:“行,若是野菜卖了,钱咱们三个人一起分。”

她说的是真心话,野菜到处都是,只要肯花时间,就能可着劲儿的挖。即使是袁冬初特指的荠菜、马齿苋和蒲公英,那也不是稀罕物。

但卖野菜这档子事儿,若是没有袁冬初,就凭她和小翠,那是一点儿头绪都没有的。

袁冬初却是听得笑了:“卖野菜的钱我不和你们分,我若是能额外得到赏钱,却是要分给你们一些的。”

“啊?”秀春感觉自己有点晕,“这个,卖这玩意儿还能有赏钱吗?”

能不能卖掉,她心里都没底。甚至可以说,她和小翠心里都做好了卖不掉,被人呵斥的准备了。只不过,既然有这么个想法,总要试一试这万分之一的可能。

袁冬初解释:“卖野菜给人家,总得有个好听的说法,否则人家怎会看得上?若这说法能让有钱人满意,一高兴给两个赏钱,也是有可能的。”

“哦,”秀春这下明白了,但不抱希望,“没事,就算人家不给赏钱,咱们也平分卖野菜的钱。”

袁冬初笑了笑,没说话。

两把野菜才能卖几个钱,她还真不屑和两个小姐妹分这点儿收入。她之所以兴起这个念头,就是冲着有钱人一个高兴,说不得就能打赏一角碎银。

一角碎银,能顶她老爸好几天的工钱了。

巷子口,小翠胳膊上挎着篮子,篮子上搭了一块洗的泛白的蓝色粗麻布,正在心急的冲着她们这边张望。

见袁冬初空着手,也是愣了一下。

袁冬初解释:“野菜只是让有钱人换换口味,拿的太多人家就不稀罕了。咱这次只是试试,少拿些才好。”

小翠释然,表达的也是和秀春一样的意思。袁冬初没多做谦让,三个人说着话,往码头方向赶去。

袁冬初心里有数,只是回忆着,荠菜和马齿苋怎样做,才能让养尊处优的有钱人感兴趣。

另两人则是满心忐忑,虽说不抱什么希望。但万一呢,她们这几天不都是冲着这个万一才去的吗?

不多时,码头边的大船已经遥遥在望。果然是一艘客船,船型不是很大,却是两层的。

能包下这种船的主顾……袁冬初觉得,她们首次的野菜生意应该能做成。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成福运小娘子

评分 10
作者:衣布衣出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猜你喜欢
血污王朝
15422 人在追
血脉若被被玷污,家国天下如何不存在。可是现实中推开它却的总是梵。他是现在收养我主人家唯一的男孩,比我大了两岁。外婆在他爷爷那辈上就在这里做事了。我的妈妈也出生在这里。不过我出生没有多久她就去世了,我也是在这里长大的,在外婆去世以后,他们收养了我,我不知道我的父亲是谁,没有和我提及过他。梵把我当成了他的私人宠物,他说我是一只冷漠的猫,这么养都热乎不起来,还总喜欢躲着人,所以他最大的乐趣就是在各个阴暗的角落把我逮出来。在我的眼里梵就是精力旺盛,那里有他那里就是闹哄哄的。他喜欢的几乎都是我讨厌的。每次看见我这么抗拒,他越发的兴趣盎然,我被填肚子、被看电影、被聊天、被聚会、被等等等等。我想梵也许上辈子是一条狗,注定我们的相处是不得安生的。。
雪刀令
15996 人在追
一个处江湖之远,整日扛着一把劈天刀,腰藏飞雪,坑蒙拐卖,消遥又自在的生活,除了没钱花。一个居庙堂之高,整日手拈一朵夜魅璇花,双眸桃花,一笑倾城,一身战功,除了克女人。雷劈闪电的三日,两人再次相遇了。电石火花的一刹,她骗了他一身财,他揩了她的油。从此,天地昏黄,乾坤错乱,二十万骁骑旌旗举起为谁摇。红烛帐,长明灯,月透碧纱。他弯下腰而下,红唇魅笑:“都说本王克妻,你可怕的?”她笑嫣如花,轻握飞雪:“王爷大约不知道,我亦克夫克子。”“是这个吗?”他笑嘻嘻地夺过了她藏的飞雪刀顺手丢出红帐外,在她惊异中落吻于她耳际,一路缠绵缱绻而下。——是夜,西市街从街头到街尾,处处笙歌,每五步便张灯结彩。。
重生的偏执男主又疯魔了
1v1,双复活文男主疯批,追妻土葬场叶萝前半生是甜宠文中的女配,卑贱入尘埃,求而严禁,遍体鳞伤。她幡然省悟省悟想要已退出这场游戏,那个对她漠然绝义的男人却不不允许她离开了。叶萝后半生活成了虐恋文的女主。断了双腿,瞎了一只眼,被断折了双翼,被囚禁在非常大非常精美的庄园里。复活后,她只想远离它那个偏执狂疯狂的的可怕的男人。只可惜,那个男人,也复活了。死在被钟晋平囚禁的第三年,就在那个钟晋平为她打造的,豪华鸟笼一般的金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