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小知县 第十七章 意外的线索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闻言,李渝不由得一怔,程登的动作是一顿。看见他俩的动作,谢峰登时是松了口气,接着心中难免洋洋得意了出来,我以为眼前的这两人是怕了他舅舅县令的身份。便,便道:“还不把我松绑,不然的话我舅舅是会放过我你们的。”李渝不由得倍感一阵好气,道:“想让我们放...

闻言,李渝不由一怔,程登的动作也是一顿。看到他俩的动作,谢峰顿时是松了口气,然后心中不免得意了起来,以为眼前的这两人是害怕了他姑父县丞的身份。于是,便道:“还不把我放开,要不然我姑父是不会放过你们的。”李渝不由感到一阵好笑,道:“想让我们放开你也是可以,只要你说出为何找人打我就行。”“我都说了我都不认识你,根本没有叫人打过你!”谢峰兀地还不承认,他也不傻,知晓无缘无故地叫人殴打读书人,在大周的律法上可以说是犯了事情,虽然有着县丞姑父的存在,但到底只是他姑父而已,又不是他亲爹。李渝淡淡地道:“程登。”谢峰露出一副不敢置信的神色来:“我姑父是县丞,你们还敢打我?”李渝继续以淡淡的语气道:“你都说了你姑父是县丞,又不是你是县丞,程登。”于是,程登放下了谢峰,撸起了手袖。谢峰骇然,只感觉到头皮发麻,眼前的这两人根本不按常理出发啊,秉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念头,连忙快言快语地道:“别打我,别打我,我说我说,就是因为这次诗会的缘故,本来我拿头名那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就可以与梦璃姑娘在同一间房间单独相处一个时辰了,但没有想到被你横叉了一脚,故此心生怨恨,想找人教训你一顿。”李渝错愕,他还真没有想到会是因为这个原因。虽然与那梦璃姑娘并无多大的关系,但李渝还是想说一句,红颜祸水啊!“这次看在你姑父的面子上暂且先饶了你一次,倘若还有下次必不饶恕。”丢下了这一句话之后,李渝带着程登离开了。看着李渝与程登的背影,谢峰不屑地撇了撇嘴,明明是忌惮于他的县丞姑父,说话却是说得这般的好听。哼!这个场子,他谢峰将来有机会他一定要找回来。......县衙。洛远清问道:“大人,可曾有什么收获?”李渝摇了摇头,道:“那梦璃姑娘应该与此事无关。”洛远清稍稍沉默,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却是听见知县大人问道:“洛县丞,你可认识一名叫做谢峰的读书人?他说你是他的姑父。”“下官确实是有一位叫做谢峰的侄子,是我夫人那边娘家的,不知大人你突然提及他所谓何事?”洛远清对此很是感到困惑,而后突然是联想到了什么一样,顿时脸色一变,变得紧张了起来:“大人,你是说谢峰与何羽的命案有关联?”“洛县丞,不必紧张,那谢峰与何羽的命案并无联系。”李渝示意洛远清不必太过于紧张,然后把方才与谢峰发生的事情给大致说了一遍。“洛县丞,本官并没有任何责难的意思,只是想提醒一句,幸好今日遇到的是本官,而不是知府大人亦或者是知府大人之上的存在,要不然……”李渝的话语虽然是轻飘飘,但落在洛远清耳朵里却是如同重击。是啊,今日谢峰叫人殴打的是知县大人,知县大人看在我的面子上并没有拿谢峰怎么样,但是倘若今日不是知县大人,而是知府大人,那么谢峰与谢家必然最少也是要脱成皮的,而因为谢峰那句‘我姑父是县丞’的缘故,那么他也必定会遭受到牵连,这毋庸置疑的!思及至此,洛远清不由冷汗连连。“多谢大人看在下官的面子上不计较那谢峰的事情”,洛远清拱手道。同时,下定一个决心来,今日一定要去自家夫人娘家那里一趟。而,李渝回到自己的内宅之后,掏出了那薄荷色的香囊,左看右看,发现确确实实只是一个普通的香囊,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便随便扔到了另一边,不再理会。......谢家,原本只是永阳县里面的一个小小的家族,经营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布庄,但当初谢老头目光独到,把唯一的闺女嫁给了当时还是穷书生的洛远清,而在洛远清成为永阳县的县丞之后,谢家便一跃成为拥有永阳县最大布庄之一的家族,在永阳县的名望日益加深。谢老头在几年前已经去世了,如今谢家的掌权人是谢老头的大儿子谢远,谢峰便是其子。今日,是谢家每个月都要齐聚一堂的日子,总结这一个月以来的生意情况,以及计划下一个月要实现的目标。此时,天色已晚,该总结的,该计划的皆已经商讨完毕,是宴会的时间。谢家的老大、老二、老三以及谢家的一些重要人物都坐在高位,下面则是一众的掌柜。宴会正处在气氛高涨的时候,谢家的管家却是悄无声息地来到了谢家老大谢远的身边,低声道:“大老爷,县丞大人与小姐来了,在大厅那一边。”闻言,原本不怎么在意的谢远一震,然后对管家小声问道:“县丞大人可有说明来意?”管家摇了摇:“县丞大人只是说了这里的人太多了,他不方便过来,让大老爷你们去见一下他,记得要带上谢峰少爷。”“峰儿?”谢远下意识地看向了正在对着餐桌上的美食大块朵硕的谢峰,然后很快便收回了目光,道:“我知道了,你去告诉县丞大人我们很快就到。”谢家,大厅。洛远清与其夫人并没有等待多长的时间,谢家的老大、老二、老三以及谢峰四人就出现了。“拜见县丞大人!”刚一进门的四人便对洛远清行了一个礼。见状,洛远清不由苦笑了起来:“三位妻兄,我不是说过不用这么客气的吗?你们都是茹儿的哥哥,是一家人。”茹儿,即谢茹,谢老头那唯一的闺女,洛远清的夫人,两人一直都是恩爱有加、相敬如宾,共育有一子一女,女儿已经嫁人,儿子在外求学。面对洛远清的话语,谢家老大、老二、老三皆是不语,只是露出既不尴尬也不失礼仪的笑容来。话虽说是如此,但总不能叫堂堂县丞为妹夫,或者远清吧?所以说思来思去还是觉得叫县丞大人最为稳妥。洛远清自然不清楚他们心中的小九九,此时,看向眼前的三位妻兄,脸色严肃:“三位妻兄,倘若你们真的把我当成一家人,等下的事情请容许我越俎代庖一下!”谢家三兄弟皆是蓦然一惊,接着神色一紧,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让洛远清以如此严肃的语气说话,要知道以往洛远清与他们说话都是很随和的......谢家三兄弟皆是凝重地点了一下头。于是,洛远清的目光转向了谢峰,神色变得很是阴沉了起来,喝道:“谢峰,倘若你真把我当成是你的姑父,现在马上就给我跪下来!”原本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谢峰被洛远清的这突然喝声给一时吓傻了,茫然而不知所错。谢远悄悄看向了自家的小妹,洛谢氏并没有给他太多的提示,只是示意他往下看便是了,如此,使得其内心一沉,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有一件事情可以肯定,必然是自家儿子做了某一件他所不知的事情,使得洛远清如此罕见地发怒。看见谢峰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副呆傻了般的模样,再联想起这儿子平时也没少闯祸,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也是喝道:“没听见你姑父的话吗?跪下来!”谢峰这时才如梦初醒,也不敢多说什么话,连忙跪了下来,内心甚是惶恐与慌乱。他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啊!洛远清对着谢峰沉声道:“你今日是不是叫人殴打了一个人?”“啊?”谢峰下意识地想否认,但在洛远清的目光之下还是点了一下头。一旁的谢远却是下意识地松了口气,以现在谢家在永阳县的地位应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同时,心中不免对洛远清产生些许的埋怨,不过只是叫人殴打一个人罢了,又不是什么特别大的事情,用得着搞那么大的仗势吗?害得他还以为自己的这不孝子闯了什么天大的祸来!洛远清继续沉声道:“那你可知你叫人殴打的那人是什么身份?”谢峰想了想之后,摇了摇头。洛远清厉声道:“那是我们县衙里的知县大人!你可真是有胆子啊!”啥?叫人殴打知县大人?闻之,谢家三兄弟皆是吓得魂飞魄散,用无比骇然地目光看向谢峰,满脸的不敢置信。谢峰此时则已经是脑海一片的空白。那个叫李三水的人是知县大人?这怎能可能!咕噜……谢远艰难地咽下了一口口水,然后看向洛远清,小心翼翼地道:“这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峰儿他怎么会有胆子叫人殴打知县大人。”谢峰也急忙道:“对,这之间肯定有什么误会,我叫人殴打的那人叫李三水,他不可能是知县大人!”“哼!“洛远清哼了一声:“是知县大人亲口告诉我的,知县大人还能污蔑你不成?至于李三水这个名字不过是知县大人去为了去调查某些事情而用的化名罢了。”“那……那,那我等现在该怎么办?”不止是谢远与谢峰这对父子俩,谢家老二、老三此时也都慌了神,以及还有着浓浓恐惧。叫人殴打知县大人用屁股想想都知道那可是重罪啊,最轻的也要被抓进大牢,保不准知县大人为了报复,心一狠给谢家安以谋反的罪名,然后等待谢家的结局就是人头落地……谢家三兄弟越是想越是惊惧,看向谢峰的目光恨不得把其吊起来狠狠地抽打,抽到死的那种!谢峰本人早已经吓得魂都没有了,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洛远清,希望县丞姑父这一次能救他的命。“哼!现在知道怕了!”洛远清又是哼了一声,虽然对谢峰的这次行为很是恼怒,但看到三位妻兄也都是一脸惊恐的样子,也不好再藏掖着。“三位妻兄,不必太过于担忧,知县大人并没有什么事情,且知县大人大人有大量,与我说并不会计较着什么的。”“你是说知县大人不计较峰儿叫人殴打他的事情?”谢家众人脸上都呈现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来,有些难以置信。洛远清很是肯定的点了一下头。于是……“呼……”谢家三兄弟齐齐长呼出了口气来,露出一种劫后余生的神情来,看向洛远清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感激,虽然洛远清没有明说,但他们也是清楚的,这一切肯定是因为有洛远清的存在。撇了一眼犹如死里逃生的谢峰,洛远清的脸色又沉了下来:“哼!经过此事之后,我希望你往后要有所改变,倘若让我知道你以后再以我的名义做出什么为非作歹之事来,我首先第一个就不会饶了你!”谢峰自然是忙不迭代地点头便是,这一次他真的是被吓到了。见此,洛远清的神色才稍稍好转了一些。稍稍沉思了一会儿之后,洛远清又对谢峰道:“把今日发生的事情给我一一道来,不许有任何的隐瞒!”李渝虽然与他说了,但也只是一个大概而已,其中的还有很多细节他并不清楚......知县大人虽是说并不在意,但他还是想找个机会带谢峰正式地去道歉一下,在这之前,他需要更为具体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谢峰自然是不敢有任何的隐瞒,一一给道了出来。“今日是飘香院每个月举行诗会的日子,故此,我与几位好友早早便到了那里去......因为今日何羽没有出现在飘香院,原本以为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可是谁曾想......”“等等。”洛远清喊停了谢峰:“刚才你说到了何羽,你认识何羽?”尽管不知晓自家姑父为何会突然会对何羽如此的上心,但谢峰还是老实地点了一下头。洛远清问道:“那你可知他今日因为何原因没有出现在飘香院?在这之前他有没有曾与你透露过什么?”谢峰摇头:“我并不清楚,我也对此感到很是困惑,按照往常的情况来说,何羽应该是必然会出现在今日的诗会上,除非他是出了什么意外不能来,但在昨天晚上我还碰见过他。”“你在昨天晚上碰见了何羽?”洛远清的呼吸不由是有些急促了起来:“大约是在什么时辰?在那里碰见?”谢峰道:“应该是在接近亥时的时候,在祥林街悦来楼后面的街道上碰见,但我总感觉昨天晚上的他有点怪怪的。”洛远清道:“那里怪怪的?”谢峰道:“虽然我与何羽平时的关系并不太好,甚至可以说互相看不顺眼,但见面之后仍然还是会互相打一下招呼的,可是,在昨晚我与其打招呼的时候,他并没有回应,就像是不曾看见我一般,而且,他昨天晚上脸上一直挂着笑容,这笑容有些诡异,就好像是前往有什么美丽而诱人的东西,并吸引着他往那走。”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大周小知县

评分 10
作者:MCC之道
分类:穿越历史
评语: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不是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好运气
猜你喜欢
第四十章 八字
11924 人在追
“温师妹!”“婉小姐!”林子外面传来了熟悉的呼唤声,救星来了!温婉连忙回过头,就看到沈家侍从带着沈君逸急步过了来。沈君逸一来便瞧见苏政雅一脸嚣张地坐在树上,温婉则摔坐在树下,以为温婉被苏政雅从树上推了下来,吓了一跳,慌忙上前扶了温婉起来,关沈君逸一来便瞧见苏政雅一脸嚣张地坐在树上,温婉则摔坐在树下,以为温婉被苏政雅从树上推了下来,吓了一跳,慌忙上前扶了温婉起来,关切地询问:“怎么样,摔到哪里了?”。
昼夜生
5460 人在追
生逢若水,日夜生生不息,小女子身在乱世,谋成败,量得失,都言麻雀小,涅槃也可跃凤枝。东晋末年一个刘姓的小儿用这十个字来倾诉着自己的相思,思谁呢?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皇上您该去搬砖了
10463 人在追
这年头工作不好找啊,便秦晓鸾去读了个城建学院。快活容易有机会再次穿越了,结果不知道肿么回事,但是得做搬砖的活。这又是肿么肥四,搬个砖居然搬成了女皇帝???!!!秦晓鸾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后,入主了老爹的营造出队伍。原本只想安安稳稳地过个小康生活,结果在于奇正等人的各种令人啼笑皆非的误会下,居然一步一步向下爬,最后居然成了那个架空历史时期第一个女皇帝。。。秦晓鸾打开院门,看到一脸惊慌的铁柱。。
与尔偕行
12041 人在追
“宁行深,你别逼我揍你”“珩儿,你何苦同他斤斤计较”“婚礼你还去不去了!”祝雅珩实在看不下去,出声打断眼前男子实属不正常的行为。本以为此举能让男子回回神儿,却不料,男子的一句话,让祝雅珩也恍了神。。
王妃貌美她还凶
26782 人在追
她曾是天下之师,扶佐幼帝继位,权倾朝野,却因功高震主被害而亡,死前毁了江山陪葬。他是异世权王,冷心绝义,手握天下大权。她借他解了困境,却再无法逃脱。----------“江山可毁,天下可灭,惟独你,本王决不放开手!”
豪门千金是宠夫大佬
复活前,她我以为自己嫁了世上最好是的男人,可那人却亲自动手与闺蜜将她逼上绝路!复活后,她看清楚了那些人的嘴脸,她要让那些愧欠她的百倍所欠!此外,她也将偿清自己欠下某人的情债,化身甜软小娇妻;可本来高冷范的债主却将她娶回去里,让她生娃欠债……被活生生摘了眼珠子后,丢在了深山老林里,身体被大雨冲下了山崖,掉进了乱石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