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师父是魔女 第20章 六拳干头熊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公子,前方就是凶兽活动区域了,我们但是......”望着十几里外的连绵群山,玉靖雁神色焦躁道。前有凶兽森林阻路,后有申屠止围杀,玉靖雁生起了浓浓的担忧。让向来整体表现得稳重理智的她,也有些失了方寸。凶兽森林,人类禁地。四十年前,剑陵宗在救下剑...

“公子,前方便是妖兽活动区域了,我们还是......”看着十几里外的连绵群山,玉靖雁神色不安道。前有妖兽森林拦路,后有申屠止追杀,玉靖雁生出了浓浓的担忧。让一向表现得沉稳冷静的她,也有些失了方寸。妖兽森林,人类禁地。三十年前,剑陵宗在救下剑陵城这部分人之后,为了给他们足够多的繁衍活动之地,一直驱赶妖兽退至妖兽森林。并且当时更是有数百剑陵宗之人杀入了妖兽森林深处。从那以后,人类与妖兽便达成了某种共识。以妖兽森林边缘为界,人类与妖兽互不侵犯。然,纵然如此,仍有不少妖兽偷偷跨出妖兽森林捕食人类。同样的,也有不少人类修士偷偷潜入妖兽森林猎杀妖兽,采摘灵药。甚至一些修士更是将妖兽森林当成了历练之地。尤其是这几年,情况愈演愈烈。许是不少人和妖兽都忘记了当年杀戮的残酷,也或许是妖兽带来的巨大利益,让许多修士早已把危险抛之脑后。如今,在剑陵城内,最受欢迎之物,便是妖兽制品。不少妖兽可以说全身是宝。妖兽肉可以强身健体,妖兽皮、甲做的衣衫、盔甲刀枪难入,妖兽血精气充沛是殊为难得的药引……等等。一只普通一阶初期妖兽便可卖出数十万剑陵币高价,一阶中期则要上百万,一阶后期更是高达数百万之巨。而那些二阶妖兽,若拿出去售卖,几乎都是天价,并且若动手慢了,或者没关系,还根本买不到。“我来的便是这里,往后一段时间,我们便一直在这片区域修炼。”冰尘神色略显兴奋道。不做停留,冰尘御剑径直冲入前方群山之中。苍茫群山,兽吼阵阵,凶兽猛禽,乱舞丛林。始一跨入妖兽森林,无数兽吼便传入了三人耳中。粗略一扫,玉靖雁才微微松一口气。“只是一些尚未开化的野兽,不要这么紧张。看来靖雁也是外表坚强,内心柔弱之人啊。”冰尘打趣道。玉靖雁俏脸一红,赶紧低下了头。一路向着妖兽森林深处飞去,直至行进几十里后,冰尘三人才发现第一只真正意义上的妖兽,一阶初期裂地熊。一个俯冲,冰尘径直向那裂地熊杀去。在临近其身二三十米处,纵身一跃,跳下飞剑,口中一声大喝:“杀!”“哥哥!”“公子!”二女一惊,没料到冰尘如此“鲁莽”,不及多想,二女手中立刻掐诀,就欲施展神通为冰尘掩护。“不要!”冰尘大喝,下一秒,其拳头便与裂地熊一只熊掌相碰。砰,一声闷响,反震之力下,冰尘直接被震飞十数丈,而裂地熊那庞大的身躯也被一连震退十数步。吼!火爆脾气上来,一声愤怒的咆哮之后,裂地熊四脚猛蹬,如一辆飞驰的坦克,几步间便来到冰尘身前,猛然撞去。“哥哥小心!”凌璇话音刚落,便听到一声闷响。冰尘浑身血光笼罩,双手撑前,随着裂地熊的冲撞快速后退,在地上犁出一道长长的浅沟。“喝!”冰尘一声暴喝,全身灵力暴涌,血魂功疯狂运转。一时间,体外血光再度强盛。淬体初期炼体境界全面爆发,肉身之力施展到极致。强大肉身力量让冰尘浑身肌肉高高隆起,血气暴增数倍不止。一股腥风袭来,裂地熊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向冰尘头顶。脸上一抹狞笑,一缕寒气突然自冰尘手心射出,破开裂地熊皮肉,径直冲向其头颅。全身猛然一滞,张大的熊口瞬间僵止。趁此机会,冰尘脚下迅猛一蹬,后退趋势骤然止住。再次一声暴喝,裂地熊庞大的身躯突然一个前翻。四脚朝天,飞过冰尘头顶,而后轰的一声巨响,将地面砸出了一个方圆数丈的深坑。毫不停息,冰尘纵身一跃,来到裂地熊头顶,操起拳头,一拳猛砸。吼!吃痛嚎叫,熊头猛甩,冰尘差点被甩飞出去。与此同时,一层淡淡妖元笼罩裂地熊全身。气势节节攀升,变得狂暴异常。眼看就要冲破冰魄玄针封印,冰尘又是一拳轰然砸下。熊头猛偏,砸落在地。咆哮连连,熊掌以迅雷之势拍向冰尘。然下一刻,裂地熊又是一声惨叫,却见冰尘第三拳已然砸下。砰的一声闷响,妖元防御轰然崩碎,裂地熊白眼一番,气势节节衰退。这一幕,看得不远处的凌璇与玉靖雁一阵心惊胆战。纵使这只是一阶初期妖兽,其气势也只相当于人类纳灵三层,但它却是以力量著称的裂地熊!在大多数一阶妖兽中,裂地熊已属难缠之类。其不仅力量强悍,熊掌一砸便有千斤之力,而且其肉身更是强悍异常,普通热武器,休想伤其分毫。想要单独斩杀一头一阶初期裂地熊,其修为至少也得纳灵五六层,并且也都只有依靠飞剑施展远攻,少有人敢这般与其硬撼。砰砰砰,趁着裂地熊眩晕之际,冰尘一连三拳再次砸下。一拳头骨碎裂,二拳脑浆飞溅,三拳趴地不起。大口喘息,冰尘呈大字躺在熊背上,咧嘴大笑。凌璇长舒一口气,玉靖雁则轻掩红唇,眼中异彩连连。二女同时脚尖一点,向着冰尘飘飞而去。然,也正是此时,一条白影破地而出,朝着冰尘突袭而去。“哥哥小心!”凌璇一声娇喝,可下一刻,冰尘便被那白影卷中,拖入地下。“找死!”凌璇大惊,当即一怒。凝霜剑芒寒光一闪,破开地面,只听一声嘶鸣,随即便没了动静。“蛛丝,难道是鬼面穴蛛!”玉靖雁大急,长剑出鞘,四下扫视,剑芒纵横肆虐。“璇儿……”凌璇美眸含煞,浑身灵力暴涌,淡淡血光体外显现,道道血色风刃快速凝聚。一时间,这片区域狂风大作,树木枝干咔咔折断。“风陨舞!”一声轻喝,血色风刃乱舞,树木成片搅碎,顷刻绞为木屑。泥土飞溅,不消片刻便掘地三尺,将整片区域化作方圆数十丈坑洼。凌璇能察觉,那妖兽定在附近,奈何无神识,无法将其锁定。突然,一丝感应从浅坑一角传来。凌璇一声冷哼,凝霜剑就欲斩出,却见数道冰锥突然破土而出。紧接着一声愤怒的嘶鸣,冰尘与一只牛犊大小浑身漆黑的蜘蛛先后从地面冲出。“公子!”玉靖雁一声娇喝,两道剑芒同时斩向那鬼面穴蛛。嘶!吃痛嚎叫,绿色浆液飞溅。数十只眼睛齐齐盯向凌璇与玉靖雁,吐出两道蛛丝之后,立刻钻入地下,转身就逃。“想逃!”冰尘一声冷喝,箫音响起,周边空气立刻凛冽,数道冰锥顷刻射出。嘶!吃痛的嘶嚎,泥土炸开,一抔绿浆喷射而出。趁此机会,凌璇一声轻喝,凝霜剑骤然飞出。一抹寒光闪过,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后,空气突然寂静,只留下浓稠绿浆汩汩外冒。“哥哥!”凌璇娇躯一闪,来到冰尘身边,一把将其正倒下的身体抱入怀中。印堂发绿,嘴角溢血。胸膛一条数寸长的伤口上,流出的黑血已然结成冰晶。“哥哥!”凌璇大急,脸上挂满惊慌。“别担心,小伤,替我护法。”话音一落,冰尘便盘膝而坐,功法运转,不消片刻其全身便被淡淡血光笼罩。目光一直盯在冰尘身上,直至近一个小时之后,冰尘在吐出一口带有冰渣的黑血之后,才缓缓睁眼。二女一左一右将其扶住,凌璇赶紧取出一枚疗伤丹给冰尘服下,玉靖雁则取出医疗用品为其包扎。“别担心,已无大碍。”轻轻捋着凌璇秀发,冰尘柔声道。“先去收取妖兽材料。”凌璇也无拖沓,轻轻将冰尘交给玉靖雁后,几步踏出,便来到撼山熊身前。虽被重创,但妖兽的生命力也果真强悍。直至此刻,仍旧留有一口气在。略一沉吟,凌璇素手一招,凝霜剑飞回,空中盘旋一圈,径直朝那撼山熊斩去。半小时后,凌璇回到冰尘身边。将空间戒递到冰尘手上后,取出一枚血魂丹有些疑惑道:“怎么感觉这枚血魂丹有一些不一样,里面除了血气和灵力,似还存在其他一些东西。”“妖元!”冰尘道。“这种血魂丹对妖兽和野兽大有裨益,但若人类服用,则可能会被妖化或者迷失心性。”“啊!那岂不是说,这东西对我们无用!”凌璇一脸可惜道。“不,妖兽血魂丹其他人或许不能服用,但我们可以,可不要小看血魂功。这一颗妖兽血魂丹,里面蕴含的血气和灵力,堪比活炼纳灵六层甚至更高阶修士。”起身,三人来到斩杀那鬼脸穴蛛之处,冰尘一掌轰去数尺厚泥土。“可惜,一阶中期妖兽,身体却无可用之处。”凌璇轻叹道。“不,这东西对我有大用。”冰尘一剑挥出,不消片刻,一个水盆大的毒囊便被其虚托在了手上。“走吧,去找下一只妖兽。”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的师父是魔女

评分 10
作者:虚蓬飘零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文章风趣幽默,剧情紧凑,情感丰富
猜你喜欢
惟吾逍遥
2790 人在追
【新书《刀影横秋》已发,望多加需要支持】凡人修仙浩淼,众生汲汲营营而求;求道多艰,修士道心渐衰。自登凡人修仙,御千里快哉风,穿山渡海,涟御虚,穷睇眄,缈天涯,行于万丈红尘中,游乎四极青冥外。纵天高地迥,宇宙无穷;任天行有常,盈虚有数,墨天微抚剑立于,“大道独行者,惟吾消遥!”阅前需知:1.主角精神病患者,选择接受不了请及时止盈。2.无男主,所以女主兼职工作了!3.弃文无须及时告知。【书友群:738562837】浑浊的河水中,永不停止的哀嚎此起彼伏,混杂成一曲冷酷的乐声,激荡起层层浪花,朝不远处弯曲小径上的行者扑去,仿佛要将之拖入黄泉之中,永不超生。。
福运娘子山里汉
24034 人在追
季妧第一次嫁人,花轿送财新郎就挂了。季妧第二次嫁人,吉时刚到新郎的坟被雷劈了。一而再被换货,凶名传开了十里八乡,眼瞅着是要砸手里。重男轻女的奶奶拍腿嚎啕:“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哟,你一两银子都卖不掉!”季妧:“……说出你可能会不信,我今后要有大福运。”咿!除了“年十七不嫁者使长吏配之”的规矩?就怕就怕,找个假夫君应对一下是。那个村口的四处流浪汉拾掇拾掇还能看,就他了!叫声此起彼伏甚是激烈,渐渐往村西转移,直过了很久才平息下去。。
重生之我竟然是无脑女配
死过一次而且意外发现自己活在一本书里,林白美也没看破红尘。反倒看中了书中的终极大反派。没办法谁让反派和她像,爹不疼娘不爱呢?还长的怪。怪帅的。历尽磨难也也没逐渐成熟。也不是变为了个大文清。中无脑男配进化成成无脑文青男配?也不是的,本书有军事,有修真。女主前期废,小透明的。中前期五五开。前期天下无敌!堪破天道止于此,人间祸水小美子。经历了噩梦般的打击以后,林白美已经不怕死了。只是她很怕疼。。
锦绣深宫
18340 人在追
【已完结啦】新书《深宫有朵黑莲花》评论交流大家来多加浇灌~在现代资深吃货再次穿越深宫,底层争扎小透明的一枚,幸好宫里的伙食很不错,凑活凑活也能过。谁料定,那帮女人戏真多,没事儿儿就不喜欢瞎蹦哒,那就不客套了,不争风吃醋么蒸馒头?!进宫第一年,她不得宠! 倍受被欺负!进宫第N年,她宠冠六宫! 却成了众人的眼中钉!不想当皇后的宠妃也不是好厨子!那就皇帝总要有大老婆,那为什么不能够是她!谁说帝王最无情地,她非要成了帝王的心尖宠!斗贱人、俘君心、生包子,夏如卿自此踏往深宫奋斗拼搏的不归路!【读者群:362627942,我在这里等你~】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回一九八六年,老谢家的女儿谢婉莹说要做医生,很多人笑了。“凤生凤,狗生狗。货车司机的女儿能做医生的话母猪能上树。”“我不只要做医生,还得做女心胸外科医生。”谢婉莹说。这句话更为激发起了医生圈里的千层浪。当医生的亲戚疯狂反讽她:“你明白医学生的录取分数线有多高吗,你能考得上?”“国内真正的主刀医生的女心胸外科医生是零,你我以为你是谁!”一帮人争相围嘲:“恐怕没办法考进三流医学院,在小县城做个卫生员,因为未来能嫁成什么样,可想而知。”中考结束了,谢婉莹以全省理科状元成绩步入全国外科第一班,步入首都圈顶流医院从实习工作生就被外科一九九六年,松圆市闵江区第三人民医院急诊室。漆黑的夜色下一栋破烂的急诊室大楼隐隐若现,门前院子里悬挂的照明灯泡被风吹得摇摇晃晃、七零八落的,与外面马路上花枝招展的霓虹灯形成了鲜明对比。。
满级大佬穿成农家女
舒予穿书了,成了一个被作死男配连累到,只登场两次最后被流放千里的可伶炮灰。在意外发现自己难以变化结果后,舒予最终决定吃点喝个躺平了等。谁明白被流放还没来,却突然被及时告知她也不是舒家的女儿。她的亲生父母是生活困苦入不敷出连房子都漏着风的农户。而舒家为了掩藏她这个污点最终决定抹消了她。舒予:来啊,我打不死你们。重返亲生父母身边,舒予眼瞅着着端上桌放到自己面前的一盘咸菜一碗稀饭,和父母很紧张又手足无措的表情,终于等到叹了口气。不能够躺平了,要不然要饿肚子了。四岁的小舒予瘦弱的身子趴在地上,四肢着地,明明整个身子都在害怕的瑟瑟发抖,却还是虚张声势的凶狠的对着面前的狗子汪汪叫,试图将它吓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