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师父是魔女 第19章 值得期待的明天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放过我我,我很会侍候人。”“我会双修功法,肯定会让你不满意。”“帮帮我你,放过我我......”见冰尘那冰冷地目光望来,何祎浵拼尽最后力气赶快祈祷,其话还未说着,便又是一口鲜血往外冒。冰尘神色也没丝毫变化,回到何祎浵身前,蹲下身,一把捏住其脖颈。...

“放过我,我很会伺候人。”“我会双修功法,一定会让你满意。”“求求你,放过我......”见冰尘那冰冷地目光望来,何祎浵拼尽最后力气赶紧祈求,其话还未说完,便又是一口鲜血往外冒。冰尘神色没有丝毫变化,来到何祎浵身前,蹲下身,一把捏住其脖颈。下一刻,凄厉的哀嚎便从何祎浵口中传出。玉靖雁见状,眼中浮现一丝不忍,红唇微张,欲言又止。“二......妹......救......救......我!”目光祈求地看着玉靖雁,眼中尽是恐惧与求生之欲。“公子......”玉靖雁轻声道。“嗯?”冰尘目光冰冷地瞥了玉靖雁一眼。看到那目光,玉靖雁心里微微一寒,不过还是打起勇气说道:“公子,杀人不过点点头,还请公子给她一个痛快。”说完,玉靖雁便单膝跪于冰尘身后。闻言,何祎浵心里最后一丝念想也彻底断绝,脸上顿时变得扭曲无比,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咒骂道:“你们不得好死!”话音刚落,脖子一歪,神情就此凝固。几分钟后,冰尘手上多出了一枚殷红的血魂丹,打量了一眼便扔进了空间戒,随即目光看向了神情有些哀伤的玉靖雁。“将她埋了吧。”说完,冰尘便走向了一旁。看着何祎浵尸身,玉靖雁微微失神,没有丝毫大仇得报的喜悦,反而是莫名的伤感。剑芒挥舞间,不一会,一个浅坑便出现在其身前。轻轻抱起何祎浵尸身,玉靖雁轻声一叹,再次深深看了她一眼,随即便将其放入坑中埋葬。静静站在冰尘身后,玉靖雁神色复杂。“在想些什么?”冰尘转身问道。玉靖雁微微摇头,并未作答,但冰尘却能从她眼神中看出淡淡地疲惫,还有些许迷茫。“累了?不知日后该何去何从?”冰尘问道。交叉的双手轻轻一颤,眼神突然多出几许慌乱。冰尘轻声一叹,略一沉吟,心念一动间,一本厚厚的册子便出现在其手上。“这本灵阶功法你拿去修炼。”玉靖雁娇躯一颤,目光不可思议的看着冰尘。“作为交换条件,我不会还你自由,从此以后你便追随与我。不过你也放心,只要你听话,我不会亏待你,我也没有周之煌那种恶趣味。”闻言,玉靖雁没有丝毫不悦,眼神中反而多出了一丝别样的神色。“拿着吧。”不由分说,冰尘直接将那功法递到了玉靖雁手上。“公子,我......”“嗯?”此时,冰尘看向玉靖雁的目光已不再如之前那般冰冷,有了几许柔和。看到冰尘对自己态度的改变,玉靖雁嘴角露出了几许浅浅的笑意,随即单膝着地道:“谢公子!”也正是此时,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冰尘视野,正是追杀那两个纳灵六层修士而去的凌璇。来到冰尘身边,凌璇将两枚血魂丹递到了他手上,一脸浅笑道:“幸不辱命,哥哥这下该放心了吧。”轻轻刮了刮凌璇小琼鼻,冰尘轻声道:“血魂丹你自己拿着便是,你才修炼血魂功,这东西对你领悟功法大有好处。”也未推辞,凌璇浅浅一笑,不过随即便将目光投向了正双手捧着那本功法的玉靖雁身上,拿出一枚血魂丹塞进了她手里。“看来靖雁姐已得到哥哥的认同了,那从今以后,靖雁姐便真正与我们站在了一起,以后可要相互扶持哦。”凌璇一脸浅笑道。一个小时后,三人在一座草木充裕的矮山上发现了一个较为隐蔽的山洞,简单布置一番后,三人各自在洞内找了一个位置开始打坐修炼。服下何祎浵那枚血魂丹与一枚纳灵丹,手握两枚灵晶,血魂功全力运转,不消片刻,冰尘体外便笼罩上了一层淡淡地血色雾气。与此同时,其周边灵力也有了些许紊乱。“哥哥他要!”冰尘造成的动静,让凌璇与玉靖雁立刻从修炼中回神。对视一眼,二女皆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激动之意。“他要突破了,动静这么大!”玉靖雁惊声道。目光一直盯在冰尘身上,二女根本没心思再继续修炼。直至近半日过去,在冰尘一连炼化六枚灵晶与两枚纳灵丹之后,某一刻,其气势突然暴涨,不消片刻,便稳定在了更强层次。呼,凌璇与玉靖雁长出一口气,脸上浮现出一抹浅浅地笑意。“恭喜哥哥!”“恭喜公子!”来到冰尘身前,二女同时道贺,随即又同时伸手,一左一右将冰尘扶起。“哥哥,你真厉害,短短几个月,就从一个普通人修炼到了纳灵四层,这种修炼速度,就连学院那些所谓的天之骄子在哥哥面前都会黯然失色。”“几个月?”玉靖雁一惊,下意识问道。“对啊,五个月前,哥哥还是普通人。不过幸好遇见了师父,不然哥哥这种千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就会被埋没掉了。”闻言,玉靖雁露出一丝苦笑。自己修炼六年,才纳灵五层,而冰尘短短五个月便已如此修为。并且她很确信,自己如今在冰尘面前或许已是不堪一击。甚至不仅自己,就连那被她视为天之骄子的周之煌,在她看来,与冰尘相比,都是相差甚远。不过随即,玉靖雁脸上便浮现出一抹别样的笑意,心里也没由来的生出了一种安心与满足感。“你就别吹捧我了,都快被吹上天了。走,带你们去飞。”说着,冰尘一手拉着一人,冲出山洞,一步跨出。心里微惊,这下面可是数百米悬崖,若是一不小心摔着,那可不是闹着玩的。玉靖雁赶紧运转灵力,就要祭出飞剑时,脚下却突然踩实。下意识抬头看向冰尘,却见他正一脸自得地看着自己。“公子,你!”“别担心。”冰尘轻声道。玉靖雁愈发惊讶,看向冰尘的目光满是不可置信。“纳灵四层,才纳灵四层,竟然就可以御剑飞行了,这!”不怪她如此惊讶,在绝大多数修士认知里,想要御剑飞行,修为至少都得纳灵五层,甚至更高。不然自身灵力根本不足以支撑飞行,稍不注意就会灵力不支。到时候若一不小心摔死摔残,那还不沦为别人口中的笑谈。不过随即,玉靖雁脸上便浮现一抹惊慌,赶紧说道:“公子,别逞能,赶紧撤去飞剑。”“靖雁姐,你就别担心了,哥哥自有分寸。”凌璇轻轻挽住玉靖雁说道。“走,带你们去逛逛。”冰尘一脸兴奋道。话音一落,飞剑骤然加速,穿过云层,越过高山,俯瞰茫茫大地。“不愧是天阶功法,这种御剑速度,远非一般纳灵五层修士可比。”“是哥哥你自己厉害,若换做别人,璇儿相信,不一定能有哥哥这般浑厚的灵力。”“天阶!”心里又是一惊,好一阵后,玉靖雁才轻舒口气。她发觉,越是与冰尘走得近,就感觉他越发神秘。才这么一会,给自己的“惊喜”就超出了她这一生所遇。同时,这也让玉靖雁心里暗暗生出了几许期待。“希望你在给我痛苦的折磨后,能让我有一个值得期待的明天,让我可以安度余生。”玉靖雁抬头看天心里自语道。不过玉靖雁也清楚,冰尘敢让自己知道如此大的秘密,或许有对自己的信任,但更多的则是不怕自己泄露。“公子放心,靖雁发誓,绝不泄露公子半分秘密,否则天诛地灭,神魂俱灭。”为免冰尘有所疑虑,玉靖雁主动说道。目光看向玉靖雁,冰尘与凌璇皆露出一抹满意之色。然,下一刻,冰尘眉头却突然皱起,问道:“靖雁,你可认识一凝神初期,留有山羊胡,身体略显干瘦,看起来年约六十的老头?”“山羊胡?莫非是!不好,公子,快走!”玉靖雁突然脸色大变,语气惊慌甚至还带着些许恐惧说道。“哦,果然是周之煌派来的了,那老头什么来头?”冰尘不慌不忙问道。“公子,我们先离开这,路上再说。”“也行。”话音一落,冰尘略一辨别方向,脚下飞剑骤然加速,片刻便离开了这片区域。“申屠止,周之煌护道者之一,人称屠夫,杀人无数,手段极其残忍。”玉靖雁神色略显不安道。“公子,待会他若追上来,我去拖延一会,你与璇儿尽快回去,在没有足够实力之前千万不要现身......”“不必担心,那人离我们还远,他没定位,一个凝神初期的神识还休想探查出我们的位置。”玉靖雁话还未说完,冰尘便出言安抚道。听闻此话,玉靖雁才稍作安心。虽不知冰尘为何如此笃定,也不知他如何知晓申屠止的位置,但她却没理由的选择了相信。与此同时,冰尘三人之前与何祎浵等人战斗之地,一道干瘦的身影突然御剑到来。神色阴鸷,似极其不爽。看了一眼地上血迹,申屠止暗骂一声废物。然,其正欲离开之时,神识却突然扫到了某处,面色当即一怒,眼中杀意弥漫。一个俯冲,来到一新翻的土丘前,一掌轰出,泥土四溅,一具女尸便呈现在其眼前。“祎浵!”伸手一招,何祎浵尸身便悬浮在其身前。老脸浮现一抹痛心,一时间,强烈的杀机与狂暴的灵力,让申屠止周围突然就刮起了阵阵凌冽的狂风。沉默数息,一声响彻方圆十几里的怒喝突然传出。“小杂种,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的师父是魔女

评分 10
作者:虚蓬飘零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文章风趣幽默,剧情紧凑,情感丰富
猜你喜欢
大唐明月
15899 人在追
这是一个最繁华的时代:鲜衣怒马、胡姬如花;这是一个最冷酷的时代:骨肉相残、人命如芥;重生在这个时代,库狄琉璃的目标是:没有蛀牙……的活到老死。在西市锦绣丛中挥挥笔,于曲水斗花会上采采风,溜到平康坊内听个小曲,混入慈恩寺里观场演出。她要做个闲看长安十丈红尘,笑对大唐万里明月的,路人甲。然而永徽四年春,当武周夺唐的千古大戏终于悄然拉开帷幕,她却泪流满面的发现,原来,她不是围观群众,她是,演员。--------------------------本文将为诸位看官展现一个尽可能真实的大唐,欢迎围观OR围殴。本人已五更三点,太极宫那层层叠叠的重檐飞角,刚刚被晨光勾勒成黛青天幕下的无数道剪影,承天门的门楼上便准时响起了第一声晨鼓。随即,六条正对着城门的主道上,数十面街鼓被依次擂响。在微弱的曙光中,长安城仿佛一头从沉睡中醒来的巨兽,在隆隆不绝的鼓声中抖动着身体:被分割得菜畦般齐整的一百多处坊里几乎在同一时间打开大门,宵禁了一夜的二十五条坊外大道也重新出现了车马行人的身影;而在各坊门口,叫卖胡饼的声音此起彼伏,那热情洋溢的声调和热气蒸腾的炉灶,让这座举世无双的雄城渐渐有了人间烟火的气息。。
第七十九章他走了
20005 人在追
入了夜,裴府院子里灯火通明,树梢染上光泽。裴锦月瞅了瞅几个妹妹,用眼神示意,“你俩闯祸啦?”接收到视线的裴允禾疯狂摇头,哪有!她可是乖乖待在府里踢球,什么坏事也没干!裴落姝微摇了摇头,她前几日熬了好几宿才将送与嫡姐的生辰图绣制好,这几日都在裴锦月瞅了瞅几个妹妹,用眼神示意,“你俩闯祸啦?”。
第三十九章
13364 人在追
“师妹你也知道,咱们修行之人修为只要达到元婴期就会被称为真君。我们中界虽然灵气并不匮乏,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近千年甚至近万年,这越往上的修行者屈指可数,渡劫失败的比比皆是,成功的少之又少。我们合欢宗位于琼林大陆,在这块大陆上,分身期修为的就我们中界虽然灵气并不匮乏,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近千年甚至近万年,这越往上的修行者屈指可数,渡劫失败的比比皆是,成功的少之又少。。
第八十一章作
13357 人在追
夏天,戚家的喜事多,戚其良中举,戚家摆三天的流水席,知县大人闻讯赶了过来。一时之间,戚家村非常的热闹,布济川家人来贺喜,见到戚家人来人往的景象,直接和戚家人说,让布济川兄弟留下来长一长见识。戚维山表示欢迎,他把布济川兄弟交给戚其阁安排,顺带一时之间,戚家村非常的热闹,布济川家人来贺喜,见到戚家人来人往的景象,直接和戚家人说,让布济川兄弟留下来长一长见识。。
第二十九章不悦
19392 人在追
申时前,大院子里瞧热闹的人散了,余下的都是来往亲近的人,厨房外临时搭起的灶,现在煮着杀猪菜。戚维山安排家里面的小辈们,把一份又一份的野猪肉装好,钱氏则是带着妯娌们和戚家姐妹们打理小半边的野猪肉。钱氏趁着人少的时候,还特意把戚维山的安排,解释戚维山安排家里面的小辈们,把一份又一份的野猪肉装好,钱氏则是带着妯娌们和戚家姐妹们打理小半边的野猪肉。。
病娇太子能有什么坏心思
穿成炮灰后,唐小白顺手揪出来原文男主死于非命的亲弟弟,二话再说是宠!但是这位小祖宗又茶又莲,还各种变扭,但自己养的竹马,跪着也要宠一直这样!一直到有一天,大反派正式宣布抓到了原文男主的弟弟——唐小白看了看身边寸步不离的少年……因为这么多年,她宠的是个什么神仙?-------------------太子李穆自小命途多舛,突然有一天遇上个小姑娘,莫名其妙就了被无脑宠的日子。一直到有一天,小姑娘望着另一名的命途多舛的少年,嘴里喃喃念着:么这些年的宠爱,终归是错付了?李穆:???她是也不是要渣了孤?-----------姚合又笑了:“伤得这么重,就没找个地方靠一靠?”。